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六章 痛且快乐着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乘此间歇,孟皓然赶紧向陈子昂悄声说了石头之事。陈子昂先是怔得半晌无语,接着便窃笑起来。孟皓然莫名其妙,悄问他何故发笑。陈子昂细道:“那石头到手有望。”孟皓然正待问他有何妙计,见姨夫晃了过来,赶紧歇了嘴。

    “你们嘀咕什么哪?”王昌临于室内踱了一圈,悠悠地仰回沙发。“子昂问我你喜欢什么形制的紫砂壶,明ri好让大师替你赶制。”孟皓然遮掩道。“也没有什么喜好,让大师捏几个棒棒糖即可。”王昌临若无其事嘿嘿道。孟皓然闻言惊诧莫名,作恍然大悟状:“我说孙悟满怎么升你做副总。”王昌临脸se欣喜,忙问为什么。孟皓然道:“你们俩人行事有共同的风格。”王昌临问什么风格。孟皓然道:“荒诞。”

    “你小子知道个屁!”王昌临抽出口里的棒棒糖笑着朝孟皓然头上敲去,“医生说我血糖高,建议我以后少吃点糖,我不要找个替代品叼在嘴里吗?”旋即便觉此举有失体统,忙叼回棒棒糖对陈子昂笑道:“你看我,都误把你这儿当家了。”陈子昂笑道:“只是小室寒碜,不及贵司豪华之万一。”

    “和你这里一比,我那里倒是显得俗气了!”王昌临大发感慨,“你看你这里:窗明几净,有书有茶,简而不陋,一眼望去如沐chun风,真是让人羡慕。”想到自己时时受孙悟满的掣肘,纵千里之外亦清闲不能,不由怅然叹息,“更重要的是,你在这里能随心所以。哪像我......”言及于此,似觉不妥,便不说了。

    陈子昂知他有感而发,也不便细问,一语双关道:“孙总远在青城,鞭长莫策;您在越城一人独大,不也一样随心所yu。”

    “哎,真要这样就好了。”王昌临长叹一口气,“现在好歹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恐怕以后不光是要闻其声,还得天天见其人了。”

    孙悟满果然要“迁都”越城!陈子昂心里不由一动。此前在电话里,他曾多次想坐实孟皓然的话,可王昌临总是三缄其口,令他好不失望。他知道孙悟满如此大动干戈定是冲自己而来,亦知王昌临此行的目的还是急yu替自己装修“天字一号”。他实在好奇孙悟满为什么如此一天紧似一天地盼着自己住进“天字一号”,便像以往电话里那样再探王昌临的口风。

    王昌临心知孙悟满此举与治脚痛有关,却也一直参不透其中的关节;再说这也干系到他能否早ri正常穿鞋走路的大事;何况还有孙悟满叫他千万保密的一再交待。于是老调重弹,一问三不知。

    陈子昂便笑:“孙总如此厚待,真是令小可感激不尽。只是如果不说出让人信服的理由,我是断不敢领这份情的。”

    “非常人行非常事。”王昌临三分假七分真、一脸苦相地调侃,“我们这位孙先生向来行事乖张,谁也弄不清他心里打什么算盘。我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早就告诉你了,又何苦天天缠着要替你装修‘天字一号’——你当被人拒绝的滋味那么好受啊?”

    既如此,陈子昂也只能打消探出点什么的念头。见王昌临今天穿得甚为鲜亮,一双皮鞋更是蹭光瓦亮,便又好奇心起,“孙总的脚痛是不是有了好转?”

    “哪里!我倒真是希望他早一点痊愈。”王昌临苦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道,“再这样下去,怕是有一天真要变成瘸子了。”

    “那你今天......”陈子昂指指王昌临的此前一直光着的右脚。

    “我们内部有不成文的规定:办公室内光一只脚,外出办事可以穿鞋。”王昌临说着忍不笑了起来,“所以现在上班时,办公室基本见不到什么人。”

    “那你还笑得出来?”陈子昂不解道。

    “我当然笑得出来!”王昌临说这话时理直气壮,一点不似幸灾乐祸。陈子昂越发不解,问:“为什么?”

