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何来独食之有!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一番闹罢,陈边边揽了季玉歪在床上开始叽叽咕咕商量今晚怎么给自己和粒粒过生日。季玉方案提了一箩筐,陈边边不是摇头说这不行,就是撅嘴说那不妥。

    季玉没辙,便道:“要不,我请你吃法式大餐。”

    陈边边只当季玉开玩笑,没好气道:“你是不是想存心馋死我?”

    季玉变戏法似地从枕头下摸出陈子昂送她的那张凯撒皇宫的白金卡,在陈边边眼前得意地晃了晃,“请看!”

    陈边边夺过一看,可不是凯撒皇宫的白金卡!作为老总助理,她当然知道这种卡价值不菲。不消说,这定是陈子昂送的,而且看情形还不止一天两天了!

    “你这没良心的!是不是一人吃腻了才想起我来?”陈边边不由分说掀翻季玉骑了,抡起双手泼辣辣扇了起来。

    “天地良心,这些天我哪天不和你一块吃晚饭!”季玉告饶道。

    “中午呢?”陈边边手里的动作越发来劲。

    “中午每天在驾校吃盒饭,李翼作证!要不你现在问他!”季玉赌咒发誓。

    “问他!还不如不问,他还不和你穿一条裤子!”陈边边哪里肯信!

    “这卡上有号码有电话,要不你马上问问可曾消费过?”

    陈边边马上住了手,一撩腿跨下季玉,拿起白金卡一细瞧,果见有卡号有电话。忙从季玉包里翻出手机,刚yu拨,却又扔了。

    季玉连催,“打啊,干嘛不打?”

    “我宁可信你。”陈边边气嘟嘟道。她心中的信任之树平日里枝繁叶茂,换季很快,但绿色葱茏、经年不落的树叶通共也就两片,一片是孟浩然,一片是季玉。眼瞅着孟皓然这片现在摇摇yu坠,她可不想季玉这片也掉了。

    季玉听了心里舒坦,搂了陈边边说,“要不是这卡太过贵重,我早带你上凯撒皇宫刷光它了。”

    “这卡多少钱一张?”

    “三十万。”

    “哇!”陈边边盯着手里的白金卡,眼都直了,“这陈子昂为了讨好你,可真是舍得下本钱。”忙问这卡怎么回事。

    季玉一五一十、絮絮叨叨说完,巴巴地瞅了陈边边,“我心里一直忐忑。你说,我要不要还给他?”

    “这个......”陈边边想了想说,“情至真处,物轻于鴻——你自个掂量吧。”

    “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想哪天完璧归赵。”季玉眼神痴痴,如同呓语。想起自认识以来陈子昂对她所做的点点滴滴,瞒也罢、骗也罢、哄也罢,心里一份怨囿难替万分感动:他已经做得够多了!

    “要我是陈子昂,把命给你都值,还一张白金卡!”陈边边皱鼻哼哼。

    肥肥也这么说过!季玉芳心大悦,嗟道:“真的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粘着你住吗?”

    “为什么?”

    “饿的时候看你一眼就饱了,多省钱!”

    “要不,你抱着粒粒盯着我看一小时,这样,我们凯撒皇宫也不用去了。”闺蜜的赞誉了无新意,纯属陈词滥调,可季玉听了心里还是感到异常舒坦。

    “怎么,你还真想把卡还给陈子昂啊?”陈边边嗔道。

    “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季玉幽幽叹息。

    “你弄错了!”陈边边哂笑,“人家昆德拉所说的‘轻’,是指生命中某些不经意的时刻或小事令人难忘。”

    “他送我卡的时候,也是毫不经意。”季玉手托香腮,陷于迷醉。

    “那还不是因为他钱太多!”陈边边拧拧季玉的脸蛋,弹了白金卡啧啧叹道,“如此美味的苹果不咬一口尝尝,岂不可惜!”

    “咬上一口可就残了——残了还怎么还人家?”季玉忽感莫名心痛。

    “你傻啊?”陈边边捂嘴窃笑,“眼下不正流行送人缺口苹果吗?”

    巧言令色!季玉岂不知陈边边所说缺口苹果是什么,含笑瞪了她半天,故意问:“要不,叫来孟皓然,让他也来咬咬这美味苹果?”

    “不许提他!”

