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五章 蒙尘的乌木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不过事后王昌临还是有所行动。他先是跟太太商量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王昌龄”,却遭到老婆冉袅袅的兜头痛骂,“我原来之所以嫁给你,就是看中你名字中的那个‘林’字——这样‘你是林子我是鸟’的多般配!现在倒好,你年纪一大把脑子灌屎了,竟想把名字改成‘王昌龄’!你不知道我现在最讨厌看到有关年龄的字眼吗?你存心恶心我是不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嫌我人老珠黄想存心气死我好去找一个更年轻的?嗯,保不定外面已经养了一个!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王昌临何曾想到自己的一腔横财梦竟至太太如此浮想联翩,于是百般解释。老婆哪里肯信,操起扫把将他撵得鸡飞狗跳,直至赶出屋外。

    随后,王昌临还不死心,又跑到派出所说想该了名字。交好的所长听他莫名其妙的更名理由说了一大堆,严肃问:“你是不是贪了公司的钱想潜逃?”说罢便要给经侦处拨电话。吓得王昌临赶紧落荒而逃。

    不过,王昌临虚幻的横财梦最终还是有了一点寄托——在被老婆逼得上女儿家避难的几日,他将自己外孙的名字改了。小孙原名温玉庭,他替他改作了晚唐诗人“温庭筠”。横财梦圆日待期,家里倒先出一个艳词鼻祖。为此,王昌临颇为洋洋自得。

    更好笑的是,后来王女又将儿子改名的原因跟朋友说了。朋友再跟朋友说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竟演绎成“市里某富豪有遗嘱:百年后尽散家财,凡越城后辈中名字和古代文人相同者,人人有份。”且越传越玄,越传越盛。

    这还了得!得闻者也不究传闻是真是假,思谋着有一个暴富梦总比没有的好;再说即便没有暴富,家里平添一两个“身名显赫”的后辈也多少是份荣耀。于是竞相替自己的孩子改古人名号,刚生的和待生的就更不用说了!

    不出月余,中国历朝历代稍微有点名气的文人墨客便齐刷刷地在二十一世纪的繁华越城得以重生。一时闹得学校“李白”成堆,“杜甫”成群。老师们何曾想到自己的学生一夜之间几乎全部摇身一变成了古代大家,面对教室里一干端坐的“苏东坡”、“欧阳修”们,足是感到有些诚惶诚恐、受宠若惊,深恐自己学识浅薄教不了他们。更有一个班里出几个“李杜”、“韩愈”什么的,老师们感叹之余为视区别,便按生日大小呼其为李白a,杜甫b,韩愈c。诸此等等,不一而足。

    王昌临是有一天代女参加学校家长会才知道自己外孙的大号已经变成了“温庭筠e”的。他当时气坏了,待弄清事情原委后,将嘴碎的女儿足是大骂了一顿。后便思谋:如今越城已然“名家”荟萃,少说也有几十万,自己外孙的名号本不及“李、杜”,如今又沦为“温庭筠e”,纵有一天孙悟满再拿古代文人的名字打赌什么的,那好处也绝轮不上自己外孙。却又不甘万一再有横财天降旁落他人,苦思良久后,便毅然决然将外甥再次更名为“温斯顿丘吉尔”。心想以后得和刘参谋多套交情,如此孙悟满若再生豪赌之意,便可使其建议寻越城是否有人取外国名人号者。

    王昌临苦劝孟皓然改名不成,便劝他赶紧结婚,结婚后生了孩子一定不忘给孩子取名曰“孟子”。孟皓然挡不住姨夫的执拗和苦心,嘴里笑着“我索性给他(她)取名‘孟良崮’得了”,却也只好暂时应允。

    失之桃李,得之桑榆。王昌临口沫一堆,终于有所收获,心里倍生快慰,这方想起办正事,便问陈子昂这两天有何动静。孟皓然道,“我估摸,‘天字一号’的装修方案快好了。”

    王昌临一听大喜。这几天,他只顾忙着适应集团副总的角色,竟没顾得及上陈子昂公司瞧瞧。此际见孟皓然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知他急着去见陈子昂,便道:“我和你一起去。”临出门,还没忘从柜子里拎出一礼袋来。

    孟皓然问里面装了什么。王昌临嘿嘿道,“偏不告诉你!”气得孟皓然直翻白眼。

    二人很快来到凯瑞大厦。王昌临一进电梯,见孟皓然揿的楼层按钮上写着“12.5”,便笑:“穿了马甲还是‘十三’,何不改成‘二百五’得了!”

