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神龙见首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天味阁果无愧当年乾隆爷御赐招牌,人们午饭尚在喉头徘徊,便见它门口热闹起来。()不过,相较以往,今日这份热闹还是来得略早一些。这全赖季玉、季莹、陈边边及唧唧三人的功劳。

    六人花容月貌,香罗丽绡,玉立街头,美目流盼。既无商伶名媛之酣然作态,亦无明星秀模之骚首弄姿,有的只是娇憨羞怯,楚楚动人。尤是那清雅素淡间偶露的俏皮与稚嫩,更是神韵独具、意趣天成。凡路者皆不忍踞足。

    确也是,神厨未必人人有缘得见,美食则未必人人有力能享,而香艳美景无须半文钱却可尽情欣赏,若眼里识得几分颜色,自然谁也不肯错过。如此流连者多、围观者众,热闹,情理之中;不热闹,奇哉怪也!

    陈子昂和孟皓然早早将车停在了天味阁前的马路对面,却没有下车,而是窝在车里热切观察马路对面。二人甚惜适才修身会所粉饰太平的效果,尤痛昨夜明珠暗投、袒胸露腿致形象大损,所以期待今天来个鲜亮登场、华丽转身。

    直待季玉、陈边边等人在天味阁门口张望多时,且催促电话你方拨罢我登场地联袂而至,他俩这方千呼万唤始出来。可惜没有琵琶可抱,手上却也没有闲着。过天桥时,每人在旁边的花店各买了一大束鲜花捧在怀里。

    季玉、季莹及陈边边六人面对咫尺围观的人众,起先还有些沾沾自喜,可时间一长,便有些熬不住了。正望眼欲穿,眼尖的季莹瞅得天桥上有两团鲜花朝这边飘来,甚是扎眼。搭额细看,认出鲜花后若隐若现的脸,喜得忍不住抬指惊呼:“姐夫!”唧唧喳喳和啁啁亦紧跟着大呼小叫起来。

    “死丫头,叫谁呐!”季玉急得正心中冒烟,见陈子昂终于神龙现身,心中自是喜不自禁。只因陈边边在侧,被季莹等叫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扬手对她们后脑勺飞快各赏一巴掌。

    陈边边应声循着季莹的指头望去,果见两树鲜花后面,孟皓然勾了一青年男子的肩膀,俩人好得像兄弟似地一路有说有笑翩然而来。她不由瞪大了眼睛。昨夜因害怕脸上红斑未退丢了光辉形象,她藏脸任孟皓然抱了一段路便挣脱和季玉藏头遮脸逃回住处。所以也没好好看看陈子昂到底长得如何。()眼下,她自然不可再错过。

    无数次听季玉和孟皓然提起陈子昂,第一次睹其真容,却是在炎炎夏日的一个日末黄昏,在自己二十四岁虚拟生日这一天,在一条车水马龙、人流熙攘的市井街头。面对潇洒站在面前冲自己微笑的男子,陈边边呆了:他,就是陈子昂!风雅俊朗、沉稳大气、满目真诚,俨然一副千年前登幽州台的老陈子昂卓尔不群的洒脱风骨。如此魅力男,仅凭其外表,就足以令所有见到他的妙龄女子神魂颠倒!何况其还是浑身镶满钻石的无价之宝!

    昨夜朦胧一瞥,眼下清晰一睹。陈子昂再晤陈边边,心里也不平静。眼前这位本家小姐身材纤巧、五官精致,冰肤雪肌、清气逼人。此刻身着雪白婚纱,就如童话里的精灵公主一般。和季玉、季莹及唧唧喳喳啁啁比,居然丝毫不落下风!尤其那一对水灵灵、会说话的大眼睛,真让人如同面对汪洋大海。而她那周身洋溢的精灵古怪气质,即便婚纱劲裹,亦难掩其分毫。真乃奇女子也!

    “季玉现在每晚还能呼呼大睡,我真是佩服她的定力!若是换了我,爱上这样的男人,怕是这一辈子也难得睡一个安稳觉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养宠物!”陈边边细细打探陈子昂,心里一时叽咕喧天。肩负闺蜜庄重使命的她,因投入过甚,都忘了被孟皓然何时搀住纤腰。此刻回过神来,才想起该兴师问罪,于是回脸厉声娇喝:“你怎么才来,打了多少电话给你!”

    此际,围观的人群中早有人认出了星星主持孟皓然,于是大呼小叫着要他“亲一个”,于是其他人跟着起哄。孟皓然不得已,只好借了众胆把嘴凑到陈边边腮边。哪知陈边边飞快一闪,直晃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人群顿时哄笑一片。见此情景,陈子昂,季玉、季莹及唧唧喳喳啁啁外加李翼,亦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忽见天味阁门口一阵骚动。随着迎宾小姐“董事长好”的问候声此起彼伏,只见一精瘦、寸头青年男子被一干着装异常讲究得体的年轻男女簇拥着急匆匆奔出门来。一边四下张望,一边还不停地问:“在哪里?在哪里?”一职业经理模样、气质高雅的年轻女子便朝陈子昂一行所站的方向做了个优雅的手势。青年男子忙疾步奔了过去,嘴里高兴连叫:“陈哥,你总算来了!”

