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先谋而后动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吃罢午饭,陈子昂想知道孟皓然在玉皇山有什么收获,就拨了他的手机,却是没人接;过会儿再拨,见还是没人接,只好作罢。一时百无聊赖,就想去驾校看看季玉。刚开门,却和秦关撞了个满怀。

    “你怎么来了?”陈子昂将秦关拉进办公室,劈头就问。

    “没保你我现在想着同一个人。”秦关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歪,嘴角缀满坏笑。

    陈子昂先是一怔,随即明白秦关所来是为季玉办房产证之事,便笑,“小事一桩,何苦你大老远跑一趟。”

    “这还是小事吗?!”秦关肃然道,“从现在起,直到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事关季玉无小事,除了季玉无大事!”

    于我心有戚戚焉!陈子昂闻言心里陶陶然,凑近秦关谦虚问:“依你看,这段时期该持续到什么时候?”

    秦关一愣,喃喃道:“总该等到ri寇投降吧。”

    “她是ri寇吗?!”陈子昂扬起巴掌朝秦关的后脑勺狠狠扇去。

    “我就打个比方。”秦关吃痛,见第二掌又来,忙抱了后脑勺躲开。

    陈子昂从手包里拿出季玉的身份证,陶醉端详了一番后,甚是恋恋不舍递给秦关,叮咛道,“可不许弄丢了!”

    秦关接过,细细看了照片上的季玉,冲陈子昂挤眉弄眼,“谁又舍得!”说着把季玉的身份证放进衬衫口袋,还煞有介事地捂了捂。

    怎么能放在你心口!陈子昂一见心里发酸,把屁股挪到秦关身边,从他口袋里夹出季玉的身份证,起身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一个漂亮的信封装好,回身抓过秦关的包,拉开将信封小心地塞了进去。

    注视着陈子昂的这番举动,秦关心里倍感好笑,却也不露声se。因贪恋茶几上的好茶,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陈子昂急着上驾校看季玉,哪有心思听,把他一把捞起推向门口,“你好去房管所了。”

    “哎,芳心他许,我算屁哉!”秦关借着陈子昂手劲仰身朝门外挪去,嘴里夸张地长吁短叹。

    一听此言,陈子昂手一收。秦关猝不及防,一屁股跌在地板上,也懒得站起来,盘腿一哧溜转过屁股对了陈子昂嘻笑:“看来以后别指望你给我撑腰了。”

    “怎么,还真指望我罩你一辈子?”地板异常干净,陈子昂一矮腿,索xing坐了下来,笑眯眯看着秦关。

    “被你罩了六七年,都已经习惯了。”秦关从未和陈子昂如此对坐,不由感到有些扭捏,赶紧爬了起来,却仍是一脸嘻笑,“再说,我年纪比你小,学历比你浅,又是你的手下,你不罩我罩谁?”

    “三家公司几百号人都指着我来罩,谁来罩我?”陈子昂仰头眼巴巴望着秦关。

    “现在已经有一个了。”秦关连声诡笑。

    “谁?”陈子昂脱口问道。

    秦关笑而不语。陈子昂立刻明白了,心里乐颠颠,嘴里却说,“小女孩一个,谁罩谁都不知道呢。”

    “女人不分老小,一旦心里有了男人,就会母鸡护小鸡似地护着他。”

    “看来你深有体会。”陈子昂打趣道。

    “那当然!”秦关得意一笑,随嘴又道,“以后可能还会有人罩你。”

    陈子昂一愣,问还会有谁。秦关眼睛一转,狡黠笑道,“这还用问吗?你为人磊落、疏财仗义,将来福星高照理所当然!”

    “我还以为你会算命呢。”陈子昂嘴一撇,顾自笑道,“我一无背景,二无靠山,将来不为别人所害就已经烧高香了,哪还指望有人罩我!”

    “你这是富人心态作祟。”秦关道,“这世道人心不古不假,但知恩图报者也大有人在。”

    “我还用你来教训!”陈子昂一抬手将秦关掀翻在地板上,指了他的鼻子笑问,“我对你有恩吧,说!你以后打算怎么报答我?”

