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只怕梦中相见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秋天的雨不比夏天,雨点落下来,极其的湿冷,汪掌珠麻木机械的站在雨里,任冷雨淋湿了她的头发、模糊了双眼。

    她站在茫茫雨雾里四处张望,竟然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今夕是何年的错觉。

    漫天的雨越下越大,又急又密,天空中亮起了一道道的闪电,象狰狞跃起的火蛇,每一次跳跃后,就有一声响雷跟着响起。

    汪掌珠以往最怕打雷,小的时候,每当外面下雨打雷,楚焕东都会跑到她的房间,陪着她,哄着她,轻声说着别害怕。

    而此时,心痛的感觉掩盖了一切恐惧,汪掌珠站在炸雷惊响的天地里,不但一点儿不害怕,甚至还巴望着,一个雷把自己劈死。

    雨水和泪水一起冲刷着汪掌珠已经麻木的脸,她的眼睛本来就有些视物模糊,现在这样,更是看不清道路了,几次脚步踉跄,最后不知道脚下绊倒了什么,一个趔趄,扑坐在漫街的雨水里。

    失魂落魄的汪掌珠,如同掉进**大海里,漫天漫地的电闪雷鸣,她不知哪里才是她停泊的港口,又有谁能来把她救赎!

    她正象丧失了神智一样,坐在雨雾里痛哭,突然一个道身影撑着黑伞跑过来,讶异又惊喜的失声呼道:“掌珠?!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坐这了!”

    汪掌珠听声音知道来人是苏晏迟,她拭了下眼睛,眼前的苏晏迟依然模糊不清,她也不掩饰自己的狼狈,隔着大雨的帘幕,哭的更加撕心裂肺。

    “别哭了,掌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别哭了……”苏晏迟一边劝慰着,一边把伞挡在汪掌珠的头上。

    “我……我……”汪掌珠泣不成声,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同苏晏迟好好说话。

    苏晏迟往起搀扶着汪掌珠,发觉汪掌珠明显是冷了,她的身体哆嗦,嘴唇发青,雨又太大,雨伞根本起不到作用,他索性把雨伞往地上一仍,弯腰伸手把汪掌珠从水泊中抱了起来。

    苏晏迟把汪掌珠安置在副驾驶上,发动车子离开,可是雨下的太大,车子开的很慢。

    他一边开车一边跟汪掌珠说话,“掌珠啊,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大街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汪掌珠木然的看着前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晏迟的问题。

    苏晏迟没太看明白汪掌珠表情里的意思,继续说道:“刚刚我在家,是楚焕东打电话让我出来找你的,你……你和他闹别扭了?”

    汪掌珠一听到楚焕东的名字,眼泪禁不住又落了下来,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还真是一个体贴入微的人,到了今日今日,也没有忘记要找个人照顾她!

    她只觉得无限辛酸,坐正身体,哽咽着说道:“我们没什么事情,就是分手了,以后我是我,他是他,阿迟,我的任何事情,以后都不要跟他说,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告诉楚焕东,即便我是瞎了,是死了!”

    苏晏迟听汪掌珠说出这样决然的话,不由的一惊,汪掌珠和楚焕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汪掌珠怎么会如此的心如死灰?

    汪掌珠和楚焕东能走到今天,可谓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比唐僧取经还不容易,怎么到了最后,终于柳暗花明了,他们却又分开了!

    苏晏迟见汪掌珠脸色苍白,嘴唇乌青,急忙打开车内的暖风,不敢再说什么。

    过了好久,车子终于开到了家里,苏晏迟顶着大雨下车,为汪掌珠打开车门,谁知道刚刚还好端端地坐在副驾驶椅子上的汪掌珠,突然栽倒下来,他一惊,伸手扶住。

    隔着湿透的衣服,苏晏迟也能感觉到汪掌珠的身体滚烫,他低头一看,见汪掌珠长长的睫毛已经无力的垂下,娇小的身子蜷成一团,他暗叫不好,汪掌珠定然是又发烧了。

    苏晏迟慌张的将汪掌珠重新扶坐好,开车快速赶往医院,医生说汪掌珠前些日子的病没有彻底好,这次又淋了雨,马上要进行输液了。

    汪掌珠迷迷糊糊的被输液了,但发烧依然不退,嘴里一遍遍地呢喃着:“焕东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焕东哥,我难受……”

    苏晏迟陪坐在汪掌珠的病床旁,看着她眉宇间的痛楚与惶恐,心非常的疼,有好多次他都想抄起电话,打给楚焕东,好好问问他,他到底把汪掌珠怎么了,汪掌珠已经很不容易了,楚焕东何苦要这样伤她的心!

