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鸟儿早起有食吃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天蒙蒙亮,早起的鸟儿刚开始吊第一声嗓子,阵子昂就蹑手蹑脚地走出自己房间。

    季玉听得清清楚楚。待陈子昂的脚步声消失,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心想反正睡不着了,何不出去散散心,顺便呼吸一下林场的新鲜空气!

    一宿未眠,回报可谓丰厚。季玉心里已然打定主意,今生非陈子昂不嫁!不过在此之前,她想眼下最要紧的事情,还是回越城后如何应对杜若甫的盘问。

    爱我所爱,光明磊落。她本无需遮掩。但想到杜若甫和他父亲多年来对自己和妹妹的殷勤照顾,她也不想一下子做得太绝,再说她也做不出来。更何况杜若甫还是陈子昂的挚友——她最是不想让陈子昂为难。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她心中是一点底也没有,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

    一番思索后,季玉想起自己大学死党“肥肥”。她知道肥肥家就在附近化城,于是用房间的电话拨了肥肥的手机。心焦火燎等了老半天,电话那端才传来肥肥哈欠连天的声音。

    “谁呀?这么早!”

    “是我!禾子!”季玉咋呼呼嚷道。

    大学时,季玉经常穿一条母亲给她做的绿色连衣裙,加上人又美,就像一根绿色葱茏的禾苗惹人怜爱,就有好事的男生把她的姓拆开亲切地称之为“禾子”。久而久之,同学们都觉得这称呼对她很贴切,便叫开了。起初季玉不要理,可后来叫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连老师也这么叫,她也只好认了。听习惯后,她也觉得这称呼蛮舒服的,所以现在她qq的名字还这么叫着。

    “啊!仙女,是你啊?好久不见,想死我了!”电话里,肥肥一听是季玉,高兴得不得了,瞌睡一下飞到九霄云外,“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啊?是不是又想我妈烧的菜了?......”

    肥肥之所以长得圆滚滚,就是因为馋她妈烧的一手好菜。本来她毕业也可以留在越城工作的,可就是怕亏了她那张贪吃的嘴,所以义无反顾的回了自家所在的小城工作。季玉上大学时经常去肥肥家吃她妈烧的菜,确实非常好吃。

    季玉被肥肥一通连珠炮轰得头昏脑胀。此刻,她哪有闲心和肥肥闲扯,便打断她:“这两天万一杜若甫打电话问你,就说我昨天和今天在你家里——千万记住啊!”

    以前,杜若甫经常去学校探视季玉,所以认识肥肥,而且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季玉必须先和肥肥串通好,才不至于穿帮。

    “怎么啦,见异思迁了?”肥肥嘿嘿道。

    “我跟你说正经事呢!这关系到我以后的终身幸福——你不希望我一辈子水深火热、受苦受难吧?”见肥肥还是没一点正经,季玉故意把话说得很重。

    肥肥这才当回事,语气立刻显得非常严肃,“有这么严重吗?发生什么事哪?”

    “一句话说不清,以后告诉你。”季玉说罢便和肥肥叽叽咕咕一番合计,直到自认为已天衣无缝,方放心地挂了电话。

    眼看天色已明,她又怕杜若甫一大早打电话找陈子昂询问自己下落,便又拨了陈子昂的两个手机,一听都关了,这才放心去洗漱。

    做完每个女人都极为热衷的面子细活,季玉看了一眼阳台。昨天晾洗的内衣和裙子正在迎风飘扬。她走过去摸了摸,见干了,赶紧收进来叠好塞进包里。

    她从不愿别人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更别说去摸了。即便以前在杜若甫家里,她和妹妹住的房间也是禁地。大学时,只要内衣一干,她会立刻收进来锁进箱子里。现在她和陈边边虽然合租一套房,她的卧室也是上锁的,她不在谁也别想进去,她在也只允许认识的女性进去。所以到目前为止,杜若甫还从来没有进过她的闺房。

    收拾妥当,季玉正欲出去,低头见身体曲线实在过于暴露,心里很是忐忑。立在门后犹豫半天,还是不敢穿了昨夜的衣服出门,便又折回换上自己的裙子。

    出了木楼,季玉四下张望,却不见陈子昂,不由心焦——她得赶紧和他统一一下口径,以防杜若甫日后盘问。于是匆匆奔下山来,四处踮脚探头探脑,仍是不见陈子昂的踪迹,以为他钻进了山里。正欲上山去寻,扭头见湖的尽头有人走来。可太远,看不真切,便踞足等了等。待人影近一些,一见是陈子昂,手里还端了一个大盒子,赶紧迎了上去。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陈子昂早已看到季玉,一见她冲自己飘来,脚下一阵紧走。

    “认生,睡不好。”季玉气若游丝绽了一句,便抬眼他处。她没说自己通宵未眠。

    “是不是我出门吵了你?”陈子昂脸上缀满歉意。

    “你出门时我早醒了。”季玉飞了陈子昂一眼。

    “怎么了,看你心情不好。”陈子昂故作轻松一笑。

    “那你呢?”季玉轻轻挑嘴,“我看你好像也心事重重。”

    “......”

