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逃命

作者:迅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逆道宗师最新章节!

    峭壁之上,陈风、陈琳、陈颖、李宏、许都、宁相拿着自己的武器,看着眼下王家庄和木氏岭的人,眼里都是充满了战意。

    但这种战意之中又是带着一阵阵恨意,一种如同蚀骨的恨意。

    这种情绪不约而同地出现陈风他们的身上 ,这一切都是王家庄和木氏岭所造成的。

    木氏岭还好说,但王家庄,陈风他们可是恨的心里面去了。

    王家庄是凤阳县最顶尖的势力,如同螃蟹一样在凤阳县横行霸道,罪恶滔天,各大势力可谓是苦不堪言。

    各大势力没少给王家庄打压和欺负,一旦某一势力中出现了奇才,王家庄就会采取迅雷的手段,毁掉了。

    如许都的哥哥许云就是这样子,给王家庄的人活活地毒死的。

    当鹰宗的人许云的时候,许云已经死去,全身上下没有一片完整的,那些毒液从许云的身体渗出,令其所在土地上的草都化为灰烬了。

    许云双眼并没有闭上,而是惊恐地看着天空,死了闭不上眼。

    而许都看到自己的哥哥死了,看到自己那个曾经说要永远保护自己的哥哥死了,那一刻,他心都碎了。

    为什么会这样?

    哥哥,我的哥哥、、、、、、、

    当家族调查出是王家庄人干的那一刻起,许都便是充满了对王家庄的恨意,所以他屡次找王银比试,想杀死王银,好让王家庄的人也好好尝尝那种丧亲之痛。

    无奈一次又一次的寻去,最终都是不敌王银,最后被打得遍体鳞伤。

    各大势力的人都曾经给王家庄欺负过,但对木氏岭的恨也不少的,因为王家庄和木氏岭世交,王家庄的一些行动,也是得到了木氏岭的一些行动,所以各大势力对木氏岭也是充满了恨意。

    但出人意料的是陈风他们对木清并不反感,源于木清一般待人很好,一般木氏岭要出面的事,木清都很少理会,甚至对于王家庄有时的暴行有时也是有些看不过眼的。

    无奈如今,木氏岭当家的是他爹,木清也不好反驳,但木清这一举一动,都看着各大势力的眼里,当然对于一个善良的美人胚子当然是没什么反感之意。

    “大哥,等下你对阵木清的时候,不要太欺负人家啊!”察觉到众人那恨意绵绵的心绪,陈风不由得想缓一下这紧张的气氛,毕竟绷得太紧不是很好,再加上陈风对木清的印象还不错,便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额,我知道了。三弟,你媳妇,我是会怜香惜玉的。”陈琳掩着脸笑完,就如同明白是的,猛地看向了王银那边。

    看到陈琳那明白事理的样子,陈风不由得一头黑线。

    这丫的咋是我媳妇?

    再说,就算是我媳妇,也轮不到你来怜香惜玉。

    玩也不是这样玩的!

    这下缓解气氛,真的是缓解气氛了!

    、、、、、、

    “真是没想到陈风兄已经把木清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这真是后生可畏啊!”

    “陈风兄,好志向,我们支持你。”

    “王银这下有苦头吃了,哈哈哈、、、、、、”

    、、、、、、

    李宏等人听到陈琳这么说,都是响起阵阵的赞叹之声,都是在为陈风准备抢王银媳妇的壮举喝彩。

    这一顿喝彩,差点就把陈风设置的精神屏障给撑破了,这使的陈风不由得再次推动自己精神力,再设置一次精神屏障。

    现在,去看陈风的脸,此时真的是不一样的黑,两眼都是翻着白眼,没脸见人了。

    “陈风,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如果我们夺了王银他们的这些宝贝,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做这种事还是隐蔽一点好。”略有些经验的李宏,想了想,还是想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三弟,我也是这样觉得,如果王银发现是我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搞不好还给家族带来麻烦就不好了。”陈琳也是略有些担忧地道。

    闻言,陈风便是想了想,突然他灵光一闪,便是把自己的目光看下了峭壁那些黑色粉屑,笑着道:“有了!”

    陈风一把抓过那些黑色粉屑就往往自己的脸上搽,陈琳等人见状都是大赞了一声“好主意”,便是纷纷抓起那些黑色粉屑往往自己脸上涂。

    没过多久,本来是眉清目秀的六个人霎时间都变成黑脸大神,简直就是包公出世,都是只露出一双双明亮眼睛,远远看去,如同黑暗中的明珠一般。

    “陈风兄,这一招就是绝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如果你能想得到,那就不是猪脑袋了。”

    “你才是猪脑袋呢?怎么不见你想得到?”

    、、、、、、、、

    “喂、、、、喂、、、、都别吵了!”敏锐的陈琳突然发现了什么,吃惊地说道:“王银他们要行动了。”

    听了此话,众人都是停止了嬉笑,把目光投向了王银这边。

    只见王银他们猛地推动自己手上的中级武器猛地向那些绚丽的法阵发出了惊人的一击,只听拍啦的一声,那些阵法便是碎开了。

    “各位动手!”

    陈风一声大喝,便是从峭壁之上跳了下来,随后便是快速施展麒麟身法,向王银所在之处跳去。

    身后的陈琳等人,也是按捺不住,猛地从峭壁之上,飞跃而下,分别找上自己的对手,将自己的武器扑向自己的对手。

    霎时之间,各种剑刀之光四射,烟尘四起,整个场面都沸腾起来。

    “有人偷袭,快拿走那些高级武器。”王银首先发现这种情况,大喝了一声,便是猛扑向自己眼前就要到手的高级武器。

    但陈风那里能让他如此得逞,凭借麒麟身法,同样向那件高级武器扑去。

    “你这混球,老子辛辛苦苦破了阵法,你就想捡便宜,就怕你有命捡,没命用啊!去死吧!”

