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立竿见影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没想到刘参谋支的招如此灵验,才刚过两天,王昌临那边就有了动静。

    “人才啊!”孙悟满接了王昌临的报喜电话后连连感慨,兴奋得冲到走廊放声大叫,“刘参谋!刘参谋——”

    刘参谋正上厕所,一听孙悟满催魂似的叫声,忙提着裤子跑了出来。

    “等来了!”孙悟满将忙着系腰带的刘参谋一把拉进总裁室,兴奋得满脸通红、眼放jing光,颤着嗓子说,“方士偈语里说的那个‘古人’——哦,不!是名字和古人一模一样的人,等来了!”

    “真的啊?!没想到还真立竿见影。”刘参谋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忙问孙悟满,“那人叫什么名字?”

    “陈——子——昂!”孙悟满一字一顿地说。

    “陈子昂?是这三个字吗?”刘参谋拿起办公桌上的笔和纸写了问孙悟满。

    孙悟满忙自己的手机递给刘参谋。

    刘参谋看罢王昌临发来的短信,闷头想了一下,对孙悟满说,“我记起来了,唐朝有一个著名的诗人就叫‘陈子昂’,他还写了一首非常有名的诗——”

    “快念我听听!”孙悟满迫不及待拉了刘参谋在沙发上促膝而坐。

    “王总在电话里没跟你讲?”刘参谋甚感讶异。

    孙悟满满眼笑意瞅着刘参谋,“他说你肯定知道,就不在电话里念了。”

    “他写的诗是——”刘参谋抑扬顿挫吟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什么意思?”孙悟满倾身以对,神态异常谦恭。

    刘参谋微微一笑,“意思是:向前看,古人已经逝去,再也见不着了;往后看,要来的人却又杳无踪迹;感念天地之高远,我一人在这里悲伤得泪流满面。”

    “嗯......有点意思!”孙悟满摸着下巴,似有所悟,“有时候,我一个人站在几十层高的楼顶上,好像也有这样的感觉。”

    “对,正是这种感觉:一个人独站高处,只见天地灰蒙蒙一片;视野开阔,却又什么人也见不到,好像这世界上就自己一个人似的,心中不免感到悲伤和寂寞。”

    “想这陈子昂也真是不简单,一千多年前就知道我现在也会有这种感觉。”孙悟满神情无比崇敬。

    “自古英雄多寂寞。”刘参谋亦喟然感慨,“要不他怎么仅凭这一首诗也能名垂千古!”

    “这么说,我好歹也算是一个英雄。”孙悟满不无陶醉。

    “谁说不是!”刘参谋盯了孙悟满的光脚丫笑道,“我看您现在和唐朝这个陈子昂就有一点很像。”

    “怎么讲?”孙悟满喜极而问。

    “他当时因为怀才不遇,所以不快乐;您现在虽然钱多,却奈何不了小小的脚痛,心里照样不痛快。”

    “对!有力无处使,心里特憋闷。”孙悟满恍然若失地微微颔首。

    “正是这种感觉!”刘参谋不由得对孙悟满心生佩服:别看他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可有时候看问题就是能一针见血!

    孙悟满得意地笑了,问刘参谋:“那你看现在该怎么应对眼前这个陈子昂?”

    “还能咋样,把别墅卖给他呗。”刘参谋不假思索。

    “我的意思是,这别墅的价格该怎么定。”孙悟满手指弹着沙发扶手,眉头紧锁。

    “这个......您没有想过以什么价格卖吗?”刘参谋问得小心翼翼。

    “想是想过,就是一时拿不定主意,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孙悟满无比信赖地看着刘参谋。

    “我一时也不知道这价格怎么定好。”刘参谋出语谨慎,“不过我可以先给您分析一下。”

    “说说看。”孙悟满向刘参谋倾过身去。

    刘参谋娓娓道来,“第一,白送给他肯定不行。方士说,这玉皇山乃玉帝的便便所化。您想,玉帝是谁?那是众天神的领袖啊!他拉的便便——我这样说已经是大不敬了,在天上可能叫便便,可落到凡间那可就是神物啊。你在神物上盖一幢楼,却白送给人家,连成本费也不收,这不是明摆着说:这分明就是一泡屎嘛!不然,您为什么不仅不收钱还要倒贴给别人?”

