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夜无眠 B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季玉出生地离越城三百多公里,是一个风景异常秀丽的偏僻山村。

    季玉父亲年轻时长得一表人才,只是时运不济,两次高考不中,便死了“鱼跃龙门”的念想。后来又在离家十来里地的镇上开了一家店铺,倒腾些当地的山货土产什么的,ri子过得很是逍遥。

    当时季玉母亲的家也在镇上,离她父亲的店铺不远。

    季玉外公是当地有名的裁缝,一身手艺甚是了得。周边方圆几十里地的人家,但凡家里有点像样和贵重的布料都喜欢拿到他那里做衣服,所以家里一年四季非常忙碌,ri子也过得格外殷实。

    季玉母亲高中毕业也没考上大学,便在家里替父亲打起了下手——她自小在裁缝铺里耳闻目染,加上父亲的言传身教,手艺也ri臻娴熟。空暇时便跑到季玉父亲的铺子里稀奇地看东看西。孤男寡女,一个漂亮,一个帅气,一来二去,两人便暗生情愫,后来更是发展到非彼不嫁不娶的地步。

    季玉外公眼见再阻拦下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好歹,只好依了女儿。这样,季玉母亲便带着一身足可裁云剪雾的手艺嫁给了季玉父亲。

    俩人婚后相亲相爱,一个继续在外倒腾土产山货,一个在家里替别人缝衣裁被;又种了几亩闲田、包了几十亩山林,ri子过得非常美满。第二年,季玉出生。又过一年,她有了一个妹妹。

    可这种富足安宁的ri子却在季玉十岁那年暑假快要结束时的一个晚上戛然而止:一连数天的瓢泼大雨,泡松了她家山道上几块石头下的泥土,她父亲晚上回来时,摩托车不小心碾在上面,不幸连人带车翻下了陡峭的山谷。

    季玉母亲见丈夫事先已有约定、却久盼不至,心中不免惶惶然。于是深夜唤了亲戚、拿着手电、冒着暴雨沿回家的山路一路寻找,待到不见几块石头的地方时,发现沿山坡下去全是压断的小树枝,心都碎了。等她一路跌跌撞撞在山谷找到浑身是血的丈夫时,他已是奄奄一息——在翻下山时丈夫的头数次撞上了尖利的石块。

    在连夜送往医院的途中,季玉正值壮年且俊朗结实的父亲,终究没能熬过死神的眷顾——他去了!临去时还紧紧握着妻子的手。季玉母亲当即晕了过去......

    随后几天,季玉母亲更是riri以泪洗面,夜夜掩泣恸哭。直到数月之后,才渐渐从悲痛yu绝的深渊里挣扎着爬出来。

    季玉母亲没有让人将丈夫的遗体葬在几里外的公共坟地,而是执意将他的棺木安在了离家仅几十米的自家山上——她要riri夜夜守护着他!

    季玉至今以为,她那潇洒的父亲在翻下山谷后如果不是有着想见母亲最后一面的强烈渴盼,或许早就去了。因为他的伤实在太重了!也许正是父亲对母亲深深的爱和坚信同样对他爱之深深的母亲一定会来寻找,才让他攒下生命的最后一丝能量熬到母亲的到来。

    父亲走后,季玉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痛失顶梁柱的季玉母亲变得异常的坚强,她不仅将自家的田地和山林打理得仅仅有条,而且闲时还用手艺赚一些ri用花销,加上季玉父亲健在时家里积攒下的一些家底,母女三人勤俭持家,相依为命,ri子也还过得去。

    季玉父亲走时,季玉母亲才三十来岁,加上她父亲在时从不让她母亲干粗活,所以她母亲保养得非常好,兼之人本就生得漂亮,所以走出去根本看不出已有两个孩子。

    于是麻烦来了,今天这个来替她母亲做媒,明天那个来劝她母亲改嫁。一时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可最后无一不被她母亲断然拒绝。

    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不是别人,正是杜若甫的父亲。

    杜父早年和季玉母亲是初高中的同学,对季玉母亲的美貌早就倾慕不已,加上两家都住在镇上、又多少有些亲戚关系——季玉至今未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亲戚关系。时常走动中,两家家长便有心结为亲家。

    可等杜父中专毕业兴匆匆回来时,却发现季玉母亲和季玉父亲早已是爱得死去活来,自己压根儿不再有丁点希望。他当即大病了一场,万念俱灰下,当年便草草谈了一个对象结婚,来年便有了杜若甫。草率的婚姻自然不能维持长久,四年后他离了婚。

    此时已是镇中学教务主任、多年来一直带着杜若甫鳏居的他一见季玉母亲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心中便又燃起了再续前缘的希望。令杜父感到万般无奈的是,不论他托什么人做媒、自己又多少次亲自登门表达爱慕之情,季玉的母亲就是誓死不嫁。

    伤心之余,杜父最后也就死了这份心,继而将满腔爱心转移到季玉姐妹身上,将姐妹俩视如己出,在学校时照顾备至。两姐妹年岁大一点后,为了让俩人安心学习,更是将她们接到自己家里住下。

    季玉母亲起初怕闲话,不愿意杜父这么做。无奈见他情真意重、言辞恳切,同时考虑到两个孩子的前途,虽然心里一百个不痛快,也没再反对。但给他定了铁死的一条:不论刮风下雨,接送孩子只能到村道口,不许进村。杜父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这样,杜若甫一下子平添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他自然是满心欢喜,每天亲哥哥般护着姐妹俩上学放学,风雨无阻。直到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bei jing的大学。

