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神乎其技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潘似安迷迷糊糊地喝完酒,又稀里糊涂结完帐,颤着身子出了youtu酒吧,趔趔趄趄便歪向自己的车子。()

    尾随其后的刘参谋一见此景不由大感惊讶。他原以为潘似安一出酒吧定会瘫在地人事不省,并已作好送他回家的准备——此前,他已摸清潘似安的鸟窝安在哪里。怎料潘似安非但不倒,竟还识得自己的座驾!心里不由打起鼓来:这药方真的管用?却也顾不了许多,一见潘似安驾车直冲路面,忙驱了奔驰紧贴上去。

    好在他的担心并未持续多长时间。两辆豪车一前一后如影随形轮番扭了八字撵进附近一高档小区,潘似安歇车刚欲抬脚上楼,便一头歪在了栏杆边。刘参谋见状大喜,心里不由十分钦服爷爷的真知灼见——此药服过,人只能往下走直入地狱,甭想往上走躲进天堂!

    刘参谋摸上前去推推潘似安,见他一点反应没有,心里顿时大骇:该不会死了吧?赶紧探探他的脉象,见孱弱迂滞,却是跳动正常,这才放心。于是摸了潘似安口袋的钥匙,将他扛进房间扔在床上。好在潘似安的身子骨早被孙太太等贵妇掏得所剩无几,所以并没有费他多大力气。

    撂下潘似安后,刘参谋又对房子细细打探,见三室一厅的房子装修豪华且讲究,嘴角不由掠过一丝冷笑:这死猪,倒挣了不少家业!随即一刻也不耽搁,匆匆下楼去接阿蕊。

    阿蕊提前得报,早已急不可耐,正倚在刺青店门口东张西望。一见刘参谋车来,忙拎着刺青家伙什迎上去。未等车稳,便钻进兴奋得问东问西。刘参谋诸事顺利,又见阿蕊,自是心情大好,有问必答。无奈不能坦陈真相,所以难得有一句真话。

    说话的功夫,二人便到了潘似安家里。一进房间,阿蕊见主卧奢华且花俏的床上躺了个帅得离谱的小子,便问刘参谋:“就他?”“可不!”刘参谋拉阿蕊进卧室。“家里没有其他人?”阿蕊回头朝厅外张望。

    “在家里敢贴成这样!”刘参谋指了墙上一干搔首弄姿的裸体女郎,对阿蕊笑道,“所以背着家里另置了个逍遥窝。”“真是一个花花公子。”阿蕊红脸猫了一眼墙上。()“胸无点墨,又不缺钱,你还指望他能干什么好事!”刘参谋不屑看着床上植物人似的潘似安。

    “那你还认这种人做朋友!”阿蕊猛掐刘参谋的手臂。刘参谋忙道:“给财神当参谋,三教九流都得打交道。”“以后,少和这种人来往!”阿蕊板脸道。“今晚就是最后一面。”刘参谋笑道。“为什么?”阿蕊眨巴着眼。刘参谋故作正色:“陈尸朽木,羞与为伍——我以后听你的!”

    阿蕊喜滋滋瞪了刘参谋一眼,又见潘似安唯气进气出,一身酒气,一点反应也没有,便问:“他喝醉了?”刘参谋道:“想纹身却又怕痛,所以让家庭医生先施了麻醉。”“这点痛也受不了,该送他上战场。”阿蕊戏道。“他倒是想!只是这世上没有肯收他的军队。”刘参谋调侃道。

    阿蕊听罢娇声大笑。随即打开携带的小箱,摊出一溜刺青用具,问:“他想纹什么?”刘参谋定定道:“额头,一只张嘴呱呱叫的鸭子。”“什么?”阿蕊惊得张口结舌。“额头,一只张嘴呱呱叫的鸭子!”刘参谋加重语气又道。

    “开什么玩笑!”阿蕊还以为刘参谋逗她玩。“真的!他就是这么交代的!”刘参谋故作严肃道。“他是不是疯了?”阿蕊盯了潘似安英俊的脸,神情可惜而不忍。“现在的阔少,有几个没有被钱烧出一身疯病!”刘参谋嘿嘿冷笑。

    阿蕊默然。现在,有多少阔少富妞上店里一掷千金,谁不是疯了似地求她纹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苍蝇蚊子老鼠蟑螂——真是什么恶心就抢着纹什么,那还有一点正常人的审美情趣!

    如此一想,便觉眼前这毫无知觉的帅小子想纹个鸭子,脑瓜还算正常。只是纹在额头,也未免也太醒目、太张扬了。如此帅气的脸毁了不说,以后抛头露面就不怕人笑话?于是出语惴惴:“好端端的额头纹个鸭子,他以后不娶老婆了?”

