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天方夜谭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众人瞅着陈边边和孟皓然小动作不断,便你一言我一语,放肆打趣二人。()孟皓然哪架不住!拖了陈边边便往外溜。待到门口,却不知抬足何往。原来,这天味阁母店为古院落翻新,其三进三层,房廊甚多。若无熟人相引,想在偌大的院落里找到所订包厢,委实不是一件易事。

    冯子赞见状笑道:“哦,差点忘了。”示意优雅女子近前,又不无得意给大家作了介绍。众人这方知道女子叫蓝梅,是神厨的女友兼助理。冯子赞介绍完蓝梅,便要她带孟皓然和陈边边先去包厢。蓝莓冲众人浅浅一笑,正欲去,这边季莹叫了起来:“我也去!”唧唧喳喳啁啁此刻何能少得了主心骨,应声纷纷立起身来。

    陈子昂想你们四个丫头片子好不晓事,人家如此良辰美景竟也敢去打搅!便故意沉脸一喝:“怎么,你们嫌包厢不够亮吗?”四人先是一愣,随即便醒过味来。于是重新缩回沙发,仍旧嘀咕叽喳不断。

    这边蓝梅领着孟皓然和陈边边刚欲上包厢,那边李翼怀里本不安分的粒粒越发不干了,又哼又挠地想下地跟了去。李翼早被粒粒整得焦头烂额,巴不得赶紧放下它,直乐得粒粒雪球般朝陈边边脚下滚去。

    陈边边见粒粒绕了自己的脚直转圈,知它芳心何想,便要孟浩然抱了粒粒。孟皓然爱惜一身鲜亮,面泛难色。陈边边当着众人不便严词呵责,一拉脸道:“抱不抱?”话音未落,但见孟皓然飞快将粒粒抱了起来。众人顿时大笑。

    待门口三人转身,陈子昂一看餐时尚早,想起杜若甫所托要紧事,于是拉了冯子赞在一旁嘀咕。冯子赞见季玉五人形神颇为拘谨,想是自己和陈子昂在旁闹的,便示意陈子昂上办公室谈。陈子昂立悟,就对季玉说,你们在这里玩会儿,我和子赞谈点事就来。

    季玉闻言喜出望外,鸡啄米似地连道好好好——她正想借机好好盘盘季莹四人考得如何,顺便把上次被四人逃掉的训诫课好好补上。季莹一见季玉此般神情,心知不妙,便借口上卫生间欲逃。季玉眼明手快,一把将她薅住按在沙发上。

    眼巴巴瞅了冯子赞引陈子昂出去,季玉飞身关了贵宾室门,令李翼守着。随即一转身,命季莹四人于一边的沙发上齐刷刷坐好,这方走到另一边的沙发拿模拿样坐了。接着便是弹衫掸裙清嗓捋耳发,又顺手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挑了几颗开心果,再剥一颗扔进嘴里,最后身子往后一仰,隔空点了季莹四人,尖声脆嗓道:“按顺序,汇报开始!”季莹等眼瞅着季玉煞有介事做完一切,早忍不住吱吱偷笑,一听这话,顿时爆笑开来。()季玉气急败坏,一声娇喝,“不许笑!”季莹但感末日降临......

    这边办公室,陈子昂屁股刚一沾座,冯子赞便问他求自己何事。陈子昂道你先答应我。冯子赞道你先说我听。陈子昂道我说了你未必肯做。冯子赞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该不该做。陈子昂无奈,便说了。冯子赞暗道怎么这么巧,便问是不是姚秘书所托。陈子昂道正是。冯子赞道你怎么会认识他。陈子昂道不请自来,想躲都来不及。冯子赞道他找你何事。陈子昂故作不悦,道你问这么细干什么。冯子赞莞尔一笑,道也就一时好奇。也不再问,却肃了脸道,我宁愿为乞丐煨鲍鱼,也不给官府炒白菜。陈子昂肃然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要你先答应我。冯子赞嘿嘿笑道,既如此,你还强人所难,想必定有隐情。

    陈子昂想俩人如此纠来缠去何时到头,便要冯子赞发誓。冯子赞便举手发誓。陈子昂这才将自己莫名其妙赚得‘天字一号’及无意发现玉皇山惊天秘密之事一五一十、原原本本、一滴不拉和盘托出。

    冯子赞有如听了天方夜谭,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愣了半晌,方喃喃道:“这么说,姚秘书求我做白菜萝卜,还真不是为了铁面判官或什么别的什么政府要员。”陈子昂道:“要不是事关重大,或许,他早就对你坦诚相告了。”

    冯子赞不无佩服道:“没想到这武岭果真不同凡响:不仅能研究天外来客,而且还很懂得吃。”陈子昂道:“哪是他懂得吃!是他让姚秘书每日送白菜萝卜且不许带荤腥,姚秘书被逼无奈,才想到找你帮忙。”

    一听这话,冯子赞不由肃然起敬,桌子一拍,道:“这白菜萝卜我替武岭做定了!”随即便电话唤来天味阁行政总厨细细一番交待。待行政总厨维诺而去,陈子昂眉开眼笑:“我替杜若甫谢谢你。”冯子赞诧异道:“此话怎讲?”陈子昂便又说了自己托姚秘书暗助杜若甫升副主编之事。冯子赞听罢,连责陈子昂何不早说。陈子昂玩笑道:“你这不成神了嘛,哪还屑凡间如此俗套。”

