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自此‘玉皇’不寂寞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一切准备就绪。

    赵局长亲自到“情报”分析室请出各位老专家。

    众专家被“囚禁”在旅游局一月有余,吃不好睡不好洗不好,个个早已是衣冠不整、形容枯槁、满身酸臭,如刚从“五七”干校放出来一般。此时一见眼前阵势,饶是平素再见多识广,也着实下了一大跳:

    但见旅游局门口的救护车尚未熄火,驾驶员端坐驾驶室,手握方向盘表情严肃;车旁两个壮硕的大汉手里拎着救护担架作随时奔跑状;另有一个医生手握听诊器不断地看着手表;他身边的护士手里则拿着注she器,针头上还挑了一小瓶药剂。会议室旁边的房间里,两个训练有素的中年女护士此刻正忙着给几个支架上挂生理盐水......

    而一干专家走进会议室,一种大战将至的肃杀氛围更是让他们的腿肚子发软。只见会议室一角,各种食品饮料箱子堆成了一座小山;每张椅子前的会议桌上各放着一个热水瓶和一只轻型火炮弹筒似的保温杯;四面墙上则各挂了一条标语:两端墙上一条为“誓为越城增光添彩”,另一条为“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两侧墙上一条为“巧挖历史结良缘”,另一条为“自此‘玉皇’不寂寞”。

    众专家一个月来早已领教够了这个小赵局长的功夫,知道他做起事的狠劲远比前任局长厉害。现在一见他拉开了“将革命进行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心知今天若不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怕是自己这把老骨头都要丢在这里了。一时间,人人jing骛八极、个个神游四海,穷尽毕生所学,脑子里立刻划拉开了......

    待众专家颤巍巍地围会议桌坐下,赵局长按惯例先是一通无微不至的问候,态度甚是真诚;然后是一阵漫无边际的寒暄,言语甚是幽默。他满面笑容、神态谦恭,让人感觉此时此刻他并不是这个会议的主持者,倒像是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

    众专家对赵局长这套程式已经领教过多次,知道接下来他要干什么,所以均不为所动。

    果然,热完场后,赵局长脸上的笑容狂风卷落叶般一下子飞得无影无踪。他神情庄重、语调沉痛道:“各位老专家、老学者,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我们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这不是你们的过错,而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在这里,我对大家表示深深的歉意!”说完,站起来朝与会的各位专家深深三鞠躬。

    赵局长的这一举动完全出乎众专家的意料。他们个个都是顶着“臭老九”的帽子过来的,所以人人养成了一个不该有的毛病,那便是:惯于薄待,恐于厚爱。此际一见赵局长鞠躬,心里便莫名一阵感动,一肚子的不满和抵触情绪顿时消减不少。于是纷纷站起来,有的双手合十,有的以手捂胸,不安道:“是我们没有尽到责任。”“是我们研究得还不够仔细。”“是我们挖掘得还不够深入。”......

    赵局长果然是官场老手。适才见与会的各专家进来时每人脸上堆满不快和恼怒,知道是这一个月的“圈禁”令他们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反感。他知道这是危险信号,万一这些老学究犯起倔来缄口不言,或是之乎者也地穷于应付,这第九次研讨会十有仈jiu又会无果而终。于是他立刻低下身段向专家们做了个高姿态的赔礼道歉。

    现在见这招已经初步奏效,他便进一步道歉捎带动员说道:“同志们啊,不是我在逼你们哪!是领导的殷切期望在逼你们哪!是越城八百万百姓的热切期盼在逼你们哪!是越城蓬勃发展的旅游经济在逼你们哪!你们想想看,现在我们越城大大小小五百多个旅游景点,除了玉皇山之外,几乎全部与历史的名人、名篇和名事件攀上了亲戚。上个月,甚至就连定安路上开了一百多年的王婆西瓜摊和浣纱路上开了两百年的钱麻子臭豆腐店都分别与康熙和乾隆搭上了关系。真是可喜可贺!现在就剩这玉皇山了!多好的一座山哪!像一个巨大的馒头,自古以来就是越城繁荣富足与安宁的象征。它在越城矢志不渝默默坚守,一呆就是几千年,从不三心二意见异思迁——不容易啊!”

    说到这里,赵局长拿起“弹筒”喝了一口茶,喝茶时眼睛还不忘四下观察专家们的反应。见专家们频频颔首、显然已被自己一番颇具煽动xing的话语打动,心头一喜,便又接着道:“难道我们就忍心让它这样永远地孤独下去吗?难道我们就忍心让它昔ri的辉煌永远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吗?答案是否定的!前几天个有专家对我说,‘我们都找了这么长的时间、翻阅了这么多的史料,却没有找到一点像样的东西。可见若要再找下去,真是太难了。’我觉得这是一种不愿意开动脑筋、缺乏主观能xing的表现。这事再难,能难得过小小王婆瓜摊和钱麻子臭豆腐店吗?连它们都能和皇帝攀上关系,难道偌大一座历史悠久、漂亮奇特的玉皇山会挖不出一点有价值的史料?我怎么都不信!”

