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苏倩,危险!

作者:右更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畜化最新章节!

    风雪交加,满是寒冰的山洞中,老猫不紧不慢地踱着步,来到洞的尽头:“你没必要在自己的空间里弄这么大的风雪吧?”

    黑暗中传来波斯猫的声音:“风的呼啸声和雪的冰冷都能让我保持清醒。”

    “要保持清醒,开灯不就行了?难道你破相了?”

    “去你的!区区一个食人族头目,我动动指头就搞定。”

    “别装啦,你别忘了我是什么眼睛。”

    “夜视什么的最可恶了!简直一点**都没有。”冰壁上的光芒亮起,照亮了整个山洞,波斯猫蹲在一块三人多高的巨大冰块前,右眼肿得睁不开,好像被人猛k过一拳。

    噗!嘿嘿嘿!一贯矜持作态的老猫忍不住笑出声来。

    波斯猫的脸颊在抽搐,胡须在颤抖,突然把爪子那么一挥,啪!老猫的一只眼睛也肿了起来。

    “好啦!这下你解气了。说说吧!那个光头食人族怎么样?”老猫捂着眼睛说。

    “他不是普通的食人族,身上长出了热武器,好像是植入了神族的基因。”

    “所以我说嘛,和他交手,不用真身是不行的。你为什么不用真身?”

    波斯猫朝身后的巨型冰块努努嘴说:“我这次发起团战,不指望把神族的势力一锅端。灭了他区区一个食人族,不过等于杀了神族一条走狗而已。我是为了她!”

    老猫眯起眼睛,看清冰块之中隐约封存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面容倒是看不太清。不过,他何等智慧,一下子就猜了出来:“步轻雪么?你想让她在这场团战中得到什么?”

    “经验。以前,她从来没有跟神族交过手。今天,她有了跟神族交手的经历。”

    “哦?”老猫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和神族交手,是风云使的事,她只是守卫,居然能与神族抗衡?”

    “我了解这个地区的神族,战斗力并不怎样,甚至还不如食人族中的精英。而轻雪是什么水平,你知道的,她从入门之初就与众不同。”

    老猫点头附和:“第一次做任务就能掀翻捕鲸船、团灭猎杀者,确实不同寻常。”

    “说起来,你的那个奇葩新人有没有参加今晚的团战?我可是把s市周边方圆500公里的守卫都通知到了。”

    “他参战了,涨了点见识。”关于张然在团战中的斩获,老猫并不多说。

    “他有没有搞到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

    “怎么可能搞到战利品。他连挑战食人族的实力都不具备呢!”老猫说的倒是实话。虽然张然击败了屠夫,但屠夫毕竟是食人族中的杂种,地位低下的苦役,确实连半个食人族都算不上呢。

    一听张然没什么收获,波斯猫就对他失去了兴趣,把话题转到了步轻雪身上:“这次轻雪差一点点就赢了啊!以守卫的身份击败神族,这可是史无前例的记录!”

    老猫挠了挠头,问:“差一点点就赢了,那是赢,还是没赢啊?”

    波斯猫嘴角一阵抽动,没好气地说:“你说呢?”

    “哦,那就是没赢……”

    “你少说一句会死?”

    “我的意思是,如果她没赢,是怎样从神族手中逃脱的呢?”

    “这……”关于这个细节问题,波斯猫没来得及问步轻雪。

    就在这时,冰块咔嚓一声裂开,步轻雪光着身子跃到地上,全身的肌肤闪烁着晶莹的亮光,光滑如玉。

    “是一个守卫出手帮我脱险的。”她冷着脸说。

    是靠别人帮忙才走脱的吗?波斯猫脸色不佳。高傲的她很不喜欢受人恩惠。

    步轻雪同样高傲。她冷冷说道:“不过我已经把所有战利品都留给了他,这一战,与我无关。我不欠他!”

    “嗯,那是自然。”波斯猫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但毕竟一件脸上有光的好事突然变成了丢人现眼的糗事,她心里依然是有疙瘩的。

    有心结未解,最好的方法就是做一件更光彩的事来证明自己。波斯猫神色一凛,威严地问道:“你的伤好了吗?”

    “完全恢复了!”

    “那么,开始新的任务吧!如我所料,那个光头食人族是个变异者,比他的神族老板更强,不要理会那个神族弱者了,找到食人族的据点,击杀变异者,从他身上取得进化基因,这对你进一步增强体质有极大的好处!”

