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共赴极乐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南国的春夜是气候最为宜人的时候,皎洁冰清的月华倾泻而下,花园里浮动的暗香随着晚风飘进屋内,坐在窗前看书的汪掌珠不断的抬头向外张望着。

    她家的别墅相当的豪华,就私人别墅的排场来讲赶得上一个小型的浓缩皇宫,所有来过这里的人无不为其奢华和精美叹为观止。

    但此时汪掌珠看的不是外面的华灯连缀,不是曼妙多变的音乐喷泉,而是别墅的大门口,爸爸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去了德国的二哥这些天也没有给她打回过电话,家里主事的只剩下了大哥,每天这个时候大哥也该回来了!

    汪家财大气粗,汪掌珠是真正的天之骄女,虽然她自幼丧母,但从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父亲汪达成对她有多么的宠爱。

    父亲给她的爱让她不受一点儿的委屈,两个被父亲收养的哥哥更是对她如珠似宝的疼溺着,十八岁的汪掌珠如同温室里名贵的兰花,被三个大男人掌上明珠般呵护着、放纵着,几乎是完全没有约束无忧无虑地长大。

    就算后来父亲给她找了继母,她依然是家里的小公主,他们一家五口依然和睦相处,她的生活里依然没有任何愁苦阴霾、阴谋算计,更没有隐瞒和欺骗。

    汪掌珠收回目光,看着面前让她头疼的高三数学题,她不是小说里那些长的漂亮学习又好的全能少女,即使她抓破头皮,也只能混个中等生,好在家里并不指望她考上名牌大学。

    其实她自己也不是什么上进的人,胸无大志的她总是堕落了的想着,国家法定结婚的年龄为什么不是十八岁,那样她就可以高中一毕业就嫁给大哥了。

    想到大哥她就会入神,直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她才猛然回头,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她屋内,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将他健硕颀长的身躯衬托的格外有型,棱角分明的刚硬脸庞,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带着一股阴冷峻寒的感觉。

    “大哥!”汪掌珠翩然若飞的投入到楚焕东的怀里,小女孩的快乐总是简单直接,这么多年来,楚焕东已经成了她的一部分,lang漫时把他当爱人,委屈时把他当哥哥,需要理解时把他当朋友,对她来说,楚焕东是无所不能的,是她喜怒哀乐全部主宰。

    “怎么还不睡?”甘冽的酒味飘散过来,楚焕东冷峻的脸因为带了笑容,显得刚柔并济,他的冷永远是对外人,对待汪掌珠,他总是温柔的,无论工作多忙多累,总是无原则的包容放纵着她的顽劣和任性。

    “你不回来我睡不着。”汪掌珠踮起脚,使劲的勾着楚焕东的脖子,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盛满甜蜜,柔软的唇瓣出其不意的吻到楚焕东的脸上。

    她的唇,蛊惑着他,一阵阵少女的馨香更刺.激着他的感观。

    “掌珠!”楚焕东手臂一个用力,将她纤柔的身体拉入怀里,低头在她唇瓣上亲了亲。

    “大哥,爸爸今天还没有回来啊?”汪掌珠靠在楚焕东结实的怀里,心里溢满了幸福,快乐和甜蜜,虽然她有些担心爸爸和二哥,但这些年一帆风顺的日子,让她没有丝毫的危机感。

    “还没有。”楚焕东鹰隼般的黑眸里快速的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强劲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抱紧怀里的身躯。

    “那二哥呢?打过电话回来了吗?”

    “嗯,打过了。”楚焕东说着,手指惩罚的敲上汪掌珠光洁的额头,低沉的嗓音满是宠溺的响了起来,“你就想着你二哥啊!”

    “我更想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汪掌珠嘻嘻笑着,很生猛的将楚焕东扑倒在大床上,随后不管不顾的在他脸上胡乱的亲着。

    “你是小狗啊!”楚焕东反客为主的压制住她,制止她用口水荼毒他的行为,“教你多少次了,亲人应该是这样的!”说完,专心热情的给她当起了老师。

    汪掌珠的唇舌柔软的不可思议,带着甜丝丝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不可自拔,她总是能让楚焕东失控,情不自禁地失控。

    熟悉的男性气息淹没了汪掌珠,她的小手紧紧抱住楚焕东的腰,喘息着承受着他激烈而让她眩晕的吻,楚焕东的吻从未像今日这般猛烈,他反客为主地探入了她的口中,用足以毁灭她的强悍席卷了她的神智,灼热的气息喷撒在敏感的肌肤上,她被楚焕东吻的意乱情迷。

    在如此的耳鬓厮磨、两情缱绻、心神荡漾之下,两人不知不觉的衣衫散乱,汪掌珠的小手还在楚焕东身上不知死活的四处游走着。

    感受着汪掌珠光滑细腻的皮肤,仿若无骨的肢体,楚焕东身体里的热情被彻底的点燃了,他想抱紧她将她吻晕,他想让这具娇嫩美好的躯体在自己身下燃烧莺泣,他想看她为着自己妖娆盛开,更想不顾一切地让她彻彻底底融入自己的怀里……

    楚焕东迅速的进入状态,他的两手托着汪掌珠,汪掌珠的手臂从他的腋下抱着他,无论平日里表现的怎么热情张狂,这个时候的汪掌珠还是紧张的如同透不过气来,楚焕东突然声音暗哑低沉的问道:“掌珠,你是自愿的吗?”

