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祭 山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汪庄不能住,可觉还得睡!四人在宵夜街觅得一像样摊点提前用完早点,便直奔金鼎在越城的宾馆。一切安排妥贴,薛仁建进了自己的豪华客房倒头就睡。

    孙悟满在途中眯过一会,此刻精神亢奋,竟是毫无睡意。便唤了刘李二位参谋到自己的总统套房商量:“我们现在去玉皇山看看如何?”

    刘李二位参谋早已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正欲洗了澡好好睡一觉,一听孙悟满说要去玉皇山,心里真是叫苦连天,又不敢违拗,忙穿戴整齐强打精神随孙悟满驱车直奔玉皇山。

    眼看就要到了,刘参谋忽想起什么,对孙悟满道:“我们现在是特意去拜谒神山,得带点香火。”

    孙悟满一拍脑门,“对啊!探望朋友还得带点东西,何况拜访神山!”

    李参谋心里很是怪刘参谋节外生枝、没事找事,不无埋怨嘀咕道,“现在离天亮还早着呢,到哪里买香火去!”

    “开好你的车!”孙悟满厉声斥责李参谋。

    对啊!到哪里买香火去?刘参谋话一出口,也觉得自己是自找麻烦。好在他心思敏捷,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对孙悟满道:“孙总,我们买点上好烟酒吧。”

    孙悟满不悦,“你开什么玩笑?”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刘参谋笑道:“两根红烛三炷香,糕点瓜果龛前放——这种贡品一摆几千年,我看那神仙也罢、神山也罢,怕是早就腻味了。”

    “就是!”李参谋心有灵犀,一下子明白刘参谋的意思,亦附和道,“如果各路神仙仍然喜好这一口,为何过去从不见他们救民于水火?难道神仙还没有感恩之心吗?绝不可能!唯一的解释是,神仙们定是嫌贡品单调,却又顾及面子不好发作,于是便对人间苦难袖手旁观、不闻不问。”

    “所以我们不能墨守陈规,得革新一下。”刘参谋道。

    二人如此这般一唱一和,孙悟满不免有些心动,“上帝未必喜欢烟酒。”

    “难说!”刘参谋道,“人得道而成仙,未必连这点喜好也修得一干二净。”

    “上帝是西方的神仙,我们不管。”李参谋道。

    “你这种想法就不对了。”刘参谋笑道,“现在凡间都全球一体化了,我想仙界更应如此,那还分什么东方西方!说不定眼下上帝和玉帝正在开g2峰会呢。”

    “管他g2,g3还是gn。”李参谋笑道,“我们供好神山就得了。”

    刘参谋道,“既然我们是有心祭神,何不一揽子全捎上,也省得无意间开罪了某路伸仙。”

    “莫非神仙也患红眼病不成?”李参谋大不以为然。

    刘参谋口若悬河,“混沌之初,人神杂居,无所谓天地。后来神仙们撇下人类上了天,却难保不带走人间的红眼病毒!”

    “难道几样贡品还会引发诸神之战不成?”李参谋嗤道。

    “难说!”......

    刘李二位参谋故弄玄虚,一时斗得唾沫飞溅。

    孙悟满想老子也就误将玉帝说成上帝,犯得着你们如此较真吗?却也听着新鲜,便没有打断。可二人忘了正事越扯越远,他便失去了兴致,却还是强忍住没有发作。眼见忙着斗嘴的李参谋把车开得歪歪斜斜,晃得他头昏眼花,孙悟满终于忍不住了,拉住扶手一声暴喝:“都给我住嘴!”

    刘李二位参谋立刻噤声。孙悟满大手一挥,恼道:“两路神仙一道供!”

    李参谋得令忙将车掉头,一路寻着来到一颇上档次的通宵夜店。三人窝在车里商量了半天,揣摩着这东方神仙喜欢什么,西方神仙又偏爱哪些。刘李二位参谋更是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孙悟满听得实在累了,便撇下两个参谋直奔店里,思谋着这神仙既是两条腿走路,胃口也该与人差不了多少,于是糅合东西方人的口味在店里挑了起来。待刘李二位参谋歇了口水跟进店里,柜台上已是琳琅满目:大熊猫两条,雪茄两盒;五粮液两瓶,xo两瓶;面包两袋,方便面两桶......

