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刺青界奇葩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从公安局出来后不久,刘参谋又悠哉游哉逛进了一家刺青店里。()

    刺青店的老板叫阿蕊,是宏宇钢构薛仁建的小姨子。阿蕊不仅长得水灵,一身刺青手艺更是出神入化,远近驰名。

    谁也不知道美院毕业、擅工笔(尤喜画动物)的阿蕊是如何迷上刺青这玩意的。这点,就连阿蕊自己也稀里糊涂。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对刺青工艺的孜孜以求和深刻研究。自阿蕊迷上刺青之日起,中国未来可能少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工笔画家,却是多了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刺青高手。至少,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阿蕊有这种潜质——于今,年若朝露且盛名远播的她,在省内业界已然没有对手了!

    一个人但凡专注且执着于某件事情,日久天长,则必然会结出硕果。阿蕊也不例外。刺青店开张五年来,她和她的徒弟们就已经让地球上150多万种动物中的数万种在青城周边纹身爱好者身上浴火重生。而她的奋斗目标则是,让地球上所有现存的、已逝的、或将来有可能新发现的动物,悉数在喜爱它的人的肌肤上找到安乐窝。

    虽然这个目标看起来路漫漫兮其修远,可阿蕊并不气馁。因为她的刺青店生意奇好。尤其是有青城周边那些得到阿蕊亲手刺青后欢天喜得四处炫耀的青皮混混们充当她店里的活广告,阿蕊压根儿不愁自己的宏伟目标不能实现。

    不过,前年远离青城数百里之遥的虞城发生了一起令人忍俊不禁的案子,让阿蕊的奋斗目标实现起来一下子难度大增——她的刺青店一夜之间失去了青皮混混这支客源生力军。阿蕊也是过来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虞城警方登门向她致谢并颁给她奖金和牌匾,才明白为何青皮混混们会突然从她店里销声匿迹的。这让阿蕊遗憾之余,又颇感欣慰——

    原来,虞城金楼劫案发生后,惊魂未定的店员给飞速赶来的警方提供了明确的线索:一个劫匪手腕趴了个蜘蛛,一个劫匪臂上团了个臭鼬。()如此栩栩如生的纹身,本省唯有青城的阿蕊能够绘出来。这点,省内各地警方早已通过线人私底下取得惊人共识。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虞城警方将劫匪的纹身特征在网上和电视上发布还不到一分钟,便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更搞笑的是,还未等虞城警方的抓捕方案落实,局长就接到下面派出所的来电,两个劫匪扛着满满一袋黄金首饰跑到他们那里自首了!而此刻,距案发才刚过去一小时零八分!

    却道为何?原来,两劫匪满载而归后,还没来得及击掌相庆,其中一个经验颇为丰富的老手便打开临时窝点的电视,想看看虞城警方有什么反应。结果不看则已,一看就立马傻眼了:他和同伙的大名和照片已经荣登电视能收到的省里的所有频道!是他们过去引以为傲的纹身出卖了他们!两劫匪盯着两袋金光闪闪、来之不易的战果痛心疾首、捶胸顿足一通后,决心下得异常迅速而坚定:都成了秃子头上的虱子,还躲什么躲!投案自首得了!

    后来,两劫匪在狱中对此次行动之所以完败作了认真地总结,并托人把总结的宝贵心得带给外面的同道中人:有阿蕊纹身者当自重!阿蕊纹身在显眼处者,尤须在夏天有所收敛!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也得穿上长袖或戴上手套!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得到同辈在笼子里发出的血泪忠告,那些曾因身上拥有阿蕊的刺青而在圈里倍感脸上有光的青皮混混们便郁闷异常:当初只顾图刺激,怎么就忘了咱们以后还得干大事?!这每人手上、膀上趴着个活蹦乱跳、刮也刮不掉的臭虫跳蚤,可不是愁干了大事别人认不出你、找不着你吗?!