    “云罗掌!”

    王银目光一寒,便是双掌猛然飘动,如同一团云一般,向陈风挥去。

    这一下,王银真是动怒了,辛辛苦苦破了阵法,而如今却给了人做了嫁妆,这口气怎能让人咽得下?

    想拿我的东西,就要拿出代价来!

    王银如今心情就如同上面那一句话那样,一出手,便是使出了王家庄的独门四级武学“云罗掌”,猛地扑向了陈风。

    云罗掌,四级武学,王家庄独门武学,劈中者,全身疼痛无比,轻则伤筋,重则毙命,各大势力的人没少死在这种掌法手上。

    云罗掌,挥出如同云雾一般,让对手琢磨不到其掌法挥去哪里,其实云罗掌是一种毒掌,是吸取红蜘蛛的毒素来炼的。

    虽然王银使出如此歹毒的云罗掌,但陈风却毫无要躲避的意思,如同无看到王银使出云罗掌,快速如同一道闪电掠过,躲闪过王银的云罗掌,猛然抓起那件高级武器,就往向峭壁上越去。

    其实,陈风一见王银使出的云罗掌,心中也是一惊,毕竟这种掌法是相当歹毒的,中者痛不欲生,除非得到王家庄的独门解药才能活命。

    陈风惊是惊,但他对玉麒麟所创的麒麟身法以及自己精神探测更有信心,当然是不怕王银的云罗掌。

    麒麟身法,是玉麒麟所创的麒麟炼体武学的一种繁衍出来的身法,当然是非比寻常,再加上陈风敏锐的精神探测,躲过王银的云罗掌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这也是把陈风吓的要命,毕竟,这如果给王银的云罗掌拍中之后,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妞,哥哥来跟你玩玩!”

    陈琳猥琐地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如同饿鬼扑食一般,挥起手中的秋月剑,劈向了木清的水灵宝剑。

    木清一听到“小妞”这两个字,头都是炸开了,在凤阳县里谁也没有胆量这样叫她,刚刚破了阵法,本来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谁知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还不说,来人还不要脸地直喊“小妞”。

    你说木清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发起怒来的女人是相当可怕的,就算是眼前的高级武器都不管了。

    木清挥起自己的水灵宝剑,就猛向陈琳的秋月剑挥去。

    陈琳也不敢怠慢,虽然木清是个女孩,但其小小年纪早已达到炼血九重的水平,可想而知,木清的天赋之高,即使他身怀狼族血脉也是不敢大意,猛地推动自身气血,顿时其手再次化作了狼化之手。

    狼化之手上的秋月剑在狼化气息的帮助下更是散发出一阵阵闷闷的血腥味道,如同黑暗中饿狼眼中射出的光芒一样,与木清波光粼粼的水灵宝剑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剧烈的火花,霎时间四溅。

    “小妞,我先走,改天再找你玩!”

    陈琳二话别说,抓起那件高级武器,转头就走了。

    而至于陈颖等人,也是依法炮制,抢走了高级武器,都是往往跃上了峭壁,准备飞回那个山洞了。

    眼看那些强盗就要飞进了那些山洞了,王银再也按耐不住了,也飞得跃上峭壁。

    “你们先走,王银我来应付!”

    “三弟,这不好吧、、、、、”

    “不要婆婆妈妈,我自有分寸!”

    “回去之后,按计划行事。”

    “快走!”

    “王银,吃我这一招!”

    陈风大喝一声,便是毫不犹疑地使出了玉麒麟的麒麟之手。

    一团团白光从陈风的身体散发而出,迅速地向其右手齐聚,一股股庞大的气息从其手上逸出,可见陈风对于麒麟炼体武学的修炼越发的纯熟了。

    近来,陈风不断修炼玉麒麟的麒麟炼体武学,越发发觉这种炼体武学的精妙,这种武学不但精妙,而且能增强人的体魄,这才使得陈风原本很羸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强壮。

    随着陈风一步步地修炼进去,陈风也最终一步步地向蜕变的方向进发,这是眼看王银就要追上来,陈风依旧敢挺身而出的缘故和资本。

    话说陈风右手布满了白光之后,陈风便是一脚踏地,举起自己的右手,向疾飞而来的王银就是猛地一拳打去了。

    “来的正好,这一次我定让你有去无回!”

    “受死吧,霹雳剑!”

    一股闪电如同鬼魅的速度从王银身上窜了出来,卷在立刻王银的那把霹雳剑上,顷刻间,那把霹雳剑就如同裹上雷电一般,向着陈风的右手狠狠地坑过来了。

    察觉到王银霹雳剑上发生的变化,陈风不由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自觉自己的麒麟手没有王银的霹雳剑要厉害,猛回缩自己的右手。

    虽然陈风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但依然但王银那霹雳剑的雷电给劈中了,那恐怖的雷电如同疯子一般向陈风的身体上窜,霎时间,一阵剧痛遍布陈风的全身。

    陈风忍耐着那恐怖的剧痛,快速地施展麒麟身法,如同一阵的闪电般飞进了那山洞,开始疯狂地逃命了。

    与此同时,耳边却响起王银满腔怒火的咆哮之声,陈风嘴角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无人知道他是笑自己算计失败?

    还是笑王银愚蠢?

    还是别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