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神族出现

作者:右更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畜化最新章节!

    “呵呵,兄弟,想必你也看到了,现实世界的任务要比训练场里凶险得多。要不,我们一起行动,也好互相有个照应?”陈田努力睁了睁不怎么大的眼睛,尽量让自己显得诚恳一些。

    没错,陈田很客气,言必称“兄弟”,而且一定要“呵呵”,但是张然却本能地排斥这个人。

    这人不可靠!

    怎么会无端地讨厌一个人呢?这不符合哥乐观豁达的性格啊!稍稍一想,张然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这个陈田怎么会来得这么巧,刚好在他击毙屠夫的时候出现?恐怕是躲在一旁窥视,看到红光灭掉才赶了过来吧?这只是揣测,但张然却强烈地感到确信无疑。这种没来由的自信让他感到自己的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让他变得更加敏锐、更有洞察力。

    这个陈田,肯定不是那种在关键时刻能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赶到战斗结束的地方呢?

    这时,陈田显露了他的动机:“呵呵,兄弟,我知道,你是高手。带着我一起行动,恐怕会拖累你吧?你如果打算分开行动也没有关系。瞧,青竹工业园南面是主将的战场。那里一定会有更强的对手和更丰厚的战利品!”

    陈田朝南方一指,两三公里开外,有一红、一绿两道明显粗壮很多的光柱在移动,显然是不凡的存在正在激战。张然知道自己的斤两,连击败一个不纯种的食人族苦役都这么辛苦,哪里能去主将pk的地方表现自己!不过,去参观一下倒是未尝不可,看看高手之间过招,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

    看到张然迈开步子朝那两道光柱走去,陈田嘴角微微一翘。这个小动作在常人看来难以察觉,可张然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并且读出了很多意味:计谋得逞、贪欲、野心,等等。

    张然也朝他微微一笑,弯腰从屠夫的手中取下猪肉刀,放到自己胸前,光芒一闪,刀就存入了物品栏中。

    一看属性,“屠户的肉刀”,增加攻击力100。难怪这胖子的攻击力这么高,一刀能劈散智慧之书的防护!再看装备条件:力量12点以上才能装备。张然的力量只有11点。不过不要紧。再升一级就能使用这柄武器了。

    再看ak47,也不过增加100点攻击力,虽然数值上与肉刀相同,但枪械的攻击属性是穿刺攻击,遇上厚重的装甲或某些特殊技能,攻击力会大打折扣。比如,做熊猫任务,就能学到悍体技能。这个技能就能把穿刺伤害降低到50%。挨一枪,也就是下50血,还能忍受。

    看到张然把刀收入囊中,陈田的脸上犹如大陆漂移,微微震颤、扭曲着,失望、愤怒、杀意全都涌现出来。

    于是张然明白了,这人就像食腐动物一样,是来打扫战场捡破烂的。当然,如果自己的实力不如他,或是刚才与屠夫拼个两败俱伤,很难说这个陈田会不会悄然施下毒手,害命谋财。

    这个人,太不可爱了啊!

    张然暗暗提防着陈田,脸上却如沐春风,洋溢着热情的微笑:“呵呵,兄弟,前方危险,我是怕保护不了你啊!先走一步!后会有期!”

    以兄弟相称的,通常都不是兄弟。真正的兄弟,一般都不以兄弟相称。——右更二

    青竹工业园南大门外三百米处的街口,白裙女子双手沾满鲜血,两眼目光如电,紧紧盯着面前一个身穿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男人。此人身材中等,并不健壮,但一开口,四周的空气就跟着剧烈震荡起来,仿佛其中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这是雪狼之牙!人类,我知道你是谁了。步轻雪!”

    这女子正是老猫和波斯猫谈起过的守护者新秀步轻雪!

    “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奴仆!”黑衣人厉声质问。

    面对震慑心底的音浪,步轻雪丝毫不为所动,平静地答道:“他们杀的人太多了。而且,我想见一见所谓的神族。”

    “唔……”黑衣人沉吟片刻,缓缓说道,“人类是最卑贱的种族,杀死人类并不是罪,而凡是见到神族的人类,都必须死。当然,我并不否认人类之中也有开悟的圣贤和力量的强者,比如你,但凤毛麟角的精英不能掩盖整个族群的低贱。你的优秀也不能让你免于死亡。”

    “生灵没有尊卑之分。”步轻雪冷冷地说。

    “那你如何解释人类屠杀其他生灵的举动?捕鲸、捕象、捕虎、捕鸟,五年内杀死一百万只羚羊。做出这样的举动,难道不该死吗?”