    “人家瞎叫,你也起哄。”冯子昂故作不悦瞋了陈子昂一眼,“再说——我是那种不要朋友的人吗?”陈子昂想聊了这么久,怕是季玉她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便笑道:“是不是要朋友,待会儿一吃便知。”

    “你看我,差点忘了!”一语撩到冯子赞痒处。他兴奋站起来,摘过架上的厨师蛋糕帽便往头上扣,接着又飞快换上厨师服。待毕,便要奔厨房,刚走两步,却又停住了,回身咬了陈子昂的耳朵道:“告诉我,季玉是不是你女朋友?”陈子昂狡黠一笑,道:“有没有这回事,就指着你今晚这桌菜了!”冯子赞一听大喜,袖子一卷,戏道:“看来,我今晚想留一手都不成了。”说罢便径奔出门。

    此刻,季玉的训诫课已完美落幕。季莹四人表现良好,她很满意。便坐在贵宾室悠哉喝茶嗑瓜子。开心果却没有再吃,嫌果仁太大——季莹提醒她要省着点肚皮,她觉得季莹说得对。

    季莹和唧唧等在将头点出脑震荡前,终于听完了人生最艰难的一课,顿时如获大赦。此际闲来无事,正在贵宾室门口探头探脑。抬眼见冯子赞和陈子昂说笑而来,季莹抢上一步,对冯子赞一嘟嘴:“我要看你烧菜!”“君子远庖厨,况美女耶!”冯子赞冲季莹眨眨眼,步不稍歇。

    蓝梅领着陈边边和孟皓然七弯八拐来到布置好的包厢。刚开门,陈边边便不由“啊”地一声呆住了。

    只见偌大的包厢里,繁花似锦,红烛摇曳。正面墙上,七彩玫瑰镶成的心型图案艳丽无比;霓虹灯组成的“生日快乐!”熠熠闪烁。包间正中红布覆面、杯盏精致的大圆桌上,一只硕大的生日蛋糕在静候着它的主人......

    一切是如此的美轮美奂,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一切是如此的如梦如歌!此刻,陈边边盛开了二十四年的生命之花终于彻底绽放。她粉面含春、美目生辉,精灵般飘进房间,顿时沉醉在芳香四溢的花海里......

    这当会儿,蓝梅轻灵走到包厢一角,开了音响,又悄悄退了出去。优美的旋律随即响起......

    门关了,灯息了。包厢里,甜蜜氤氲着每一个角落,一对痴情人轻盈曼舞。此情此景,摇曳的红烛因羡慕而热泪纵横,美丽的音符因感动而激情飞扬。

    “我是不是在做梦?”良久,陈边边枕在孟皓然肩上,低声呢喃。

    “梦哪有这样美好!”孟皓然柔声道。

    “那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信你咬一口试试。”

    陈边边往孟皓然肩上哇地就是一口。

    “啊!”孟皓然轻吟一声,细问,“是真的吧?”

    “是真的。”陈边边复又把头靠在孟皓然肩上,喃喃自语,“我以前在梦里咬你,每次都空荡荡,哪像刚才满嘴结实。”

    “你干嘛在梦里咬我?”

    “太在乎了。”

    “那也不用咬啊!”

    “咬咬心里踏实。”陈边边又轻轻咬了孟皓然的肩膀两下,道,“就像粒粒,生怕被人抢了肉骨头,每天睡觉都叼在嘴边,醒来就咬几口,不然睡都睡不着。”

    “我是肉骨头?!”

    “不!你是嫩牛排。”陈边边摸摸孟皓然齿痕清晰的肩胛,陶醉道,“陈氏嫩牛排!”

    “那以后脸上卡通就不用贴了。”

    “那怎么行!”陈边边抬眼对孟皓然妩媚一笑,“现在什么东西少得了商标?”

    “今天是不是可以免了?”

    “今天?你是说刚才姗姗来迟?”陈边边眼睛几眨,道,“今天......就免了。但你得告诉我,前几天你为什么音信全无。”

    孟皓然哪敢实言相告!于是编排起来,“前几日神仙给我托了一个梦,说玉皇山顶可以摘到星星。我想摘两颗送给你,于是一连几天上了玉皇山顶,本来想打电话给你,又怕吓得星星不敢露头,便关了手机。就这样眼巴巴地盯着天空瞅了三天三夜,最后好不容易看到有几个星星下来玩耍,便追了过去。可这几个星星精灵古怪,和我捉起了迷藏。没办法,后来只好扯了一块乌云朝它们罩过去,最后总算捉到两颗。”说着,在裤兜里掏鼓一番,摸出了陈子昂送的钻戒。

    钻戒在红烛光焰衬映下,璀璨夺目,无与伦比!陈边边一见不由“哇”地跳了起来,两颗黑宝石般的大眼光芒四射,兴奋叫道,“这就是你摘到的星星?”

    “是啊,漂亮吗?”

    “太漂亮了!”

    “喜欢吗?”

    “太喜欢了!”

    孟皓然含情脉脉抬起陈边边的右手,刚欲替她戴上,包厢的灯亮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