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书中自有字如炬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陈子昂刚要踱出门去,瞟到临门的书柜顶上露出一方布角。他一眼认出,那正是当年秦关送自己线装古籍时用的袋子。这袋里的书,他原想秦关万一哪天想要或是想看了,好方便随时还给他,所以一直放在袋子里,未曾摆进书柜过。

    非己之书,不入书房。这是陈子昂替自己定的规矩。这袋子此前他一直放在一楼的储藏室,什么时候跑到二楼的书房来了?陈子昂心里先是纳闷,接着便豁然开朗。定是荆阿姨清理储藏室时,发现袋子里装着古书,所以拎进书房放到了书柜顶上。

    何不趁精神尚好翻它几本!陈子昂走出书房,又折了回来。他纵身一跳,把袋子从柜顶拽了下来。

    袋里的书陈子昂此前翻过几本。都是些医药、野史方面的善本。而且书籍很破,字迹模糊,看起来相当费劲。当时他翻了几本后便再也提不起兴趣了。此后这些书在袋子里一呆多年,他连动都没有动过。

    陈子昂再次把袋子里的书一一拿出来摊到桌子上。他先把自己曾经翻过的几本放到一边,又把医药方面的挑出来放到一边。剩下的他先看了看书名,再把名字取得不着边际的又放到一边。最后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五本。他的眼睛在这五本书上扫来扫去,思量着从哪一本开刀。

    终于,他的目光盯在了一本虽然亦有虫蛀破损、但保存相对完好、青皮黄纸的善本上,这书的名字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越地异物志》。他再看了看刊印时间,居然是明朝的青木刻本!

    陈子昂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这本书记载的多是越地的一些乡野异闻、民间传说、风土人情,文体有点类似《三海经》,只是里面记载的事比《三海经》更风趣、更诡异、也更稀奇。

    好在这古文到了明朝已经白话了许多,远不似先秦诸子时期那般晦涩难懂,所以陈子昂读起来还不觉得十分费力。

    一页页过去,一篇篇过去......

    身处二十一世纪的陈子昂俨然回到了大明王朝的乡村旷野。他仿佛觉得自己此刻正坐在枯柱素瓦的亭子间,嚼着青豆、沽着老酒,尽情享受着农耕时代那清新的风,洁白的云,湛蓝澄净的天空......

    他兴意盎然、神情专注地将自己埋在故纸堆里,读得津津有味。浑然不觉,窗外,都市新一天的喧嚣已然破壳而出。

    当看到第二十七篇快结束的时候,陈子昂的眼睛终于亮了。只见这篇文章最后写到:

    ......

    上古日,玉帝南巡。至越地上空,见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大恸。欲唤雨神,罪之。久盼不至。忽觉内急,遍寻天庭诸处,不见便溺之所。无以忍,窃窥四周,似无仙踪神迹,遂匿于天道犄角,权便溺之。

    俄顷,越空乌云被日,暴雨倾盆。及雨歇,忽闻声震雷动,一物天降,坠于城北。

    胆壮者逐而观之。但见坠物处金光四射、热气弥漫。旋即有物出于土中,初如篡拳,及大如斗;随即愈张愈烈,及增至径若三里、高若一里许圆状山丘乃歇。

    时人咸怪之,叩问所以,无以应。

    后有一谙于天象者游历至此。见山丘,五体投地,状极虔诚,口中念念有词,叩拜不已。好事者问之。乃曰:“此乃天帝秽物。本无所用,待接之地气,遂通灵性耳。吾遍访九州,经年不得。今在此终偿所愿,心无憾矣!”见好事者面露惧色,又曰:“天帝便溺,本非凡物,及至俗尘,更是亘古罕见。汝等幸甚,此地有神山相祐,后必昌矣!”曰毕,翩然仙去。

    越人闻之大喜。又见自此雨后,无以肥,既见禾苗茁壮。乃深信不已。

    不待召,即相约于神山北夯土筑台,遥相叩拜。历经千年,勤祭不辍。

    自此后,果见越地岁岁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累之经年,终至富甲九州。

    待文字出,神山及祭台已然草木丰茂,掘土遗坑业已濯然成湖。越人为志玉帝天恩以示后人,遂名神山曰“玉皇山”,祭台为“拜帝山”,掘土遗坑曰“天湖”。沿用至今。

    ——宋.《越城秘录》

    终于找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工夫!陈子昂兴奋得一蹦三丈高,一副顾景舟的上好紫砂壶被带翻打碎,亦视无事一般。他搼着那本《越地异物志》,醉汉似地在书房里东倒西歪地踱着,嘴里喃喃自语,神情几近癫狂。良久,他定下神来,又将此段文字细阅数遍,直至彻底弄清文意,方才罢休。

