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螳螂与黄雀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季玉从公司出来,直奔凯瑞大厦一楼的西餐厅。

    一连两个晚上,都让陈子昂和孟皓然从眼皮底下溜掉,这是不可原谅的!作为由她、陈边边和李翼临时组成的监视跟踪三人组的组长,季玉免不了深深地自责。

    不过,凭心而论,这不是季玉的错。虽说初次扮演私家侦探的她,着实尚待锤炼,不过所挑的监视地点,即便专业人士看来,其地里位置也是无可挑剔的:和凯瑞大厦隔广场相望的茶楼里临窗的茶座,遥望就可以看见陈子昂的办公室,如果陈子昂和孟皓然在里面走动的话,甚至还能见到其身影——尽管因为视距过遥,这身影显得十分模糊。

    跟踪之所以失败,缘于两次小小的意外。这第一晚,眼瞅着茶楼里的客人已走得所剩无几,却不见陈子昂办公室的灯光暗下来,三人只当陈子昂和孟皓然仍在里面密谋,只好耐着xing子等。后来哈欠连天的陈边边和李翼实在熬不住了,就怂恿季玉回公司探探。季玉壮着胆子摸回黑灯瞎火的公司,轻轻推开陈子昂的办公室一看,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季玉当即气得差点晕翻——行事向来严谨的陈子昂竟然破天荒第一次忘了关自己办公室的灯,而且偏偏在她跟踪他的关键时刻!这是不是太凑巧、也太滑稽了?!

    这第二晚,对自己已被监视一无所知的陈子昂倒是挺配合季玉三人,早早便关了办公室的灯。季玉三人一见灯灭,便冲锋似地跑出茶楼。谁知刚坐进车里,在茶楼灌了一肚子的陈边边就说忘了上厕所。季玉和李翼只好等她。待陈边边一身轻松地回来,陈子昂的灰se宝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为此,陈边边足是挨了季玉和李翼好一通埋怨。

    不过,三人并没有因前两次的跟踪失败而感到气馁。相反,想看看陈子昂和孟皓然暗地里掏鼓些什么的好奇心愈发深重,跟踪的劲头也愈发高涨。尤其是陈边边,第二次因自己不争气的肚皮致使行将实现的跟踪计划功亏一篑,为此,她着实好好自我反省了一番,并决意将功补过。于是向季玉建议,将第三次监视的地点直接转移到凯瑞大厦一楼的西餐厅,这样就再也不用担心陈子昂和孟皓然从鼻子底下溜掉了。起初季玉极力反对,说陈子昂和孟皓然保不定会在西餐厅吃晚餐,那样难免被他俩撞见。陈边边当然予以严厉驳斥,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们挑一个偏僻而且最不舒服的位子,他们怎么发现得了?

    陈边边的建议得到李翼的热烈拥护——他以为凯瑞大厦西餐厅的牛排是全越城做得最好的。借此机会他不仅可以饱吃一顿,而且无须掏一分钱。

    少数服从多数!既如此,季玉只好采纳了陈边边的建议。不过,为防意外,三人进西餐厅后还是颇费了一番心思:先挑了一个特不起眼的地方;接着李翼架起墨镜,又把整齐的头发挠得鸡窝一般;随后陈边边拿出化妆盒,将自己脸上涂得惨不忍睹;季玉因要上公司先探探陈子昂和孟皓然是不是又凑在了一起,所以保持着脸上原滋原味,却也答应陈边边,回来后一定将脸涂得面目全非。

    夜se氤氲。凯瑞大厦一楼西餐厅一角的桌边,陈边边正优雅地啜着甜点,涂得熊猫似的黑眼,分不清是睁着还是闭着。

    对面座上,架着墨镜的李翼有一下没一下地啃着面包,嘴角粘满碎屑,还时不时打声饱嗝。也难怪他,现在每ri守着秀se可餐的季玉练车不说,早晚捎带上下班的陈边边时又要饱尝她甜点一样的美se。方寸之胃,哪里还容得下这些许面包?!好在眼下陈边边涂得丑不堪言,不然,刚才他如何能一口气吃下三块牛排!

    “你为什么不看我?”见李翼一对黑镜片自坐下就没正面照过自己,陈边边不无懊恼。

    “我怕吐出来。”李翼捂嘴笑道。

    “有那么难看吗?”

    “你自己好好照照镜子。”

    “我要敢照镜子还问你吗?”

    李翼窃笑不语,歪头咬了一口面包。

    “你的吃相比我们家粒粒还难看!”见自己苦苦教了半天,李翼的餐姿还是丝毫不见起se,无以忍的陈边边气得勺子一掼。

    “‘丽丽’是谁?好看吗?”李翼嘴里一大块面包未来得及咽下,问得夹腔夹舌,却是难掩欣喜。心想,莫非她和季姐一样,也有一个漂亮妹妹不成!

