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突如其来的大屠杀

作者:右更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畜化最新章节!

    虽然张然爱管闲事,但对康辉这个人,他还是有些忌惮的。前面说过,康辉是出了名的蛮横霸道不要脸,而且家里有点小钱,身边有几个跟班,不管是打架还是吵架,都比较有战斗力。

    可是这家伙居然敢公然非礼女神,张然顿时狗血涌上脑门,冲过去一把将康辉推开了。

    只有康辉这样不要脸的,才会纠缠着苏美女不放。

    只有张然这样爱管闲事的,才会对康辉出手。

    “干什么你?”康辉怒气冲冲地扑过来,跟张然扭打成一团。

    一阵疾风呼呼吹过,有个雄浑的声音在张然身边响起:“战斗模式启动。对手种族:同族。等级差距:平衡。胜利条件:制服对手(新手任务,难度降低90%)。胜利基本奖励:1点威望;额外奖励:50%几率获取一项种族基本技能。10%几率获取真视之水。”

    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在幻听吗?不管了,先专心打架。

    张然平素遵纪守法,上中学之后就从没跟人正儿八经打过架。他觉得康辉调戏苏倩,自己上前阻止,绝对是占着理的。按说同学们应该上来劝架,一起鄙视康辉才对啊!可是他往两边一看,那些二货们居然一个个若无其事、各忙各的,跟没事人一样。就连苏倩也没有劝架的意思,只是托着腮帮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们打来打去:“张然,你看我干什么?快干正事啊!”

    去!什么话!打架算正事?

    噗,张然鼻子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一摸,出血了。不仅流鼻血,张然觉得自己的眼睛也被打坏了,眼前居然闪过一张血红色字书写的表格:

    种族?

    职业同族竞争者

    等级1

    最大攻击力2

    最小攻击力1

    防御力?

    精准度3

    回避率?

    生命力1

    法力?

    移动速度100

    张然无暇理会这图表。他要自卫。

    嚓!欺人太甚!我可要动真格的了!

    一记右勾拳打回去,康辉的腮帮子就陷了进去。接着再一记左勾拳,直接轰平了康辉的鼻子。扑通一声,康辉栽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别看这公子哥平时霸道,那是仗着有几个跟班,外加做事不计后果。真要单打独斗,就凭他那点比平均水平还差上一点的体魄,还真不是张然的对手。

    击倒康辉的一瞬间,张然眼里又闪现出那张血色表格来,原先的几个问号当中,有几个显示数值了:

    防御力0

    精准度3

    回避率1

    张然依然以为这是幻视。

    摆平了康辉,张然兴致勃勃地跑到苏倩面前,嘴里问“你没事吧”,眼神里全是邀功的意思——怎么样?我救了你哎!你该怎么谢我呀?让我想想,亲一下,或者拉拉小手就好,哈哈!

    不得不说,张然做白日梦很有一套,没有任何合理性可言,而且永远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揣测,想着想着,自己就能乐起来。

    不料,苏倩的举动居然大大超出他的预期,转身往课桌上一趴,把裙摆从后往上一掀,呼啦啦,洁白的内内包裹着的圆滚滚的屁股和一双雪白晶莹的长腿就展现在张然眼前。

    “你你你,你干什么?”

    苏倩扭过头,长长的睫毛一阵乱颤,红着脸说:“你赢了。我是你的女人了啊!”

    哇!张然受伤的鼻子一阵肿胀感,鲜血哗哗地流。隐约听到那个雄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战斗结果:胜利。获得:1点威望,‘奔驰’技能,真视之水。隐藏任务开启:与异**媾。异性种族:同族。等级:s。任务完成奖励:特别基因序列槽位1个。”

    张然只当这是幻听。他现在只想着一件事:擦干净鼻血,扒掉苏倩洁白的小内内,然后,嘿嘿!

    就在这时,教室外面突然有人大叫:“猎杀者来了!大家快跑啊!”

    一眨眼的功夫,一屋子的人作鸟兽散,只剩下李牍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原地。

    “生存模式启动。猎杀者种族:不明。等级差距:绝对劣势。胜利条件:摆脱所有猎杀者的追踪。胜利基本奖励:基本等级+1;额外奖励:每避开一次致命攻击,获得2点威望。”

    跛脚老猫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居然开口说起了人话:“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声音跟那跛脚老头一模一样。

    “哇!你是妖怪?”

