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三剑客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陈子昂清早巴早就被问季玉住哪的李翼打电话吵醒。按惯例,他本该赖赖床的,至少也要仰在床上抽根烟再爬起来。却没有。一个极不寻常的周末为他的生活掀开了崭新的一页,他不愿再在床上空耗一秒钟的时光。洗漱完后,他开车直奔公司。

    一进凯瑞大厦,就见空荡荡的大堂里有三个年轻的小子在晃悠。陈子昂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正是戴援——他那独特的马尾辫和山羊胡实在太过醒目。

    戴援手里捧着煎饼,嘴也嚼得正欢。一见恩公驾到,赶紧迎上去打招呼,“陈总,您好!”语气拘谨却不失欢悦。说完,又想把没来得及吃完的煎饼装进包里。

    “没关系,接着吃吧。”陈子昂盯了戴援细细打探,见他和前日比简直改天换地,不由咧嘴一笑,“嗯,你今天穿得倒是整齐。”

    “不然,打死也不敢再来!”戴援听出弦外之音,倍感不好意思。

    此时,大堂里另外两个小子也一脸灿烂朝这边围过来。陈子昂便问戴援:“你这么快就找好人了?”

    过了你这个村,还有你这个店吗?戴援眉毛几跳,忙给陈子昂介绍:“小杨,杨顽鲤,中央美院毕业的;小郑,郑盘礁,中国美院毕业的。”

    “哇,庙小和尚大!”陈子昂一听如此响亮的名头,不由低声开起玩笑,“就不知我这里放不放得下三位真神。”

    小杨、小郑苦难的求职经历和戴援颇为神似。三人在工作中先后结识,因感相见恨晚,很快结为患难知己。后来三人在越城近郊合租了一套三居室,闲聊时每每感叹时运不济,明主难寻,空负一身才华。前日下午,戴援诚惶诚恐由陈子昂送回自己的“避难所”,进门便忍不住兴高采烈向杨郑讲述了自己的第六次求职经历。俩人惊叹不已,忙问这公司还是否要人。戴援卖足关子后方把陈子昂让自己再找两个搭子的事说出来,喜得两人在床上连翻了无数个筋斗。为表决心,二人当即打电话向各自所在公司辞了职,今天又一大早就催戴援带他们来到凯瑞大厦。

    “就怕陈总不满意。”搞设计艺术的素重视觉感知。杨、郑一见陈子昂,便叹为天人。生怕他不要自己,一时颇为忐忑。

    “哪里!”陈子昂指了戴援笑道,“我相信他的眼光。”

    戴援汗颜搓手,心里甚是感激陈子昂在朋友面前抬爱自己。

    寒暄几句后,陈子昂叫三人随自己进大堂里侧的西餐厅吃早点。杨郑二人颇感难为情,推说已经吃了。陈子昂便道:“有要事和你们谈。”三人一听刚来就有重活,心下无不欢喜,忙鱼贯随他进了西餐厅。

    刚一落座,陈子昂便说起“天字一号”的装修设计。他如此做,一来想试试三人的身手;二来他的“王屋”装饰公司设计部现在有好几个案子在手头,压根儿腾不出人手;三来,他未料到戴援这么快就找好了搭子,既然人都来了,总得有事可干;四来,“天字一号”得来蹊跷,在疑团未解之前,他不想让公司太多的人知道此事,以免闹得沸沸扬扬。

    又是专业不对口!三人一听陈子昂要他们搞别墅的装修设计,顿时面面相觑。戴援好歹和陈子昂多见一面,又是三人的首领,只好面有难色地壮起胆子:“我们主攻园林设计。”

    “一道课外小题而已。”陈子昂笑道,“你们把这别墅当一座小型园林来设计就完了。”

    戴援问可要注重实用功能,陈子昂一笑置之:“人在里面呆得住就行了。”

    一见要求如此简单,三人心里便也释然。忙问别墅在哪里,最好马上去看一看。陈子昂道:“不急这一天两天,到时我带你们去。”抬手便唤服务生......

    季玉匆匆赶到公司,遍寻不见陈子昂的身影,只好猫进自己办公室有一下没一下地整理着本就整洁异常的办公桌,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正值到岗高峰,公司里异常热闹。隔着门上的镂花玻璃,她眼睛的余光瞧见副总沈妙曦来了,财务总监俞晓玲来了,工程经理麦道辉来了,设计总监王念来了......

