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知心话儿对谁说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什么茄子?”陈子昂被季玉一惊一乍搞得一头雾水。()

    “我说这玩意像茄子。”季玉自觉失态,忙若无其事遮掩。如此关键时刻,她尚不忘对肥肥的光辉承诺,真当可亲可敬。

    “什么眼神!”陈子昂不由哂笑。眼前之物,细柄微曲、方头略翘,薄若镜片,通体墨青。像如意,像锅铲。独不像茄子!若一定要说它是茄子,那也是一只发育不良,生长畸形的茄子!

    我都能将你看成一堆牛粪,你说我什么眼神?季玉剜了陈子昂一眼,哂笑道:“现在到处环境污染,地里还有什么长不出来!”

    陈子昂不觉默然。前两日他还在网上看了母猪生人崽的新闻。新闻煞有介事,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还配有图片,一溜小崽看上去只只像极婴儿,一点都不像ps的。

    季玉瞅得陈子昂被她噎得哑火,脸上不禁浮现得意神色。她很想知道眼前这物件是否和肥肥爸的宝贝有共同的特质,不加思索便要伸手欲拿。

    “小心有毒!”陈子昂慌忙拦住季玉。

    “富贵惜命,人穷贱生——我可没有你那么娇贵!”季玉满不在乎,一把荡开陈子昂的手。

    陈子昂这才留意季玉没戴他前天送的钻戒,便忍不住问了问。季玉回答脆蹦蹦:扔了!陈子昂眼睛瞪得溜圆:“那可价值两百......!”

    “价值两百块是吧?”季玉不屑一笑,暗道:看你还敢骗我!便将手戳到陈子昂眼前,咋呼呼道,“怎么,我这手就配两百块的仿真钻戒?”

    陈子昂逼急,只好无奈道:“那是真的!”

    “而且价值两百万是吧?”季玉难得听陈子昂对她吐句真话,心里有如秋风送爽,却故作忿然作色,“你当我傻瓜啊连钻戒真的假的也分不出来!”

    陈子昂讪笑:“那你干嘛不戴?”

    “这不今天要抓鱼嘛!”季玉嘴里支应着,手已从匣里取出“茄子”,接着举起对了阳光便是一通乱瞅。()

    陈子昂赶紧凑眼过去,但见里面灿若星河,浩瀚深邃,何其壮丽!不由骇然失色:“这是什么东西?”

    偏不告诉你!季玉早已激动莫名。她不无得意瞥了陈子昂一眼,亦无话,随即左手指尖悬了“茄子”,右手轮指便是一弹,但闻声颤彻骨,至清而寒,不绝如缕——可不跟肥肥爸宝贝发出的一模一样!

    “我要出家!”陈子昂何曾听过此等天外梵音!一时入定失神,不觉失语呢喃。

    那我怎么办!季玉瞅他如此痴癫模样,不觉好笑。暗道,还有让你更惊奇的呢!扬手将“茄子”朝一旁的石径抛去。

    “你疯了!”陈子昂竦然失声。想出手阻止,已然晚了!——眨眼间风云突变,他哪及反应!眼睁睁望着那莫名宝贝悠悠扬扬坠向坚硬的石面,陈子昂直感天塌地陷、五内俱焚,想它必毁无疑。随着一声咣当的清响,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我就知道你心里只想这‘茄子’!”季玉一出手便觉自己冒失:若这“茄子”不如肥肥爸那只结实,刚才可就全毁了!一见它落地安然无恙,心里不由一阵狂喜。无以解,便狠狠掐了陈子昂一把,道,“你自个看吧!”

    陈子昂急忙睁眼,却见季玉口中的“茄子”静静躺在径旁草地,竟是完好无损!他既奇且喜,飞跑过去将它拾起,但感轻若浮瓢,不由大惊:“它不是玉做的!”

