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自古名篇多磨难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一阵闲侃过后,一直闷头喝茶的胡专家终于发话了。他一张口便语出惊人,“曹cao那首千古名篇《观沧海》,其实最初不叫《观沧海》。”

    “那叫什么?”赵局长和其他专家惊诧不已,不约而同问道。

    胡专家向来“语不惊人誓不休”,一见开口便收到震慑效果,心里非常满足。他惬意地呷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叫《观钱chao》。”

    此语一出,与会者当即惊得全部站了起来,有几个更是离座向他围将过去。

    赵局长知道胡专家憋到现在才肯发言,定是刚才神游到三国去了,指不定还和曹cao见上了一面,不然说话为什么会如此有把握!便兴奋地跑到胡专家面前给他添了茶,两眼光芒四she,语极恭敬道,“您老喝口茶,慢慢讲!”

    胡专家见大家纷纷对他投来佩服与探寻的目光,心里越发受用,遂继续发she重磅炸弹,“这诗的最初前两句也不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那是什么?”与会者、包括赵局长果然被震得晕头转向。

    胡专家故意停了下来。他看了看手里的“弹筒”,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赵局长心领神会,马上给他的“弹筒”里再续了一下水。

    胡专家面露笑意,忘情地拍了拍赵局长的肩膀,接着又是一记重炮,“‘东临玉皇,以观钱塘’。”

    大家一下子被震得呆若木鸡。人人张嘴,却口不能言。

    胡专家等了半天不见有人向他发问,心里憋得实在难受,便忍不住口吐莲花,“赤壁之战前,曹cao路过越城,刚好赶上钱塘大chao,便忍不住登上玉皇山观赏。但见钱塘大chao排山倒海,浊浪滔天,蔚为壮观。他顿时诗兴大发,于是朗声咏叹:‘东临玉皇,以观钱塘’——”

    于是众人接着齐声吟诵:“‘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ri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与会专家肚子里的古诗词都能车载斗量,对曹cao的名篇《观沧海》更是烂熟于心,纵然被胡专家的重炮震成木鸡模样,机械张口,亦能倒背如流——研讨会一下子俨然成了诗歌朗诵会。

    “其实曹cao当时只念了前面四句。<ww。ieng>”胡专家肚子里炮弹充足,待众人诵完,紧随着又是一发。

    “这是为何?”胡专家记记都是重炮,大家也就适应了。于是有好奇者问道。

    “刚好这时孙权的信使前来催曹cao去赤壁决战。并扬言说,若十ri内再不去决战,别怪他以后高挂免战牌。曹cao劳师远袭,最怕别人高挂免战牌,心里一惊,诗绪断了。”

    “这里不符合逻辑。孙权兵少势微,怎么会主动约曹cao决战,这不是以卵击石——自己找死吗?”三国史学专家质疑道。

    “亏你还是研究三国的,这都不知道!”胡专家猛喷了一口鼻气,“孔明算准这十ri内必有东风,所以要孙权赶紧派人来催曹cao,以免误了战机。”

    “曹cao会听从孙权调遣吗?”兰老是个三国迷,忍不住插话。

    “当然不会!他笑道,‘孙权小儿,安敢遣余耶?’便把信使打发了。”胡专家不屑地瞟了立在身边的兰老一眼,“曹cao随后命人在玉皇山顶搭帐篷——他要在山顶住一宿,以便第二天继续观chao,把打断的诗绪接上来。”

    “怎么又要住一宿?”兰老小声嘟哝。心想你上次考查出朱元璋在玉皇山下住了一宿,现在又要曹cao在玉皇山顶再住一宿,敢情这玉皇山能催眠啊!

    “怎么,你不会又有三国的麻布片要捐出来吧?”胡专家岂是省油的灯,立马反唇相讥。

    “这还是不符合史实。”三国史专家叫起真来,“越城在江东,曹cao在江北。他怎么能跑过去?”

    “《渡江侦察记》看过吗?”三国史专家点了点头,胡专家接道,“其实解放军是从曹cao那里学的。”

    “我们要紧扣主题!”一见几位老学究信马由缰越扯越远,赵局长赶紧截断他们的话头。随后转脸兴奋地问胡专家,“那后面几句是什么时候写的?”