    一见全是吃的东西,李参谋献言道:“要不给神仙们再来点精神食粮?”

    “那你说该供点什么精神食粮?”孙悟满没好气问。

    “我看书里画里那神仙不是打坐就是念经,想是枯燥得很,不如给他们送去一台彩电或电脑耍耍。”李参谋道。

    刘参谋微微颔首:“是该考虑一下神仙们酒足饭饱后的娱乐生活。”

    “就不知道九天之外可否收得到信号。”李参谋担心道。

    二人一唱一和,说得是有鼻子有眼,孙悟满不觉又好气又好笑:“要不,我再买颗原子弹上玉皇山放放?”

    一听三人出语癫狂,又见孙悟满光着一只脚,夜店老板足是吓得不轻,刚待三人出门,便撵着脚后跟想关店门。

    孙悟满见状一脚横了进去,对老板声色俱厉道:“莫非你卖给我的是假货?”

    夜店老板忙赌咒发誓:“如果有假,天打五雷轰!”

    “那为什么我们一转身你就关门?”孙悟满眼神充满怀疑。

    “你都要放原子弹了,我还呆在店里等死啊?”夜店老板惶然之下竟不失幽默。

    孙悟满闻言快意大笑,抽脚转身扬长而去......

    清风微拂,月光皎洁。黎明前的越城尤显沉寂。

    在毗邻天湖光影斑驳的林荫大道上,一辆豪车步履凝重徐徐前行,纵夜色幽谧,亦难掩其夺人贵气。

    近神情更怯!

    车里,对神山满怀敬畏与虔诚之心的孙悟满见玉皇山高大的黑影越来越近,不觉正襟危坐,神情凝重得近乎滑稽。

    及至玉皇山庄,大门口栅门紧闭。李参谋把车子歇在路边,示意刘参谋去叫门卫开门。

    刘参谋下车走到门口朝门卫室探了探,里面空无一人。便折回来对孙悟满道:“得等等,门卫走开了。”

    “等什么等!”孙悟满厉声道,“车子就停这里,我们翻进去。”

    “这样不好吧?”李参谋忐忑道。

    “有什么不好?这庄子都是老子盖的!”孙悟满不由分说下车,大摇大摆向门口晃去。李参谋和刘参谋忙拎了两袋贡品撵上去。

    钢栅门不高,也就八十公分许。三人不费吹灰之力翻过去,迅速消失在黑幕之中。

    恰此时,躲在里间打盹的门卫被钢栅门的响动惊醒,拍着嘴巴走了出来。见门口无事,正欲继续偷睡,似又不放心,便调出监控看了看。这不看则已,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刚才有三个歹徒潜进了玉皇山庄!

    门卫一惊之下,瞌睡飞到九霄云外。未及细想,赶紧拨了直通派出所的电话。未几,便见玉皇山庄门口警灯闪烁。

    孙悟满三人趁着夜色摸到玉皇山脚,有条不紊摆下一干贡品后正欲祭山,忽见有数只雪亮的手电光柱朝这边探来,刘参谋笑道:“把我们当贼了。”

    李参谋语气不无幸灾乐祸:“我说栅门不能翻吧。”

    “就翻了!能把老子怎么样?”孙悟满对祭山被搅尤是恼火。

    一语未了,三四道手电光柱已然近前。门卫一见孙悟满三人就兴奋地叫了起来:“就他们!”另一保安见地上摊了不少高档烟酒,亦惊呼:“哇,偷了不少东西!”

    孙悟满一听这话气得不行,欺身上前,夺过保安手中的电筒一甩老远。

    “这小偷太嚣张了!得给他铐起来!”门卫义愤填膺地大叫,说着便要对孙悟满动手。

    “你活得不耐烦了!”站在孙悟满身边的刘参谋倏地跨前一步,抬手闪电般手朝门卫脸上抽去。但闻“啪”地一声爆响,门卫“哎哟”一声,立刻跌翻在地。

    四位接警而来的警察何曾见过如此嚣张的窃贼,不觉大感意外。又见孙悟满三人此前既不逃跑,此刻脸上更是毫无惧色,想是其中或有蹊跷,便你看我、我看你地没有动手,更没有听门卫指挥掏出手铐。不过,他们也没有完全打消对三人的怀疑,因为地上毕竟摊了一堆来历不明的高档烟酒,更有甚者——三人中,年纪长者竟光了一只脚!