    “你不知道——”孟皓然忙替姨夫解释,“原来金鼎没有这个规定时,大家都窝在办公室消极怠工,不愿意出去。自打这个规定一出台,大家都变着法子提高办公室的效率,然后争先恐后找理由出去。既然找了理由出去,总得干点什么,不然回来不好交代。于是找的找客户、摸的摸信息、谈的谈生意......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下可好:效率高了,客户广了,信息灵了,奇迹也就发生了——最近几月,集团的业务量比以往提高了近一倍!你说我姨夫该笑还是不该笑?”

    “还有这等事!”陈子昂哑然失笑。

    “千真万确!”孟皓然连连点头道。

    “那你怎么才讲?”陈子昂责备道。

    “我也是刚才在路上听姨夫讲起。”孟皓然赶紧解释。

    “失之桃李,得之桑榆。”陈子昂唏嘘道,“孙总大概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坏事变好事,光脚也能事半功倍。”

    “纯属歪打正着!”王昌临不屑道,“你当他是神仙啊!”

    “那孙总见了这样的业绩报告什么反应?”陈子昂好奇问。

    “那还用说吗!”王昌临哼哼道,“痛——且快乐着!”

    说罢,三人哈哈大笑。......

    天高地阔一番长聊后,王昌临没忘了此行的目的,便问陈子昂要“天字一号”装修设计方案。陈子昂忙唤来戴援。戴援说三天之内肯定搞掂。王昌临闻言大喜,待戴援走后,便说起孙悟满当初想让陈子昂上“天字一号打地铺”之事。

    陈子昂惊得张口结舌,半晌方道:“这个孙悟满,真是钱多了什么都敢想!”

    “可不,他在金鼎就是皇帝,没有敢违抗他的意志。”王昌临道。

    “可你电话里从未给我提及此事。”陈子昂纳闷。

    “那还不是因为孙悟满回头意识到自己决定荒唐,所以当晚令他的参谋给我打了电话。”王昌临一脸后怕,“要不然,你我今天哪有这般清闲!”

    陈子昂不由频频点头。这些天来,王昌临一ri几个电话催要“天字一号”的设计图纸,已是搅得他不堪其累;若孙悟满再无端要他上没有装修的“天字一号”打地铺,他还真不知如何应对。

    正事既了,王昌临于心甚慰,闲扯几句后便立身告辞。陈子昂知他急着回去向孙悟满汇报,便笑道:“既来之,则安之。何不吃了晚饭再走?”

    “改ri,改ri!”王昌临归心似箭,自是不愿多耽搁半刻。指指靠在茶几旁的礼袋,冲陈子昂挤眉弄眼道了声“送给你的”,人已抢出门外。

    陈子昂想那袋里定是棒棒糖无他,便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现在我俩好歹也算糖友了,孙总那边以后有什么动静,还望及时相告。”

    “那是自然!以后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王昌临不虚此行,自是喜不自禁,虽有些言不由衷,语气却也不乏真诚。

    送罢王昌临,孟皓然回身便给陈子昂讲起今ri在市府开保密会时的所见所闻,其间自然不忘重点汇报整个会议过程中杜若甫和李照照的微妙表现。

    陈子昂听罢亦惊亦喜。惊者,孟皓然此前说军队极有可能介入玉皇山,转眼便成了事实;由此看来,那玉皇山地底下埋的已必是天外来客无疑。喜者,种种蛛丝马迹表明,杜若甫和李照照确实有些关系暧昧;二人若能就此玉成好事,他和季玉无疑将获得重生般的解脱——如此完美的结局,对四人而言,该是何等的幸事!

    爱,有时难免付出代价。但若要一辈子担负“夺人之妻”的骂名,陈子昂怀疑自己最终是否有勇气牵住季玉的手。而现在,心底这片一直折磨他、此前纵炽爱阳光亦无法穿透的yin霾,终于有望散去。他没有理由不为此感到欢欣鼓舞。

    此刻,陈子昂心里异常感激孟皓然。他觉得他就像上帝,因为唯有上帝,才会每次出现都给人带来福音。他也异常感激李照照。尽管从未谋面,他也以为她一定长得像天使。因为唯有天使,才可能在人最无望的时刻突然现身。当然,他心里更感激杜若甫。因为如果不是杜若甫当初把季玉带到眼前,此生他注定错失至爱。

    不觉则无感,有觉则生叹。陈子昂现在都不敢想象,此生若无季玉相伴,那该会是一种怎样的遗憾!他想好好谢谢三人。此念一出,便是如此强烈,他觉得眼下就该做点什么,于是起身拖了孟皓然就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