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归去来兮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陈子昂沉醉在温柔乡里,抬头见苏二妹和王慕维正立在崖边的护栏后朝这边张望,便醉心地冲二人挥了挥手。季玉也赶紧转过身来。

    苏二妹便拉了王慕维匆匆下山,陈子昂和季玉忙迎了上去。还未近前,王慕维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昨晚脸丢大了。”

    陈子昂想定是苏二妹已经给他说了昨晚醉酒的事,便打趣道,“好大的澡盆,水也清凉。我也想洗一洗,可就是没你这么好的福气。”

    “难得一醉,难得一醉。”王慕维讪笑着连连挠头,甚是憨态可掬。

    “醉了好啊!一醉万事休。”阵子昂意味深长看了看贴在身边的季玉,不无遗憾道,“昨晚我也想大醉一场,所以喝了不少,可就是不见半点醉意,真是咄咄怪事。”

    苏二妹边瞟季玉边笑:“怕是老天怕你醉了没人照顾,所以不想让你醉。”

    王慕维揣测陈子昂昨夜定是没有什么斩获,便不无遗憾地拍拍他的肩膀,脸上显出义不容辞的神色,“哎,良宵一刻值千金。看来我以后得好好教教你如何适时而醉——哪怕是装!”

    “就怕有人心里醉得厉害,嘴却偏不肯说。”既已相熟,说话便少了顾忌。季玉见三人又拿自己说笑,便也嘴不饶人。

    陈子昂何等聪明,心里顿时云霁初开。隐形的墙已被爱的烈焰化出一丝缝隙。他心里盘算着......

    一阵说笑过后,王慕维问陈子昂今天怎么打算。

    陈子昂心里挂记“天字一号”,又想自己已经一天多音信全无,不知三家公司有多少事等着处理,便有心想回越城。可又着实不舍眼下和季玉呆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一时踌躇不决。

    季玉看出了陈子昂的心事,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她甚至想,如果能在这里和他永远呆下去该多好!可她又不想让陈子昂犯难,便道:“我看还是先回吧。以后有机会再来。”

    陈子昂感激地看了季玉一眼,对王慕维和苏二妹道:“那就回吧。反正也不远,以后有的是机会。”

    苏二妹一听季玉要走,哪里肯依!搂住她不肯撒手,嘴里悲悲戚戚道:“不是说好了再玩半天嘛,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又扭头骂王慕维:“都是你!问什么问!来这里就是玩,还要什么屁打算?!”

    “我是说今天打算怎么玩。”王慕维忙万般委屈辩解。

    “玩就是随心所欲,想到哪是哪!什么都打算好了,那还叫玩吗?”见王慕维顶嘴,苏二妹操起连珠炮冲他猛轰,似不解气,又松了季玉欲揪他的耳朵。王慕维吓得赶紧闪到陈子昂背后。

    苏二妹复又搂了季玉百般劝说,唠叨着山上这里的花如何如何漂亮还没带你去看一看,那里的草多么多么柔软还没带你去躺一躺......想借此留她多玩一天。

    “以后吧。”季玉轻声叹道。一听这话,苏二妹急得眼圈都红了。

    季玉一时也伤感起来: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她将下巴搁在苏二妹的肩上,幽幽道:“姐,以后,我一定来看你。”

    “这可是你说的噢,可要算数——千万记住以后要来看姐!”一听季玉叫自己姐,而且“二”字也免了,苏二妹心情方好起来,可嘴里还是一个劲地叮咛,生怕季玉马上反悔似的。

    “女人啦,就是多愁善感!”王慕维从陈子昂背后探出身来,笑着不断摇头,“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苏二妹冲他怒目圆睁。

    王慕维似觉自己的话说得过头了一些,吐了吐舌头,赶紧又躲到了陈子昂身后。

    随即,陈子昂和季玉便上楼收拾东西。

    苏二妹好像想起了什么,“嗵嗵嗵”跑上楼奔进卧室。里面顿时叮呤嗙啷一通乱响......

    一会儿功夫,陈子昂和季玉拎了东西出来。苏二妹仍在楼上掏鼓。趁此间隙,陈子昂和王慕维唠起了林场的闲事。季玉怕碍着他俩聊天,便悠悠走出屋外。

    一阵乱响过后,苏二妹气喘吁吁跑下楼来,一手拎了一个精致的购物袋、一手拎了一只非常漂亮的旅行包。她拉了屋外的季玉走到一旁,指指放在地上的旅行包悄悄道:“这里有几身没有穿过的衣服和几套没有用过的化妆品,我给你装好了。”又扬了扬了手里拎着的购物袋:“这里有一台没有用过的手提电脑,你也一并带上。算是姐给你的小小见面礼。”

    季玉脸红红的不好意思,“我怎么能要你的礼物!”

    “这是什么话!我都是你姐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苏二妹狠狠瞪了季玉一眼,接着指了指眼前的小楼嘿嘿笑道,“可惜这个搬不动,搬得动你也没地方放,不然我把它也送给你。”

    季玉“哧”地笑了起来,可就是不肯收礼物。苏二妹急了,三步两步跨进屋内,将陈子昂扯到季玉面前,“子昂啊,给她说说,我是不是一个随便送礼的人?”