    不过郁闷归郁闷,同行用自由换来的深切教训还是具有相当的警示作用。那些身上有阿蕊纹身的混混们,便因此无数次按捺住了蠢蠢欲动的心;有一些甚至将自己蓄谋已久、行将实施的“致富”计划临时取消或搁浅。至于那些早已预约、并曾对阿蕊纹身翘首以盼的混混们,为了以后能“宏图大展”,自是打死也不敢让阿蕊替他们纹身了。

    说了你也许不信,自此案发生后,青城及周边几个城市的发案率、尤其是夏天的发案率,和往年比竟是大减。这点,一般人或许没有感觉,但青城公安局霍局长却感觉异常深刻。以往,一到夏天他便忙得不可开交,可这两年夏天他却经常窝在办公室轻松抹汗,甚是悠闲。

    起初霍局长以为这都是他紧抓严打的治安策略起来效果,后来偶尔听线人说起,才知道原来这里面还有阿蕊一份功劳。为此,霍局长还特意去刺青店慰问了阿蕊,并问阿蕊需要他帮什么忙。阿蕊见霍局长的左脸有一颗带毛的痣,一时技痒难忍,就指着笑了:要不就让我在这儿纹一个刺猬,这样连刺也省了。气得霍局长痔疮发作,一连鸭步了好几天。

    阿蕊做梦也没有自己的刺青还有以儆效尤、预防犯罪的疗效。她一度甚至非常后悔自己没能早在过去的男友身上也纹上一只独角兽什么的,这样,她开古董店的男友或许也就不会身陷囹圄了——这家伙一时财迷心窍,伙同两个手下盗挖了青城一现代大儒的祖坟,结果什么也没有掘到,倒把自己掘进了监狱里。

    不过,随之阿蕊便又感到庆幸:好在没有在男友身上刺上独角兽,不然自己怎么会了解他的真面目?一个动不动就敢挖别人祖坟的人,以后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对男友要求如同自己针下刺青一样完美无缺的阿蕊,自然不会、也不能把自己的终身幸福托付给一个盗墓者。于是在目送男友走进高墙大院的最后一刻,顺手把自己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丝美好或痛苦的记忆也一股脑儿扔了进去。

    和一段糟糕的恋情作果敢的诀别后,阿蕊的情感天地一时荒芜不堪。于是,沉睡在她心灵深处的“独身主义”种子便悄然苏醒并开始借势疯长。好在此时一个有望成为拓荒者的人及时出现,不然,阿蕊葳蕤的生命之花或许有一日真会在碧绿连天的“独身主义”芳草丛中黯然凋零。

    这个有望成为拓荒者的人就是刘参谋!

    阿蕊第一眼见到刘参谋,是在姐夫薛仁建特意为她安排的饭局上。只是一眼,而且是极不经意的一眼,熊熊燃起的情感之火便把阿蕊心地那块长势颇为喜人的“独身主义”荒草燎得一干二净!

    在阿蕊看来,飘洒潇逸的刘参谋无疑是一匹天马,而且是一匹多年来她潜心徜徉和流连于动物王国里也从未见识过的毛色纯正的天马!于是自认识刘参谋的第一天起,阿蕊便开始在自己的情感天地里一日不辍、挥汗如雨地辛勤耕耘,希望能早日培育出一棵参天大树,把刘参谋这匹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甚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天马牢牢拴住。

    思虑倾于一隅,便难免有所偏废。有一阵,阿蕊都几乎忘了还要替地球上一百四十多万种动物在人体上寻找理想家园这一伟大的理想;相思病患得最厉害的时候,她甚至一连月余不曾拾起刺青用的金针!尽管后来经过深刻反省和严肃自我批评后,阿蕊依然昂首阔步朝自己既定的伟大目标迈进,可眼前老是有刘参谋晃来晃去的身影,脚下便难免会有磕绊。有一次替客人纹身的时候,她纹着纹着便走神了,结果把客人要的喜鹊纹成了乌鸦。好在客人是个厌世主义者,觉得如今天下乌鸦一般黑,自己当个喜鹊也没什么意思,便敲了阿蕊两万块钱,扛着展翅欲飞的乌鸦逍遥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