    “是不是因为杜若甫?”季玉低眉咬了咬唇。

    “......”

    “是不是担心杜若甫问起怎么说好?”季玉猛地抬头,清澈的眼眸如电似芒,直透陈子昂的五张六腑。

    陈子昂无所遁形,只好点了点头。

    “那里打算怎么回答?”季玉脸上不无期待。

    “正为这事犯愁呢!”陈子昂皱起眉头。

    “你打算实话实说?”季玉神情关切。

    “......”

    “不想实话实说?”

    “......”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当然想!”

    “还是先不要实话实说的好。”季玉轻轻叹道。

    “为什么?”陈子昂轻声问。

    “你说了实话,他就相信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吗?”季玉的眼神一下变得无比迷茫。

    “......”

    “这样不就伤害了你们友情了吗?”季玉的语气透着一丝幽怨。

    陈子昂黯然点头。

    “所以不能实话实说。”季玉回头勇敢地盯着陈子昂。

    “那怎么办?”

    “先过了这关再说。”

    “怎么过?”

    “他打电话问你,你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他问我我会自圆其说。”

    “你怎么自圆其说?”

    “这你就别管了。”

    见季玉脸上浮起一丝得意,陈子昂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说完要紧事,季玉方把心思转移到陈子昂端着的盒子上,便抬手指了指。

    陈子昂赶紧打开:“我怕万一他们俩醒得迟,你又起来了,到时没有早点饿着,就开车去附近的镇上替你买了一点——现在还热着呢,要不吃一点?”

    季玉心里一热,问道:“你吃了吗?”

    “拿了就往回赶,哪来得及吃!”陈子昂笑道。

    “那你先吃一个吧。”季玉莫名感动,翘起兰花指,捻了一个小笼包就往陈子昂嘴里塞。

    陈子昂用嘴接了,又冲季玉直努嘴。季玉便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俩人就这么站着,开心地在湖边吃了起来......

    用完早点,二人在湖边漫步。季玉心里甜丝丝的。她第一次感到,被自己深爱的人悉心关照,滋味竟是如此美妙。而此前,杜若甫类似的举动不知做过多少,她心里唯有感激,从未涌生过一丝的甜蜜。这只能说明一点:自己不爱杜若甫!

    一顿并不丰盛的早点终于让季玉明白:爱,不是种庄稼——只要辛勤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爱,是一枚施了魔咒的神奇种子,只有遇到谙悉咒语的人,其坚硬的外壳才会悄然打开,且稍经雨露滋润便会生根发芽。否则,即便付出再多,也是徒劳无益!

    旭日钻出厚实的棉被,露出捂得通红的脸庞,天际顿时霞光万里。

    一层薄雾从湖中泛起,将一对默默伫立的有情人缠绕其间。

    季玉沐浴着朝日的清辉,任凭微风轻卷裙裾。她美目流盼、风姿绰约,一如含露百合,娇艳欲滴。陈子昂眼含丽影、身醉香风,满怀柔情浩如沧海,浑然不觉红尘俗世尚有百事缠身。

    情相契,爱无语。俩人四目相对,默默凝视,如痴如醉.....

    苏二妹与王慕维早已被鸟儿的纵情歌唱唤醒,此刻正挽手静立楼前。目睹此景,不由暗自祈祷: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良久,苏二妹紧紧偎了王慕维,羡慕道:“真是浪漫!”

    “添一点东西就更浪漫了。”王慕维道。

    “什么东西?”苏二妹无比迷醉地抬起媚眼。

    “歌声。”王慕维语气异常严肃,“他该给季玉唱支歌。”

    “人家季玉哪有我这么好的耳福。”苏二妹嘻嘻笑道。

    “那是自然!”王慕维分外得意。

    “你说,湖里的鱼能听见你唱歌吗?”苏二妹故作认真问。

    “距离近——应该能吧。”王慕维有些拿捏不准,语气显得犹疑。

    “那以后吃鱼就方便多了。”苏二妹抿嘴笑道。

    “此话怎讲?”王慕维莫名其妙。

    “你在湖边吼一嗓子,那鱼不知要晕翻多少!”苏二妹面色平静,心里却笑得天翻地覆。

    “应该是醉翻。”王慕维跃跃欲试就要下山,“我现在就去湖边试试!”

    苏二妹一把拖住他,“现在不行!”

    “为什么?”

    “我怕季玉掉进湖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