    “那是,我都不知来了多少回了,连一片树叶也没收到过。”陈子昂笑着拎起地上的包和袋子,对季玉道,“姐送的礼物就收下吧,她可不轻易送人东西。”

    “你还要我送东西!”苏二妹白了陈子昂一眼,接着把季玉往他身边重重一推,笑道,“喏!这次我把妹妹送给你——算是天大的礼物了吧?”

    “姐——”季玉被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撞进陈子昂怀里,顿时羞得面如盛开的牡丹。

    说笑间,王慕维也从楼内出来,接了陈子昂手里的袋子,苏二妹则紧紧握了季玉的手。二人少不得再次极力挽留,一见无望,只得送季玉和陈子昂下山。

    湖边小道离陈子昂歇车的青砖瓦房也就半里路许,四人一步三歇、慢谈细聊,却似走过漫漫十里长亭。

    好歹走到车边,陈子昂发动车子、开了空调,又把车门打开通气。这功夫,苏二妹拉了季玉走到湖边窃窃私语,季玉则唯有频频点头的份。

    陈子昂把车倒好,停在路上和王慕维静静地等着。苏二妹只当没看见,仍是拉着季玉嘀嘀咕咕。直到搜肠刮肚了无交待,方揽着季玉走过去。

    一看季玉上车,苏二妹眼圈一下红了,禁不住俯进身去紧紧搂住她,哽噎道:“记住——以后一定要来......看我。”季玉红了眼圈拼命点头。

    归去来兮!

    目送着陈子昂载着季玉缓缓离去,苏二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偎在王慕维的怀里,一边抹泪一边冲车子拼命挥手,直到车子从视线里消失。

    王慕维看着怀里哭得泪人似的妻子,一时也不禁有些伤怀:哎,人这一辈子,能遇到几个倾心相交的朋友,又能有几次真正动感情的时刻!

    直到苏二妹平复下来,王慕维方搀了她慢慢往回走,问道:“你怎么伤心成这个样子?”

    “我就是看季玉这丫头长得实在惹人疼爱,现在又怪可怜的:明明心里对子昂爱得死去活来,却又不敢对他说。而子昂也是这样......我怕他俩万一不成,以后或许真的见不着了,所以想起来就伤心......”苏二妹又抹起泪来,抬眼问王慕维,“你说他俩这是怎么回事?”

    “哎——”王慕维一声叹息地久天长,“季玉是杜若甫的未婚妻。”

    “杜若甫?未婚妻?!”苏二妹着实大吃一惊,喃喃道,“我说季玉脸上总是阴阴晴晴。”

    “你还不了解子昂,横刀夺爱的事他怎么干得出来?”

    “可季玉那么爱陈子昂......”

    “你怎么知道?”王慕维木木问。

    “你这榆木疙瘩,也不知我当初是怎么被你骗到手的!”苏二妹抬指猛戳王慕维的脑门,“你没见她昨天一下午魂不守舍啊?”

    “你这么一说,倒真像这么回事——尤其是今天早上......”

    “你说他俩能成吗?”

    “嗯......”王慕维沉吟了一下,眉心拧出一个肉冠,“我看有点悬。”

    “不行!我得问问季玉这丫头心里怎么想的——”苏二妹嚷着伸手王慕维,“手机呢?”

    “没带。”王慕维使劲搂了搂苏二妹的腰,“你这个人也真是!也不动动脑子——现在他俩在一起,你怎么问?”

    “对,晚上。就今天晚上!”

    快要拐上高速的时候,陈子昂把车停了下来。问季玉:“现在你有什么特想去的地方,我送你。”

    “你不回公司了?”季玉瞪大眼睛,一脸讶异。

    “能有什么大事!”陈子昂语气轻松。

    “那你刚才还猴里巴几要回越城。”季玉撇嘴。

    “我又没说,是你说的。”陈子昂嘿嘿直笑。

    人家替你着想,你反倒打一耙!季玉发急嚷道:“你不写在脸上了吗?”

    “我脸上有写‘回越城’三字吗?”见季玉仪态娇憨、煞是可爱,陈子昂玩心大起。

    季玉咬牙盯了陈子昂几秒,气嘟嘟道:“这三字虽没写,可也有字!”

    “什么字?”陈子昂笑问。

    “‘言不由衷’!”季玉甩头撅嘴,牙缝嘣出一成语。

    “我看你当时脸上也写了字!”陈子昂偷笑。

    “我脸上有字吗?”季玉咋呼起来。

    “你自己看不到,可我瞧出来了。”

    “那你说!”季玉嘟嘴盯了陈子昂。

    “‘辞不达意’!”

    一语中的,季玉先是一愣,继而大羞,拳头雨点般砸向陈子昂......

    一番笑闹后,二人均感心头醉醺醺。陈子昂便问季玉刚才苏二妹拉她在湖边都嘀咕些什么。季玉说你真想知道。陈子昂说就是好奇。季玉眨巴着眼睛故意憋了很久说偏不告诉你。气得望眼欲穿的陈子昂直翻白眼。

    佳人在侧,自是难舍!既然和她以后缘分难定,眼前更要倍加珍惜。陈子昂现在什么地方都想去,就是不想回越城!便又问季玉想去哪里。

    季玉打了个哈欠,“我好困。”

    “我也是。”陈子昂一时也被季玉勾得哈欠连天。

    “要不我们在车里眯一会儿?”季玉兴冲冲提议。

    陈子昂欣然响应,“你躺后面,我靠前面!”

    偏巧路边有一座开阔的林子,陈子昂便把车子歪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