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好友如歌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奇事!

    陈子昂怀揣巨大的喜悦和无比的兴奋回到公司,关着门和孟皓然分析来分析去,折腾了半天,却还是理不出丁点头绪。

    “并购一说不可信!”超级富豪兴之所至打一些稀奇古怪的赌,陈子昂不是没听说过。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怎么也不相信。

    “我也不信。这太荒唐了!两家公司的并购怎么会七绕八绕扯到你的名字上来!”孟皓然说着将身子倾向陈子昂,低声问,“要不我们暗地里查查这事?”

    “怎么查、派谁查?”陈子昂翻了孟皓然一眼,“你没见薛仁建坐在孙悟满身边一副无拘无束、悠然自得的样子!如果不是非常好的朋友——就像你和我,能做到那样?”见孟皓然仍是不解其中的风情,接着又道,“既然是好朋友,作假还不容易吗?签一份假协议糊弄糊弄你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也许他们本来就有并购意向,偏巧孙悟满有其他的事情扯到我,就编了打赌一说。这样你就更不用查了。”

    “有道理!”孟皓然不由连连点头。

    “这孙悟满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陈子昂头昏脑胀地靠在沙发背上喃喃自语。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孟皓然。

    “你看会不会真与上次玉皇山的垮塌有关系?”

    孟皓然一直对玉皇山离奇的垮塌耿耿于怀,此际见陈子昂一筹莫展,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嗯,看来还得从孙悟满莫名其妙的脚痛着手。”陈子昂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他虽向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可眼下又实在找不出别的由头来解释孙悟满今天难以置信的慷慨之举。

    “还有那块石头!”孟皓然“盯住你不放”的毛病一旦发作,立刻眉飞色舞。

    “你有没有问过你父亲关于玉皇山的来历?”陈子昂想起昨天对孟皓然的交代。

    “当然问过了!”孟皓然脖子一梗,一脸的忿忿然,“他竟一无所知!只是跟我说他自小就听老人们讲玉皇山是一座神山。”

    “可我昨天仔细看那垮塌的地方,也不觉有什么特别嘛。”陈子昂拧紧眉头。

    “一眼就让你瞧出来,那还叫神山吗?”孟浩然嗤道。

    “你的意思是请地质专家去看看?”陈子昂瞅着孟皓然笑。

    “兴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孟皓然连连搓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既然揭秘是你的强项,我看此重担非你莫属!”陈子昂拍拍孟皓然的膝盖。

    孟浩然喜不自禁,问道:“那你干什么?”

    “这么热的天,你能让地质专家白流汗吗?”陈子昂笑答。

    “还是老约定——”孟皓然说着抬起掌来。

    “你干活,我掏钱!”陈子昂会心一笑,抬掌和孟皓然重重一击。接着道,“别忘了让专家带一些石样和土样回去分析一下。”

    “你当我傻瓜啊!”

    于是,二人又开始如此这般的一番商量,计划可谓周详。最后,孟皓然站起身来,“我得回台里录节目了。”

    “别忘了晚上打个电话问你姨夫探探情况。”陈子昂叮咛道。

    “那是自然。”孟皓然笑笑,举步欲走。陈子昂拉住他,兴奋道:“你看我们晚上是不是该好好庆贺一下?”

    “好事坏事还说不定呢!”孟皓然说,“我看还是等事情有个眉目后再说吧。”

    “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陈子昂试图自我安慰。孟皓然予他当头棒喝,“可我总觉得孙悟满此举居心叵测。”

    “管他呢,难道孙悟满还能吃了我不成!”陈子昂故作轻松。

    “孙悟满是吃不了你——”孟皓然笑着朝门口走去,嘴里阴阳怪气,“可有人吃得了你。”

    “站住!”一听话不对劲,陈子昂一声断喝。

    “可还有事?”孟皓然嬉皮笑脸回过身来。

    陈子昂故意板起面孔,“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得多了。”孟皓然直勾勾盯了陈子昂,“就不知道你想听那些?”

    陈子昂被盯得有些恼火,没好气道,“我想知道谁叫陈边边!”

