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写了的挽联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此时在福州“阜康钱庄”后面的宅院内厅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时正伏在桌案上挥毫泼墨,桌案的另一旁,摆了好几副已经写好的对联。

    这些对联全部用行书写就,但却是写在白纸之上,而且内容多为悲惨伤心之词,一望而知都是挽联。

    尽管写的是挽联,但写联之人却丝毫没有悲伤之意,相反,脸上却是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而且在写联的时候,嘴里还轻轻的哼着小曲儿。

    “君其犹龙乎剑水云横嗟去缈,君今化鹤兮华亭月暗恨归迟……呵呵,这句儿好,这句儿好。”胡雪岩说着,取过又一张白se宣纸,蘸得墨饱,再次挥毫起来。

    就在这时,管家拎着衣摆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老爷,沈府那边儿……有消息了。”

    “嗯,说。”胡雪岩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说道。

    管家犹豫了一下,上前来到胡雪岩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沈府的那位,昨儿个……醒过来了。”

    “什么!?”

    管家说这番话的时候,胡雪岩刚好写到这副长长的挽联的最后一个字“迟”的最后一笔,可能是过于震惊和恼怒的关系,这最后一笔在收势时猛然一偏,竟至歪到了纸外的桌面上。

    胡雪岩猛地将毛笔摔到了桌子上,转过头怒瞪着管家,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吓得管家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消息是真的?”

    “千真万确,老爷。是下边的伙计从沈府下人那里听说的消息。”管家让胡雪岩的表情吓着了,一时间竟然有些慌不择言,“听说他不但醒了,还和陈家小姐圆了房……”

    “啪!”一声脆响打断了管家的话头,管家吃惊地看着地面上摔得粉碎的青花瓷茶碗,又抬头看了看胡雪岩,象是忽然不认识他了一样。

    在管家的印象中,胡雪岩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的狂怒过。

    现在不光是管家,连伺候胡雪岩写字的仆人们也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此时的胡雪岩,仿佛完全陷入到了颠狂状态中,他猛地又把一个青瓷笔洗举了起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接着他抓起了桌子上已经写好的那些个挽联,狠狠的撕了起来,直到它们全都变成了碎片,洒满在了地上。

    胡雪岩喘着粗气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狼藉,呆立了一会儿,竟然失声笑了起来。

    “不成想这新郎官的命如此之硬。”胡雪岩自嘲似的笑道,“这么喝都死不了,我还真是小看了他。”

    “本来他醉得不省人事,大夫都说醒不过来了。”管家赶忙说道,“都说要准备后事了,虽说突然醒转,可仍然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可见还是没有完全复原,所以圆房的事,很可能是故意放出的风声……”

    “也是,哪那么容易让他好利索。”胡雪岩此时又恢复了平静,他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几名仆人赶快上前,开始收拾起地面上的碎瓷片和撕破的纸张来。

    屋内的地面很快便被仆人们收拾干净,仆人们知道胡雪岩心情仍然很坏,所以都不想触他的霉头,在收拾完毕后,全都退了下去,只剩下管家和两个侍候笔墨的书僮留在那里,胆战心惊地看着胡雪岩。

    此时的胡雪岩,可能是因为妒火中烧的关系,脑中竟然满是陈婉的身影。

    恍惚中,他想象着陈婉袒露的身体在他的yin威下颤抖瑟缩的样子,一时间他的心中涨满了情yu,身下竟然不自觉的硬挺起来。

    胡雪岩感觉到了身体的微妙变化,不觉有些尴尬,他努力的强压下那个美丽的身影,重重的喘了口粗气,挥了挥攥紧的拳头,仿佛他的手心里攥着的,是林义哲陈婉夫妻两个。

    而此时在沈葆桢府第的书房内,林义哲陈婉夫妇却正在一起享受着别样的二人世界时光。

    “啊嚏——啊……啊嚏!”

    林义哲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引来陈婉关切的目光。

    “nainai的!谁在背后骂我哪?”林义哲耸了耸鼻子,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鲲宇为何如此说?”陈婉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很是奇怪。

    “婉儿不知道吧?只要有两声喷嚏,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骂你呢。”林义哲一本正经的对陈婉说道。

    “此时这骂你的,怕是胡光墉吧?”陈婉掩口笑道。

    “除了他,我目前想真不出第二个人了。”林义哲说道,“就让他胡光墉干生气去吧!”