    “玉,有时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季玉极富深意地剜了陈子昂一眼。

    陈子昂闻言心里一怔:她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忙为自己刚才失礼惊叫道歉。

    季玉又幽幽地扫了陈子昂一眼,“玉,有时也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小肚鸡肠!”便转身朝楼里走。因心里实在太过激动,步态竟有些慌乱。

    陈子昂虽被季玉晦言隐语整得七荤八素,却也不失一份清醒。一见她如此神态,便越想越不得劲:这玩意明明不像茄子,她干嘛叫它茄子?她怎么知道“茄子”对光便能产生绚丽图案?她怎么知道“茄子”拎起一弹便能发出悦耳声响?最关键是——她怎么知道“茄子”摔不碎?!

    “站——住——!”陈子昂心里一团乱麻纷涌出口,仍是悠悠荡荡不失其形。

    “干嘛?”季玉闻声止步,惶惶转身,暗地心如鹿撞,面上却故作若无其事。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陈子昂见她这副样子,不觉好笑。定定道:“你见过这‘茄子’!”

    “我哪里见过!”季玉夸张哼哈,故作镇定,却被游离双目泄了行迹。

    这岂能瞒得过陈子昂!接着兜头便是一通连珠炮,直轰得季玉丢盔弃甲,方寸大乱,最后只得祈声哀哀:“别问了,我告诉还不成吗?”便要陈子昂赌咒发誓严守秘密,说不然以后没脸再见江东父老。

    陈子昂心里好奇丛生,哪里还有不愿意的。忙指天发誓:“听过既止,以后绝不对任何人讲!”

    季玉忙幽幽纠正道:“悄悄跟我——还是可以讲的!”

    陈子昂连连点头:“对,我们以后还可继续探讨!”便问季玉,这个“江东父老”为谁。

    季玉道:“肥肥。”便把上次在肥肥家所见神奇“锅铲”之事和盘托去,接着又细道其后“锅铲”称谓变“魔磬”、再变“茄子”的艰难历程。

    陈子昂这方想起,那次回来的路上,季玉可不说过在肥肥家见到一枚神奇的“锅铲”!当时他还不以为意!便冲季玉瞪眼如斗:“如此惊天秘密你竟忍得住!”

    季玉想起陈子昂对自己的种种欺瞒“恶举”,便盯他嘿嘿直笑:“承蒙谬赞,和你比,差得太远!”

    陈子昂心里发虚,却仍是嘴硬:“我哪有什么事瞒你!”

    “是啊,你没有事情瞒我。”季玉眉毛几跳,便唧唧歪歪倒起指头,“摸奖你没有瞒我!白金卡你没有瞒我!替季莹交学费派零花钱也没有瞒我!钻戒你没有瞒我!......”

    陈子昂听得心惊肉跳:敢情自己早成了安徒生笔下一丝不挂的皇帝,竟还招摇过市,自鸣得意!便讪讪问季玉怎么知道的。

    季玉嘿嘿道:“你忘了?‘天网恢恢,疏而有漏’!”接着脸色一沉,出其不意一声咤喝:“老实交代,你上次和孟皓然深更半夜上玉皇山干什么?”

    “哇,你是女巫!”陈子昂猝不及防,惊得半天合不上嘴。

    “知道就好!”季玉得意哼哼,“你以为你能瞒天过海!其实,你什么也别想瞒过我!”

    知心话而对谁说!陈子昂无意再隐瞒季玉,便笑道:“这么说,我得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那当然!”季玉道。

    陈子昂于是娓娓道来。

    季玉听完呆若木鸡,半天无语。最后总算醒过神来,无比兴奋抓了陈子昂的手,低声颤抖道:“这么说,它真有可能是茄型飞碟?”

    “它比玉皇山地底那只小多了!”陈子昂没有明说,其意却不言而喻。

    “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季玉激动之余,神情无比谦虚。

    “拿一个瓶子,然后去找古董专家!”陈子昂定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