    一听“陈边边”三字,孟皓然立刻两眼放光,颠颠地跑回陈子昂身边坐了,热切道,“季玉都跟你说了?她有没有跟你说边边同志可愿意嫁给我?”

    “说了。”陈子昂诓道,“边边同志说,你何时能将《诗经》倒背如流,她就答应嫁给你。”

    孟皓然一听倍是泄气,“我《国风》才读完十篇。”

    “路漫漫兮其修远。”瞅着孟皓然沮丧的样子,陈子昂甚感快意,“看来,以后你晚上得头悬梁锥刺股了。”

    “五十步笑百步。”孟皓然立刻还以颜色,“我看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心底无事天地宽——我有什么不好的!”陈子昂故作镇静打起哈哈。

    “看你在我面前装到什么时候!”孟皓然将身子往沙发背上重重一仰,眯眼盯了陈子昂,神情显得莫测高深。

    挚友如刀的眼神令陈子昂有如芒刺在背。短暂的沉默过后,便向孟皓然缴械投降,“看来什么都瞒不住你。”

    “你知道就好!”一诈成功,孟皓然十分得意,忙欠身道,“那还不赶快交代!”

    陈子昂只好如此这般坦陈自己这一天多来的行踪。

    “果然不出我所料!”孟皓然听罢将身子往后一仰,脸上幸灾乐祸地笑开了,“我看你以后怎么面对杜若甫。”

    “你说我该怎么办?”陈子昂巴巴地望了孟皓然,语气殷殷。

    “关键是季玉怎么想。”孟皓然长者似地重重拍了拍陈子昂的肩膀。

    “我想她对我感觉不错。”陈子昂语气甚是甜蜜。

    “既如此,那我就提前祝福你了!”孟皓然灿然大笑,起身甩手大步离去,其状甚是心满意足。

    “你还没说我该怎么办呢!”陈子昂追出去大叫,却见孟皓然置若罔闻,了无回首,只得悻悻然转身。

    “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头!......”恰此时,背后歌声响起——是孟浩然在唱。

    周末公司无人,歌声于空旷的办公区尤显嘹亮。陈子昂不由驻足——孟皓然的歌声有如老鸦鼓瑟,他却觉得十分动听。

    孟皓然走后,陈子昂一时无所适从。他一人闷在办公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抬头自语;刚点上一支烟,没抽两口又掐了;再斟上一盅茶,才撮到嘴边,复又放下......

    像所有喜中巨奖的人一样,陈子昂心中有一种难以按捺的兴奋。虽说他并不特别看重钱,但突然不期而至得到一座价值四千多万的别墅,你想让他装作无事一般,那也未免太难为了他。何况这别墅来得又是如此蹊跷、如此出人意外而又如此让人不可思议。

    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她?陈子昂觉得自己急欲与人分享一下,于是想到季玉。想到季玉,便又想起沾过她芳唇的那根吸管,于是连忙从手包里拿出来叼在嘴里。

    吸管有如定魂神针,陈子昂刚一叼上头脑便开始清醒。他觉得别墅之事实在过于荒诞,背后必有重大隐情。如果此刻跟季玉如实坦陈,她必为自己悬心。既如此,还是暂时不告诉她的好。

    “重大决定”接二连三作出后,陈子昂神情倍显坦然。他开始惬意地咂巴吸管,可咂着咂着,便缓了下来——他总觉心里似有一事未了,于是拧起眉头。可脑子却像一锅煮烂的面条,怎么也理不清头绪。他只好仰在沙发上凝神静思......

    最后,陈子昂总算大腿一拍,嘴角挑起戏谑的笑。从过目不忘到事过既忘,居然费时三十四个春秋,这是不是有点太过漫长?

    不过,他对自己糟糕的表现很是宽容。当然,他也没有时间责备自己。岁月催人老,小可仍单身;为赢佳人意,凡事得抓紧!他得马上将中午在季莹宿舍时拿定的主意付诸实施,于是赶紧拨了他嘉信置业公司副总——秦关的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