    陈边边忿然大叫,一扭身跳下床来。接着洗脸刷牙描眉涂眼宽衣解带换裙子,客厅卧室卫生间窜进窜出,忙得陀螺似地。季玉早已穿戴整齐,闲着无事,便悠哉游哉开了电视看。陈边边见她如此清闲,心里分外不甘,时不时高一声低一声唤她拿东递西。季玉不堪其烦,便索性亦步亦趋跟了陈边边,俨然贴身丫鬟。

    陈边边一边忙着对自己周身上下修枝剪叶,一边还不忘顺便拾掇一下季玉:季玉啊,你这保姆当得不称职啊!陈子昂送你白金卡,这是何等大事,你怎么能一直瞒着我!要不是今天我和粒粒伟大的诞辰你好歹得朝贡点像样的礼物,我看你还不想告诉我!念你现在请我和粒粒吃法式大餐孝心可嘉,我就既往不咎了,但我还是要严正地告诉你——你功不掩过,你罪莫大焉!你以后得痛改前非,多向我学习!你看我,什么事瞒过你,什么好处不想着你!像上次,孟皓然送礼粒粒俩双凉鞋,我还没忘问你要不要穿;一次孟皓然送我对“美瞳”,我还分给你半片;还有,上次孟皓然送我一支鸡眼膏,我问过你多少次要不要涂......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心里有你、我心里时时念着你!你倒好,白金卡一瞒我就是十多天!你说,你还有多少秘密没有告诉我?

    一大堆呢!季玉心里得意哼哼,嘴里却笑:凉鞋我是想穿的,可惜盛不下一只大脚趾;半片“美瞳”我是想戴的,可惜不是独眼凤;还有,那鸡眼膏我也想涂,就不知这辈子有没有生鸡眼的福分!陈边边听罢大笑:看来,我以后得给你穿小鞋!

    说笑间,二人收拾清爽。刚待出门,季玉止步不安:“我觉得还是应该叫上孟皓然。”

    “你是说应该叫上陈子昂吧。”陈边边哂笑。

    “狼心狗肺!”被闺蜜一语洞悉幽思,季玉不觉狼狈,啐了一口,又道,“不过,我总觉得有点吃独食之嫌。”

    “心里既不想他,何来独食之有!”陈边边义正词严。

    “你不想孟皓然吗?”季玉奋起反击。

    “至少今晚不想。”陈边边心里相思如海,嘴里却故作淡定。

    言不由衷!季玉忍不住吱吱笑了起来,故意道,“那我就放心了!”

    “此话怎讲?”陈边边欠身忙问。

    “品美味当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方能领略其妙处。否则,再好的珍馐佳肴吃到嘴里亦不过尔尔。”季玉一副美食家的口吻。

    陈边边觉得这话颇有道理,犹豫了一下,道:“要不,就打个电话给孟皓然?”

    “你不是说今晚不想孟浩然吗?”

    “谁叫你老提他!”陈边边嘿嘿道,“你要不提他我早忘了。”

    “这么说,还是我惹得你月夜起相思了。”

    “今晚多云,没有月亮。”陈边边恬脸笑道,“责任完全在你。”

    季玉咬牙恨恨地瞪了陈边边一眼,从包里摸出手机,刚yu拨,却又停了。道,“要不,我们改天再给粒粒过生日?”

    “生日就是生日,怎么能改!”陈边边瞪眼如井,就差没把季玉吞了。

    “你现在不就改了自己的生日吗?”

    “那是因为我得粒粒如获重生!”

    “这么说,你以后的生日就与粒粒一块过了。”

    “那哪行!”陈边边道,“一个现实生日,一个虚拟生日,两个都得过!”

    “这么说,我以后还得替你准备两份生日礼物。”

    “不,是三份!”陈边边得意洋洋,“还有粒粒。”

    “你抢劫啊?”

    “以前没想过,现在倒真有点想抢了。”

    “为什么?”

    “随便收到一份礼物就价值三十万,谁见了不眼红!”陈边边吃吃猛笑。

    “我今晚就把你撑死!”季玉心里甜丝丝,嘴里却恨意绵绵。

    斗嘴在季玉象征投降的语调中偃旗息鼓。在巧舌如簧的陈边边面前,她已经习惯做一个彻底的失败者。因为陈边边对她早有评介:一流美人,二流保姆,三流辩才。

    其实,季玉从不以为这一评介对自己是恰如其分的,却从不予反驳。因为她在对妹妹数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中,不小心悟出一点心得:在至亲挚友面前,扮演弱者意味着能博取更多的照顾与关爱。而她,又偏偏希望这点心得能在陈边边面前得到某种印证。

    不过,现实往往不尽人愿,季玉最终未能得到陈边边的照顾,反倒沦为其保姆,而且奋斗多年这保姆的级别也未能提高一个层次。现在,有时候被陈边边使唤得累了,她不得不想,或许,自己上辈子欠陈边边的。

    季玉再次抄起手机,陈边边一旁无限期待地看着,心境因斗嘴取得全面胜利而倍感美妙。不过,这分美妙于她心底也就仅仅持续数秒而已。旋即,她便明白季玉刚才说改天给粒粒过生日的言外之意。于是,就在季玉粲然一笑、头发一甩yu将手机贴向耳朵的刹那间,慌忙道:“等等!”