    步轻雪点点头,一语不发地朝洞外走去。

    老猫目送她走出洞外,问波斯猫:“她对上光头,有多少胜算?”

    “原本只有三成胜算,但是光头挨了我一记掏心爪,恐怕十天半个月恢复不过来。现在轻雪灭他轻而易举。”

    “哦!那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找出他的藏身之所了。”

    “正是如此。”

    天色渐亮,新的一天即将开始。青竹工业园的仓库里,陈老板睡眼惺忪地掏出手机查看——没有未接来电。

    哦,看来光头查是不打算来催货了啊!最好他死于非命,那老子就不用再替他做这种破事了!陈老板恶狠狠地诅咒着光头。

    不料,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吓得陈老板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接通电话,对面说话的不是光头,而是他的手下:“姓陈的,你听好。今天下午,老时间,老地点,一共32件货,缺一不可。听明白了吗?”

    陈老板大叫:“时间太紧了,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你想讨价还价吗?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不能按时交货,当心你全家的性命!我们向来说到做到!”

    说到家人,陈老板立刻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顿时发了老急:“别这样啊!查经理在哪儿?我要和查经理说话!”

    对方果断地挂了电话,一点还价的余地都不给。

    陈老板两眼通红,狠狠揪了揪自己的头发,然后拨了一通电话,嗷嗷大叫:“都给我听好!放开手脚给我干。今天中午之前,必须把货送到我这儿来!不然,你们就等着死全家吧!”

    早上七点刚过,街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其中不少是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学生。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躲在阴暗的弄堂口,贼眼紧盯着过往路人。

    矮个子说:“昨晚我跟老板说有学生跑得比我们的车快,他根本不信。跟他解释是没什么用了。这次要是再不成功,我们就真要完蛋了。一会儿动手,你要使劲,别再掉链子了!”

    高个子说:“我听说上两个月我们绑来的学生,都让姓陈的给杀了。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杀人犯的帮凶?”

    矮个子气急败坏,压低声音叫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们只抓人,不杀人。再说,要是我们不抓人,我们就要掉脑袋,这就是自己杀自己啊!也是杀人,懂么?”

    高个子听了晕晕乎乎,勉强点了点头。

    “来了一个符合条件的!”矮个子捧着探测器,盯上了一个从不远处走过的女生。

    那女生,杏仁眼,瓜子脸,挺拔的鼻梁,白皙的肌肤,乌黑长发及肩,扎个马尾,穿身校服,阳光可人,正是苏倩。

    高个子立刻把手插进了裤袋,装作路人踱了出去。

    苏倩秀眉微蹙,有点烦恼。她已经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引擎声。不用说,又是纠缠不清的康辉来了。要怎样才能摆脱这种人啊!

    一个高个子青年突然靠了过来,从裤袋里掏出一块方巾往苏倩面前一挥,她立刻感到有些头晕。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太困了吗?她赶紧停下脚步,伸手想找个地方扶一下。这一扶,刚好扶在了高个子胳膊上。

    “你没事吧?”高个子边问边把那根方巾捂住苏倩的口鼻。

    呀!是麻醉药!

    苏倩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之后,就失去了知觉。

    高个子立刻把她抱住,看起来两人像极了一对牛粪鲜花配的情侣。一辆号牌上沾满泥污的金杯面包车疾驰而来,在路边停下,矮个子打开车窗朝高个子招手:“快!别让人注意。”高个子立刻抱着苏倩向面包车挪来。

    绑架,悄无声息,但并非没有人看见。后方二十米处,康辉坐在奥迪里,目睹了全过程。

    康辉的后方五十米,张然正打着哈欠走在上学路上。远远看到有对男女搂抱在一起,心里习惯性地羡慕嫉妒恨了一番,但是仔细一看:咦?那个女的怎么有点像苏倩?还有,那辆面包车好像昨天见过?不会是绑架吧?!张然立刻加快了步伐。

    康辉跳下车赶了过去:“这怎么回事啊?你们谁啊?”

    高个子缩了缩头,赶紧把苏倩扔进车里,自己跟着上了车。

    “喂,问你话呢!”康辉又上前两步。

    矮个子朝高个子使个眼色,于是尖刀架在了康辉脖子上,他也被拉上了车。

    不到半分钟,两个歹徒就劫持了两个学生,迅速开车远遁。

    车没开多远,就发出咯噔一声响,也不知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还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车顶上。两个混混还是头一回公然在大街上绑人,心里直打鼓,也没在意这声响,只管径直往城郊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