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哪壶不开拎哪壶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孙悟满一行星夜赶到越城已是凌晨四点。

    车子刚进市区,刘参谋就问孙悟满:“孙总,你看我们是住集团宾馆,还是住别的地方?”

    孙悟满道:“就住集团宾馆吧。”

    薛仁建一听不干了:“你好歹是一省首富,当然得住越城最好的宾馆。再说,我好不容易跟你出来一趟,你总不能随便就把我打发了。”

    “我们集团宾馆在越城可是数一数二。”孙悟满当即给薛仁建一个地道的白眼——他对自己旗下的产业向来极具自信,尤不能听薄议自己企业的言辞。

    车里光线昏暗,加上孙悟满的眼睛又小,所以白眼翻出后,震慑效果非常有限。薛仁建继续口无遮拦:“哼!你那几座宾馆,光秃秃戳在城里,无山无水,连网球场也没一个,充其量算一个五星级碉堡!”

    “你手里连两只核桃都绕不利索,还想打网球?!”孙悟满笑得差点把车顶掀翻。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薛仁建说的颇有道理:这住人的地方嘛,总得有山有水有院落,不然半夜醒来,连撒泡野尿的地方也没有,岂不扫兴!于是问刘参谋讨主意:“要不,我们这次就换个地方?”

    “还换什么换!”薛仁建嚷嚷道,“去汪庄得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孙悟满一听薛仁建提到汪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你土得掉渣,你还老不服气——你不知道汪庄是会员制吗?”

    “你不是汪庄的会员?”薛仁建大感意外。

    “这么说你是了!”孙悟满反唇相讥。

    “我才不愿意花几百万呢。”薛仁建嘿嘿笑道。

    “你就是愿意花,别人还不一定收你呢!”孙悟满连声冷笑。

    薛仁建见孙悟满动了真气,知道再说下去必起硝烟,于是把头一歪,抱了膀子闭了眼,缩到一角养起神来。

    孙悟满一提汪庄便来气,是有道理的。想他贵为一省首富,凡花钱所能及处,哪儿不是把他敬若神明!却偏有一处不买他的帐,那便是越城的汪庄。

    提及汪庄,来头可就大了!别说它在越城,即便在省内,那也是声名显赫、如雷贯耳。而汪庄对一般可望而不可入的越城人而言,则更像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神秘、神圣、而又令人神往。何故如此?因为它是省会越城唯一的国宾馆。

    汪庄座落在天湖西面,依山傍水、异常幽静,遥望可睹玉皇山。前清时,这里曾是一汪姓豪商巨贾的私人庄园,因此得名,并沿用至今。解放后,越城市政府将其修葺一新,又数次拓展,遂至规模泱泱。

    于今的汪庄,随眼所及,到处金瓦玉台,翠亭碧榭,芳草香径,花木扶苏。真真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一副皇家园林气象!

    如此富贵洞天的神仙福地,当然远非凡夫俗子所能居之。汪庄的角色自最初尘埃落定就从未轻松过——它是越城的“钓鱼台”,凡有中央首长或外国元首来越城,此处必是下榻首选。

    听说**他老人家生前最是偏爱汪庄依山傍水的独特景致,每次来越城小憩,必住汪庄一悬于湖中的房子。现而今,老人家虽已仙逝多年,可这房子里的摆设,却仍是和他最后一次住过时一模一样——此处可待成追忆!伟人音容不再,越城留一点念想也是好的。

    于今的汪庄,除了继续扮演钓鱼台的神圣角色之外,平时也对外延宾纳客。不过门槛极高——非会员,概莫能入!而要成为其会员,却又谈何容易!岂不说它要求你履历清白,单是那一次所缴数百万元会费,就远非一般人所能承受。据此,汪庄不仅让一般的平头百姓望而止步,更令一些无良富豪退避三舍。

    不过,好酒不怕巷子深,汪庄其独特的风景和令人景仰的背景仍令省内多如牛毛的富豪们趋之若鹜,以至于现在都演绎成了圈内的顶级时尚——这辈子不能成为伟人或中央首长,花一点钱沾沾他们的仙气也是值得的!当然,富豪们对汪庄那张印制精美的会员卡求之若渴,还有其另类的动因:磊落财富路,此卡能佐之;斯世荣耀,非彼为大!