    夫妻二人相视而笑。

    对林义哲来说,这个时代的气氛,可以说只是用感觉去体会,而不是真正用眼睛去观看。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到这个时代特有的魅力。现在的福州天气虽然有些热,但璀璨晶蓝的天空,屋内jing致典雅的陈设,雕花的没有玻璃的窗户,恬淡闲适的生活,都让他感觉和原来的时空那忙碌得如同蚂蚁的生活真是大不相同。一切都让人感到jing神愉快。

    可能是担心他的身体没有复原,这些天陈婉变着法儿给他弄来福州城的各种小吃,每一样她都要让他尝尝。让林义哲感到惊讶的,是她会做各种的jing细点心,她会给他做非常好吃的元宵,还做北方人在腊月初八那天都喝的腊八粥。林义哲看着她用黄粘米,白江米,红小枣,小红豆,栗子,杏仁,花生,榛子仁,松子,和瓜子跟红糖或白糖一起熬出香喷喷的粥来。她做的这种腊八粥和他以前喝的大为不同,竟然能让他再也不去想自己当年喝的那些筒装的腊八粥了。

    “这粥真是与众不同,果仁儿好像一进嘴就化了一样。姑妈也爱吃,一连吃了两碗呢。”这天林义哲一边喝着粥,一边夸着陈婉的手艺。

    “姑妈年岁大了,牙口不好,自然喜爱吃软的。”陈婉看到林义哲喝得香甜的样子,高兴的说道:“她老人家若爱吃,我去给她做。”

    “婉儿这腊八粥是怎么做的?”林义哲笑着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仙方儿?”

    “也没有什么仙方儿。我只是从药书上学的在里头放了一点儿碱,让果仁烂得快些罢了。”陈婉笑着答道。

    林义哲又想起了自己在原来时空遇到赵悦彤之前的那些无比凄惨的“恋爱经历”,心里充满了对现在生活的珍惜。

    在那个后世要求合格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时代,想让这么漂亮的萝莉给你做这么好吃的东西,基本只能靠想了。

    想起二人生死离别前赵悦彤给自己做的那第一顿也是最后的一顿饭,林义哲的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小彤,你还好吗……

    “好吃吗?”陈婉的一声轻柔的问话又让他回到了现实之中。

    “这些天都是婉儿给我做好东西吃,我无以为报,真是惭愧之至。”林义哲放下了碗,快活的咂了咂嘴巴,笑着和陈婉开起了玩笑,“只能晚上鞠躬尽瘁聊以报德了。”

    “那鲲宇还是多想想怎么给婉儿做好吃的吧。”陈婉想起了他这些天晚上的表现,顿时红霞扑面,她看着林义哲,羞涩地一笑,顺着他的话头说道,“让婉儿也尝尝鲲宇的手艺。”

    “呵呵,我的手艺,不敢说能跟婉儿媲美,但也不会比婉儿差太多。”林义哲有心想在小娇妻面前露一手,颇为自得的说道。

    “那婉儿可就等着了。”陈婉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鲲宇打算什么时候给婉儿展展手艺?”

    “就今儿个好了。”林义哲微微一笑,说道,“不过,婉儿要是想快点吃到,得多叫几个人帮忙。”

    “那婉儿也跟着鲲宇长长见识。”陈婉象是有些不相信林义哲会做好吃的,秀气的眉毛微微一扬。

    的确,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君子远疱厨”的时代,会做和肯做这些的读书人,可是少之又少的。

    “来吧!先去厨下看看,有什么食料,少的东西,让人马上去买。”林义哲故作夸张的挽了挽袖子,笑着对陈婉说道。

    “鲲宇要给婉儿做的是什么?”陈婉抿嘴笑问道。

    “唔……是一种jing细甜点,名字么,叫做‘香团’。”林义哲一边搜寻着自己在后世的厨技回忆,一边随口杜撰了起来。

    “香团?听着可是象好吃的样子……”

    “你就瞧好吧!婉儿,包你吃了还想吃,要知道,我这配方可是不传之秘……”

    ※※※※※※※※※※※※※※※※※※※※

    “老爷,夫人,这是少爷和少nainai亲手做的点心,请老爷和夫人品尝。”

    “这是他们亲手做的?”沈葆桢看着侍女手中的盘子中一个个晶莹青翠散发着阵阵沁人清香的糯米团,象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是的,老爷,这是依少爷的秘方做的,叫做香团,少爷和少nainai在厨里足足忙了两个时辰呢。老爷和夫人快尝尝吧,可好吃了。”

    听到侍女这么说,沈葆桢和林普晴轻轻从盘子中各自拈起一块来,放到口中咬了一口,轻轻嚼了起来。

    ——————分割线——————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