    “没空跟你解释。看!”老猫往窗外一指。有个正在奔跑的倒霉蛋一头栽倒在地。

    “一阳指?你居然会气功?!”

    “白痴!是猎杀者干的!不想死就快逃!”老猫从窗口跳了出去,一头钻进灌木丛里不见了。

    操场上到处是飞奔的学生。张然混迹在人群中,一口气横穿了足球场,看到大家都在翻围墙。苏倩也不例外。只见她轻盈一跃,往墙上轻轻一踩,两手扒住墙头,顺势就翻了过去。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张然从摇曳的裙摆间看到了洁白的小内内,爱幻想的毛病又犯了,正要想入非非,突然身后枪声大作,噼里啪啦一阵响,身边顿时栽倒了十几个人。

    张然一惊,赶紧助跑几步,飞身上墙。在越过墙头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操场对面有三辆涂着黄绿迷彩的坦克轰然驶来,炮塔上的重机枪喷吐着火舌,把射界之内的人一一扫倒在地。

    见鬼!哪来的坦克?幸好,他们没有开炮。

    轰轰轰!对方似乎很不给张然面子,居然立刻开炮齐射。烟雾散去,围墙破开三个大洞,看来是无法阻挡对方的追击了。

    张然赶紧继续逃亡。一路上,枪炮声不绝于耳,身边的同伴不断倒下,不时有人被炸得飞起来,落到前面变成绊脚石。

    学校旁边是一个居民小区。学生们潮水般涌了进去,希望林立的住宅楼和狭小的通道能够阻挡坦克。不料,小区里的通道太过狭窄,坦克还没追上来,大家就挤成一团,不断有人摔倒,被后面的人踩得狂吐鲜血。

    坦克追上来,一炮击中了最前面的住宅楼,水泥板、砖块纷纷落下,砸死了跑在最前面的人,死尸和废墟构成了路障,把所有人堵在了小区里。一千多号人闹哄哄地挤在一起,完全暴露在三挺机枪的射界里。

    这个时候,谁乱跑就招枪子儿。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把住宅楼和废墟作为掩体逃离这个死亡之地。

    这个道理,张然明白,很多学生不明白。尤其是女生,她们吓坏了,只管推推搡搡往前挤,后面机枪一扫,她们一片片地扑倒,变成了其他人的垫脚石。

    张然踩着一户人家的防盗窗爬上二楼阳台,立刻匍匐在地。

    坦克隆隆地从这幢楼旁边缓缓驶过,并没有发现他。他只要悄悄爬下去,返回学校,就能脱险了。可这时,他看到苏倩被慌乱的人群裹挟着,完全无法脱身。

    她的身边不断有人中弹倒下,看得张然心惊肉跳。

    不行,我要去救她!

    他刚站起身,老猫从天而降,扑到他脸上乱抓乱挠:“你傻啊!你现在下楼原路返回学校,就完成任务了!”

    “我要去帮她!”

    “别忘了胜利奖励。基本等级+1,还有额外的威望奖励。现在你已经避开了三次致命攻击,总共获得6点威望。要是你被击毙,任务失败,就什么都没了!”

    “我不管。”张然把老猫甩到一边。刚爬上阳台栏杆,脚下一沉,老猫又把他拖了回去:“不能去!去了是送死!”

    老猫的力气出奇的大,张然竟奈何不了它,一人一猫扭打在一起,滚作一团。

    忽然,原本密集的枪声稀了下来。张然一看,小区里几乎已经没有活物了。近两层楼高的尸山顶上,苏倩呆立在那里,碎花裙随风飘摇,像风中的叶子,孤单,无助。

    死定了,她死定了。

    一刻钟之前,张然亲耳听到自己的女神说“我是你的女人”,一刻钟之后,他的女神就要死了。他受不了这个打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张然大叫。

    “别吵!别让他们发现你!”老猫猛扯他的嘴。

    “不行!你告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然我跟你没完!我叫他们朝我开炮,我们同归于尽!”