    “这玉皇山果真有来历!”陈子昂捧着《越地异物志》回到卧室,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待稍稍冷静,心里便沸腾开了——

    神仙之说自古有之,这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这文章编派得也太离谱了些,居然说神仙还要拉屎拉尿!有谁听说过神仙还要拉屎拉尿的?真是岂有此理!

    这也算了。可文章的矛头直指玉皇大帝,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一般的神仙如果修炼得还不到火候,偶尔拉泡屎拉泡尿,也还情有可原说得过去。可玉皇大帝是什么人哪——哦,错了!——是什么神哪?他是众神的领袖!暂且不说他的道德修为如何,单是讲他的身子,那早已是修炼得金钢铁骨、已臻化境,他还用吃东西吗?既然不用吃东西,何来大小便?真是莫名其妙!

    退一步讲,就算他也要食人间烟火——哦,又错了!——应该是天间烟火!也需要大小便,那也不会这么巧嘛!怎么会偏偏在南巡途中感到内急?他不会在出天宫前先拉清爽?如果他连这一点预见性都没有,还怎么做众神的领袖?

    再退一步讲,就算玉皇大帝是在南巡途中内急,可他是谁啊?天庭里的第一把手啊!他出巡会是孤家寡人吗?那还不得前呼后拥、旌旗弥漫!别的不说,移动厕所肯定是跟着跑的。他还用得着偷偷摸摸躲在旮旯里一泄为快吗?真是荒诞之极!——除非他是微服私访。嗯,完全有这种可能。不然雨神怎么会不跟在身边?

    不过也不对,既然玉皇大帝是微服私访,他偷偷方便时又暗地里四下侦察过,当时周边并没有其他神仙,那这事是怎么传出去的?难道天庭也有偷窥癖不成?还有,这天庭的事,作者又是怎么知道的?写得这么有鼻子有眼!好像自己当时就在现场一样。真是天方夜谭!不可信!

    “你这是怎么哪?你怎么会对玉帝拉泡野屎这么上心,居然还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不明摆着是后人根据玉皇山这山名敷衍而成的文字吗?你怎么能相信这些胡编乱造的传说?如果说这作者炮制这段文字真还有什么别的目的,那也不过想借玉帝拉野屎,来嘲讽一下当政的皇帝而已。”

    陈子昂躺在水床上,对自己一时走火入魔胡思乱想非常不满,狠狠自我反省了一番,“现在‘阿波罗’都上了月球了,美国宇航员在那里连跳蚤也没见到一只,更别说还有什么吴刚、嫦娥和那只眼睛红通通的兔子了!即便你不相信老外,自己国家的神舟五号你是眼瞧着上天的,这总该信了吧?杨利伟都到地球外面逛了好几圈,他回来有说见到玉皇大帝了吗?”

    深刻的反省立竿见影。陈子昂把这段文字里所有关于神仙之说的文字剔除,最后将眼睛盯在“见一物天降,坠与城北”这行字上。

    “莫非很早的时候,越城这地方落下过大的陨石?”此念一出,陈子昂精神立刻为之一振,下午在玉皇山看到的那面“魔镜”此际又浮现在眼前。“完全有这种可能!蛮荒时代,哪知道什么叫‘陨石’?自然对这种天外来客敬若神明,文字记载时再铺陈附会,可不就变成神山了!”

    难道自己下午在玉皇山见到的那“魔镜”就是陨石?抑或孙悟满一脚踢到的也是陨石?嗯,完全有这种可能!现在有些陨石的构成成份连专家也搞不清楚,人重重踢一脚后引发什么稀奇古怪的病痛也说不定。

    陈子昂越分析越来劲,越分析越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那块石头......”终于理清头绪后,陈子昂顿觉困倦铺天盖地而来,很快就沉沉睡去。

    胸口,那本《越地异物志》随着他酣畅的呼吸微微起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