    汪掌珠没想到楚焕东会在这种时候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羞恼的张嘴在他胸前咬了一口,楚焕东立刻如同受到鼓舞般,手下的动作不由加快,两人彻底的坦陈相见了。

    在最最关键的时刻,楚焕东竟然再次问出:“掌珠,真的可以吗?”

    汪掌珠跟楚焕东虽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这种事情也是不好意思亲口承认的,她羞涩的红着脸点点头……

    窗外光线打透水粉色的窗帘,照在汪掌珠的身上,她的呼吸很轻,睡的很安静,她的右手搭在楚焕东的胸前,柔软的胸部在阳光下高高低低的起伏着。

    楚焕东几乎是贪婪的看着她,她的皮肤上有纯洁如婴的绒毛,淡淡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睡的像个天使。

    他微笑着用手温柔地把她由于睡姿而凌乱的头发拨到了耳后,触摸着她青丝的手指不由微微有些发颤,他又定定的看了她好久,从床上坐起来时,那噙在嘴角的笑容缓缓的转为冰冷暗沉。

    ***汪掌珠第二天早晨是被闹铃叫醒的,她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摸索着把闹铃按停,一动,身体上传来隐隐不适,丝丝的疼痛……丝丝的疼痛?

    大脑中如同有惊雷隆隆滚过,瞬间便将她浓重的睡意炸得一干二净,她忽的睁开眼睛,看见身边只剩下凌乱的床铺,楚焕东已经不知去向。

    汪掌珠面色羞红的扯着被子蒙住了脸,懊恼的呻.吟了一声,昨天……昨天晚上……她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啊?一瞬间她都有种撞墙而死的冲动,但害羞只是一小会儿,汪掌珠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反正自己总是要嫁给楚焕东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迟早的事,真的无所谓的,她干脆连害羞都放弃了。

    汪掌珠在床上对美好的未来憧憬了一会儿,就无奈的爬了起来,今天是周末,学校里面没有课,但她要去补习班,她忍着身体的不适洗漱完毕就拎着书包下了楼。

    奢华宽敞的大客厅里坐着一个美人,是她的继母林依柔,林依柔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原来是个半红不黑的小明星,也许知道自己成名无望,四年前抓住机会嫁给了汪掌珠的爸爸汪达成,也算是嫁入豪门修成正果了。

    林依柔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好,看着汪掌珠下楼,摇曳生姿的向她走来,嗓音娇嫩如水的说:“哟,我们家的大小姐终于下了绣楼了!”林依柔今天穿了穿一件大红的连衣裙,松松垮垮的样式,依然能感觉出她胸是胸来腰是腰来。

    汪掌珠听着林依柔的话有些不舒服,想了一下才发觉,是她今天的语气不对!

    林依柔虽然是个三流明星,但演技还是很高明的,且善于察言观色,她第一次来汪家时就发现了,汪达成爱这个女儿甚于生命,而对自己的喜爱并不比对他房间里的古董花瓶更多些,于是在婚后的这几年里,她人前人后小心翼翼的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汪掌珠敏感的觉察出,平日里对她说话带着三分谨慎,笑容带着三分谦恭的林依柔,此时略带挑衅的话很是刺耳,但她今天心情不错,没有理会面前的林依柔,越过她走到餐厅。

    明媚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照进设施精良的功能性餐厅,佣人已经为汪掌珠把早餐准备好了,她坐到餐桌旁刚喝了口牛奶,就听见大门外传来响亮的哨子声,她知道门外的那个人没有多少耐性,急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拎起书包就往外走。

    林依柔身姿曼妙的坐在沙发上,翘着兰花指摆弄着镶钻的指甲,看着汪掌珠急急忙忙的往外跑,漫不经心的说道:“大小姐,家里这些日子不太平,我看您还是安分点吧,就不要再给焕东添乱了!”

    汪掌珠愣了一下,看着林依柔的眼神从惊愕到迷茫,再从重新的审视中变得冰冷如刀,“你吃错药了,怎么变得像个旧社会被突然扶正的姨太太似的?”说完这句话,她扔下气的满面通红,仪态全失的林依柔就出了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