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会说话的哑巴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什么?!”

    坐镇市府时刻关注着勘察进展情况的范市长,接到武岭因激动而颤抖的报告后,惊得弹簧似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他原来只是觉得那“魔镜”森冷得有些邪乎,材质也甚是罕见,所以才请武岭来分析研究一下。未曾想武岭尚未等细致的分析结论出来,就十二万分肯定地告诉他,那截面是一种超级合金,而这种合金凭现在的人类科技水平根本造不出来;那截面只是玉皇山所潜藏秘密的冰山之一角,它十米黄土下掩埋的极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外星飞行器!而此前,他最乐观的揣测,那截面也就顶多是某种失传的古代青铜工艺或是陶瓷技术的结晶而已。

    这一惊非同小可!

    范市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马上向省里汇报。他以为,接下来的勘察进程,已经不是他的权力所能左右——玉皇山潜藏的秘密太重大了!重大得关乎整个地球和人类的未来。这个秘密他不敢擅作主张再继续揭下去。

    于是,他拎起了直通省长办公室的专线电话......

    在等待进一步指示之前,高灵敏的政治嗅觉告诉他,此刻,保密是第一要义。再也没有什么比外星智能飞行器造访地球更让人惊惧的事情了。因为人们在电影和小说里见了太多的关于外星生物毁灭地球和人类的血腥场景;互联网上,类似的传言更是层出不穷。这些虚妄幻想和肆意捏造出来的声像,已经在太多人心灵深处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此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如果被某些居心不良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加以利用并在网上传播,那么,不明真相者心中恐惧的种子势必被催生并借势疯长。这种个体xing恐慌如果蔓延开来,必然像原子裂变似地引发群发xing恐慌,这对社会造成的混乱和动荡,将远甚于以往任何一种流行xing病毒。

    眼下,没有什么比保持社会稳定更重要的了!相比之下,将秘密公之于众后对越城经济的利好影响,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他不得不为此防范于未然。多年的从政经验告诉他,凡重大事件发生,不论其结局好坏,将眼界放得开阔一些、将后果想得严重一些,对制定正确的应对策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尤其是像他这样身处要位、掌管数百万百姓幸福与安康的地方大员,这更是必备的基本素质。有很多像他这样权倾一方的地方大员在面对突发xing事件时,不就是因为犯本位主义错误或因思虑欠周,致使应对失策而一蹶不振的吗?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他范仲离可不是那种目光短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甘愿在针尖上跳舞的人。

    于是,他果断地拨通了武岭的卫星电话。此前,为了保密,所有勘察队员的手机在动员会前都一律上交了,现在整个勘察队相互之间除了用对讲机联系外,就武岭团队配了唯一的卫星电话。电话那端正是武岭。他语气异常严峻地问:“你没有跟其他团队的人说起此事吧?”

    “我是谁!我可是不穿军装的中将!”武岭笑道,“就保守机密而言,我们研究所每个人都是会说话的哑巴。你大可放心好了!”

    武岭并非妄言。

    其所在的省高新材料实验室,坐落在拜帝山西面的山麓中。这里原来是一小型高级军人疗养院。改革开放初期,应军事变革和发展的需要,总-装-部应军-委指示,将这里改成了将情报收集和尖端军事材料研究于一体的高新实验室。

    在外人眼里,这里偏僻、幽静,风景秀丽。门口也没有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岗,仅有一个带着耳麦的便装平头男子在那里晃悠,看上去很像一座私人庄园,氛围甚是闲淡。

    但谁又能知道,这闲淡的外表下,有多少双敏锐的眼睛在二十四小时一刻不停捕捉着世界军事技术发展的一举一动;而这里每推出的一项成果,又让中国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信心和决心更加坚定一分!

    又有谁知道,这里进出的每一个身着便装的工作人员,都是从全军各大研究机构千挑万选出来的jing华中的jing华。他们来到这里宣誓时唯一的誓言就是,誓死忠于国家、忠于人民;保守机密,至死无悔!

    所以他们每个人的级别都不低,不能穿的军装上起码也是两杠两星;而这二百来人队伍的领导者武岭,则更是衔至中将!这个研究机构在军队里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据说,有一次武岭一身便装随总-装-部领导到某集团军视察装备,例行酒宴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于是一声招呼不打就离席而去。集团军司令很是不悦,私下对部领导大发牢sao,“什么来头,如此无礼!”部领导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别人一个电话可以打到军-委主席那里。你能吗?”吓得集团军司令半天没敢吱声。

    即便是实验室大院门口带耳麦闲逛的男子,那也是大有来头。一次,越城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办案时路经此处,刚好内急,二话没说就想进去借个方便。

    耳麦男子一语不发,只冲他轻轻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行!”在自己的地盘被人如此轻慢,副局长大为光火,顿时气冲牛斗,抬脚就往里硬闯。耳麦男子抬起手臂只轻轻一拉一推,副局长壮硕的身子像被重锤击了似地一下子跌到五六米开外。他爬起来倏地拔出手枪,就要去拷耳麦男子。可刚迈开步子,只见眼前人影一闪,自己的手枪已经到了耳麦男子的手里,眨眼间被他大卸八块。“叫你们的范市长来领吧。”耳麦男子闷声吐了一句。副局长这才感到今天冲撞了真神,赶紧钻进车里给范市长打电话。范市长急切地问他有没有受伤。副局长说没有。范市长松一口气,“他只用了三分力气,不然你命都没了。”又叮嘱道,“以后经过那里时,绕道走!”......

    听了武岭的话,范市长不禁哑然失笑:自己一时思虑过切,竟把他的身份给忘了。如果武岭的人嘴巴都不紧的话,那整个国家还有什么机密可言?!

    不过他还是没有掉以轻心,又和武岭商量了一下以后应对其他勘探队员询问时的说辞,自认为天衣无缝,才放心地搁了电话。

    在等待省里指示的当会儿,范市长信步走到窗前,一人对着苍蓝的天穹出神。眼前什么也没有。他却仿佛看到此刻天空正有一块无边的黑云迎面盖来,迫得自己几近窒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