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连内裤也换了!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杜若甫一觉醒来,发现日头盖过头顶;再看时间,已近中午;摸摸太阳穴,感觉隐隐作痛,知道自己这一觉睡得实在有些过了。

    他一个轱辘从床上爬起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季玉打电话。一见季玉仍是关机,便又拨了陈子昂的手机,发现陈子昂也是关机,一丝不安涌上心头。他本想再打电话问问孟皓然,却见这家伙的手机忙音不断,气得把手机一甩。心想还是洗漱一下再说,于是东倒西歪朝卫生间走去。

    在走过客厅时,一尘不染的茶几上有一张纸条异常显眼。他拿起来看了一眼:

    杜主任,你睡了。我走了。

    字迹端庄,言语简练。

    杜若甫一看就知道谁留下的。这才记起昨天喝醉了,是李照照送他回来的。

    他下意识瞅了一下身上,发现套着平时睡觉才穿的睡衣,心想不好。忙拉开睡裤一瞧,感觉穿的好像不是昨天那条内裤。赶紧跑到阳台上一看,可不是,昨天穿的一身衣服正干干净净晾在阳台上呢!

    “连内裤也换了!”杜若甫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回床上。他双手猛按太阳穴,极力想回忆起昨晚从酒吧出来后的情形,可脑子里一片空白,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杜若甫想到这里,立刻触电似地从床上弹起,玄即又趴了下去。他像痕迹专家那样异常仔细地检查了床上的每一寸地方,发现没有丁点斑块,也没有一丝女人的长发;又翻开席子看了看垫着的棉褥,也不见一点斑痕,突突乱跳的心方稍稍平息下来。可心中仍感到忐忑:床上没有痕迹,并不说明自己昨晚就没有什么唐突或乱性之举——万一不是在床上发生的呢?

    一想到这里,他连洗脸刷牙也顾不上了,拎起床头的电话就拨了李照照的手机。

    “你醒了?”电话里,李照照语气慵懒,像跟自己枕边人说话似的。

    杜若甫的心立刻悬了起来: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她为什么显得如此随便?

    “你没事吧?”杜若甫小心试探。

    “我能有什么事啊!”李照照脆声一笑,“正在赶明天的稿子呢。”

    “那昨晚没发生什么事吧?”杜若甫的语脚又小心前爬一步。

    “你喝醉了,我开车把你送回家。”

    “就你一个人?”

    “都凌晨两点了,我到哪里找人帮忙去?”

    “那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杜若甫索性挑明了。

    “有啊。”李照照语气严肃。

    “我......”杜若甫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不敢往下问了。

    “扛你上楼,我的腿都软了。”李照照语气软绵绵,像是体力尚未恢复似的,“另外,你还吐了我一身。”

    “对不起哦。”杜若甫道完歉,惶惶又问,“没有发生其他事吧?”

    “有啊!”电话里,李照照抿嘴窃笑。

    “还有?!”杜若甫惊得张大嘴巴。

    “你吐了我一身,扛你又出了一身汗——我怎么回来!”李照照沉声道,“所以,我在你家里洗了一个澡,又找了一身你的衣服穿了才回来。”顿顿,又若无其事补充道,“走时见你一身吐得脏兮兮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替你换了衣服,顺便帮你擦了一下身子。”

    “还帮我擦了一下身子?!”杜若甫惊得毛发直竖。想到自己竟被一个年轻的未婚异性同事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剥得一丝不挂并随意搬弄,心里更是叫苦不迭:昨晚真不该请她上酒吧!

    ——昨天下午,杜若甫原打算请季玉逛街并吃顿晚饭,可怎么也找不到她。好在他平日早已习惯季玉玩失踪,所以并不以为意,不过还是感到有些郁闷。于是想和陈子昂唠唠,却未料陈子昂也和他玩起了失踪,郁闷中不由平添些许失落。好不容易捱到天黑,总算逮住了孟皓然,便强拉着吃了一顿晚饭。饭后,二人本想趁兴再去别的地方找找乐子,可孟皓然半途接了陈边边的电话,要死要活要走。气得他冲孟皓然冒烟的车屁股大叫:“我就不该把陈边边介绍给你!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杜若甫郁郁寡欢回到家里,开了手提电脑,挂上qq,见季玉没在线上,就又拨了她的手机,见仍是关机,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可一想季玉晚上一向不喜欢外去溜达,偏巧礼拜天突然音信全无,说不定跑到附近哪个同学家里度周末去了,便又放下心来。

    可杜若甫在家里折腾来折腾去,就是静不下心来。“想是今天没有尽兴的缘故。”如此想着,他打开qq的好友栏。扫了一眼,见李照照正在线上,心里一动,便发了条信息过去,“可有空?”......

