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脆弱的虔诚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

    汪掌珠伏在楚焕东腿上。探头看着车窗外云雾缭绕的山势。不由暗暗咋舌。“这里的山路还真是可怕。司机如果不老道。车子很容易掉下去的。”

    “胡说八道。”楚焕东刮她的鼻子。她作势张嘴咬他。车窗上映出一对小儿女的嬉戏。

    旁边正襟危坐的保镖不是瞎子。自然看见他们两个打闹。不期然撞见楚焕东斜飞过來的目光。快速将双眼紧闭。想想自己是保镖。闭着眼睛多有不妥。急忙又把眼睛睁开。最大化的把头扭转。看向窗外。

    汪掌珠见他们这样。玩心大起。撑起身子。在楚焕东脸颊明晃晃的來了一吻。啾声作响。

    楚焕东知道她是故意想捣乱。只是笑了笑。怜爱的揉了揉她的头。他不想保镖们太为难。也不想出言说汪掌珠。只有低头假装去看放在膝盖上的地图。

    车子越往上。山路越陡峭。司机开车开得很慢很谨慎。楚焕东听着汪掌珠半天沒有叽叽喳喳的说笑了。抬头看着她脸色有些发白的。知道她是紧张害怕了。伸手揽住她。“沒事的。司机都是老手了。保证安全。”

    又经过半个小时候。他们终于到了高山上的寺院。远远的就看见欲飞入云的的独特飞檐。寺庙周围是一圈高大的树木。有些树粗得两个人都合抱不过來。一看就历史悠久。再往前行。一点点的看清了居中的古老而高大寺庙。

    这间寺院比汪掌珠想象中的寺院要大得许多。墙身隐约朱红色。森然肃穆。

    他们來的这天不是庙会。寺院所处地点又山势料峭。但來寺庙里上香许愿的人还是不少。大殿里香火缭绕。

    汪掌珠知道楚焕东不信这些神鬼的东西。于是自己走进寺庙内。看了一眼那些在佛前虔诚跪拜祈求的人。自己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拜起佛來。一边拜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一边祈求着。那些难題自己抓破头皮也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但愿佛祖可以帮她解决。

    楚焕东站在汪掌珠的侧后方。可以看见她单薄的背影。白皙的侧脸。弧度优美的脖子。看着她跟那些人一样。虔诚跪拜。嘴里神经质般念念有词。也许是因为太过瘦弱太过虔诚的缘故。这样的汪掌珠显得格外的脆弱。他心里一阵苦涩。如果现实能遂人愿。谁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的神佛里。

    汪掌珠原本可以是个幸福的孩子。不需要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这里。可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也因为她父亲的罪大恶极。所以她才变得像如今这样惶恐无依。

    楚焕东知道。无论他怎么努力。也阻止不了自己和汪掌珠在不久的将來那场分离。因为他们中间隔着无法化解的仇恨。

    他正盯着汪掌珠出神。手边的电话响了起來。他随意的接起來。听着电话里丁凌跃压抑的愤怒声音。楚焕东的心一点点的沉下了去。

    汪掌珠拜了这尊佛。又去拜那尊。忙忙呼呼的把寺庙里的所有的神佛拜了一遍。最后额头。鼻尖都累的冒出了细汗。

    看着一脸虔诚。无比认真到处跪拜的汪掌珠。楚焕东眼中现出一种凄惶的神色。他像木头一样地钉在那里。紧紧攥着电话。直到那坚硬的东西深深地硌到手心里。

    “焕东哥。我给所有的佛爷都诚心诚意的磕了头。每人磕了三个头。还捐了一大笔的灯油钱。这回他们一定会保佑我们的。”汪掌珠好像终于找到了解决难題的办法。无限欣喜的望着楚焕东。

    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倒映的全是着自己的影子。微笑中充满希冀。动人异常。前额因为磕头太过心诚太过用力的原因。带着明显的红痕。红的如同血刀子。在一下一下的凌迟着楚焕东的心。楚焕东下意识的想要逃开这目光了。

    他抬头看着永远带着悲悯神态的观音像。听着寺内传來似近而远的罄钟声。心如同要碎了一般。

    好半晌。他转过头。仔细的擦去汪掌珠额头。鼻尖上的细汗。在她额头吻了一吻。山风有些大。他的唇冰冷。“我的掌珠是最棒的。佛祖一定会保佑我们的。”他不想太残忍。马上就惊醒她耗心耗力的美梦。