    一连十来天接送上下班,李翼已经和陈边边混得很熟了。只是陈边边和季玉一样,打死也不让他上楼一睹香闺,这让李翼深以为憾。

    “比我和季玉好看多了!”知道李翼想岔了,陈边边忍住笑故意耍他,“从明天起,你每天带着它陪季玉练车,不许委屈它。”

    “包在我身上!”李翼大喜过望,连拍胸口。

    “尿在你身上!你这小se鬼!”

    恰此时,隔了高高的椅背,季玉不知何时悄悄摸了过来,刚好听见二人的对话,于是凑近李翼的耳朵猛地啐了一口。

    李翼着实吓了一大跳,还未反应过来,却被季玉从座上扯起,“去!呆在车上去!盯着门口,一见他们出来,立刻报告!”

    “我还没饱呢!”李翼的黑镜片在季玉身上不舍地照来照去。

    “你是肚皮没饱,还是眼睛没饱?”陈边边两只黑眼圈刷地锁住李翼。

    李翼臊得慌,吐吐舌头离座疾走。可没几步又折了回来,问季玉:“到时怎么通知你们?”

    “真是se迷心窍!你不是有手机吗?”季玉笑骂。

    李翼哦着嘴,像喝了醒神汤,扭身屁颠卷出西餐厅。

    瞅着李翼没影了,季玉方坐下来。刚想拿起餐叉,陈边边一巴掌拍了过去,“先涂脸!”说着将桌上的化妆盒推给她。

    “吃了再涂不行吗?”季玉可怜巴巴道。

    “不行!看着你漂亮的脸,我心里难受。”

    “狼心狗肺!”季玉恶狠狠瞪了陈边边一眼,二话不说打开化妆盒,三下两下将自己涂成了五花脸。

    “现在我心里舒服多了。”瞅着季玉奇丑无比的面孔,陈边边忍不住吱吱乱笑。

    “你要不怕撞鬼,以后我每晚把脸涂成这样。”季玉恨恨道。

    “只要你舍得!”陈边边笑得更欢。

    季玉哪有闲心和陈边边斗嘴,狠狠挖了她一眼,开始埋头狼吞虎咽——楼上两个家伙说不定什么时候开溜,她得抓紧时间填饱肚皮。

    陈边边目不转睛瞅着季玉吃了一会儿,才低声问:“他们俩人又在一起?”

    “那还用说!”季玉切了一小块牛排扔进嘴里,边嚼边说,“我去时孟皓然正在洗澡呢。”

    “你们公司还有澡堂?”陈边边大感惊奇。

    “哪里啊!他办公室有个卧室,能洗澡。”季玉闷头道。

    “以后,你俩激情难耐可就方便多了。”陈边边捂嘴窃笑。

    “这么多吃的也没把你撑死!”季玉叉起一片面包,不由分说朝陈边边嘴里塞去......

    “这么说,还真是陨石!”

    听孟皓然细细说完白天在玉皇山勘察的所见所闻,陈子昂骇然而起,兴奋地在办公室踱了起来。

    “肯怕,还远远不仅如此。”孟皓然点了一支烟,优雅地喷了个烟圈。

    陈子昂霍然止步:“此话怎讲?”

    “你有没有想过直径1.5公里的陨石从空中高速砸下来,会是什么效果?”

    “越城早就不在了!”陈子昂不假思索道。

    “岂止是越城!我估计地球都要裂成两半了。”孟皓然拍拍陈子昂的膝盖,呵呵笑道,“你我今天还能坐在这里谈天说地?”

    “你的意思是——”陈子昂捏着下巴想了想,惊得倒抽一口凉气,“u——f——o?!”

    “我还以为你脑子里就剩下西医欧(ceo)了呢。”孟皓然哈哈大笑,接着笑脸一收,神秘问,“你知道负责截面检测的人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

    “武岭!”孟皓然道,“他是范市长的同学,物理学和军事材料学双博士、中科院工程院院士、‘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学家’称号获得者!......”

    “来头不小!难怪范市长要请他来担此重任。”听罢孟皓然一口气道出一大堆耀眼的头衔,陈子昂不由对武岭心生一丝景仰。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孟皓然不屑地摆摆手,又故作神秘问陈子昂,“你可知他现在的干活?”

    陈子昂最烦孟皓然卖关子,哼道:“小可愚陋,愿闻其详。”

    孟皓然悻然笑笑,“省高新材料实验室主任。”

    “省高新材料实验室——就是座落在拜帝山西面的那个单位?”陈子昂心里一惊。

    “正是!”孟皓然点点头,不无佩服道,“看来你还真是见多识广。”

    “也是偶尔听朋友说起。”陈子昂淡淡一笑,严肃道,“它可是军方背景。”

    “什么军方背景!”孟皓然大不以为然,“它本来就是军队的。是军方的高级情报和材料研究机构。披着普通外套,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