    但他随后又想起了汪掌珠在车上跟他说的话,只能按下心中的愤怒难过,继续守在汪掌珠的床边。

    第二天早晨,外面的天空晴了,下过雨的天空,看着各位的清澈,高远。

    汪掌珠的高烧退了,只是人很没精神,脸色蜡黄蜡黄的,嘴唇的皮都干裂上翘,眼睛睁得大大的,失神的望着窗外。

    苏晏迟看着汪掌珠的样子,心都要碎了,他把新买回来的粥捧到汪掌珠面前,轻声说着:“掌珠,吃点东西吧!”

    “谢谢你!”汪掌珠声音发哑,伸出左手来接粥碗,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手上也没劲,手一抖,粥差点没撒掉,幸好被苏晏迟一手接住。

    苏晏迟低下眼帘,掩饰住发红的眼眶,“来,掌珠,我喂你吃吧!”

    汪掌珠的身子轻飘飘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歪在床背上,点点头。

    一场大雨,让汪掌珠发了烧,并且烧出了肺炎,她这次很乖的,听了苏晏迟的话,在医院里住了下来,只是人一天比一天的瘦下去,也一天比一天的安静沉默。

    汪掌珠在苏晏迟面前虽然从来不哭泣,不诉苦,可是苏晏迟依然知道,汪掌珠的心里是凄楚不堪的,因为有好多次他从外面进来,都看见汪掌珠通红的眼睛和鼻子,明显是刚刚又哭过了。

    看着汪掌珠这样,苏晏迟心中生出无限悲沧,如果汪掌珠会大哭大闹,反而他不会觉得这么难过,可是她只是偷偷的哭泣,安静的绝望。

    住了五天院,汪掌珠惦记妞妞,就出院回家了。

    看着女儿欢天喜地的拥抱自己,听着女儿叽叽喳喳的嚷着要去看爸爸,汪掌珠再次觉得一阵心酸。

    过了这些天,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楚焕东彻底的不要自己了,那些甜蜜的时光就这样再也寻找不回来了!

    汪掌珠看着女儿天真稚嫩的脸,看着窗外盛开的花朵,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就老了,这种苍老并不是容颜的衰变,老去的是一颗心。

    从今以后,她的心不再为爱牵挂,不再有深切的盼望等待,不再患得患失……心中某些地方就此关闭,再也不能打开,不能碰触。

    汪掌珠想,失去了楚焕东,她的人生也不会有什么惊喜和变故了,她以后就守着妞妞,跟着苏晏迟,过平淡的生活,如果苏晏迟再遇到合适的人,结婚远走,自己就守着妞妞过日子,她的一生大概也就这样了。

    她住在医院的最初两天,反反复复的不断怨恨着楚焕东,可是经过这些天的冷静,她对楚焕东也没有什么怨念了,她甚至觉得现在这样是一种解脱,她和楚焕东再也不会有什么羁羁绊绊。

    按照楚焕东的说法,他跟小幽在一起,一定会比跟自己在一起轻松,愉快,舒服。

    这些年,她都是楚焕东的包袱,楚焕东跟她在一起,也许真是太累了。

    汪掌珠理解楚焕东,不怪他,可是她下决心要忘了楚焕东是一回事,心中对楚焕东的思念是另外一回事。

    她每天都害怕天黑,害怕睡觉,因为只要她一闭上眼睛,楚焕东就会进入她的梦乡,想忘也不能忘。

    他们在梦里会回到从前,楚焕东牵着她的手逛街,楚焕东背负着她爬山,楚焕东为她采来大捧大捧的野花,楚焕东把她的照片放在办公桌的案头,抬头低首都看着她的脸……

    每次从美梦中醒来,汪掌珠就会更加不可抑制的想起楚焕东,曾经那么多的甜蜜,那么多的幸福,而如今都已经物是人非,徒留伤感。

    汪掌珠的感冒虽然好了,但却断断续续的经常咳嗽,等她彻底好起来,季节也进入初冬十分。

    妞妞个子长的快,到了该换季的时候,汪掌珠和苏晏迟一起带妞妞去商场买衣服。

    苏晏迟为了让汪掌珠散心,把车子直接开到本市最繁华的‘黄金大道’附近,将车子泊好后,三个人漫步着走进金街。

    这条金街是本市最繁华的商业地段,在中心广场上方,设有一个硕大无比的大屏幕,下面无数人在仰头围观。

    走在汪掌珠身边的妞妞突然指着大屏幕,惊喜又骄傲的叫道:“妈妈,看,我爸爸,那是我爸爸……”

    汪掌珠心头一跳,四处看了看,怔忡了几秒钟后,才意识到妞妞说的是大屏幕上面的人。

    今天,本条金街上有一家大的商场开业,大屏幕正对此进行着实况转播,楚焕东坐在首席上,接受着记者们的采访,他此时已经摆脱了医院里病怏怏的模样,完全一幅成功男士的姿态,轻描淡写的言谈举止之间,一股隐含的杀伐果断就散发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