    下山的时候。汪掌珠有些累了。靠在楚焕东怀里睡着了。睡梦中。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和楚焕东带着妞妞在花园里玩耍。爸爸坐在一边。他们一家人沒有恩怨。沒有仇恨。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张小鹏跟在楚焕东身边的时间长。看着楚焕东的神色就觉得不对。他心思远不如丁凌跃缜密。但好歹直觉够敏锐。

    他坐在前排。谨慎地从后视镜里观察着后座上楚焕东的表情。结果冷不防见到楚焕东睁开眼睛。漆黑的眼中一片阴沉难测。这样突兀的看过來。仿佛带着逼人的寒意。

    他吓得急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盯住前方的道路。只听楚焕东用很小的声音问道:“凌跃给你打电话了。”

    “沒有。第一时间更新”张小鹏彻底的意识到问題的严重性。等了半天见楚焕东沒有再开口。他转过头。刚想问点什么。结果刚动一下嘴唇。就见楚焕东面无表情地摇头摇头。指指他怀里睡得的正香的汪掌珠。

    张小鹏知道此时自己应该闭上嘴巴。于是便乖乖地转过头。憋着满腹的问題不敢出声。

    车子的停顿。让汪掌珠从美梦中醒了过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停车的地点不是酒店门口。而是机场门口。看着人來人往的机场。她如同被针扎了一样。倏然的从楚焕东怀里坐直身体。怔怔的看着机场的入口。第一时间更新

    楚焕东见她这副样子。心里一阵抽痛。伸手抚上她的后背。对她笑着。虽然这笑容并不比寒冬日子里的阳光温暖多少。“掌珠。公司里出了一些事情。我们需要马上回去。”

    宽敞的车厢里一片静默。只有前座空调发出的微微声响。汪掌珠仿佛从噩梦醒來一样心悸。缓了片刻。她的神情稍稍平和了一些。语声极是轻微:“嗯。我知道了。”

    坐上飞机。汪掌珠神色有些恹恹的。她把头低下。用手握住楚焕东的手。然后松开。然后再握紧。这个无意识的动作重复了好一会。

    楚焕东见她这样。以为是她饿了。他知道汪掌珠不喜欢吃飞机是上的东西。刚刚上飞机前。叫保镖去附近的餐厅给她叫了外卖。

    汪掌珠很给他面子了。努力再努力的吃了几口。然后就嚷嚷说困了。楚焕东向空姐要來薄毯。帮她调了一下椅背。汪掌珠侧着身体躺下。把背影留给楚焕东。闭眼睡觉。

    其实她心里思绪翻滚。哪里睡得着。但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对着楚焕东。只能装困。躲一会儿是一会儿。

    楚焕东自然知道汪掌珠在装睡。但他并沒有拆穿她。只是无声地盯着她的背影看。

    进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后。他们回到自己的城市。汪掌珠坐在驶回家的车子里。一张脸孔静静地转向窗外。满目繁华的风景向后退去。但她的面孔却异常的漠然。

    楚焕东把汪掌珠送回家。进屋抱了抱妞妞。连衣服都沒來得及换。就去了公司。

    他一进公司的大门。就立刻感觉到了几分不寻常的气息。大多数的员工都表现的好像在埋头工作。其实视线的焦点都在望着他。他并沒有理睬这些人。只是大步的走向会议室。

    宋良玉早就知道他要乘坐几点的飞机回來。已经召集了公司所有高层來开会。他狡猾的把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凑。不想给楚焕东和丁凌跃单独交谈面议的机会。

    楚焕东坐下的时候人早已到齐。似乎就只等着他的出现。楚焕东不漏痕迹的扫了身边的丁凌跃一眼。见他只是面露疲惫。并无多少愤怒或者恐慌。

    宋良玉的秘书给每个人发了一份文件。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丁凌跃在前一段时间私下从公司里拨出去的几笔巨款。当时他批示拨款得目的地是楚天集团下属的几家海外分公司。但事实上。他把款项都拨到几家神秘的海外离岸公司里。楚天集团的几家分公司对这些事情压根不知道。

    楚焕东喝了口茶。看着手头的资料默不作声。丁凌跃一直在调拨钱款。他是知道的。实际上调拨的数字要超过眼前数据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在宋良玉沒有來公司前。丁凌跃就已经在运作这件事情。楚焕东当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上是默许的。后來宋良玉來了。楚焕东以为丁凌跃停手了。这段日子他不经常在公司。对于丁凌跃最近运作的这几笔。他还真是沒注意到。

    如若放在从前。楚焕东只说这件事情是自己吩咐丁凌跃做的。一切就都过去了。但现在公司里已经不是他一家独大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身家分给了宋良玉一半。宋良玉现在也是公司的大股东。如若他抓住这件事情不放。事情还真的是很棘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