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货待居

作者:莫日长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之山最新章节!

    陈子昂火急火燎赶回越城自己公司所在地——凯瑞大厦时,已近下午三点。

    刚停好车,就见孟皓然的红se广本已在门口。他的车太好认了,屁股后面粘满动物卡通,前面挡风玻璃前则竖了块越城电视台《盯住你不放》的牌子。此前,陈子昂还一直纳闷,一个心智很成熟的大男人,怎么车屁股贴满这些童心味十足的玩意。现在他总算闹明白了,那定是季玉室友的杰作。

    刚进大堂,孟皓然架着墨镜从一侧的咖啡吧迎了上来。想是他虽然喝着咖啡,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口,不然为何陈子昂刚一进门就被他看到。

    二人勾肩搭背乘电梯进了公司。刚一落座,陈子昂劈头就是一句:“好你个家伙,竟敢瞒我!”

    “我也是刚知道。”孟皓然大呼冤枉。他还以为陈子昂指短信所言之事。

    “我不是指这个!”陈子昂粗声道。

    孟皓然一脸不解,“哪你指什么?”

    陈子昂不愿此刻扯到季玉,便虚晃一枪,“你早升了部主任,怎么不告诉我?”

    “哎哟!”孟皓然笑得下巴都要掉了,“管三五个人,那也叫官?!”

    “杜若甫一升部主任,第一个就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他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

    “他亲口跟我说的。”

    “你顶多算第二个。”孟皓然笑道,“第一个,他现在正苦觅无着。”

    “他找谁?”陈子昂心头一紧,却故作漫不经心。

    “你明知故问。”孟皓然一脸嘻哈,眼睛在陈子昂身上游离不定。

    “你怎么知道他在找她?”陈子昂心里发慌,脸se却显得很镇定。

    “刚给我打了电话,还找你呢。”

    “找我干什么?”

    “季玉现在是你的手下,他当然是想问问季玉的下落。”

    “我怎么知道季玉在哪里!”话一出口,便觉心里堵得慌,陈子昂不由点烟猛抽了几口。

    “知道了也不要告诉他。”孟皓然语气灿烂。

    “为什么?”陈子昂手一颤,烟都掉了。

    孟皓然替他捡起来,嘴里如偈似呓冒了一句:“心有灵犀,自识芳径;所爱非己,任凭鸟飞。”

    “你该剃了这头发。”陈子昂听了心头莫名感到一丝慰藉,指着孟皓然的脑袋笑了。

    “那我今生只求超度一人。”

    “谁?”

    “当然是陈哥你啦。”孟皓然语调拖沓,意味深长。

    陈子昂心里一怔,一时缄默无语。愣了半晌,方拍拍孟皓然的膝盖,淡淡道:“谈正事吧——匆匆忙忙、神神秘秘叫我来,到底何事?”

    “是这样——”孟皓然起身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接着说道,“玉皇山庄你知道吧?”

    玉皇山庄是时下国内屈指可数的超级豪华别墅庄园,在省内更是独一无二。该庄园是省内房产大鳄金鼎集团最经典、最得意的扛鼎之作,座落于老越城人称之为“神山”的玉皇山北麓,离全国著名的旅游风景区——天湖仅一步之遥。这里寸土寸金,也不知道金鼎集团当初是怎么拿到这块地皮的。要知道,在天湖搞商业开发是要经国务院批准的。可见他们的能量有多大!

    正因为如此,金鼎集团对这块来之不易的宝地可谓上心,从规划到设计,到土建,到装修,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建成后的玉皇山庄,如今不仅成为金鼎集团打遍四海而皆灵的白金名片,更是越城一道不可多得的绚丽风景。

    为此,市旅游局一度甚至yu将其辟为越城“新十景”之首,适度开放以供游人观览。却遭到住户们的一致反对,理由很简单,却掷地有声:想把这里变成动物园,门都没有!

    记得玉皇山庄还是一张画饼的时候,全省就已经闹得轰轰烈烈,越城尤是万众瞩目。至于省内那些多如过江之鲫的超级富豪,就更甭说了,就差亲自在工地的围墙外打地铺ri夜不停地候着,生怕误了开盘之ri,到时未能抢上一套。

    这也难怪,越城虽说是省城,却地小人众;兼之经济发达,更是豪富云集。众阔佬yu在城内觅一称心住处也并非易事,而要结庐于天湖这种风景名胜之地,那更是比登天还难。

    有时候金钱是万能的,但有时候金钱却又万万不能。譬如说,你想在天湖边买一块地皮造豪宅。

    陈子昂是最早知道玉皇山北麓要建豪宅庄园的富人之一,因为他旗下的嘉信置业公司干的就是倒腾房产。当消息在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还忍不住跑到玉皇山北麓看了一下。一见还是白地一块,笑得牙都酸了:看你们这帮家伙,好像每天守着成吨钞票露宿街头似的。这都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一个个就猴急成这个样子!心里压根儿没有把它当回事。

    也许是因为玉皇山庄离开盘时间的确还早,也许是因为饱汉——陈子昂在市中心已有豪宅——不知饿汉、尤其是富甲亿万的饿汉心中那份痛苦的缘故,一向jing明且善于拿捏时机的陈子昂这次失算了。待他见玉皇山庄离开盘只剩几月再去时,别人早把玉皇山庄门口的狗尾巴草都抢光了。为此,他气得跑到五百里外的乡村野岭钻了两晚茅棚,算是对自己一时大意的惩戒。