    按理,贵为省内首富的孙悟满成为汪庄的会员,那是再顺理成章不过了——掏区区数百万会费,于他而言无异于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毛病出就出在孙悟满的履历上。原来,严嗝嗝七年前在郦城违规建项目致人于死那笔账,至今仍记在孙悟满头上——他在公安局有不良记录!孙悟满曾为此据理力争,并托达官屡次疏通,却是毫无效果。汪庄的答复近乎残忍:鄙处斑点狗且不能入,况斑点人乎!孙悟满虽气得七窍生烟,却也只能望汪庄之门而兴叹——谁让他是金鼎的法人代表呢!

    不过,让孙悟满多少感到些许慰藉的是,他并不孤单。无独有偶,省内财富仅次于他、且超越之势日盛的那个靠网游发家、一身清白的“快乐青年”牛雨,至今也让汪庄拒之门外,且原因不详。据说,牛雨为此异常愤慨,一次跑到汪庄的岗哨前好不容易逮住了一向神出鬼没的汪庄老总童天戟,劈头质问:我是中国互联网的中流砥柱,为何不能成为汪庄的会员?童天戟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儿子玩你的网游玩得连老子都快不认了,你还有脸跑到我这里来?!......

    要说于今志得意满的孙悟满还有什么夙愿未了的话,首推便是成为汪庄会员。这倒不是因为他至今尚未有幸到汪庄一游,更别提能在里面小住一宿;乃是因为这个会员关乎他的名望,他的声誉,抑或还有一点小小的虚荣——一省首富竟不是汪庄的会员,这传扬出去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眼下薛仁建不就笑他吗?

    我他妈就不信这辈子不能住进汪庄!此刻,已经在金山堆里迷茫了相当长时日的孙悟满忽然又有了新的奋斗目标。顾自生了一会儿闷气后,他异常严肃地对刘李二位参谋说:“你们以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帮我拿到汪庄的会员卡——不管用什么法子,花多少钱!”

    李参谋为难道:“听说汪庄那个童天戟背景深得像机井,很难弄!”

    刘参谋亦道:“我也有所耳闻,据传这家伙还有一个绰号叫‘汪古潭’,为人刚正不阿,六亲不认。”

    “废话!”孙悟满猛翻白眼,恨意绵绵,“他要认六亲,我早成他大哥了。”

    “再六亲不认的人也该有短板......”任务艰难,刘参谋陷于沉思。

    车里顿时一片死寂。

    良久,刘参谋忽眉头大展,孙悟满顿时面露欣喜,“你有办法啦?”

    刘参谋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薛仁建,笑而不语。

    孙悟满心领神会,也不再问。他一下子心情大好,无所事事下,便俯身盯了偎在角落的薛仁建左看右看。见他毫无反应,玩心顿起,于是抬指猛地扒了一记他的眼皮。

    薛仁建正迷迷糊糊,眼皮忽遭猛扯,足是吓了一大跳,“汪庄到了?”

    “你还在做梦!”孙悟满笑着又要扒他的眼皮。

    薛仁建架住孙悟满的手,“再扒我踩你脚!”于是俩人像孩童似地在车子后座扯闹起来......

    谁说至交一定得是知己!或许,有时候恰恰不是知己反而能结为好友。至少,这样省去了为试图理解、揣摸、包容和成全对方而煞费苦心,甚至委屈自己。就像孙悟满和薛仁建。此二君平日里守在同一座边陲小城顾自构筑着各自的企业王国,忙时恰似两只鼹鼠——若不是看到对方的洞穴口又堆了许多生土,都不知道对方整天都在干些什么;而闲时呢,则更像两只栖枝守望惯了的苍鹭和秃鹫——了无共同语言,却尤以不见对方为寂寞。

    魅力缘于互不理解,这正是薛仁建和孙悟满哥们几十年的原因。尤其是薛仁建,他最是以孙悟满花离胡俏、千奇百怪的举止为乐事,却又从不问孙悟满为何如此做。就像昨天,一听孙悟满要他如此这般地配合唱出戏,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深更半夜得到孙悟满传唤,更是喜得老婆都不愿意搂了。不过,此次未能如愿住进汪庄,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和孙悟满笑闹间,心里仍不免自责:以后得多了解孙悟满;至少,下次陪他来越城,也该事先问问他是否已成汪庄的会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