    赵局长放下手里的“弹筒”,继续循循善诱:“历史不一定总是写在书上。即便写了,这书也有可能失传。或许有些根本就没有写,像朱元璋在太子溪一夜情的事,他当了皇帝会告诉史官吗?肯定不会!这件极富传奇se彩的史实,如果不是胡老和与会的各位专家大力发掘,不就永远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吗?”说完,极富深意地看了考查出朱元璋当和尚时在太子溪住过一宿的胡专家一眼。

    胡专家和其他专家脸上不觉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尊重史实;但另一方面,在史书没有记载的关键节点上,我们还要学会推理。”赵局长见在自己的开导下,专家们开始清理嗓子,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便端起“炮筒”吹了一口气,笑道,“大家畅所yu言吧。”

    上次捐献麻布片的民俗专家兰老首先发言了:“我听我爷爷辈的人讲,这玉皇山是一座神山,不知大家有没有查到有关这方面的史料。如果有的话,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也好发挥一些。这样即便以后有人质疑史实的真伪,也无从查起——仙界的事,谁弄得清楚!”

    众专家纷纷点头,却被赵局长一口否决,“我们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要动不动就拿神仙说事。再说我们的旅游景点里,这种神仙传说已经够多的了——小到蜘蛛jing,大到如来佛,全齐了。再整下去,别人都以为越城不是人呆的地方了。”

    “不!还差一个玉皇大帝。”治学严谨的胖专家立马斧正赵局长。

    “那就等玉皇大帝来越城旅游时再说!”赵局长不悦道。

    随后,紧挨赵局长坐了、上次建言朱元璋“一夜情”的秃顶专家发言道:“我觉得玉皇山可能是宋太祖赵匡胤妃子的陵寝。”

    赵局长脸上更是不悦,头微侧对秃顶专家低语:“我老祖宗又没有得罪你——你扯他干什么!”

    秃顶专家连连道歉,“我不知道你是宋太祖的嫡系子孙。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接着又有两个专家发言,一个说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就是坐在玉皇山顶写的;另一个说白居易听商人妇弹琵琶并不是在船上,而是在玉皇山顶,因为他写《琵琶行》时刚好在越城做官。

    这立即遭到一个与会的唐史专家的严厉驳斥:“这些诗词写作的时间和地点都有明确的史实记载。不能瞎编!”

    “他们写作时你看到了?”说白居易的专家立刻反问。

    “......”一句话把唐史专家噎得半死。

    眼看又要陷入一场口水混战,赵局长忙站起来打圆场:“戏说,戏说!不必当真,不必当真!”

    向来有些搞怪的先秦史专家、也是在座的唯一一位女专家——芬老、芬素青,也是上次太子溪公园“攀亲”成功的贡献者之一。只不过当时她不是主动贡献的,而是“被贡献”的。那次论证会上,一直缄口不言的她见大家整到农家女孩一夜情怀孕后,为情节如何铺陈争执不休,便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活着干什么,死了算了!”哪知偏巧被坐在她身边的兰老听到,并替她贡献了出去......

    对眼下这种研讨会,芬老一直了无兴趣,只不过因为补贴丰厚,她才耐着xing子坚持,却是惜口如金。现在听了赵局长一席话,不知怎么一下来了兴致,神神秘秘地说:“其实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出巡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巡视全国。”

    “那他想去哪里?”与会者见芬老开了金口,自是非常稀奇。

    “他是想来拜谒玉皇山。”

    “中国这么多名山他不拜,为什么偏要不远万里来拜名不见经传的玉皇山?”赵局长诧异道。

    芬老微微一笑:“‘玉皇’者,‘玉成之皇帝’也。中国还有哪座山的名字有如此的皇权气象?秦始皇是中国第一个皇帝,他不拜玉皇山拜谁?!”

    “不是还有黄山嘛!”有专家不以为然。

    “它是黄巢的‘黄’!”芬老微微一笑,“若是秦始皇知道黄巢以后会起来造他秦家江山的反,说不定在世时就把这带‘黄’的山给平了。这样今天压根儿没有黄山,你也就不会质疑了。”

    发问者顿时哑口无言。

    赵局长脑海里迅速扫过中国三山五岳的名字,倒还真是未见一个有如此的威严气势,顿时瞪眼如炬:“可有什么证据?”