    李照照者,哈尔滨人也,北京某名牌大学中文系高材生。因自幼向往江南的温文婉约和明媚风光,大学刚毕业便一个猛子扎进了越城。

    李照照初来乍到越城那会儿,可没感到自己的前程像眼前这座温婉之城那般风光明媚。这也难怪她,初识水性,便想在社会这条暗流涌动、漩涡四伏的纷乱河流中追波逐浪,焉能不呛个半死!好在她自幼在松花江畔长大,虽不曾在母亲河中认真地游过几回泳,却也颇谙于水中如何求生的技巧,兼之她的个性一如她的体魄健硕而坚强,所以没费多少时日,便练就了出色的泳技,并开始在社会之河中沉浮自如。

    当然,奋斗之旅算不上十足艰难,并不意味战果就不丰硕。至少,这话套在李照照头上就非常合适:毕业不到两年,便被越城初生的牛犊——《都市晚报》慕名招致麾下并担任主任记者;出了一本《恶梦醒来还是恶梦》的散文集;得罪了无数家极具规模且锲而不舍以坚持生产“吃了恶心,用了劳心”产品为己任的厂家。好在这些厂家老板均颇具怜香惜玉之心,才没舍得剁了她敲键盘揭黑幕成瘾的手指。

    不过,相较李照照此期间取得的另一项成就,这些战果委实算不了什么。她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共跳槽二十四次——其中在某一杂志社五进五出。此辉煌记录,越城至今无人能破。为此,李照照曾试图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可人家却回复她:“以尔之能力,一年跳槽百次又有何难!望再创佳绩,以勉世人。届时报来,定许之!”看罢回复,李照照气得一连数天暴饮暴食,竟还瘦了五斤!继而欣欣然:总算找到了减肥妙方!

    李照照个头足有一米七,人长得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皮肤雪白,光彩照人。更难得的是,她不仅人漂亮,笔下功夫尤是了得!还是个多面手,什么新闻通讯、经济报道、生活随笔、时事杂谈无所不精,且文字洗练、辞风犀利、庄谐并举、折煞同仁。为此,她在“报社第一才女”的宝座上一呆多年,竟至英雄寂寞,于今则更是时生独孤求败的遗憾。

    最是社内一帮仰其才貌的男士,觉得“报社第一才女”的雅号明显有局域之限,且过于直白,毫无想象力,便索性呼其为“李清照”。李照照面上嗔而拒之,心里却也悠然自得:李清照若活在如今这时代,还能写出“露浓花瘦”吗?说不定早已“寻寻觅觅”变一疯狂吊丝了!

    不过,颇为自负的李照照后来在一连参加完好几个报社同仁的婚礼后,忽然深切地感到自己确实不如李清照。抛开别的不论,单是论婚姻,她就远不能望其项背——李清照芳龄十八就和风流才子赵明诚耳鬓厮磨了;而她呢,此时却连自己的赵明诚影子在哪里都还不知道!

    终于,向来不知“愁”为何物的李照照,突然一夜之间有了“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的心境,且这种心境在她搬进自己辛苦打拼而来的新居的那天晚上,更是变得十足的凄惶。

    于是李照照开始期盼。期盼有一天自己的感情生活也能像玩文字那般玩得游刃有余、风生水起。

    可期盼终究无法排解心中如春草般疯长的落寞。无以忍的李照照随即展开行动。她先是恪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俗训,跑到社会上轰轰烈烈地搏杀了一番,结果毫无斩获——社会男们对她的胸围、臀围远比对她的志趣感兴趣,是可忍孰不可忍?!

    饱受挫折的李照照终于想到自己不是兔子;就是兔子,也要做一个爱吃窝边草的兔子!于是她把眼光从纷乱如麻的社会上收回报社,结果令她大感失望:放眼社内,一个个不是成家立业就是乳臭未干,难得有几个能力与长相让自己心仪的,却又是都名“花”有主。

    不过失望并不意味着气馁,更不意味着放弃。顽强而执着的李照照决意要从报社挖掘出自己的“赵明诚”来。于是她又把目光聚焦到几朵已经被人“预订”了的“名花”身上,拿出揭黑幕时练就的看家本事,对其逐一明察暗访。

    辛勤劳动,必有丰厚回报。最后,李照照终于眼前一亮。她发现前年提升为经济版主任的翡翠男杜若甫名义上已被人“预订”,实际上是自我推销,而且至今仍在自我推销。那个所谓“预订”了他的季姑娘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更别说来什么电了——杜若甫完全就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此等重大发现真是让李照照兴奋异常,以至于坚持数年日成一文的她,竟一连十几天未曾提笔写一个字!

    目标圈定,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随后,李照照不费吹灰之力就弄清了杜若甫的所谓未婚妻叫季玉,而且还找机会暗地里见了季玉一面,当即惊得差点叫出声来:想我文字功底也算精当,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美貌,敢情真是天人下凡!

    李照照对自己的容貌一向很自信,但见了季玉后信心大减,甚至一度严重挫了锐气。好在她进一步的侦查发现,杜若甫最近和季玉见面明显少了,而且性情也不似前一段时间那般狂躁,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心里不觉又燃起了希望。前几月报社领导意欲加强财经版的骨干力量,她又自告奋勇的要求来财经版做了主任编辑,心甘情愿当起了杜若甫的手下......