    直到八点半,她终于忍不住开门朝办公区张望。员工们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着,却还是不见陈子昂的身影。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她芳心大乱、坐立不安,便开始胡思乱想:他不会是病了吧,不会是睡过头了吧,不会是开快车撞了吧?......

    她揣测陈子昂没来的种种原因,觉得每种都有可能;越是情况严重的,可能性越大。于是越想越不安,越想越担心,最后终于忍不住拨了陈子昂的手机。

    “喂,哪位?”电话里立刻有了回应。

    季玉一听电话那端陈子昂正有说有笑,心里不由叮当作响:早上也就吃了白水煮鸡蛋,我替他操哪门子咸心!本想把电话挂了,却又觉有必要向他晓喻自己的伟大存在,便细细答曰:“我。”

    “季玉啊!”电话里,陈子昂语气甚是欢欣,“你到驾校了?”

    “驾校有开在十二点五楼的吗?”季玉鼻孔悠悠冒出一缕凉气。

    凯瑞大厦气派非凡,居场颇多洋鼻子老道。产权方为示国际主义友爱,特意将其忌讳的“十三”唤作“十二点五”,故有了季玉“十二点五楼”之说。至于国人忌讳的“十四”,却赫然在目。反正窝小蛤蟆多,越城国人开的各类鸡零狗碎的公司比之天湖的水滴也少不到哪里去,也不愁没人租。

    “哎哟,我都忘了这是你办公室的电话。我马上上来!”陈子昂身在一楼,歉意已嘟嘟嘟爬了上来。

    季玉闻言喜滋滋,挂了电话赶紧检查穿戴有无差池,一见完美无瑕,满意转了两圈,接着便憋到办公室门口隔了镂花玻璃斜眼朝外张望,脸色尤其急不可耐。

    才两三分钟的时间,陈子昂领着戴援三人进了公司。待近前,季玉见为首的一个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知道待会儿陈子昂必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踞足,忙溜到办公桌前端坐,摆出一副正专心做事的架势。

    陈子昂领着三人走到人事部,叩门便唤季玉。季玉芳心乱跳,面上却沉静如水,优优雅雅析出门来。

    神耶?仙耶?郑盘礁和杨顽鲤一见季玉,顿时惊得魂飞天外。二人心里深恨戴援事先不打招呼也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于是不约侧头狠瞪他一眼。

    陈子昂瞅着衣着清艳无比的季玉,心里早已七晕八素,却装着若无其事跟小杨、小郑作了介绍道:“以后你们个人对公司有什么要求,尽可跟她提!”

    就一个要求——以后每天上班都能见到她!郑、杨二人惊诧于季玉无与伦比、难以言传的美貌,不觉相视莞尔。

    陈子昂介绍完季玉便领着戴援三人背手而去,一副公事办完还待何留的神态。

    “装得还挺像!”季玉冲他的背影鼻头一皱,闪身躲进门去。

    陈子昂最后领着戴援三人来到副总沈妙曦办公室,进门便笑:“妙曦啊,这三位园林设计师就交给你了。”又对戴援三人介绍道:“沈总是‘海龟’,从太平洋那边游过来的,见多识广。以后你们得多多向他汇报和请教。”

    沈妙曦一听陈子昂称三人是园林设计师,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忙起身和戴援三人握手。一番寒暄后,便唤来手下领三人去熟悉公司环境。

    陈子昂见没自己什么事了,抬脚欲走。沈妙曦一把捞住他,“说好了,我可分身乏术。jczay公司你自己管。”陈子昂道:“现在你管,关键时候我管。”说罢闪身就溜。

    沈妙曦对陈子昂的理想庄园梦一无所知,自然不知他所嘴里的“关键时候”何时降临,便想逮住他问个明白。不想陈子昂嗯嗯哈哈,话没几句,人已抢出门外。沈妙曦无奈掩门,气得张牙舞爪:“自抢饭碗!——不,野心膨胀、画蛇添足、鬼迷心窍!”

