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魅影重重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借着夜se掩护,宗广厚一路忽躲忽闪轻手轻脚尾随陈子昂和孟皓然径奔玉皇山。劲头正酣处,却见二人倚在草坪围墙通往玉皇山的豁口不走了,只好就近傍在一束树丛的暗处耐心守候。却未料二人在那豁口一呆老半天丁点没有再往前挪一步的意思,心里顿时大为不满:你们两个小子不会是扛了镐头和铁铲来玉皇山庄欣赏夜se来了吧?

    隐约中,似听见二人唧唧歪歪不停地嘀咕,就想趋前偷听,却发现眼前十几米开外光秃秃一片,根本没有藏身之处,只好作罢。无聊间免不了时时仰头望天,但觉那月光皎洁清冽,浸满珠光宝气,于是大发愤慨:谁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我看玉皇山庄的月亮就一点不比外国的差!那什么——对,π!即便不是3.1415926,也该是3.1415927!

    又见那月亮总在云端躲躲藏藏,恰似现在的自己,好笑之余又生出莫大遗憾:那月亮里的吴刚和嫦娥可知自己现在胃口不好否?一时思绪纷乱,蚊子也赶来打劫,嗡嗡嗡争先恐后隔了他的袜子裤子和衬衫伸进尖嘴,似赴饕餮盛宴。

    宗广厚不堪其扰,却又不能有大的动作,担心因此惊动了二人,只得抓耳挠腮、掐腿摸脚,却也捏死蚊子无数。未料蚊子们个个舍生忘死,竟是前赴后继,越聚越多。宗广厚左支右挡,难以招架,不由大为光火,于是挥手乱抡,不想一掌击在树枝上,闹出一片声响,惹得孟皓然二人就此回头,还差点朝他藏身处凑过来......

    真是好奇害死猫!宗广厚想老子近二十年来除了当初走街窜巷卖棒冰时因没有经验挨过两天ri晒——第三天他便在三轮车上绑了把大红大紫的花伞——何曾遭过此等洋罪!却又不想半途而废,于是忍住蚊子无尽的sao扰憋在树丛暗处苦熬,心里尤是对始终不见有下一步动作的孟皓然二人恨得牙根痒痒:你们两个ru臭未干的家伙,也忒他妈没有公德心了!不知道老子快被蚊子吸干了吗?

    正望眼yu穿,总算见两道黑影蠕动起来,一时激动莫名,几yu热泪盈眶——老子ri理万机好不容易玩一次跟踪,终于有结果了!却未料两道黑影不是奔玉皇山去而是按原道回闪,不由万分失望。揣摸着这两个家伙是不是早知被人跟踪,却故作不晓借此耍他。且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不然没法解释。

    敢情你们两个家伙一个扛了镐头、一个拎了铁铲是替老子掘坑来了!好在老子命大,没被蚊子咬死!擅于联想的宗广厚笃定自己被孟皓然二人戏弄,顿时七窍生烟。他眼珠一转,就想要出口恶气,于是待两道黑影悠哉游哉荡到近前,猛地跳出来,沉声便是一声断喝:“站住!”......

    李翼驾车钻进玉皇山庄,见路越来越窄,只好按指示牌将车驶进了车库。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停好车后,三人从车里下来,看着满眼数不清的超级豪车,只当是一脚踏进了展览馆,哪里还记得正事!目不暇接好不容易逐一欣赏过去,最后总算在一旮旯里见到了陈子昂的座驾。

    季玉便笑:“他还敢把车大摇大摆停在这里,我真是佩服他的勇气!”

    陈边边亦笑,“未必!我看他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你不见他将车藏在了角落里。”

    三人睹物思人,才想起上玉皇山庄干什么来了,于是火急火燎奔出车库。却见石径纵横,不知抬足何往。李翼便建议一人一条道分头行动。季玉亦附和。陈边边却极力反对:“黑灯瞎火的,你们想吓死我啊?”

    季玉听了切齿笑骂:“你每次不分场合把我和孟皓然使唤得团团转怎么不见胆小?”

    陈边边嘿嘿乐道:“我连最亲近的人都不敢欺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季玉寻思这几天陈孟二人嘴里整天鬼鬼祟祟石头长石头短的,该不会是趁夜黑上玉皇山挖什么石头去了吧?于是对陈边边和李翼定定道:“我们往玉皇山方向走。”

    陈边边不解,连问为何。季玉眨眼道:“有山必有石!”陈边边立悟,见李翼一头雾水地轮番盯了自己和季玉看,便啐道:“看什么看,我俩脸上有石头吗?”

    李翼不假思索道:“有!”

    陈边边大惑:“什么石头?”

    李翼先伸二指、再伸四指,笑得两肩乱耸:“两块白玉,上嵌四颗黑宝石。”

    “打死你这个小se鬼!”季玉和陈边边闻言芳心大悦,粉拳朝李翼连番擂去......