    “有道理。这钱绝对不能不收,否则就是对神仙的大不敬。”孙悟满连连点头。

    “再说啦,退一步讲,你就是想白送给人家,人家还不一定敢要。”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现在这年代,为了钱可以把亲爹卖了!可你倒好!无亲无故,莫名其妙就送一幢别墅给人家。谁敢要?要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你这午餐价值又这么大——一人一顿一千块,也够好几万人吃的。再说,眼下这个陈子昂既然敢吃‘天字一号’,人又那么年轻,看来也定是个厉害角se。他怎么会看不出这里面肯定会有猫腻?”

    “有道理!接着说。”孙悟满鼓励刘参谋。

    刘参谋接着道,“第二,赚钱卖给他也不妥。”

    “这又怎么讲?”孙悟满兴意盎然。

    “你可别忘了,盖‘天字一号’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让合适的人住下看护神石的。”刘参谋提醒道,“退一万步讲,你可以赚钱,那你打算赚多少?这别墅沾了仙气,说不定也变成了神物。既是神物,自是无价之宝。无价之宝你怎么定价格?如果定一个天大的数字,暂且不论别人买不买得起、又愿不愿意买,倒还好交待;如果定低了,玉帝见了心里定会想:怎么,我的便便就值这么一点钱?他万一因此发起火来,您不光另一只脚穿不了鞋,命保不保得住也很难说。”

    “嗯,你讲得非常有道理!”孙悟满异常满意刘参谋的分析,破天荒亲自替他开了一瓶矿泉水,“那你的意思是——”

    刘参谋起身接了,“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我认为造楼价卖给他比较好。”

    “这又是为什么?”孙悟满示意刘参谋喝口水再说。

    刘参谋喝了,“因为盖楼是需要人工和材料的。收这笔钱既可以向玉帝显示你尊重别人的劳动,又可以证明你没有暴殄天物——原材料也是要钱的。如果您真这么做了,我想,按玉帝的道德修为,他老人家应该是不会怪罪你的。”

    “那地皮不要钱哪?!”孙悟满还没忘了自己是个商人,一急之下,脱口而出。

    “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你还提地皮!”刘参谋惊愕地盯着孙悟满,“以前是不知者不为罪,现在你还敢提啊?”

    “哎呀!你看我这脑髓!神物!神物对吧?”孙悟满一巴掌拍得脑门山响,问刘参谋,“那你看要不要和这个陈子昂提方士的事?”

    “那怎么能提?绝对不能提!”刘参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哦,我平价卖给他,又不告诉他原因,那他心里不照样打鼓吗?”孙悟满不无懊恼,“还有,我这样光着一只脚去,别人问,我怎么说?”

    “您就说最近痛风犯了,暂时不能穿鞋,有些失礼,希望他谅解。”

    “那王昌临呢?他也痛风犯了?这陈子昂肯定见到他也光着一只脚。”

    “您怎么知道他是光着一只脚?”

    “你认为他敢背着我偷偷穿上另外一只鞋?”

    “打死他也不敢!”刘参谋哼了一声。

    “那不就结了!”见刘参谋毫不怀疑自己在金鼎至高无上的权威,孙悟满心里多少有些陶醉,可还未品过味来,忽又想起什么,不由拍膝大叫,“完了!”

    “怎么完了?”刘参谋被孙悟满突如其来一声叫唤吓了一大跳。

    “如果王昌临已经把我为什么光一只脚的事给他亲戚说了怎么办?”

    “这我倒是没有想过。嗯——完全有这种可能!”刘参谋沉思少顷,问孙悟满,“偈语的事王总不知道吧?”

    “就你、我,还有李参谋三人知道。”

    “那多少还好办一点。到时候您这样——”刘参谋附在孙悟满耳边细语了一通。

    “也只好这样了。”孙悟满听罢摇头苦笑。又问刘参谋,“那你看这成本价卖房的事——”

    刘参谋想了想,问孙悟满:“您有非常要好的老板朋友吗?”

    “这还用问吗?不然我生意怎么做?”孙悟满惊奇地看着刘参谋,像不认识他似的:自己最为倚重的参谋,竟会问如此幼稚可笑的问题。

    “嗯,这就好办了!到时候你再这样——”刘参谋又趴在孙悟满耳边嘀咕起来。

    孙悟满听得连连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