    陈子昂前脚刚进自己总裁室,季玉后脚便跟了进来。

    “你今天真漂亮!”陈子昂刚才一直生生憋着的感叹终忍不住脱口而出。

    “本小姐还有不漂亮的时候?!”季玉光洁的额前,两条卧蚕得意地高高抬头。

    “说错了。”陈子昂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奶茶,开了插上吸管递给季玉,笑道,“你今天是以前漂亮的n次方。”

    “这还差不多!”季玉开心地吸着奶茶。

    陈子昂想起让秦关给季玉偷偷办房产证的事,就对季玉说:“待会儿你把身份证给我。”

    “你要我的身份证干什么?”季玉一脸疑惑。

    陈子昂自是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便道:“我想把你的驾驶证先办了。”

    “我都还没开始学呢。”季玉信以为真。

    “这你就不懂了。”陈子昂忍笑开导她道,“现在做事,不循规蹈矩不行,全循规蹈矩也不行。”

    “那我还去驾校干什么,闲时让李翼教我不就得了。”一听陈子昂如此说,季玉学车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那怎么行!”陈子昂严肃道,“你不仅要去驾校,而且要好好地学,最好学得能开赛车。”

    “那好吧——”季玉一对清泓被忙着泡茶的陈子昂牵引得碧波荡漾,“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陈子昂总算坐了下来。

    季玉觉得自己的脖子和眼睛没那么酸了,可脸却烫起来,“得让我早上先到公司转一下。”

    “南辕北辙,你还来公司干嘛。”陈子昂一脸疑惑地望着季玉,“你住的地方离驾校近多了。”

    不就想见见你吗!季玉心里哼哼唧唧。她感到自己的脸烫得更厉害了,“还有,你有空要到驾校去教我。”

    “还要我教干什么,驾校有的是师傅。再说,李翼的车技也比我好,我要他天天在驾校陪你。”

    “那我不去了。”季玉低头嘟嘴猛吸奶茶。

    陈子昂蓦地醒悟什么,心神不由为之一荡。他走到季玉面前,躬身柔声道:“我答应你。不仅如此,以后万一有事不来公司,或不能去驾校,我肯定告诉你。”

    “真的啊?”幽思被解,季玉不禁心花怒放。她将才喝一半的奶茶塞给陈子昂,指指吸管,吐舌道:“你可以凑一双筷子了!”话音未散,人已飘出门外......

    昨日藏吸管被她发现了!

    陈子昂双手捧着奶茶,痴痴地盯着门外,一股臊热袭上脸头。不觉中,他将奶茶吸管叼进嘴里。顿时,一缕绵软的甘甜如涓涓细流润泽心田。除茶之外,向来不屑其它饮料、尤其是人工合成饮品的他,第一次觉得这些瓶装和罐装的玩意也并非全是垃圾食品,至少手上的这罐奶茶是个例外。他甚至思谋以后是不是就改喝奶茶算了,这样至少可以省下很多费在品茶上的时间。至于省下的时间又拿来干什么,他很快就想好了——用来把玩季玉送他的吸管。

    这吸管除了难以忘怀的纪念,将来还能派些什么用场?陈子昂思绪飞扬地坐到沙发上,忽然大腿一拍:对了!等到自己和季玉将来老得牙齿掉光的时候,用它们来喝稀饭岂不正好!

    正思绪翩翩,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陈子昂拿起一听,是王昌临打来的,语气甚是热乎:“陈总吗,我王昌临。孙总让我问问你,‘天字一号’什么时候开始装修。”

    陈子昂嘴里叼着吸管,仍和上次一样瓮声瓮气,只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我刚安排人设计装修方案。”

    “那就好,那就好!”王昌临语气越发热络,“你又在吃棒棒糖?”

    陈子昂感到异常好笑,嗯哈着不语。王昌临未觉无趣,语气越发滚烫:“你昨晚吃法式大餐也不请我!”

    “你怎么知道?”陈子昂惊得吸管从嘴里掉落也顾不得捡起。

    王昌临不答反笑,又道:“你害得我们孙总吃了一顿叫花子晚餐。”

    这都哪跟哪!陈子昂更是一头雾水,忙问怎么回事。

    王昌临笑道:“你什么时候进场装修‘天字一号’,我什么时候告诉你。”

    陈子昂刚想再仔细问问,未料王昌临“啪”地把电话挂了,便暗笑:这也难得倒我!忙翻出凯撒皇宫查理的名片。

    电话打过去,查理讶异之余,终耐不住陈子昂的逼问,只好将昨晚门口发生之事和盘托出。

    天底下竟有这等巧事!陈子昂听了不由兀自笑起来:莫非自己和孙悟满前世有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