    “怕是要等到始皇墓发掘后才有定论。”芬老一本正经地答道。

    赵局长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

    芬老见状,心里笑得叮当作响,却故作宽慰:“其实还有更简单的办法。”

    “什么办法?”赵局长心中希望有如鼓胀。

    “等秦始皇醒后,问他一声不就得了!”芬老语调甚是轻快。

    赵局长气得一连放了三个响屁。

    众专家笑得东倒西歪。有两个更是被笑声呛住,一时咳得山崩地裂。隔壁房间的护士赶紧拎着盐水支架跑了进来。会议室楼层不高,候在旅游局门口的医生也闻声飞奔上楼。几个人替两位老专家又是捶背、又是摩胸,折腾了半天,总算止住了咳嗽。随后医生又观察了一会儿,见无大碍,方才带着护士离去。

    “不要再拿历史开玩笑!”一场有惊无险的抢救过后,赵局长面带愠se地扫了芬老一眼。他可不敢明言责备芬老,芬老是全国赫赫有名的先秦史专家。

    话音刚落,一个刚刚被抢救、身体瘦瘦的专家举起手来。

    赵局长一见,正是想私底下请教“自己祖宗怎么就丢了大好江山”、可又苦于抽不出时间拜谒的元宋史专家方堂悦,语气甚是关切,“方老身体可吃得消?”

    “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方老风趣笑笑,认真道,“几年前我在蒙古考察时,听到元世祖忽必烈的一个嫡亲后裔给我讲过一段轶闻。后来我求证史料,可一直没有找到相关佐证。会前我心里还犹豫着要不要讲。可刚刚才笑了几下,就咳得差点背过气去,想是这身体确实不行了。所以现在想讲出来了,也省得我哪天万一一觉睡过去,让它烂在肚子里岂不可惜!”说完,呡了一口茶,接着道,“何况这轶闻还真是和玉皇山有点关系,说出来或许对它的攀亲有些益处。”

    与会者都知道方老向来治学严谨,赵局长对此也早有耳闻。现在见方老自己未经佐实,就要把它讲出来,想这轶闻定是惊爆,且与玉皇山干系不小。于是纷纷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会议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勿必烈灭南宋与玉皇山有关。”方老神情肃穆道。

    果然惊爆!方老此语一出,与会者个个目瞪口呆,一时竟然都忘了问他为什么。

    “我再次声明这是轶闻。”方老见大家此刻都聚jing会神盯着他,jing神大增,于是侃侃而谈,“忽必烈定都燕京后,本想整顿一下军备,过几年再攻南宋的。偏巧这时候派往江南的一个高级细作回来跟他讲,南宋都城附近有一座山叫玉皇山,生得和他们的蒙古包一模一样,且此山只生两种树,chun乃花红,秋则叶赤,极其漂亮。

    忽必烈闻言大骇:朕的‘营帐’都搬到越城去了!莫非上天早有预兆?就想立即前往越城亲眼一睹。可又不愿意扮着细作失了身份,于是给南宋皇帝修书一封,说他只想带了銮驾和贴身禁卫到越城看看玉皇山,并没有别的恶意,恳请南宋皇帝一路放行,遂了他这个心愿云云。

    南宋皇帝看罢修书,心想,尔的銮驾都摆到朕家门口来了,居然还说没有恶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当下就要仗毙信使。旁边的大臣慌忙劝谏:或许他说的是心里话。南宋皇帝气得拿起龙案上的笔洗掷向劝谏者,怒道:‘你当他真是想来看玉皇山吗?他是想来看我的妃子!’于是不顾大臣们的劝谏,亲自cao起廷杖将信使暴打了一顿。撵他出宫门时,还气哼哼地说:‘有本事,让厮孤身来看!’

    信使瘸着腿回去后,将自己的遭遇向忽必烈据实禀报。勿必烈大怒。其后果可想而知。以后发生的事,我不讲大家也了然于胸——大宋去了,元朝来了!”

    “打得好!这忽必烈也真是欺人太甚!”赵局长忿然作se,拍桌怒道。

    方老愕然:“赵局长为何如此动怒?”

    一旁的胖专家捅了捅方老。方老忙倾过身去。胖专家附耳窃道:“你辱了他的祖宗!”

    方老恍然大悟,正身对赵局长尴尬笑道:“轶闻而已,赵局长不必当真。”

    “这段轶闻好。”赵局长涵养果然了得,脸上刚刚还是电闪雷鸣,瞬间变得风和ri丽,“我们要将此轶闻刻碑立在玉皇山顶,以jing示游人。标题我都想好了——‘风景这边独好,请君切勿贪恋’。”

    “你这不是要赶游人走吗?”芬老甚是不解。

    “顾不了那么多了——舍小我而全大我。”赵局长神se庄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必须时时谨记,旅游时也不例外。”

    难怪他小小年纪就能当上局长,这全局观念就是异非常人,竟能把一个小小的旅游景点和国家的安危紧密联系起来!众专家不由对端坐眼前的这位小赵局长刮目相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