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夜正年轻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天色虽晚,夜正年轻。()是夜注定不凡。

    就在铁面判官兴匆匆“滚”回市府开始夜披的时候,其治下三个极具友爱精神且一向奉公守法的臣民正于喧嚣而肥腻的夜色中亲身历验其经年夜披春风化雨给越城捎来的歌舞升平;而距市府仅两个街区的另一高楼12.5层一间雅致的办公室里,其治下另一个出类拔萃且极具爱心的臣民,也正于清雅与幽谧的光影中惬意消磨其经年夜披润物无声给他捎来的闲散富贵。

    季玉和陈边边抱了粒粒、揣了侥幸来到凯撒皇宫,果然被拒之门外。显然,在门童眼里,饭碗和规矩远比转瞬即逝的一眼艳福来得实在和更具震慑力。

    季玉不堪陈边边脸上失望之花盛开,便叫门童唤查理。门童说,查理回国了。季玉说,他前几天还在。门童说,他中午还在。季玉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他。门童说,那你把他家的电话告诉我。季玉晕翻,深恨查理走时也不跟自己打个招呼,拖了陈边边甩头就走。陈边边问,上哪?季玉哼哼,去别的地方。陈边边不舍:粒粒祖籍法国,我想让它感受一下家乡的风情。季玉气:记得上次吃披萨时,你说粒粒是意大利血统。陈边边急:忘了告诉你,它爷爷奶奶后来移民了!

    二人唧唧呱呱上车,令李翼速投他处。好在来的路上三人未雨绸缪早已圈定一二三号备选餐所,所以也不愁一顿像样的生日晚宴没有去处。于是饥肠辘辘的李翼驱车载了同样辘辘饥肠的季玉、陈边边及今夜当仁不让的主角——粒粒,于越城灯红酒绿的大街小巷乘风破浪,直奔一号备选餐馆。

    及至,季玉和陈边边舍了粒粒钻出车外,丽影香风直飘吧台。接待小姐颇为热情,忙趋前以问。二人便如此这般说了。接待小姐不知是不舍到嘴的客人还是被二人对宠物的一腔爱心所感动,忙与周旋。未几,过来报,语气尤是欢欣:“我们分店刚空出一个包厢!”二人大喜:“那太好了!”小姐眼神不忍:“就是路有点远。”有车代步,何劳远袭!二人相视巧笑:“没关系,我们有车。”小姐轻盈一笑:“看你们也不像没车的。”二人心甚受用,问:“分店在哪?”小姐吐字如钉:“郦城。”二人眼眶迸裂:“郦城?!郦城距此三百公里!”小姐语气轻松:“开得快,两小时足矣。”二人气得玉鼻生烟:“你干嘛不说你们的分店在火星上!”小姐惊奇万分:“哇!你和我们老总想到一块去了!”

    语出惊人者,非愚既狡,常人不可与之争!季玉和陈边边无心恋战,兼之腹内饥馑,赶紧落荒而逃。()

    一行马不停蹄赶到第二家。二人摇曳生风奔进大堂,见候餐者众,心知不妙。四处窥望,瞥见大堂一角一领班模样型男正冲对讲机发号施令,心里希望陡升,于是曼腰妙步闪了过去。香风微醺,型男扭头,见眼前仙影迭迭、神霓飘飘,只当做梦;待闻二人莺啼燕鸣说明来意,方醒过神来。这才发现俩人脸上,一个梅骨三朵映雪傲,一个桃蕾数重迎春骄,还当她们故意化妆若此,不由暗叹其巧思妙笔,神韵天成。想型男见多识广、阅人无数,却也不曾睹过如此别出心裁的美女,心里倍觉新鲜之余,尤生不舍之意,于是道了声“请稍等”便闪身堂内。季玉和陈边边心下窃喜,舞拳暗庆。半晌,型男出,见二人盼颜殷殷,哪忍拒之门外!便道:“站着吃行吗?”二人满怀希望化为泡影,顿时恼得玉面成灰:“嘁!你见过我俩这么漂亮的叫花子吗?”未及型男反应,便遑遑而遁。

    李翼见二人狼奔豕突掠出门来,情知不妙,早已动车以待。于是三人振作精神直奔第三家。

    眼看就要到了,未料车子被堵百米开外寸步难行。却道为何?原来这家饭店临街而业,车位稀缺。此际正值晚宴高峰,但见店前豪车夹道,壅塞不堪,苍蝇逐臭般纷至沓来的食客,就差没把车停到了马路中央!

    一见此景,三人心里顿时凉透。季玉意欲他往。陈边边道,百步之遥,何妨一探。季玉想想也是,便命李翼车不熄火,偏道等候,自己则携陈边边弃车代步,于车隙人缝间偏身蛇行,直趋店内。

    接待为一职业美妇。其于业内淬火多年,早已练就火眼金睛。一见二人目光游离,满面菜色,便知是饥不择店者。也不待二人开口,便笑,“你们的鞋跟再细一点就好了。”二人大惑,“为何?”美妇笑得更加灿烂,“这样至少我能替你们在店里找块立锥之地。”二人恼极而笑,“我订明年今晚的包厢行不行?”“行是行,不过......你们得有心理准备。”“什么意思?”“你们排得比较靠后。”“怎么个后法?”“你们前面有一千九百零八位。”“你们一共多少包厢?”“五十八个。”“那不等于没订吗?!”“可不!我这不怕你们失望嘛。”“这么说你还很有爱心。”“哇,小小年纪看人真准!”美妇闻言满心欢悦,“要不,我上厨房替你们拿几只鸡爪先垫垫?”陈边边肃问,“你养宠物吗?”美妇眼漾柔情,“养。”陈边边一口鼻息差点将美妇喷倒,“那你拿家喂宠物吧!”说完拖了季玉就跑。美妇一腔好意未能满足,似乎分外不甘,撵出门外冲俩人悄声道:“忘了告诉你们,我老公从不吃隔夜鸡爪!”

