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两枚相同的金币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两位太极高手最终没有一决高下,可各自心灵的窗扉却还是被对方架势里荡出的真气震得哗哗作响。直到回到越城,直到车子在传媒大学门口被门卫拦住。

    陈子昂刚想下车同门卫理论,季玉拉住他,扭头冲门卫甜甜一笑:“师傅,我找季莹。”

    “你是季莹姐姐?”门卫惊道。

    “你怎么知道?”季玉好奇问。

    “你们俩长得太像了!”门卫笑了。

    “那我能进去吗?我给她送点东西。”季玉笑得更甜。

    门卫颠颠跑到传达室揿了一下钢门栅的按钮......

    陈子昂把车开进校园整洁宽阔的马路,一时感慨万千。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他没想到自己离开校园一晃就十三年!

    “门卫怎么会认识你妹妹?”陈子昂勒住刚要奋蹄驰骋的思绪缰绳,纳闷问季玉。

    “现在重要贵宾和领导来学校参观视察,都是我妹妹带礼仪小姐在门口列队欢迎。次数多了,门卫都认识她了。”其实季玉还有半截话没有说出来:她妹妹现在是整个传媒学院公认的校花,估计没几个人不认识。

    车子在一幢崭新的女生宿舍楼前停下来。季玉不敢喊叫。因为她曾经喊过一次,结果对面男生宿舍齐刷刷地探出无数个脑袋——谁让她的声音是那么美妙,而她妹妹的名字又是那么如雷贯耳呢;她也不想让宿舍楼的楼卫用广播叫,因为那同样会招来很多女生的关注——找季莹的是谁?是不是自己心仪的男生、或是社会上某个大款?

    季玉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二楼一窗口随即探出一个脑袋,“姐!”一声娇呼后,脑袋消失了。

    很快,一道绚丽的身影飘出楼外,正是季莹!她像风一样卷向季玉,上气不接下气搂了她又蹦又跳,喳喳乱叫如嗷嗷待哺的小鸟。

    一旁的陈子昂目睹此景,心里莫名其妙地涌生当父亲一样的感觉。抑或是因为季玉,抑或是因为姐妹俩实在惹人怜爱。他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想毕生呵护的念头却异常强烈。

    亲热完姐姐后的季莹终于把视线转到陈子昂身上。她静静地看着他,似曾相识、却又倍感陌生;有些熟悉,感觉却又如此遥远:他年青而俊朗,儒雅中透着风趣,矜持中含着顽皮;他的微笑亲切而自然,眼神慈祥而又充满睿智......

    刹那间,一丝闪念划过她的脑海,所有儿时记忆的碎片慢慢集聚并逐一完美拼接,沉睡的映象由模糊渐至清晰,继而尽现眼前——正如姐姐所说,他像自己的父亲!

    也许是心灵相通使然,也许是亲情呼唤使然,季莹此刻竟也产生了与季玉初次见陈子昂时一模一样的念头:她真想在他肩上靠一靠!

    陈子昂今天算是开眼了!面对婷婷玉立、静静观察自己的季莹,他除了喟然感叹造物主之鬼斧神工外,实在找不出用别的什么词句来形容俩姐妹的美貌与神似,无怪乎门卫一眼就认出季玉是季莹的姐姐——她俩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倒出的两个金币,无非一个厚一点、一个薄一点而已。

    季莹穿的一件水云连衣裙陈子昂好似在哪里见过,搜肠刮肚才想起夏初时季玉曾经穿过一次。难怪后来不见她穿了——季玉穿这裙子简直就像翩翩仙子,为此他还一度遗憾了好一阵——原来是送给了妹妹。

    “嗨,你好!”季莹微微抬手,甜甜地跟陈子昂打个招呼,不见丝毫陌生感。

    “嗨!你好!”陈子昂灿烂回应,笑问季玉,“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当然要!”季玉蛾眉一挑,故作一本正经,“不然她怎么知道你姓甚名谁。”

    哼,就不信你从未在妹妹面前提过我!陈子昂不怀好意地扫了季玉两眼,跟季莹自我介绍道:“嗨,我叫陈子昂,是杜若甫的朋友。”

    成心给我添堵不是?季玉咬牙横眉冷对。陈子昂装着没看见,讨好问季莹:“想去哪里吃饭,一定要说最想去的地方。”

