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给蛤蟆戴嚼子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飞剑问道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看着太太优雅地啜着西瓜,孙悟满馋得口水横流,却也只能干瞪眼。()可孙太太好像故意气他,每每一瓣西瓜吃两口便扔在地上,这让孙悟满看得眼里冒烟。偏偏这时站在身边的严嗝嗝还不识时务地嗝得没完没了。孙悟满立刻火了,抬腿冲他膝窝撩去:“再嗝,我把你脑袋当西瓜啃了!”

    此际,头顶炎炎烈日的严嗝嗝正被绵延不息的饱嗝抽得苦不堪言。千煎万熬间,何想饱嗝竟奇迹般住了!一时欣喜莫名,都忘了膝窝的麻痛和金鱼眼的肿痛。待直回身子,便对孙悟满打躬作揖,千恩万谢。

    孙悟满哪想他一脚竟致严嗝嗝逃脱升天!待明因由,直气得眼歪嘴斜,响屁如鼓。“我看你就是欠揍的料!”他没好气狠瞪严嗝嗝一眼,仍将目光移向太太,喉结不停滚动,一副望穿秋水的神情。

    严嗝嗝看在眼里,忙向不远处正焦躁搓手、想前而不敢前的袁百斗招手。袁百斗忙脚不点地猴腰跑了过来。严嗝嗝对他耳语了几句。袁百斗颠颠地跑了回去,不一会便带着十几个小伙从办公楼出来,人人手里捧着一个大西瓜。孙悟满大喜,未待袁百斗近前,便急不可待迎了上去,高兴叫道:“老袁,你你刚才看戏的票钱就免了!”

    美得你的!孙太太远远瞧着,暗笑着站了起来,却不露声色。待孙悟满欢天喜地从袁百斗手里接了西瓜,就在他挥拳欲砸的刹那间,叉腰便是一声断喝:“你吃吃看!”

    孙悟满闻喝急停,挥了一半的拳头硬生生卸了下来。转手把西瓜扔进喷水池里,昂首冲太太火道:“你有完没完?”孙太太懒得理他,见参谋们也要学孙悟满把手里的西瓜放到池里去,便又高声命令道:“你们马上吃!”她想馋死孙悟满。

    可参谋们哪里敢吃!人人抱了西瓜兀在那里。远远见了,个个孕妇似的。“瞧你们这熊样!”孙悟满把满肚子火气撒到参谋们身上,手指一时点得眼花缭乱,“太太的话你们没听清楚吗?”

    参谋们立即乱成一团:有的用拳头砸,有的抡了西瓜往地上砸;砸开后也顾不了吃相,有的站了,有的蹲了,腿力差的则直接一屁股坐在滚烫的地上......眨眼的功夫,但见地上汤汤水水、青红白黑,宛如掀翻了果酱铺。

    瞅着参谋们猪刨狗啃似的难看吃相,孙悟满心中的不快竟一扫而光——这正是他乐意见到的。他以为,唯有带着这种放肆的狠劲,方能体味吃西瓜的至妙。

    孙悟满直勾勾地盯着狼吞虎咽的参谋们,脸上竟漾起孩童般天真灿烂的笑。参谋们吃西瓜时“滋溜”声声,甚是刺耳,他却如听仙乐。他何其想加入眼前这场西瓜盛宴,却又不敢。因为太太正虎视眈眈盯着!于是咽着口水问参谋们,“可甜?”参谋们纷纷点头。又问,“可是沙瓤?”参谋们还是纷纷点头。

    孙悟满被勾得口水直往外涌,却又不想让参谋们瞧见,于是把头扭向水池。()池里,他刚才扔进去的那个大西瓜此刻正随着水花欢快地翻着筋斗,似在嘲笑,“有本事吃了我!”

    不信我就吃不了你!孙悟满不由皱起了眉头。一时间,脑海有如眼前高高扬起的水柱飞花溅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又能想到,一个往常唾手可得的西瓜,此刻咫尺天涯、竟会成为一个富可敌国之人的智慧源泉!