    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好的吃饭地方!

    一连被四家高级餐馆拒之门外,陈边边和季玉本来有些气馁的,未料美妇一席言辞反而激起二人的斗志。待风风火火蛰进车里,二人立马搬出厚厚的《越城饮食大全》潜心研究起来。其间二人虚怀若谷,没忘顺便听取一下李翼的个人建议——尽管一条也没有采纳。又时不时特地征求一下今晚宴会当仁不让的主角——粒粒的意见。粒粒早已饿得气息奄奄,只顾埋头闭目养神,对二人的问询不理不睬。二人也不介意,权当它默认。最后,二人于越城“餐饮百佳”中遴选出四十八家,拿口红逐一圈了折好页码递给李翼,浩气凛然道:“从现在开始,咱们车不熄火,人不歇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大全》因折叠太多,卷得像马桶刷子。李翼见了大皱其眉:“就不知到时我还有没有力气踩油门。”二人娇叱:“你干嘛不说到时候还有没有力气咬牛排?!”李翼不敢再吱声,脚下一紧,驱了“黑甲虫”立刻爬上漫漫寻餐征程......

    自和季玉有了“早晚一面”的心灵契约,陈子昂便于夜幕降临时学会等待。

    这是一场没有对白的独角戏,颇费心神且注定无人喝彩。一杯茶,一根烟,一个在沙发上挪来挪去的屁股,一双心不在焉四处游荡却分明有所期翼的眼神,一对为及时捕捉门外鞋跟声响而无时无刻不支着的耳朵,外加一颗驿动的心——一连十来天,这些鲜活元素酿就的情景剧无一日不在凯瑞大厦12.5楼一间雅致的办公室上演。其主角玉树临风、家资巨万,了无演戏以贴家用之需,表现却是十二万分的专注和投入。

    当然,付出了辛勤,汇报也必然丰硕。余者不论,至少,这幕毫无苦情色彩的等待情景剧每次都能在一个叫“季玉”的仙女翩然而至中完美落幕。仅此一点,便足以支撑他把这无言的独角戏义无反顾、兢兢业业、持之以恒演下去。

    而实际上,他也是这么想的。他甚至以为,他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他此前所有的个人奋斗,归根结底,都是为了恭候这一神圣时刻的到来。而现在,这一时刻如愿而至,他自觉没有理由不倍加珍惜。

    当然,我们的主角绝非一个固步自封、安于现状之辈。他得陇望蜀,他志存高远。他在自己的独角戏刚开锣的那一刻,就在梦想并酝酿着有朝一日能将独角戏改编成“二人转”。而且,“二人转”的女主角他也笃定好了——非那个叫“季玉”的仙女莫属!他自信湘域花鼓和越剧浅唱南腔北调的完美碰撞,定能绽出绚丽的火花。

    都说“二人转”是东北人的专利,他对此向来呲之以鼻:人类自有了两情相悦,“二人转”便应运而生,不分地域、不分国度,不分过去、也不分未来,年年唱、日日唱、时时唱——东北人的专利?简直是笑话!而且,他也觉得现今人们口中约定俗成、有所专指的“二人转”于台上吹捧逗哏、打情骂俏,既嫌庸俗,亦显肤浅,更囿于狭隘。

    他以为,真正的“二人转”,当是心与心的相互吸引。它深植于生活,更普存于天地之间。其亘古不变、永恒上演,就像地球绕着太阳转,月亮绕着地球转。当然,既然认识升华到如此层次,他免不了要为自己和那个“季玉”谁是太阳、谁是地球或月亮颇费一番思量。在眉头拧出的疙瘩足可点缀一件仿生鳄鱼衣后,他作出了光彩照人的决断:季玉永远是太阳,自己暂时当月亮;以后若信心膨胀,姑且挑个地球干干!

    不过,“月亮”先生最近几天身体有点凉。原因很简单,因为“太阳”没有如期照耀。好在“太阳”似颇能体谅他的感受,每日早晚必自遥远的地方射来一束“黑子”以告不能前来的理由——当然是稀奇古怪的,这让他心里多少感到一丝温暖。此外,他已驾轻就熟的独角戏也并没有因“太阳”的几次爽约而有所偏废。相反,他愈发的执著与醉心。因为“太阳”偶发的精怪心思和出没无常预示着其未来行为之不可预判,已有的心灵契约极有可能演绎成一段心灵苦旅——他尤觉有必要提升自己的等待功力。而不觉间助他完成这种修炼的,便是于越城芸芸众生中颇有几分亮度的星星主持孟皓然——这几天,他每晚必来向“月亮”先生汇报勘探队的所见所闻;而今天上午,则更是和“月亮”先生豪言相约:今晚,不见不散!

    “月亮”先生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偶尔找个等候替补,自己的独角戏竟于今晚迎来小小的高氵朝。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