    “跟我们走一趟吧。”似是首领的警察冲孙悟满三人挥手严厉道。

    “叫你们局长来!”孙悟满随手睡下五粮液和xo的酒瓶一屁股坐了,冲警察首领冷冷道。

    “你算老几,敢劳我们局长大驾。”另一愣头青警察脸露不屑,嗤地冷笑起来。

    “我不算老几,但我现在可以叫你们范市长来你信不信?”孙悟满一边盯着愣头青警察连声冷笑,一边朝刘参谋伸手。刘参谋会意,忙从裤袋里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不准打电话!”腮帮子肿起来的门卫气急败坏欲夺刘参谋的手机,却被警察首领一把拉住,“让他打。”门卫急得跺脚大叫,“他想通知同伙!”

    “我的同伙是你们范市长!”孙悟满边拨电话边冲门卫怪笑。

    四个警察见孙悟满一副旁若无人的架势,想此人定有些来头,也不敢造次,便静观孙悟满打电话。另两个山庄保安则躲在警察身后面面相觑。

    孙悟满拨通范市长的电话,索性揿了免提键。不一会儿,手机里说话声响起,四个警察立刻怔住了——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局长的顶头上司、越城的行政一把手、人称“铁面判官”的范市长范仲离!

    但闻范市长语气惺忪,似远未睡醒:“谁啊?”

    “怎么,刚捐钱没几天你就忘了我?”孙悟满故作气冲冲道。

    “哦,原来是光脚财神!”电话里,范市长语气欣喜,“脚痛好点了吗?”

    “都被你的手下当贼了,还哪能好!”孙悟满瞅着四个警察笑。

    范市长云山雾罩,忙问怎么回事。孙悟满便如此这般一番解释。范市长听完惊讶道:“你深更半夜跑到玉皇山干什么?”

    对坚定的无神论者岂能说实话!孙悟满眼珠一转,搪塞道:“哎,好端端的一座山被我弄垮一大片,想想心里就不是滋味。刚好昨晚来越城办点事,顺道进来看一看。”

    “看来你还有一点悔过之心。”范市长笑着要孙悟满把电话递给管事的警察。

    警察首领接过手机走到一边,收了免提贴上耳朵,嗯哦不断、点头连连一通后,回来将手机客气地还给孙悟满,笑道:“在山上最好不要抽烟。”说完,示意手下走人。

    走去老远,门卫仍回头望了孙悟满愤愤不平:“便宜他了!”

    “便宜你了!”警察首领训斥门卫,“你知道他谁吗——全省首富孙悟满!这玉皇山庄就是他建的。说到底,你这饭碗还他给的——你竟说他是贼!我看哪,你挨一巴掌算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他翻了钢栅门!”门卫捂了肿痛的腮帮子忿忿道。

    “你翻自家的窗户也犯法吗?”警察首领反问门卫。......

    好端端的祭山被搅,孙悟满大为扫兴,待警察一干人走后,胡乱冲玉皇山作了几个揖,便要抬脚走人。

    刘参谋道:“这贡品得藏在山上。”

    “为什么?”李参谋不解。

    刘参谋笑道:“放在这里,只怕到时候神仙没有享受到,倒让刚才那门卫和保安捡了便宜。”说着便收了一干贡品蛰进山里。

    李参谋赶紧帮忙。二人如此几个来回,总算折腾完了。

    孙悟满煞是满意刘参谋办事周全,尤其是刚才扇门卫那一巴掌,脆嘣嘣的让他心里现在仍感到异常舒坦,便问刘参谋手有没有受伤。刘参谋笑答怎么可能。孙悟满道:“刚才那么用劲,怎么会没受伤!这样吧,回去后我给你十万营养费,好好养养手。”

    李参谋煞是眼红,忙问:“那我呢?”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孙悟满非常不满地瞪了李参谋一眼,恶声道:“等你什么时候替我挡了子弹,我再送你一件防弹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