    “傻x!我怕了你了!”老猫伸出爪子把张然的衬衫撕开,他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羊头纹身。这羊,不是山羊,也不是绵羊,而是羚羊,角又直又长。老猫把爪子往纹身上一摁,一个篮球大小的透明圆球浮现在半空中,圆球里有七个形状色彩各异的图腾。老猫对准其中一个橙色的背包形状的图案按了下去,立刻浮现出一个小瓶子的影像。

    “这是你刚刚挣来的真视之水,它能告诉你真相。你只有三十秒时间,看仔细了。”说着,老猫对着小瓶子一拍,几滴水落在了张然眼睛里。

    周围的景物一阵荡漾,变得模糊起来。张然揉了揉眼睛,发现四周是连绵不绝的群山戈壁,头顶是灰蒙蒙的天空。自己的双手变成一双蹄子。对着旁边的一汪清水照了照,他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头上长着尖角、脸像鹿一样的动物。

    “这是什么?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是藏羚羊,正在被偷猎者追杀。作为自然守护者,你当然要跟动物打成一片啦!”老猫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李牍转头一看,哪里是什么猫,居然是个那个跛脚老头。不过,这老头现在换了身衣裳,穿上了黄色的袈裟,居然是个和尚。

    “谁要跟动物打成一片了!”

    “你自己同意的,可不许反悔。”

    张然一想,似乎的确是自己默许的,便不纠结这个问题了。他更关心苏倩的生死。往旁边一看,他发现自己正蹲在灌木丛后。透过灌木,他看到成百上千的藏羚羊倒毙在荒凉的戈壁上,汩汩流淌的血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通红。在大片的死尸当中,站立着一只孤单的藏羚羊,正迷茫地看着偷猎者。

    来偷猎的一共有十二个人,分乘三辆越野车,每人手里都有一支ak。此刻,他们觉得大功告成,该下车放松一下了。有人下来就地解手,有人把刀具和麻绳搬下车来,直到有个头领模样的人下来,看到远处还站着一只藏羚羊,抬手便是一枪。那只可怜的羚羊被子弹擦破了肚皮,痛苦地倒在地上挣扎。

    张然四处张望着,愣是没找到苏倩。“她人呢?怎么都是羚羊,没见有人?我的同学呢?”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一场真实的生死游戏。刚才你的经历,都是作为一头藏羚羊的感受。被杀的不是你的同学,而是你这只藏羚羊的同胞。”老猫解释道,“至于你说的那个女孩子,大概快死了吧!刚才被打中的就是她。”

    真视之水的效力只能持续三十秒。时间一到,周围的景象立刻恢复原状。只见那三辆坦克熄了火,十几个身穿黑色皮衣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每人手里提着弯刀和麻绳,一边说笑,一边在死去的学生身上切切割割。

    他们手法娴熟,三下两下就能从一具尸体上割下一片皮来,然后往旁边一丢,堆成一堆,用麻绳捆扎起来,竟是在收集人皮!有些学生还没断气,被活活剥皮,惨叫此起彼伏。

    “这么说,我看到的这些同学,其实都不是我的同学,而是我作为藏羚羊的同族?”

    “没错。”黄袍和尚又变回了猫的样子。

    “所以死的是藏羚羊,不是我的同学?”

    “没错。”

    “嗐,你不早说!害我瞎操心!”张然长舒一口气。

    “怎么?你觉得藏羚羊的生死,不关你的事?”

    “当然不……”张然话没说完,就听到个熟悉的声音高声惨叫——“救命啊!”

    他一看,是康辉,或者说,是看上去是康辉的样子、先前为了苏倩跟他角斗的那只藏羚羊。姑且就称他为康辉吧!

    康辉的腿已经断了,跑不了,但一时也死不了。一个皮衣男抓住他的头发,一脚踩在他的背上,挥动弯刀,熟练地在他背上划拉起来。

    “哎呀!谁来救救我啊!”康辉哭喊着,声音因为痛苦而跑了调。

    哧啦一声,康辉背脊上整块皮被撕了下来,全身是血。

    皮衣男扔下他不管了,继续去割下一个学生的皮。康辉痛得全身剧烈颤抖起来:“谁来帮帮我!给我个痛快吧!”

    老猫眼皮跳了一下,问张然:“你现在还觉得这一切与你无关吗?”

    张然猛然醒悟过来,往远处望去,隐约见到那一抹碎花色倒在尸山的最高处。几个手持弯刀的皮衣男正在向她靠近。

    也许你不是我的那位女神,但你和我的女神有着相同的容貌。我不能容忍女神的容貌被人亵渎。

    所有美丽都是不容亵渎的,野蛮者必须受到惩罚!——右更二

    “我要去救她!”张然翻过阳台栏杆,顺着防盗窗下到地面,迎着偷猎者奔去。

    老猫傻眼。它只是想激起张然的同情心,鼓励他把这个动物化的游戏玩好,可没想要他见义勇为当烈士。

    “喂!不要冲动!”老猫纵身一跃,跟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