    四年后,季玉也以全县前十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本来以她的成绩,她完全可以像杜若甫那样上bei jing的名牌大学。可她恋家,又放心不下至今守着父亲坟墓不肯搬出山村的母亲和正在念高一的妹妹,便挑了省里的名校,在越城上了大学。

    杜若甫中文系毕业后没有理会老师的推荐去zhong yang媒体,而是选择了越城刚创刊不久的《都市晚报》上了班。季玉知道他这样做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自己。

    杜若甫还是懵懂少年的时候,只是觉得季玉两姐妹长得非常好看,加上季玉住在他家里,又多少有些亲戚关系,便一直把季玉当妹妹看待。等他考上大学,见季玉已经出落得像下凡天仙一般,便生出无限爱意。待他从父亲那里得知自己和季玉是八杆子也未必打得着的亲戚时,哪里还熬得住!便整天缠着已是中学校长的父亲给他做媒。

    杜父见季玉现在生得比她母亲年轻时还要漂亮,而儿子现在又是名牌大学生,长得更是一表人才,也有心想让季玉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以多少弥补一下自己当年在季玉母亲那里落下的遗憾,便打电话试探季玉母亲的口风。

    季玉母亲对杜父多年来悉心照顾季玉姐妹俩颇为感激,兼之对当年三番五次拒绝他的一番痴情多少感到歉疚,一听他在电话里提起结亲家的事,心里虽觉别扭,却也没有反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等季玉考上大学后再说。

    直到季玉考上大学,她母亲问她对杜若甫感觉如何,季玉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实际上,在季玉心里,她一直把杜若甫当表哥待。但感恩的心让她不忍拂了杜父的心愿,再说杜若甫和她也算是郎才女貌,便没有过多言语。但季玉还是明确表示,必须等她妹妹上大学后再提和杜若甫结婚的事。

    杜若甫父子清楚,以季玉妹妹现在的成绩,考上大学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便满口答应下来。

    就这样,季玉心如止水地当了杜若甫的未婚妻。

    大学四年直到见陈子昂之前,季玉每次见到杜若甫,有的只是一股淡淡的亲情,从来未曾有过激情四she的时候,所以她和杜若甫连手也没有拉过几次,更别说有接吻、拥抱之类的亲密举动了。

    杜若甫起先还想跃跃yu试,可一见季玉沉下脸来像女神一样神圣不可侵犯,也就打消了进一步发展、以至生米煮成熟饭的念头。尽管有时候百爪挠心,也不敢逆季玉心愿而为。或许,这也是季玉心里对他最为失望的地方。她以为,男人嘛,就应该像她父亲那样敢爱敢恨。或许杜若甫拿出一点野xing来,她还说不定真就遂了他的心愿。

    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杜若甫千不该万不该把她带到陈子昂公司。

    当季玉第一眼见到陈子昂时,她的心狂跳得像猛砸在桌上的乒乓球: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身形体貌,和自己英年早逝的父亲何其相似!

    恍惚间,季玉多么想能在陈子昂肩上靠一靠、在他怀里偎一偎。尽管这种念头仅在霎那之间,但也足以让她一生挥之不去。

    待季玉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不是自己父亲,并很快完成对他的角se转换时,她的芳心依然狂跳不已,依然有一种想让他拉着手一起走到天涯海角的强烈愿望。

    难道这就是古往今来无数sao人墨客为之讴歌与神往、并演绎出无数动人传说、而自己以前却从未有过体验的男女之间所谓的“一见钟情”?季玉终于情窦初开了!她第一次感到爱的滋味竟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甜蜜,如此的令人沉醉而又如此的令人心驰神往。

    第一次会面完毕,当她神不守舍地和杜若甫一起走出陈子昂公司、走进深冬的风里,直到很远,仍忍不住再次回头。当看到陈子昂依然衣衫单薄站在门口默默相送,她的心止不住颤抖:“他冷吗?”

    相识只在一偶,便已关之切切;身影尚未离去,便已不忍舍弃——她对陈子昂已然情根深种、直入骨髓。

    随后半年多的时光里,季玉心里爱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ri渐枝繁叶茂。她每天早早上班、风雨无阻,为的只是希望早一点见到陈子昂,为的只是想在陈子昂来之前感受一下他在办公室留下的气息。有时趁清洁阿姨不注意,她还会轻轻的嗅嗅他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虽然上面烟气熏天,她也如饮甘饴,格外迷醉。

    痴情的季玉、可怜的季玉,少女的羞涩和沉稳的xing情让她内心纵然爱如chao水亦不敢有丝毫的表露。直到今天上午看到陈子昂面se赤红地坐在沙发上,她还以为他病了,竟情不自禁想摸摸他的额头!

    可他为什么要慌乱不堪的躲自己呢?半年来女人的直觉告诉季玉,陈子昂是爱她的!

    直到心如鹿撞的等来半年多来陈子昂第一次单独请她吃饭、直到开车前他提到杜若甫、直到随后车在行进途中她说今天不提杜若甫时他一声长叹,季玉才明白:陈子昂是顾忌她和杜若甫的关系而不敢、也不愿向她示爱;即便不完全是这样,也一定是杜若甫事先跟他说了什么。陈子昂讲诚信、重情谊,杜若甫不止一次跟她讲过;而这半年来,通过观察陈子昂的待人接物,她自己也印证了这一点。陈子昂会为了自己而割舍他和杜若甫多年的情谊吗?她怀疑!

    更让季玉感到不安的是,今晚她和陈子昂孤身相处,近在咫尺,这在一般男人而言,真是千载难逢的示爱机会,他竟能安之若素,甚至连来都不来她房间一下,可见自控力有多强!

    想到这里,季玉心中没底了。她感到自己的爱途一片灰暗。感到爱途一片灰暗的她一时愁肠百结、心烦意乱,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