    一番打闹后,三人循着茂密树丛里的蜿蜒石径奔玉皇山方向开始一路跌撞前行。三双眼六条臂膀撒开,其状宛若盲人摸象,机jing又似夜间觅食的山猫。足是费了一番功夫,其间数次摸上死胡同几折几返,终于登上通往玉皇山的“康庄大道”。

    没走多久,便觉眼前豁然开朗——目之所及,除不远处有一院墙横亘,四周已难觅遮目之物了。三人于是踞足远眺,但见百米开外堆烟泼墨、云山雾罩——正是玉皇山!

    季玉惊诧于玉皇山月夜中另类的景致,刚想开口赞叹几句,却听见李翼一声轻嘘“有人!”忙捂嘴探头循了他的指端望去,果见不远处的树丛边有一黑影正伸头躬背朝前窥探,神情甚为专注。

    三人以为发现了陈子昂和孟皓然的行踪,既惊且喜,赶紧轻手轻脚躲进旁边的一堆灌木丛,唯留六只乌溜溜、亮晶晶的眼珠于黑影周边逡巡,却始终没有发现另一道黑影。

    陈边边便附在季玉耳边悄声纳闷道:“还有一个呢?”

    季玉眼睛越过围墙,见远远山脚有光亮传来,心想来玉皇山掘石头的看来还不止一个两个,便悄声揣测道:“晚到一步,探虚实去了。”

    二人正嘀咕得起劲,忽闻李翼又是“嘘”的一声,足是吓了一跳。“你想吓死我们啊?!”二人扭身刚想对李翼略施惩戒,却见他手指不停地往前面戳,忙歇了手瞪眼细瞧。

    此际月亮刚好钻出云团,季玉和陈边边真切看到三十米开外的围墙豁口缩着两道背影。那背影于二人各自心海曾千万次闪现,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陈子昂和孟皓然!

    “那树丛边的人......”陈边边一惊之下几近失声。

    季玉慌忙捂住她的嘴,悄声戏道:“看来我们还不是第一只黄雀!”

    “你是说他俩被人跟踪了!”陈边边顿时焦急万分,心想这两个家伙深更半夜跑来玉皇山庄蹲墙角定不是干什么好事,若让人逮个现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便想起身冲出去拯救二人于危险边缘。

    季玉赶紧按住陈边边,“你没见他俩趴在墙边无事看风景似的!或许这两个家伙早知道身后有人。”不过她心里亦十分忐忑,思谋着不管怎样好歹也得提醒陈子昂一下。正愁计将安出,感到脚下磕碜,顿时有了主意,于是触手在地上悉悉索索、左挑右拣摸了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悄然立起身来。

    刚拉开架势卯足劲想朝陈子昂扔去,却听李翼道“他们动了!”季玉赶紧收手猴腰趴在陈边边背上,眼睛溜圆盯了前方,果见两道黑影鲜活起来,其状似yu打道回府。

    三人赶紧猫在灌木丛里屏声静气,借着明亮的月光,但见黑影越来越清晰。眼尖的李翼发现陈子昂手里握着一把洋锹什么的,不由窃笑,“陈总莫非想上玉皇山掘古墓?”

    “你要早死一万年还差不多!”季玉抬指,一个爆栗子结实敲在李翼后脑勺上。

    “迷途知返,好样的!”见陈、孟二人终于没有着那盯梢之人的道儿,陈边边悬着的心总算落下地来。眼瞅着迎面而来的孟皓然一手叉腰,一手还不断对陈子昂指指点点,一副领导的架势;而陈子昂肩扛手拎,点头哈腰,一副跟班模样,遂对季玉附耳调侃:“嗯,看来‘党指挥枪’是对的!”

    季玉不解,问此话何意。陈边边不语,只是指着愈走愈近的陈、孟二人吃吃猛笑。

    季玉忙探头细细再瞧,顿时明白,于是替陈子昂愤愤不平:“凭什么!”

    陈边边嘿嘿笑道:“就凭孟皓然是**员,又在zheng fu喉舌工作。”

    “可他是青年企业家。”季玉早从杜若甫处探知陈子昂一直以未能混进革命队伍为憾,却也不甘示弱。

    陈边边义正言辞,“没有**,新中国在哪里都不知道。又何来他这个青年企业家!”

    见陈边边一副壮怀激烈的样子,季玉感到分外好笑,“瞧你这语气,好像新中国诞生还有孟皓然一份功劳似的!”

    “如果他早生几十年的话!”

    季玉辩不过陈边边,不觉郁闷:“我不也是**员吗,可为什么老被你呼来唤去?”

    陈边边头一撇,得意道,“因为我是min zhu人士——**理应让着min zhu人士。”

    “赶明ri我就**也做min zhu人士!”

    “那我就争取早ri混进革命队伍!”

    “为什么?”

    “党指挥枪!”.....

    就在二人离题万里窃窃斗嘴正酣的当会儿,一旁恪尽监视职守的李翼悄声惊道:“那盯梢的黑影跳出来了!”

    二人赶紧歇嘴抬头,两对眼睛立刻发出四道电芒,齐刷刷朝各自心仪的目标she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