    在熬死数以万计的脑细胞后,忽地,孙悟满脑海里灵光一闪,紧皱的眉毛随即舒展开来——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便一身轻松转过脸来冲严嗝嗝莫名其妙地笑。

    抹汗不止的严嗝嗝被孙悟满笑得异常烦躁,却又无处发泄,便东张西望恼道:“院里什么时候钻进这么多蛤蟆?”“你改天和它们谈谈心不就知道了。”孙悟满笑得更欢。严嗝嗝差点没被噎翻,便问,“你怎么会惹嫂子这么生气?”孙悟满敛笑猛一瞪眼:“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老婆?”严嗝嗝愧然无语,便不满嘀咕:“得站到什么时候!”“你现在马上辞职,就不用站了。”孙悟满恶笑。严嗝嗝甩给孙悟满一个鸵鸟蛋似的白眼,不再言语。

    参谋们吃完西瓜,人人变成了真正的孕妇,正欲重振精神陪孙悟满打持久战,却听他道,“你们散了吧。”参谋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动。眼神或不敢,或不忍,或不舍,竟比一地的西瓜皮还要纷乱。

    见此情景,孙悟满气得大吼:“怎么,你们想把尿拉在这里吗?”一语惊醒梦中人,参谋们顿觉肚脐眼下有如鼓胀,于是纷纷卯足朝办公楼狂奔。

    李参谋第一个来陪站,也是最后一个撤退。他不忍看了孙悟满一眼,背身刚欲撒腿,却被欺身上前的孙悟满一把抓住,忙问有什么交待。孙悟满低声道:“我有个主意,你待会儿替我打个电话问问刘参谋,看行不行。如果行,你就这样......”于是咬了李参谋耳朵一番嘀咕。

    李参谋进楼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出来了,身边还跟了青楼的招商经理。孙悟满知道刘参谋认可了自己的主意,心里大喜。他拍拍身边严嗝嗝的肩膀,兴高采烈道:“你做好两件小事,今天就不用站了。”“请讲!”严嗝嗝喜出望外。“第一件,把这地上的西瓜皮收拾干净,然后脱了衬衫擦一遍。”“这衬衫国外买的,九千多!”严嗝嗝抖着衬衫忿忿道。“不舍得是吧?”孙悟满抬脚欲走,“那你就继续站吧。”严嗝嗝忙一把扯住孙悟满,“第二件呢?”“这满院的蛤蟆叫得太烦心,你给它们通通戴上嚼子吧。”孙悟满若无其事道。

    给蛤蟆戴嚼子?!严嗝嗝几乎不敢想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他妈还是小事一件吗?嚼子什么样?用什么材料做?可有先例?做好了又到哪里去逮它们?逮牢了,滑溜溜又怎么戴得住?电光火石间,一连串问号闪过脑海,最后叠成一个大大的感叹号——荒谬之极!于是冲孙悟满闷吼:“你整我!”

    “就整你怎么了?”孙悟满解气地扫了扫严嗝嗝,“看你以后还打不打老婆!”说完,扔下气急败坏的严嗝嗝,径直从喷水池捞起西瓜,大摇大摆朝太太走去。

    “站回去!”孙太太见孙悟满嬉皮笑脸朝她走来,气得烟眉直竖。可孙悟满好像耳聋了似的越走越快,眨眼间,便到了眼前。于是恼怒地欲夺了他怀里的西瓜往地上砸。

    “你赢了。”孙悟满护住西瓜,对太太故作无奈一笑。接着大咧咧一屁股坐到廊亭的条凳上,一拳砸了西瓜风卷残云般啃了起来。他实在渴坏了,也饿坏了!

    “早知如此,何不当初!”孙太太气哼哼地侧仰在摇椅上。因实在不堪孙悟满惨不忍睹的吃相,只好让自己的屁股盯了他。可孙悟满吃西瓜时发出的吱溜声、咂巴声和哼哼声,仍是连绵不绝直灌耳际。她不由开始怀疑已远游西天的老父生前掐指算命的准头——这孙悟满哪是孙猴子投胎,分明就是猪八戒投胎!

    孙悟满把一只足有十斤重的西瓜吃得星红不见、皮薄如纸,方罢休。接着一抹嘴,向远远候着的李参谋和招商经理连连招手。李参谋和招商经理赶紧小跑过来。三人近了,没有说话,只是会意地点点头。

    孙太太仍背对孙悟满,双眼微闭,似在养神,可耳朵却支得比兔子还尖。孙悟满故意咳了两声,见太太没有反应,便煞有介事大声对招商经理道:“小葛啊,现在我想在青楼开一个酒吧,你给我想想办法。”“哟,这可有点难办。”葛经理故作为难。“再难也得办!”孙悟满呵斥道。“你想开多大?”葛经理问。“嗯——”孙悟满故作想想道,“总得有一两千平米吧,不然显不出气派。”说完,见太太身子动了动,不由冲李参谋和葛经理得意地笑。