    “一生做你的小弟,为嘉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秦关眨巴着眼信誓旦旦。

    “看来你还有点良心。”陈子昂拉起秦关。

    于是主从二人在地板上促膝而坐,也忘了各自心里还有要紧事,开始深一句浅一句的畅谈。后又觉喝茶不便,便又把屁股挪到茶几边倚着茶几腿坐了。

    俩人自认识以来,虽说工作中几达心有灵犀,却从未正儿八经深谈过一次。眼下赶巧都来了兴致,便免不了推心置腹。于是你一盅我一盅一边喝茶,一边热聊,一时颇为忘情......

    最后,茶淡了,兴头未淡。秦关于恳谈中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却也没忘自己小弟的身份,于是想大哥心里之所想,及时把话题扯到枫庭华府即将落户到季玉名下的房子上,“这jing装房空荡荡的,你看要不要添点家具?”

    “你不说我倒忘了!”陈子昂一拍大腿。刚想说你看着办吧,一见秦关今天又和往常一样穿得大红大紫,联想到他装修得中药铺似的家,心里甚是怀疑这小子的审美情趣,便絮絮叨叨开始交代家具什么颜se什么款式,电器什么品牌什么容量,厨具什么组合什么材质......甚至连垃圾筒大小也没忘细细说来。

    秦关先是点头连连一一牢记,后因陈子昂说得实在太细太多,便掏出笔记本运笔如飞。主从二人就这样坐在地板上,一个想想说说,一个记记停停,配合相当默契。其情形颇似资深娱记在采访相熟的影视大腕。

    最后,陈子昂总算说完了,端起茶盏舒心地呡了起来。秦关歇了笔,感到手有些酸麻,就不停地甩着右臂。陈子昂瞅在眼里不觉好笑,“过了吧?也就记了两三页纸,手有那么酸吗?”

    “现在谁还用笔!”秦关想起什么,凑近陈子昂低声问,“要不要买几对烛台?”

    陈子昂一口茶差点喷出,“什么烛台?”

    “以后,若和季玉来个烛光晚宴,没有烛台怎么行!”秦关吃吃猛笑。

    “看来你远比我有信心。”陈子昂甜丝丝笑道,“人家愿不愿意住进去还不知道呢......”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不叩自开。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孟皓然。推门见陈子昂和秦关席地推杯把盏,便笑着嚷嚷起来:“我一上午在山上累个半死,你俩躲在清凉的屋里倒是逍遥。”说着走近茶几,茶盏亦不用,端起紫砂壶泼剌剌便是一通猛灌。

    陈子昂见他满脸通红且一身酒气,就笑道:“你该不会是躲到山上喝酒去了吧?”

    孟皓然一抹嘴,“你不知道我们今天——”刚yu讲玉皇山的重大发现,见秦关在侧,忙改了口,“喝了多少酒。”

    此时不宜久留!秦关何等聪明,站起来笑道:“你们聊,我先走了。”陈子昂目送他走到门口,忽然想起烛台的事,高声道,“那烛台你看着办好了!”

    “什么烛台?”秦关刚带上门,孟皓然就忍不住好奇。

    陈子昂暂时不想将这事告诉他,便笑道,“你不做梦都盼着和陈边边洞房花烛夜吗,所以我打算到时送你几对烛台。”

    “兄弟结婚,出手如此寒碜,是不是太抠了?”孟皓然嘿嘿道。陈子昂含笑盯住他,“若是黄金打造的呢?”

    孟皓然喜得眉开眼笑,“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接着又道,“可得多订几副。”

    陈子昂骂他贪得无厌,孟皓然大呼冤枉,“你自己到时不要用吗?还有,你若送我而不送杜若甫,只怕他到时眼红。”

    “亏你想得周全!”陈子昂笑脸一收,说起正事,“你不知道我刚才给你打了多少电话!”

    “太兴奋了,手机拉在车里。”孟皓然歉意笑笑,接着又猛灌了两口茶,方小声道,“你不知道我们在玉皇山发现了什么——”说着朝陈子昂连勾手指。

    “这里不就你我,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陈子昂嘴里不满地咕噜,身子早已向孟皓然倾了过去......

