第二十章 改变历史,自今日始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改变过去,也是改变未来!

    想起自己曾经生活的那个时代,林义哲不由得在心底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那样的一种有机环境下,处于其中的每个个体的价值观开始改变,人们的思想和行为都如细胞癌变一样开始扭曲。

    自己何尝不是其中的牺牲品?

    多少个无法入眠的夜里,他也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要怎么才能改变这一切?

    他找不到答案,他能做的,只有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些。

    但是现在,穿越到过去,让他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妻子将来会如何在失去自己的痛苦中煎熬,他的心便如同刀割一般难受。

    小彤,为了你,我也要改变这段历史!林义哲在心里暗暗的道。

    没穿越来也就罢了,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那就干他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出来!

    而船政为中国海军基石,正是自己在这个时代发展的最好起点!

    而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妻子陈婉和罗特希尔德家族的这层关系,未尝不能为自己所用!

    林义哲安慰了陈婉一番,便又开始向她打听起陈氏海外一族和罗氏家族的事情来。

    正如沈葆桢提前告诉林义哲的那样,仅仅过了几天,他和小娇妻的“蜜月”便结束了。

    1867年11月7ri,从法国雇佣的第二批洋员到达马尾港。这一天,林义哲便随同沈葆桢一道,前往船政厂区。

    船政厂区位于罗星塔西侧,马限山西南麓的马尾港附近的江岸,这里原先是一片田地,如今已经完全垫高平整,考虑到台风、chao汛的威胁,工人们又围绕厂址打木桩加固,并在厂区对陆地的三面开挖了河渠,用以排水,以及方便运货船舶驶入。此时车间、学堂、衙门、寓所等建筑都已经完工。

    林义哲随同沈葆桢来到船政衙署,看到头门前立有两头石狮,一时间不由得又有些恍惚。

    因为这对石狮,他以前见过。

    那还是一次和爱好历史的朋友们外出旅游,参观福州船政文化景区,在船政轮机车间厂房门前见到了这对石狮。

    据导游的介绍,船政衙署头门前的这对石狮,是于船政厂区建设初期,主管全局的船政提调周开锡在福州南后街著名的惠安石匠世家蒋源成石铺订做的,原来立于船政衙署头门前。在所谓的“特殊历史时期”中,石狮被视为“四舅”,遭敲砸翻倒,从此不知下落。1986年5月文物工作者从铁路路基下挖掘寻获,经修复后陈列在船政轮机车间厂房门前。

    而这对见证着船政兴衰的石狮,依如往昔般注视着自己。

    想到历史上耗费无数人心血的船政的惨淡结局,林义哲的心不由得隐隐作痛。

    在后世那个荒唐的年代,陷入到颠狂状态的人们,都干了些什么?

    林义哲看到衙署头门两侧题有一副楹联,不由得轻声吟诵起来。

    “且漫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此即是格致关头,认真下手处;何以能jing益求jing,密益求密,定须从鬼神屋漏,仔细扪心来。”

    林义哲知道,这便是沈葆桢为船政题写的楹联。沈葆桢正是借这副楹联,表达了自己建设船政,排除万难百折不挠的决心。

    在头门之内,船政衙署的仪门两侧的楹联则更让他心怀激荡。

    “以一篑为始基,从古天下无难事;致九译之新法,于今中国有圣人。”

    此时此刻,林义哲头一次感受到,他真真切切的处于历史当中。

    船政官员都已经到了,纷纷和沈葆桢见礼。沈葆桢和大家打过招呼,便带着林义哲等人进入衙署。

    &风的向着他打着招呼,拱手为礼。

    林义哲看到他,立刻认出了他是谁。

    &风的样子,拱手还礼。

    “前几ri听闻鲲宇有恙,本要过去探望来着,可事儿一多,这便耽误了。今ri见鲲宇jing神健旺,我这心便放下了,呵呵。”胡雪岩笑着拉住了林义哲的手,亲切的说道。

    “有劳雪岩兄挂念,真是过意不去。”林义哲含笑说道,“那几ri本来受了点儿风寒,又多饮了几杯,结果躺了好几天。还好,酒醒了,出了一身汗,这风寒却也消了。而今身子倒觉得比以前轻快了许多,呵呵,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听到林义哲说的轻松,胡雪岩本来有些发虚的心也这才放了下来。不过,看到自己毒计未成,林义哲丝毫没有异状,他在心里仍然忿忿不已。

    “鲲宇万万不可如此说,还是自个儿的身子要紧。”胡雪岩故作开玩笑般的说道,“**一刻值千金,鲲宇昏睡了三天三夜,将新娘子冷落在一旁,这几ri怕是没少给鲲宇脸se看吧?”