    “干嘛?”季玉骤然抬头。

    “我看这电话还是别打了。”陈边边语气悻悻。

    “打,干嘛不打!”季玉又要拨电话。

    陈边边一把夺过季玉的手机,接着抬指戳了她脸上三点小红斑,狐疑道,“这!这!这!——你真敢见陈子昂?”

    “你桃花满面尚且不怕,我梅花三弄有何惧哉!”季玉笑道。

    “哼,就知道你居心叵测。”陈边边严肃道。

    “说我听听!”季玉恼得笑起来。

    陈边边道:“你想,我好歹也是第一次见陈子昂。他过后一定会跟你说:‘季玉呀,你那闺蜜脸上这副样子也敢出来见人,素质一定不敢恭维。你以后要离她远点!’”说罢,按住季玉,恶狠狠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有去我之心?”

    “我叫你一声奶奶行不行?”面对陈边边的不可理喻,季玉唯有祈求上苍拯救。

    这段小插曲最终以季玉赌咒发誓说有朝一日出嫁也捎上陈边边而画上休止符。陈边边眉开眼笑——季玉前几天对她说过,今生非陈子昂不嫁;自此富贵保姆小康主人,她没有理由不心花怒放。

    接着,二人开始严肃探讨是不是该让孟皓然和陈子昂参加今晚粒粒的生日晚宴。过程艰辛而曲折:二人先是意见统一,偏又举棋不定;接着是意见摇摆,却又各执一词;继之是意见相左,直至争执不休。其间,又有数次因话里话外牵出宵小琐事而闲扯开去,多亏有探讨会的编外主持——粒粒适时的狂吠提醒,才不至于离题万里。最后,二人觉得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拧紧各自散乱的心弦微微弹奏,顿闻和谐之音。二人欣喜若狂,赶紧凝神静气齐心耦合,竟生强大共鸣:思念固然痛苦,形象弥足珍贵;恋爱中的女人,其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精心维护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保姆和她的主人谁也没有料到,一顿四足宠物的生日晚宴竟能引发她们对女人生命意义的庄重思索,且一不小心便撞出如此炫丽的思想火花。俩人唏嘘之余,不免为各自的兰心慧质着实陶醉与激动了一把。

    有了强大的信念支撑,决定就简便多了!二人很快达成一致:今晚四人(外加李翼和粒粒)先吃一桌,改天脸上红斑褪尽后邀上各自心目中的“他”,四人再吃一桌;另外,为了免于宴至酣处被人“sao扰”——当然,也是为了惩戒陈子昂和孟皓然最近几天对她们的漠视——从现在起,关了手机!

    而且,陈边边为了表达对季玉于自己“不抛弃不放弃”保姆情结的由衷感怀——当然,这也是为了兑现季玉从苏二妹林场回来后的第二天早上自己许下的庄重承诺——她向季玉发誓,吃第二桌的时候,一定找机会偷偷逼问陈子昂对她的真实想法。季玉喜不自禁,建议她最好饭前问。陈边边问为什么。季玉羞道,听说男人酒后没有一句真话。

    随后,二人欢天喜地抱了粒粒下楼。李翼正望眼yu穿,见面便问:“上哪?”“凯撒皇宫,法式大餐!”陈边边嘴里铃声琅琅。

    李翼只当她开玩笑,哪里肯信,便问季玉。季玉唬脸对他道:“你不想换换牛排的口味吗,赶紧开车!”

    这么说是真的!李翼大喜过望,发动车子便要上路。偏巧这时粒粒呜呜叫了一声,似是饿了。他便不经意问了一句,“粒粒也去吃法式大餐?”

    季玉闻言猛醒,不由大叫:“完了,狗狗肯定进不了凯撒皇宫!”

    一听这话,李翼后悔不迭,心里猛扇了自己一万个大巴掌......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