    季莹葱根般的手指轻轻扒拉着娇嫩的唇,黑宝石般的眼睛转了几转后巴巴地望向季玉。

    咦,连小动作都这么像!陈子昂心里不由喟然长叹。

    “说!你再生一千张嘴也吃不穷他。”季玉没好气地催季莹。

    “凯撒皇宫,法式大餐!”季莹咽着口水,好像一桌美味无比的丰盛大餐就在眼前。

    “到底是学传媒的,嗅觉就是敏锐。”陈子昂赞道,“刚开张没几天就知道了。”

    “凯撒皇宫?在哪?我怎么不知道?”季玉疑惑的眼神在季莹和陈子昂脸上扫来扫去。

    “香格里拉饭店扩建了一幢四层楼,被人拿去开了凯撒皇宫。月初才开张。”陈子昂好像了如指掌。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季玉问道。

    “那房子是我朋友装修的。”

    “你去吃过了?”

    “开张第二天吃过,就这朋友请的。”

    “感觉怎么样?”

    “奢华高贵,味道正宗;一旦享用,终身回味。”

    “你怎么像背广告词?”

    “这就是他们的广告词,菜单上中法英三种文字写着。”

    “我都还没去过呢。”

    “所以他们老总至今翘首以盼。”

    “为什么?”

    “女王怎么还未驾到!”陈子昂笑着手遮眼眉踮脚四顾,作望眼欲穿状。

    “我让你贫嘴!”季玉恨恨地抡包朝他拍去。

    陈子昂边躲边笑:“今天凯撒皇宫的老总要傻眼了。”

    “快说!又为什么?”眼瞅着就要拍到陈子昂,却总是被他灵巧躲过。季玉气得牙根痒痒,只好娇喘吁吁歇了下来。<ad!”陈子昂故作惊异神色,学了老外怪腔怪调的中文道,“怎么一下子来了两位女王?!”

    季玉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季莹也笑得花枝乱颤。她从未见姐姐如此开心过,尤觉姐姐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漂亮。看着姐姐和陈子昂亲密打闹,她除了当一个醉心的看客,似乎做什么都是多余。

    当然,她也并非什么都没有做。至少,趁姐姐和陈子昂打闹的间隙,她暗暗匡复了自己一个小小的错误。在没有见到陈子昂之前,她一直以为姐姐和表哥杜若甫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

    另外,她还从姐姐发自肺腑的笑声里,领悟了一个小小的道理。此前,她一直不解,为什么姐姐和表哥呆在一起总是郁郁寡欢。现在她懂了:当生命被无爱的婚约绑架,心,没有理由要为痛苦歌唱!

    一番笑闹过后,季玉问季莹是不是饿了。季莹说有点。季玉便拉了季莹连催陈子昂上凯撒皇宫。陈子昂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季玉转眼想了想,忽然大叫,“完了!”接着无比歉疚地瞅着季莹,“我忘了给你买零食。”

    “就没指望过!”季莹哼地皱起鼻头。

    “偶尔忘一次也不行吗?”季玉巴巴地瞅着季莹,脸色无比讨好。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季莹鼻孔朝天哼哼道,“窥一斑而知全豹!”

    “有那么严重吗?”季玉忐忑。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季莹脸色肃穆,“防微杜渐你不懂吗?”

    “懂。”季玉连连点头,惴惴问,“要不,我现在就去替你买?”

    “过期作废!”季莹捂嘴吱吱猛笑,推了季玉就要上车。

    这时,陈子昂却顾自走向后备箱。季玉忙问他干什么。陈子昂神秘一笑,“东西开没搬呢!”“什么东西?”季玉好奇心重,忙跟了过去。

    陈子昂打开后备箱的盖子,嘴里哼起了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咚咚咚咚,请——看——!”

    “哇!这么多——!”季玉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后备箱里满满数大包全是零食,什么曲奇、蛋挞、饼干、巧克力、咖啡奶茶、奶糖、薯片、香干、口香糖等等等等;另外还有一个非常精美大气的lv旅行包,也满满撑得像充气的牛肚。

    季玉眼都直了,脸色惊奇万分,“你什么时候买的?”

    “你和肥肥聊天的时候。”

    “你不是去看朋友了吗?”

    “是啊,去看你妹妹喜欢的这些朋友。”见季玉脸上布满惊异与欣喜,陈子昂很是得意,转脸讨好问季莹,“这些不是你喜欢的朋友吗?”