    刘参谋笑道:“眠花宿柳,一日千面。多么惬意!他哪还需要什么老婆?”“你也这么想?”阿蕊直勾勾盯了刘参谋。“我是替他这么想。”刘参谋忙道,“不然他怎么要在额头纹鸭子!”“他以后不想做人了?”阿蕊蹙眉道。

    “于今,富豪还有几个想做人的?!”刘参谋慨然叹道,“做人多累!没钱才想到要好好做人。有了钱、尤其是花不完的钱,还做什么人!”

    “不做人做什么?”阿蕊开始在潘似安额头勾描鸭子图案。“德行有限,做神做仙不可能,所以抢着做鬼。”刘参谋嘻哈道。“做什么鬼?”阿蕊手在潘似安额头忙碌,嘴也不肯闲着。

    刘参谋仰首叹道:“花花世界,美色纷呈,赏之不完,览之不尽。只恨不能像苍蝇多生几对复眼,所以明里暗里抢着做色鬼。”阿蕊被他的奇谈怪论逗得吃吃猛笑,“这么说,孙悟满现在也想做色鬼啰。”

    “悍妇在侧,有心而无胆。”刘参谋信色旦旦,“何况现在他已然成神,当然不想再做回鬼了。”“孙悟满丑得像鬼,能做什么神?!”见他这般神情,阿蕊笑得手里金针几差抖落。刘参谋忙歇嘴让她小心......

    一个小时后,阿蕊伟大的作品完工!但见潘似安白净的额头,一只黄嘴褐眼绿翅黑尾的野鸭,呱噪扇羽、精神亢奋,栩栩如生!

    真乃神乎其技!刘参谋无比佩服地瞅了瞅阿蕊,情不自禁拥她在怀。良久,二人分开,手拉手默默注视躺在床上毫无知觉的潘似安。刘参谋道:“这鸭子在唱歌。”“鸭子会唱什么歌!”阿蕊抬眼对他温柔一刀。

    刘参谋便改了《两只老虎》的歌词唱道:“我是鸭子,我是鸭子。可知道?可知道?今天陪你喝酒,明天陪她跳舞,真痛快,真痛快!......”

    听着刘参谋不伦不类的美声,阿蕊笑得蹲下身去。哎呦半天,方直腰收拾一干刺青工具。刘参谋趁机出去,把一张早已打印好的字条压在客厅茶几的烟缸下。待阿蕊从卧室出来,忙帮她拎了小箱,问道:“这鸭子在他额头能蹲多长时间?”

    阿蕊脸上不无得意:“除非挖掉,否则终身不退。”刘参谋听罢解气之余,不免心生一丝恻隐,想自己如此对待潘似安,是不是太过阴毒?阿蕊见他脸色有异,还以为他不信,便宽慰道:“我的手艺,你尽管放心好了!”刘参谋语气怏怏:“什么颜料,这么持久?”阿蕊青眼一翻,哼道:“独家秘制,恕不外泄!”

    二人出门来到楼下,刘参谋把奔驰车匙往阿蕊手里一塞,“你开我的车。”阿蕊忿然嚷道:“我手正酸呢!”刘参谋笑问:“你不想要宝马了?”“你当我傻瓜啊?”阿蕊再怎么自信满满,也不敢奢望刺个鸭子比齐白石的虾值钱。她只当刘参谋说笑,哪里肯信!

    刘参谋莞尔一笑,走到潘似安的宝马车前,用早已拿到的车锁开了门,对阿蕊道:“这车归你了。”借着路灯,阿蕊见黑色宝马车近九成新,不由乐了,连问阔少什么来头。刘参谋道:“不消说,怕污了你耳朵。”

    阿蕊也不多问,喜滋滋道:“我看你以后就专门给我揽客算了,也省得再受孙悟满的闲气。”你当天底下真有这等好事!刘参谋暗笑不已,见阿蕊不由分说钻进宝马,忙把她扯了出来,“这车太脏,我得替你好好清理一下。”

    阿蕊不以为然,“我看里面挺干净的嘛?”刘参谋一声闷哼:“脏,有时候面上看不出来。”阿蕊立刻明白刘参谋话语何意:这纹鸭阔少成日花天酒地,还能在车里干什么好事!亦无多话,搂住刘参谋猛亲一嘴,飞身猫进奔驰飘然离去。

    随后,刘参谋坐进宝马车里呆呆地出神。这车,他原打算开进薛仁建的钢构厂一焚了之,可倒头一想又觉可惜,便生了送给阿蕊的念头。至于他何以敢这么做,就在于,他断定做贼心虚的潘似安醒来后定然不会报警;而见了那张字条,就更顾不上心痛车子了。

    一盘好棋终于完美收官,刘参谋感到心境从未有过的惬意与放松。无限倦怠袭上眼睑,他竟窝车里几欲睡去!若不是阿蕊回到店里打来问询电话,保不定第二天就要被丧魂失魄的潘似安逮个正着!清醒后的刘参谋惊出一声冷汗,草草和阿蕊敷衍几句,驾了黑色宝马迅疾潜出小区,眨眼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