    一晃几个月过去,杜若甫对李照照的态度由最初的不冷不热慢慢变得热络起来,俩人的私下交往也多了一些。有两次李照照邀请杜若甫陪她看电影和听音乐会,杜若甫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李照照因此信心大增,只是杜若甫对她的态度始终阴晴不定,一时让李照照不知如何应对。

    昨天晚上,写完稿子的李照照一人闷在闺房里正为如何扩大与杜若甫交往的战果苦皱眉头。“嘀嘀嘀”,忽见电脑右下角的企鹅在跳舞,她点开一看,见竟是正为之“计将安出”的杜若甫,不禁芳心大动。东拉西扯半天后,才搞清杜若甫原来是想请她喝酒,真是喜出忘外。矜持一番后,俩人相约去了break酒吧。

    哪知在酒吧一坐下来,还未等李照照把一路想好、并在心里预演了很多次的煽情开场白和盘托出,杜若甫一连已是好几大杯红酒下肚。李照照好不容易劝他放下杯子,杜若甫已是醉眼朦脓。李照照只好把一肚子想说的话按下来,思谋着回去后定要把它们写下来,免得以后有机会再说时忘了。然后李照照干净利索地将剩下的红酒喝了,草草结了帐,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杜若甫弄回家。......

    挂了杜若甫打来的电话,李照照的心不禁怦怦乱跳,昨晚在杜若甫家发生的一幕,此刻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令她倍感迷醉——

    李照照把杜若甫连扶带扛弄到床上,身上已是一塌糊涂。见杜若甫躺在床上人事不省,便放心在卫生间洗了一个澡。裹了浴巾后又在杜若甫的卧室找了他的裤子和衬衫穿上。好在她丰满高大,穿上杜若甫的衣服后,竟别呈一番迷人风姿,这让她感到很得意。

    此前李照照来过杜若甫家两次,但都是和同事一块来的,而且只是在客厅谈了一下工作后就匆匆走了,并没有进过杜若甫的卧室和书房。

    今天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李照照自然不肯错过。于是她打开杜若甫书房的门,只见里面三面墙摆了五个书柜,里面满满的全是书,还有一些摆不下的都堆到了柜顶上。书桌上除了几本媒体专业书外,整齐地摆放着十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一盏异常精巧的褐色亚光折叠台灯下,一本苹果笔记本电脑依然开着。她动了动鼠标,上面是她和杜若甫的一段qq聊天记录,最后两句是,三昧散人:我来接你;冰雪果果:那我等你。

    关了书房的门,李照照来到杜若甫躺着的卧室,四下张望了一下,给人的感觉非常淡雅温馨。最后她的目光停在梳妆台上,那上面除了一帧精美的相框外,什么也没有。

    李照照走过去拿了相框仔细端详,镜框里一个女孩正恬静地对她微笑。小小的镜框根本包不住她四散的魅力和惊人的美丽——正是季玉,一个美得让杜若甫神魂颠倒的女孩,一个美得令她心悦诚服的女孩。

    轻轻放好镜框,李照照立在床前静静地看着杜若甫,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毫无顾忌地端详他。

    杜若甫此刻正睡得香甜,秀气的脸庞宁静安详,嘴唇偶尔咂吧,让他看起来像个孩子;而时而滚动的喉头和起伏有力的胸膛又分明显示他是一个强健的男人。

    李照照心里不禁涌起一缕母性柔情,她俯下身温柔地摸了摸他致密的头发,又贴了贴他的脸。她的眼睛最后停在他的衬衫和裤子上,那上面斑斑点点,脏透了。

    于是她伸手解他的衬衫,轻轻地。可刚解了第一颗纽扣,又犹豫着停了下来。她走到客厅,留了一张字条——她想回家。可刚走到门口,却又停下了。不忍让杜若甫邋遢一宿的念头执着而强烈,无情地拽住了她的脚步。

    她再次回到卧室,亦顾不得女性羞涩,轻柔却麻利地褪了杜若甫的衬衫和长裤,替他仔细擦了一遍身子。最后她的眼睛在杜若甫的两腿间停了下来。她定定地看着三角裤紧裹着的隆起的一团,芳心骤跳,两颊滚烫。对成熟男性身体强烈的好奇让她情不自禁伸出手去——她颤抖着轻轻地褪掉了裹在杜若甫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料。

    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如此清晰地目睹和欣赏男人的圣物!

    “它为什么长成这样?”李照照万分惊奇盯着它仔细观看,不禁面红耳赤、心旌神摇。足足盯了一分多钟,她终于忍不住用手触了触,感觉温润沁凉、软乎乎的异常奇妙......

    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慌乱中也不知自己怎么给杜若甫穿的裤头和睡衣。接着把换下的衣服洗完晾起来,然后逃也似地奔出屋去。直到回到自己家里,她摸脸,仍感火辣辣像刚出锅的煎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