    “哟,这还真有点难办!”葛经理故意挠起了脑袋。“那你倒说说看到底难在哪里。”李参谋装模作样插道。于是,葛经理东扯西拉,滔滔不绝八卦起来,说得唾沫飞溅。

    你还当真了!孙悟满不耐烦地打断葛经理,瞟了太太一眼道,“我问你,现在还有哪些大的客户没有进场?”葛经理便又赵钱孙李、张武郑王地倒起指头,却是闭口不提把青楼二楼囫囵吞下的冯子赞。

    孙太太再也忍不住了,一骨碌坐起来,气哼哼质问葛经理:“冯子赞来了吗?你干嘛不提他?!”“对啊!你干嘛不提冯子赞?”孙悟满见太太终于转过身来,精神一振,拍了大腿冲葛经理咋呼。

    “他现在人在郦城,说是过两天顺道再来青城看看场地,看完就派人着手装修。”葛经理道。“可是真的?”孙悟满心里一喜。葛经理一个劲点头:“真的真的!早上我刚接了他拓展经理打来的电话。”

    孙悟满低头假装沉吟了一会儿,忽地站起来大手一挥,似下了天大的决心:“这个冯子赞,会炒两盘白菜萝卜,还当自己是个人物!我青楼是什么地方,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还说过两天再来——”说着,扭头讨好地对太太笑笑,又回过头去冲葛经理声色俱厉道,“待会儿你就直接给冯子赞打电话,就说——”一个非常熟悉的商用术语刚到嘴边,却就是说不出来。孙悟满把头转向李参谋。李参谋忙提示:“逾期不至,场地收回。”

    “对!逾期不至,场地收回。”孙悟满对葛经理得意笑道,“这冯子赞生得单薄,你就明白给他说:别来青城了,反正来也白来,还是省点精神老老实实在越城炒白菜萝卜吧。”

    “这样不好吧?”葛经理看看孙悟满,又望望孙太太,故作万般为难,“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离逾期还早着呢。”

    “我的地盘我做主!”孙悟满见太太面露喜色,便上前屁股挨了摇椅,一手搭在太太肩上,一手握了太太手臂,扬脸对葛经理道,“我说他逾期,他就逾期。”

    “冯子赞来头可不小!”葛经理故作惴惴。

    “他来头再大,能大得过我老婆吗?”孙悟满斥责道。

    “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李参谋亦附和。

    “他名头再响,能响得过我孙悟满吗?”孙悟满一脸不屑。

    “擅自毁约,可要赔不少违约金。”葛经理忐忑道。

    “多少?我赔!”孙太太直起腰身脱口而出,语气甚是不屑。

    “这哪轮得到你费心。”孙悟满责备道。见葛经理和李参谋演完戏还戳在那里不走,便冲俩人直挥手,挤眼道:“还不回去上网查查!”

    “查什么?”葛经理和李参谋一头雾水。

    “查最豪华的酒吧装修什么样子啊!”孙悟满冲俩人大吼。

    葛经理和李参谋转身疾逃。孙悟满见状会心大笑:“真是两个笨蛋!”

    终于如愿以偿!孙太太心情大好,任由孙悟满搂了。见早已远远避开的小翠趴在树荫下的草皮里似睡着了,便脆声叫了起来。好几声后,小翠才拍着嘴巴哈欠连连走了过来。孙太太对她柔声道:“翠啊,赶紧回去叫厨师多准备几道好菜。”抬眼柔情蜜意看了孙悟满,“你孙先生今天累坏了,晚上可要好好补补。”

    孙悟满笑了,“你以后别再罚站,我就心满意足了。”却笑得异常僵硬。此刻,他想起了刘参谋。若事不如期,到时候太太这里弄假成真,那麻烦可就大了!

    小翠驾车走后,孙悟满借机和太太温存了一会儿。完了,便借口事多欲走。孙太太求之不得——喜从天降,她的心早已飞到了潘似安身边,她想赶紧把这好事告诉他。看着孙悟满渐行渐远的身影,孙太太心里由怜生爱,由爱生愧,由愧生恨,于是狠狠地辟了自己一耳光。可脸上痛疼未消,她的手已不由自主摸向袋里的手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