    林义哲当然明白胡雪岩为什么会这么说,胡雪岩肯定是一直惦念着自己是否和陈婉同房。他可能认为,自己这次酒jing中毒,虽然醒了过来,但也是元气大伤,他盼望着自己行不了房,好给他机会。

    这样看来,陈婉所言是千真万确了。

    林义哲想到这里,心中怒火上升,但表面却丝毫不以为意。

    “雪岩兄说的是,亏了新娘子这几ri衣不解带,尽心看护,小弟才康复如初,是以小弟这几ri闭门不出,专心抚慰新娘子,为的是把失去的那几ri**补回来,聊以报德,新娘子温婉贤淑,所幸未有见怪之意。”

    听了林义哲的话,胡雪岩有如重锤击胸,一时语塞,但脸上兀自保持着一副笑容。

    胡雪岩的表情林义哲尽收眼底,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然奏效,不由得在心中窃笑不已。

    二人又说了几句闲话,胡雪岩便借口有事,拱手告辞了。

    林义哲随同沈葆桢来到了预定的船政厂区,此时厂区仅仅修建了一些简易的窝棚,船台等设施尚未修建。林义哲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由得心中暗叫侥幸。

    因为熟知中国近代史的他知道,船政船厂厂区所在位置,有先天不足之处,限制了船政的发展。

    现今的船政厂区位于马尾港左侧的江岸,马尾港位于闽江下游的乌龙江、白龙江、琴江三江交汇处,距离闽江入海口30公里,水量充沛,且四周群山环绕,闽江口外又有琅岐岛、马祖列岛等岛屿为天然屏障,是避风条件好、淡水供应充足、不冻不淤的天然良港。

    船政厂区选址所在的马尾港左侧江岸虽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切水量充沛、不淤不积,但是临岸水深过浅,仅仅5米,既不能靠泊吃水深的船只,也无法建造任何吃水接近5米的船只(即便造出来了也无法下水)。

    即便是建造吃水不超过5米的船只,下水时还得看江水的情绪,只有趁涨chao时分才能够下水成功;且中岐乡地段土质疏松,不适合开挖传统的石质干船坞。因为这里土质过于疏松,极易引发渗水或是塌方等严重事故,所以后来船政选择使用施工难度较低的“拉伯特”式拖船坞。虽然历史上的船政局曾经拥有的拖船坞建成的时候是当时远东第一、世界第二大的拖船坞,但是最大也只能允许2500吨左右的船只上坞维护,在客观上限制了船政局所造船只的吨位,这也是为什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福建船政所建造的舰船很少有超过2500吨的原因所在,这种只能生产2500吨级以下船舶的情况,直到1893年,能容纳15000吨级船舶的船政“青洲船坞”建成投入使用后才得以改变。

    而百年之后,马尾造船厂重新获得生机,所选的厂址,位于马限山西北簏,婴脰山西侧的滨江地区,并不是原来的船政厂址。

    熟知这一切的林义哲,就是打算在船政草创之时,不再走这些弯路!

    这将是他来到这个时代,改变历史的第一步!

    虽然新旧厂址相距不远,但这一步,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迈出去的。

    如何才能说服沈葆桢和船政官员们同意迁址呢?

    沈葆桢带着林义哲等人来到了已建成的洋员寓所,听说沈葆桢亲来探望,两位洋监督法国人ri意格和德克碑及全体法国雇员全都迎了出来。

    对于ri意格,林义哲并不陌生,但这一次,他看到的并不是历史照片,而是真正的历史人物,心中自是别有一番感慨。

    ri意格这位船政首任洋员监督,原为法国海军低级军官,参加过克里米亚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时随法军来华,后在常捷军、中国海关任职。在常捷军配合楚军镇压太平军的合作中,ri意格和左宗棠等中国官员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尽管ri意格不懂造船,但还是被左宗棠所看中和信任。

    ——————分割线——————

    本ri第二更到!狂求收藏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