    “你该问越城还有几个人不知道才对!”见孟皓然提及自己曾为之钻过草棚的玉皇山庄,陈子昂气不打一处来。

    “你看我这脑子,想是被可乐灌了!”孟皓然话一出口也觉问得业余。陈子昂也算是越城的jing英人物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号称“越城jing英俱乐部”的玉皇山庄,何况他还有一个置业公司就是干这行的。

    “你该不会跟我说玉皇山庄还有别墅没卖完吧?”陈子昂揶揄道。

    “你知道了?”孟皓然脸se大变,还以为陈子昂知道了别墅之事。

    听这家伙说话的语气,好像玉皇山庄还真有别墅没有卖完!陈子昂一下子来了jing神,“我知道个屁啊我!别买关子了,快说!怎么回事?”

    “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呢。”孟皓然松了一口气。便把刚才去姨夫那里闲聊、并探知玉皇山庄还剩一套别墅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陈子昂大为惊讶,“这么说,金鼎越城公司的老总是你姨夫?”

    “如假包换!”

    “那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陈子昂大倒苦水。

    孟皓然听罢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当时你想在玉皇山庄买别墅!再说你又没有问过我。”

    这倒也是,不过现在也不迟!陈子昂微微顿了顿,问,“不是早就卖完了吗?怎么现在还剩一套?”

    “哦,是这样——”孟皓然总算喝完可乐,手又伸向茶几上的香烟。陈子昂给他推了推。孟皓然点上一支,慢悠悠说,“你还记得去年郦城折进去的马高官吧?”

    “当然知道。”

    马高官的英雄事迹坊间早有传闻,陈子昂焉能不知!据说其和家人、亲戚及手下一干无名英雄的光辉业绩挖掘出来,案宗堆了数米之高。为此,把省检院具体经办此案的高级检察官们累得是肠梗塞、胃溃疡瘫倒一大片。听说,有两位至今还躺在医院里。

    “这别墅,就是他让儿子买了准备退休后到越城养老住的。”孟皓然道。

    “那应该拍卖才对啊?”陈子昂一脸疑惑。

    孟皓然解释,“所幸他儿子才交了几十万定金。法院把这别墅封了一年多,月前才解了封。”

    “都一个多月了,这别墅还能熬到现在?”想起玉皇山庄开盘前抢破头的情景,陈子昂感到异常惊讶。

    “这你就不懂了。”孟皓然一副深谙此道的样子,侃侃而谈,“这别墅之所以至今还未能出手,有四个原因:第一,想买的不知道。这别墅解封才一个多月,消息传播的速度和渠道都有限,知道的人不多。就像你,还有公司专门干这行呢,都不知道。可想而知,一般人怎么会知道。

    第二,卖别墅的无所谓。金鼎集团有的是钱,压根儿不缺这几千万,所以没有主动推销,更犯不着为一栋别墅去做广告。再说了,你没见现在房子一天一个价往上涨啊,我估计他们巴不得卖不掉呢。听我姨夫说,他们至今还后悔当初玉皇山庄卖得太早。要是捂一捂,现在少说也要多赚十几亿。”

    陈子昂微微颔首:孟皓然说得一点没错!越城这两年的房价涨幅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自己的嘉信置业搞的就是房产交易,再清楚不过了。

    孟皓然接着说:“第三,一般的人买不起。几千万一下子拿出来,资产不过亿怎么行?普通百姓就更别提了。所以短时间买家终归有限。

    第四,知道的贪官不敢买。你想,姓马的案子闹得有多大?这别墅在省公检法都是挂了号的,谁买,就等于把自己变成秃子头上的虱子——买了别墅,就等于卖了自己。谁愿意去找死!”

    “这第五嘛——”孟皓然停下来问陈子昂,“你有没有给当官的送过钱?”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陈子昂说,“不过那都是早些年的事了,而且我的鞋湿得也不厉害。”

    “这不就结了!”

    见陈子昂避而不提“行贿”二字,孟皓然知道他也有点忌讳,便说,“但凡生意做得上一定层次的,有几个没有主动或被动将鞋弄湿过?这房子在局子里走过一遭,豪富们一般都会犯忌讳,不愿意买;至少眼下不愿意买。你想,谁愿意每天呆在里面触景伤情!”说道这里,慨然作结,“综上所述,所以......”

    “所以这房子就熬到现在还没有卖掉。”陈子昂笑道,“你就不怕我每天触景伤情?”

    “你买了又不一定自己住。”孟浩然笑道,“你可以囤积居奇,待价而沽啊。这房子再过两年价格翻一番也说不定。再说,住又何妨,你现在又不湿鞋了。”

    “不过,我倒真是想住一住。”陈子昂轻轻叹口气,“你知道,我家周边现在到处都是工地,每天吵得夜不能寐。”

    “心静,雷霆不能撼其眠。”孟皓然连声怪笑,一把将陈子昂从沙发上拖起来。

    “干嘛?”陈子昂叫道。

    “你不想看看那别墅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