    “你的奴才一年内杀死了500多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十六七岁,几乎没有离开家乡生活过,更没有机会到野外见识自然,他们跟你说的屠杀其他生灵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沉默了一阵,说道:“你很聪明。智力很高吧?听说在神之训练场里,智力达到1000,就能自动获得真视之眼的法术,看清世间百态。这么说,你的智力达到了1000?”

    “智力到10可称人,智力100可识人心,智力1000看破万象。不过,滥杀必要严惩。明白这个道理,并不需要多高的智力。”

    “但是要分清什么是滥杀,什么是必要的猎杀,是很考验智力的。这方圆十公里,你们来了上百人,我看其中大部分人恐怕都分不清滥杀和猎杀的区别。是什么在指引他们作战?护短、种族优越感、贪婪、野心,我看不出有多高尚。”

    “你的食人族奴才,也是一样。”步轻雪针锋相对。

    “看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那只有继续较量了。”

    两人身影一闪,分别化作一黑一白两道残影相撞到一起。

    张然披着隐身斗篷悄然来到所谓的主将战场。这是一个十字路口,路灯灯柱尽数断裂倒下,满地是大小不一的窟窿。一黑一白两道残影飞速回旋、运动着,不断撞在一起,分开,又撞在一起,又分开。一阵阵劲风发散出来,在四周的建筑上、路面上划下一道道深深的印痕。

    速度太快了啊!根本看不清是怎么回事!还有这跟刀似的劲风,要是被吹到一下,铁定死翘翘啊!

    看不清形势,就不要贸然出手。张然裹紧隐身斗篷,找了街边一家咖啡店藏身,透过落地窗窥视街上的激战。

    看了两三分钟,没看明白战局,倒是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此人贴着路边建筑的墙根,猫着腰,踮着脚,一路摸索过来。最奇的是,他身上的颜色居然跟背景色彩极其相似。要不是张然观察力敏锐,根本发现不了他!这是什么技术?简直是变色龙啊!

    那人没有发现张然,径直摸进了咖啡店,在张然旁边的落地窗前趴下,两人相距不过十米。

    藏头露尾,真是个猥琐的家伙!张然心里暗暗鄙视。不过,想到自己也是这般,立刻就改变了想法——深藏不露,处事沉稳,多好的性格啊!

    就在这时,黑白两道人影之间发生了最为激烈的一次碰撞。

    “轰”地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都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两个人影都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旋转着落到了地上。

    这时,张然才大致看清两个人的模样,白色的人影是个身穿连衣裙、长发飘飘的美女,黑色人影是身穿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男子。咦?这身打扮,怎么跟神之训练场里的猎杀者一样?

    张然感到自己的思路无比活跃,头脑运转如飞。难道说,这就是现实世界中的猎杀者?如果说这人是猎杀者,那白衣妹子岂不是很危险?

    只见一男一女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艰难地支撑着身体,想爬起来。这个时候,谁先站起来,谁就能占据极大的主动。

    “你冒犯了我们伟大的神族。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黑衣人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叫嚷,但明显声音沙哑,远不如先前浑厚有力。

    “你奈何不了我,又何苦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步轻雪捂着腹部弯腰跪在地上,身子都直不起来。

    两人的行动能力都丧失殆尽,开始互相人身攻击。

    “身体的强壮并不代表强大,决定种族优劣的,是智慧!”

    “我没觉得你有多聪明!”

    “哈哈哈!”黑衣人龇牙咧嘴地笑道,“没错,你确实不笨,智慧不下我们神族,但是,你终究只是人类,只能生活在愚蠢的族人当中。鸿鹄生活在嘈杂的雀群里,骏马生活在肮脏的猪圈中,你迟早会疯的。”

    步轻雪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顿生阴霾。回想自己的童年,一直在智力上高人一等,却因此给她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痛苦。为什么?很简单。大家都在玩过家家,就你觉得无聊,不肯玩,你怎么可能受人欢迎?老师出题目,谁都没你反应快,所有问题都让你一个人答了,所有奖都让你一个人拿了,谁会喜欢你?

    人类是非常容易嫉妒的动物。平时,他们喜欢比自己笨的人。在危难的时候,他们才会想到比自己优秀的人。而在危难过去以后,他们巴不得优秀的人赶紧死掉,免得老是压在自己头上,让自己不爽。——右更二

    步轻雪就这么稍稍一愣神,黑衣人立刻一扬手,把墨镜丢了过来。

    这墨镜,居然可以当暗器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