    “曹cao在玉皇山住了一宿后,还是找不到灵感,只好扫兴地带着半截诗一路马不停蹄赶往赤壁。到达时,刚好是晚上。他站在长江边上,但见自己几万战船气势恢宏横朔江面,船上松枝火把迎风闪烁,宛如天上繁星坠入长河,目之所及,杳无穷尽。曹cao被眼前的壮丽景象惊呆了,一时文思如涌,脱口而出:‘ri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刚咏到这里,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大家伸着鹅脖子,纷纷诧异惊问。

    “所以古人云,要活到老学到老。看来你们还得加强研究——尤其是三国志。”胡专家像是在给自己的学生上课,“还能出什么事!孙权借着风势,引着数千战船杀过来了,赤壁起火了!”他感到有些唇焦口燥,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曹cao好在没有下马,一见四面大火弥漫、杀声震天,带着一干亲随策马就逃。一口气跑到heb的碣石山后,发现后面没有了追兵,才敢停下来歇一口气。”

    “他应该往hen许昌逃才对,逃到heb去干什么?”三国史专家此时已无丁点与胡专家辩驳的冲动,心里只剩下好奇。

    “慌不择道!天又黑,跑岔了。”胡专家淡淡一笑。也懒得等他人发问,接着说道,“眼见自己八十万大军顷刻间灰飞烟灭,曹cao一时心如死灰,登上碣石山山顶就要跳海自杀。亲信们拼死抱住好一番苦劝:失败乃兵家常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曹cao听罢亲信们的劝导,又见眼前大海无边、天高地阔,顿时心生快慰、雄心再起。仰天长啸数声后,想起了那首没有咏完的诗来,遂朗声叹道:‘幸甚至哉,歌已詠志’——如此,这诗总算是咏完了。”

    “此诗玉成可真是一波三折!”

    “不对!应该是命运多舛。”

    “伟大诗篇的诞生,就应该有这种不平凡的经历!”

    ......

    众专家听完胡专家的讲述,一时唏嘘不已。

    “其实还没有完。”胡专家终于恋恋不舍将肚子里的最后一颗炮弹搬出塞进了炮膛,“曹cao回许昌后,立刻把这诗写了下来。开始取名为《观钱chao》,可后来一想,就是因为自己贪恋玉皇山和钱塘chao的景致耽误了两ri,匆忙赶到赤壁后根本没时间思索,才误中了孙权小儿的jian计,好在逃到碣石山看了大海之后,方让自己重新拾回信心。于是大笔一挥,将《观钱chao》改成了《观沧海》,又把第一句‘东临玉皇,以观钱塘’改成了‘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这诗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不过,这诗前几句的描写还真是像极了登上玉皇山后看到的景象。”有专家微微颔首。

    “什么像极?”胡专家底气十足,冲发话者吹胡子瞪眼,“本来就是!”

    “可否有确凿的证据?”又有专家问。

    “先别管证据不证据!”胡老有些不耐烦,“你们就说我讲得有没有道理。”

    “在情在理!”

    “符合逻辑!”

    “很像曹cao的行事风格。”

    ......

    众专家急于脱身,不想再在这种研讨会上空耗下去,纷纷点头附和。

    “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胡老胸有成竹地说。

    赵局长尚有些担心:“碣石山这个地方会不会对我们的研究成果产生质疑?”

    “这点你大可放心。”胡老神se泰然,“碣石山早就不存在了。”

    “一座山怎么会不存在了?”赵局长惊诧莫名。

    “或许早已被海水淹了,或许历史上原本就没有碣石山这个地方。”三国史专家解释道,“目前学术界对此一直没有定论。”

    “这倒是省下了两地的口水战。”赵局长放下心来。

    ......

    一场原以为又要大费周章、并为此作好充分准备的研讨会,居然会进行得如此顺利,而且取得的成果又是如此丰硕;困扰好几位前任多年的难题,竟然在自己上任后一两个月内一举攻克!赵局长大喜过望,兴奋之情更是难以言表。

    眼看再过两个来月国庆旅游黄金周就要到了,时不我待!赵局长想赶紧去向市有关领导汇报此次研讨会的成果,于是心情激动地作了简单总结后,便宣布散会。

    这时,一直候在会议室外、站得两脚有些发麻的医生悄悄走到赵局长身边,“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撤了?”

    “拉响鸣笛,送这些专家回家!”

    “我们是紧急救护危重病人的。”

    “你看他们现在哪一个不像危重病人?!”

    “......”

    随后,鸣笛的救护车在旅游局大院内呼啸着几进几出。见此情景,附近有知旅游局机构臃肿者便笑侃:该不会是八个副局长为争权打破头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