    还有这等事!听孟皓然细细道完在玉皇山的勘探经过和最终收获,陈子昂惊得目瞪口呆,起身拖了他就往外奔。

    待风风火火赶到玉皇山垮塌处,陈子昂惊得不由连抽了几口凉气。前天还坑坑洼洼、灰不溜秋的垮塌处,一夜之间竟变得面目全非!那东一处西一处清幽幽、亮光光的一片一片,就像散发森冷幽光的魔镜,怎么看怎么诡异。

    “怎么会这样!”陈子昂呆望着垮塌处惊诧无比。

    “昨夜一场暴风雨,揭去了披在它身上的最后一层神秘面纱。”孟皓然解释颇富诗意。

    陈子昂摸摸底下那裸露的清幽幽一片,但觉清凉异常。他更加惊愕:“顶着太阳晒了一上午,却一点都不感到烫手,这是什么东西?”

    “反正不是石头。”孟皓然道,“三个地质专家一致以为。”

    “深埋地底,却又不是石头,那会是什么?”陈子昂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要请考古学家出马。”

    “你可交待要三个地质专家暂时保密?”

    “我会那么傻吗!”孟皓然道,“每人拿了几万的封口费,我想嘴巴捂个十天八天该不成问题。”

    听他如此说,陈子昂微微安下心来。问:“你可有相熟的考古学家?”

    “这样,工程量是不是有点大了?”孟皓然有些心气不足,“如果整座山地下都和这垮塌处一样,一两个考古学家根本不解决问题。”

    “那倒是。若要兴师动众,非zheng fu力不能为。”陈子昂不由连连点头,问,“你说,孙悟满当初为恢复垮塌的山体,在这里折腾的时间也不短,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秘密?”

    “谁知道!”孟皓然喷了一口鼻息,玩笑道,“他要派人用高压水枪把这垮塌的地方冲刷一遍就好了。”

    陈子昂闻言一笑,“我想只有一种解释——他原本压根儿就没有打算要恢复这地方。”

    “可省市后来都派人监督施工过。”

    “现在哪桩豆腐渣工程不是在严格监督下造出来的!”陈子昂连声冷笑。

    孟皓然无言以对。愣了一会儿,若有所思道:“你是说,孙悟满刻意不恢复垮塌的山体,就是为了建‘天字一号’?”

    “你觉得还有比这更合理的解释吗?”陈子昂眼睛眯成一条缝。

    “这倒是。”孟皓然连连点头,“以孙悟满的实力,再垒一座一模一样的玉皇山也不费吹灰之力。”

    “这就对了。”陈子昂定定道,“还是和他的脚痛有关。”

    孟皓然道:“看来,这玉皇山被老人们称之为神山,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我们得去图书馆查查。”

    “算了吧你!”孟皓然道,“我爸说了,市旅游局为了给玉皇山攀历史上的有名亲戚,组织几十个文史专家把图书馆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一无所获。”

    “还有这等事!”陈子昂大感失望。

    “接下来怎么办?”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天发现,一向机敏的孟皓然一时没了主意。

    “那还用说吗?”陈子昂遇事干练,想眼下最要紧的是马上请考古学家看看这“魔镜”,再挖了孙悟满踹过的那石头瞧个端倪。便如此这般跟孟皓然一番耳语。

    孟皓然听罢连连点头,“就不知那石头埋在哪里。”

    “你不会问问你姨夫吗?”

    “对啊!”孟皓然一拍脑门,问道,“你看‘魔镜’之事要不要告诉我姨夫和孙悟满?”

    “千万不可!”陈子昂严肃道,“在没有摸清孙悟满送我‘天字一号’的真正用意之前,我们做什么都不能让他知道,免得他采取应对措施。”

    孟皓然语气忐忑,“可一旦zheng fu介入,这发现迟早得昭示天下,孙悟满也就知道了。”

    “好歹这过程得费一段时间。”陈子昂亦知这“魔镜”之事肯定捂不了几天,却仍试图自我安慰,“或许,到时我们已经弄清孙悟满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接下来,二人蹲在“魔镜”前又是一番细细商量,直到诸事虑及,方满意起身离去。在绕过“天字一号”时,陈子昂停住深深地看了一眼,对孟皓然道:“你姨夫上午又迫不及待给我打来电话。”

    “说什么?”“叫我抓紧时间装修‘天字一号’。”“看来孙悟满非常希望你早一点住进去。”“那样,他的脚痛或许也就早一点好了。”“这二者之间有联系吗?”“你不觉得这二者之间肯定有联系吗?”“......”

    二人边走便说,渐行渐远。西下的阳光将他们拉成两道修长的身影。身影遥对玉皇山,看上去就像两只巨大的惊叹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