    季玉冲手中的花团深吸一口气,正陶醉得紧,抬眼见一着白色对襟大褂、穿黑色直筒裤、脚踩一双圆口黑布鞋、俨然电影里帮会老大模样的精干男子朝这边奔来,嘴里还兀自叫个不停,不由感到有些紧张,扯扯此刻正背对天味阁的陈子昂,悄悄问道:“是不是叫你?”

    陈子昂忙转过身来,未及反应,便已被精瘦男子一把抱住。“陈哥!总算把你盼来了!”精瘦男子搂住陈子昂又蹦又跳。其兴奋与激动如见百世所梦之人。

    “神厨!”“圣手冯!”围观者中不乏高人,认出精瘦男子正是冯子赞,便情不自禁叫了起来。人群随即一阵骚动。人们纷纷前挤,希望能一睹这位在越城名声如雷贯耳、传得神乎其神、小小年纪便把天味阁整得如日中天的冯掌门的庐山真面目。

    也是,成名后的冯子赞平素深居简出,从不抛头露面,更不接受媒体采访,谢绝参与一切社会活动。虽然天味阁是越城各色公益活动的马前卒,可出席这些活动的,不是他的父亲、便是他的副手,他从不去凑这份热闹。所以,越城民众上至豁牙老人、下至稚齿孩童,虽鲜有不知天味阁鼎鼎大名者,却是对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冯掌门知之甚少,更别说认识他了。

    季玉一行这方知道来者为谁,不由人人露出敬畏神色,孟皓然更要去车里拿摄像机,却被陈边边掐住了。冯子赞的一干手下也是一片愕然。冯子赞平时不苟言笑,肃板得令人望而生畏。他们何曾见他如此孩童般开心过!

    “哟,瞧你这身打扮,倒真有几分‘神厨’的味道了。”待冯子赞松了抱,陈子昂拉了他的手上下打探。

    “世人抬爱,受之有愧。不敢当,不敢当!”冯子赞说着向围观的人众谦恭一抱拳。人群里顿时喝彩声不断。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圈子也越围越紧。陈子昂生怕一干女宾被人乘乱揩油,又担心她们站得累了,也不及介绍,便对冯子赞小声道:“是不是该进去了?”

    “你看我这脑髓!”冯子赞一巴掌将光溜的脑门拍得山响,“只顾高兴,倒是怠慢了。”冲季玉一行歉意笑笑,便引了大家急急躲进天味阁贵宾接待室。

    还未落座,冯子赞便拉了陈子昂对立于门前的一帮手下道:“他,我大哥,天味阁的恩人。以后照片没了,但你们要记住这张脸。只要他来天味阁,一定要告诉我!”众人顿时点头如捣蒜。

    “我都变成通缉犯了。”陈子昂好歹也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又做了多年的老板,定力已是非同小可。饶是如此,还是有些架不住,当即闹了个大红脸。情急之下,只好自我幽默一把。

    门外门内顿时哄笑一片。这当会儿,陈子昂拉着冯子赞低语了几句。冯子赞连连点头,随即挥手示意门口众手下散去,独留年轻优雅女子。陈子昂这方将自己一干人等向冯子赞一一作了介绍。

    冯子赞便握了孟皓然的手,指指陈边边玩笑:“以后盯着她就行了,可不要盯着我!”众人哄笑。冯子赞便又扫视季玉季莹及唧唧喳喳啁啁一番,然后对陈子昂挤眼诡笑:“我知道你为什么上天味阁了。”陈子昂自然清楚他何意,于是笑问:“这道菜你做得出来吗?”冯子赞摇头叹道:“天地造化,鬼斧神工。凡夫俗厨,自是不能!”

    “什么菜,这么讲究?”季莹及唧唧喳喳啁啁忍不住好奇,傻傻地问冯子赞。冯子赞摸着寸头笑而不答。季莹等人又把探寻的目光扭向陈子昂。陈子昂冲她微微一笑,亦不作答,只是拍着冯子赞的肩膀乐道:“这世上总还有你做不了的菜肴,真是值得庆幸!”冯子赞会心笑道:“小弟之技,乐人口腹尚可;想要摄人心神,自是万万不能!”

    “他俩人打什么哑谜?”季莹忍不住悄声季玉。季玉早明白陈子昂和冯子昂在拿她们开玩笑,便狠狠地掐了季莹一把。季莹顿时明白,忙和三个小姐妹凑头小声唧唧歪歪,但闻窃笑一片。

    一旁的陈边边亦明白何意,便使劲掐了孟皓然悄声道:“你是不是也把我当一道菜?”孟皓然痛苦矮了身子悄声道:“苍天可见!我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陈边边心里甜丝丝的,却故作懊恼,“连菜都不如!让你把我当棒冰!”说着一把狠狠朝孟皓然腰际拧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