    孟皓然听出弦外之音,便道:“看来,你并不希望陈子昂买‘天字一号’时多付孙悟满七十八万。”

    “废话!”王昌临白眼直翻,“他要将这笔钱给你或给我该有多好!”又问,“你帮陈子昂捡了如此天大的便宜,他可曾说过要谢你?”

    “他当然说过。”孟皓然道,“只是我觉得此事福祸难料,谢从何来!”

    一语撩起王昌临无限感慨,“是啊!孙悟满施舍的免费午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别人或未可知,就他而言,自得孙悟满无端赠与“吉祥三宝”,哪天不被提溜得鸡飞狗跳!

    说话间,二人已进陈子昂的王屋公司。王昌临一见里面音乐低徊、环境雅致,气氛静而不闷、场面忙而不乱,一番赞叹后,对孟皓然道:“我说你一上我那里就坐不住,敢情另有蛊惑人心处。”

    一干职员见孟主持陪了一腆肚肥面、发丝不乱、极富官相之人一路踱着指指点点,还以为市里某位高官上公司视察来了,于是纷纷伸头张望。王昌临倒也不负众望,时不时或颔首或挥手极富官派地向办公区致意,整得一干张望者着实受惊不浅。

    陈子昂得报王昌临要来,早已虚门以待。此际不及声近,便已笑着迎了出来。王昌临紧走几步握了他的手就是一番猛摇,“陈老弟,我不请自来、又不请自进,你该不会怪罪吧?”

    “哪里哪里。”陈子昂忙笑着将王昌临往室内请,“如今您贵为金鼎副总,肯屈驾就尊上寒舍小坐,我感动还来不及呢。”

    王昌临倒也不把自己当外人,进门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接着手里魔术般摊出三根棒棒糖来。一根递给陈子昂,一根递给孟皓然,余下一根剥了叼进自己嘴里。陈子昂和孟浩然不觉相视莞尔,亦跟着剥了含在嘴里。

    王昌临见二人的吮相有欠优雅,便又传授了叼棒棒糖的技巧和要领。陈、孟依言而行,果感嘴里轻松了很多。王昌临见状满意一笑,调侃道:“孙悟满就没有你俩这般口福。”其吃棒棒糖的功夫显然已非常到家,嘴里叼着一颗糖,说起话来居然口齿清晰,丝毫不受影响。

    “改天您该指导指导他。”陈子昂想起那日孙悟满吃棒棒糖时的惨状,不由吃吃笑了起来。

    “他那嘴,天生适合刨西瓜,哪能吃这小巧玩意!教也白搭。”一连数天的热线电话,俩人已十分熟络,王昌临说话也不忌口。

    “孙总知道你背后这么损他,定会活活气死。”孟皓然笑道。

    王昌临心想气死他才好呢,因笑问孟皓然,“你会告诉他吗?”见孟皓然连连摇头,便又问陈子昂。陈子昂忙道,“自是不能。”

    “算是我没有看错你们。”王昌临舒心一笑,眼睛转到茶几上一副极其精致的茶具上,边赏边对陈子昂道,“我说你怎么不肯和我出去喝茶,敢情你这套茶具全越城就找不到第二副。”

    “不,是全国也找不到第二副。”孟皓然不无得意替陈子昂解释道,“这是特请紫砂壶大师订做的,世上绝无仅有。”

    “陈老弟果然是雅量高致。”王昌临叹着拿起一个茶盏把玩起来。

    陈子昂看在眼里,忙道:“如果王总对紫砂壶感兴趣,我倒可以让大师替您做一套。”

    “我就想要这套,不知陈老弟可能割舍。”王昌临笑眯眯地瞅着陈子昂,语气半真半假。

    这套茶具季玉摸过洗过,已是无价之宝,岂能相送他人!陈子昂道:“半旧之物,有辱厚爱。若王总不嫌弃,家里倒还有几套新茶具,改天你不妨去挑挑;若喜欢,全拿走。”

    “你送孙悟满的金笔,好像也是半旧之物。”

    “他怎么能跟您比!”

    “倒说说看!”王昌临眼里漾起无限希翼。

    陈子昂微微一笑,“他是金粉泥胎,您是蒙尘乌木。”

    识我者,陈子昂也!王昌临于心甚喜,笑道:“我刚才也就和你开个玩笑。”起身开始细细打探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