    季莹眼睛溜圆地盯了一干零食,拼命点头——她喜得连话都懒得讲了。

    “哎,你们现在比我读大学时幸福多了。”陈子昂边往外拿东西边道,“我们那时候,睡觉经常肚皮饿得咕咕叫。有一次我和同学半夜三更在学工部加班,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偷偷钻食堂的气窗,弄了半脸盆没有卖完的土豆烧肉,撑得我......”说到这里,他不由连连摇头,“到现在,见了这菜名还反胃。”

    “你那同学是不是王慕维?”季玉颠颠地冲陈子昂探过头去。

    “不是。”陈子昂淡淡一笑,“今非昔比,不说也罢。”

    季玉也懒得多问。瞅着陈子昂从后备箱一袋袋往外拎东西,她感动得一塌糊涂。她在肥肥家也就呆了个把小时。在这个把小时的时间里,扣除来回肥肥家的费时,真正留给陈子昂的购物时间顶多半小时,他居然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可见他多么用心良苦。

    “赶紧帮忙拿呀!”见季玉傻傻地愣在一边,陈子昂触触她的手臂。

    季玉连忙手忙脚乱帮陈子昂拿了起来。见他最后拎起那用一把精巧小锁锁了的lv旅行包,就问:“这里面也是?”

    “嗯,一些上好的巧克力。”陈子昂把俩枚可当手机挂件使的钥匙递给季莹,笑道,“以后慢慢享用吧。”

    三人大包小包拎了东西刚要走向宿舍楼,陈子昂想起后座上的手提电脑,忙冲季玉努嘴,“还有呢。”

    季玉这才想起还有送给季莹的重磅礼物,忙神秘兮兮对她道:“快去后座看看!”

    季莹打开后座门一瞧,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手提,而且是以前根本不敢想的戴尔!她当即把拎着的一袋零食扔在地上,双手抱起盒子忍不住就是一顿狂吻......

    最后,三人每人手里都没闲着,搬家似地拎了大包小包进楼。

    季莹冲楼卫大姐甜甜一笑,“我姐和姐夫来看我。”随即从袋里抓了一大把奶糖塞给她。

    楼卫大姐连连称谢,又见季玉和陈子昂一个漂亮一个潇洒,心里大为好感,二话没说就放行了。

    “死丫头,你刚才胡说什么!”季玉一上二楼就想掐季莹,一见腾不出手来,就一脚踢了过去。

    季莹灵巧躲过,回头朝陈子昂嘻嘻一笑,“我说得不对吗?”

    陈子昂没有说话,乐颠颠地直瞅并肩走着的季玉。季玉不堪,忙把发烫的脸扭向一边。

    季莹一开宿舍门,陈子昂便皱起眉头。里面才住了四个人,有用无用的东西堆积如山,乱哄哄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哪像他们上大学那会儿,一个宿舍住八个人还宽敞干净。

    “想不到你们走出去一个个花枝招展,睡觉的地方竟......”陈子昂笑道。

    “脏乱不堪是吧?”季莹笑道,“今天还算好的!她们三个不在。”她找了个地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又道,“不然,你们连门都进不了。”

    “你住哪铺?”陈子昂问。季莹拍了拍一边靠窗的上铺床沿。

    季莹的床上虽然也堆了很多东西,但非常整齐干净。不像其他三个铺,乱得猪窝似的。陈子昂心里顿感宽慰,便问:“你喜欢住在这里吗?”

    “谁想当蜗牛!”季莹哼道,“可学校就这样,不当也得当!”

    陈子昂不再吱声。此刻,他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主意。

    放好东西,三人立刻下楼。陈子昂边走便给凯撒皇宫打电话订座,待出得楼来,却是一脸遗憾:“生意太好,后天的包厢都订完了。”

    季莹道:“吃法式大餐,没包厢有什么意思。”季玉咬牙连敲她的脑袋,“你要求还挺高!”

    “再高,也没你要求高!”季莹冲季玉猛吐舌头,也不顾她吹气瞪眼,扭头冲陈子昂甜甜一笑,“要不这样吧,中午在我们食堂忆苦思甜。”

    陈子昂看了看季玉,对季莹忐忑道:“说好请你吃法式大餐的。”

    “改天嘛。”季莹不由分说拉了陈子昂的手,热切道,“你不想回味一下大学时的青葱岁月吗?”

    温润沁过手背直入心田,陈子昂骨头立刻就酥了。晕晕乎乎间,也不知怎么就想起一句颇为苍凉的广告词来,于是轻轻哼了起来:“悠悠岁月酒,滴滴@&am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