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引狼入室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

    汪掌珠那时太小了。爸爸跑的太快就会吓得大叫。大哥就会把她从爸爸肩头接下來。背着她。哄着她。二哥会在一边做着鬼脸逗她笑。

    南国明媚的阳光。照到他们一家四口的身上。现在想起來依旧是一种美丽幸福的颜色。

    汪掌珠喝到后來。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晃动。不知是梦是醒间。她看见楚焕东皱着眉头走进房门。身后跟着一众保镖。她慢慢的把头靠在椅背上。即使喝醉了也知道。过去的那些好日子。今生。再也回不去了。

    楚焕东这些日子如同等待着判刑的囚犯一般。惴惴不安的守在汪掌珠的身边。第一时间更新他每天都争取呆在家里。争分夺秒般要跟汪掌珠一起度过这恐怕所剩无几的时光。

    但他想争取的。却是汪掌珠想逃避的。汪掌珠这些日子明显的在逃避他。周一至周五早出晚归的跟葛澄薇逛街。参加聚会。周六周日倒是肯留在家里。但是一直守在妞妞身边。晚上甚至会同妞妞睡在一起。

    楚焕东独自坐在沙发上。掏出烟盒。拿了一根打了火吸着。云雾间。他的脸平静的可怕。

    楚焕东比谁都清楚。他现在就是在赌。赌自己是否能喂饱宋良玉的贪心。如果宋良玉能够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第一时间更新安心的做楚天集团的副总。那他就真的可以坐拥楚天集团的半壁江山。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如果宋良玉贪心不足。一定要联合汪达成对付自己。想将楚天集团整个吞下。他也沒办法。

    小幽站在一旁看着楚焕东。洁净的白衬衫一尘不染。逆光中他的脸庞轮廓极深。漆黑短发。深沉的眼眸中浮现着一种让她眩晕的阴沉。

    她慢慢的走到楚焕东身边。柔声说着:“焕东哥。你少抽些烟吧。最近你总是咳嗽。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的。”这些日子。楚焕东只有在汪掌珠面前很少吸烟。一旦汪掌珠不在他身边。他就烟不离手。好像只有如此。才能缓释一下他心底的郁闷。

    楚焕东抬头看向小幽。嗓音压得非常的低。不带一点感情。“最近家里事情多。你不用操心别的。只要替我好好的看顾着妞妞。别让我有后顾之忧就行。”

    他的一句话。将小幽所有的心思和即将出口的话语全部堵死。小幽盯着楚焕东。眼神悲伤得惊人却微笑点头。她相信自己笑得毫无破绽。那是经过千百次训练的完美的微笑。但心中却泛着要命的绞痛。“放心吧。焕东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用命保住妞妞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手悄悄的握着。让自己看起來自然又稳妥。

    楚焕东点点头。起身走上楼。他在卧室里枯坐了一天。到最后终于等來了保镖的电话。保镖通知他。夫人在和葛澄薇许一鸣喝酒。这会估计是要醉了。

    楚焕东面上虽努力地维持着平静。但心里却有火在烧。嘴里发苦。他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一言不发的就楼下走。大步的來到车子前。几个保镖紧紧跟随。

    夜晚的城市正是热闹的时候。大街上霓虹闪烁。闲男**出來进去。楚焕东坐在车里。看着这些。莫名的恼怒。

    一进到汪掌珠所在的包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楚焕东就看见汪掌珠姿态妩媚地靠在椅子背上。细碎的牙齿咬着红嘟嘟的嘴唇。歪着头看他。无比诱惑。

    这个动作加上神态。如果她是清醒的。那么她是在勾引自己。否则就是被酒精刺激了大脑。智力明显退化。

    楚焕东有些气恼的瞪了许一鸣和葛澄薇一眼。只可惜。这二位也喝多了。谁都沒看见他如刀的眼风。还在不知死活的嚷嚷着。让汪掌珠等一下再走。把杯中酒喝了。

    楚焕东真想狠抽他们一顿。但看着他们两个醉眼迷离的样子。知道他们现在恐怕都沒有认出自己來。第一时间更新他决定不跟这两个酒鬼一般见识。吩咐人将许一鸣和葛澄薇送回家。他将汪掌珠小心的抱进怀里。大步离开。

    汪掌珠被楚焕东抱到车上的最初。似乎有些怔忡。然后才渐渐反应过。但随后反应大劲了。胃里的酒精开始作祟。她翻江倒海的吐了起來。

    意识模糊中感觉楚焕东在轻抚她的背。她弯着腰缓了一下。楚焕东及时的把水送到她嘴巴。她漱了漱口。呵呵的笑出了声。楚焕东看过自己太多次酒后狼狈呕吐的模样。照顾自己都照顾出经验了。

    楚焕东见汪掌珠吐的差不多了。要司机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后面的车跟上來。他丝毫不回避一身邋遢的汪掌珠。把她抱到后面的车子里。这辆车子要司机开去刷洗。

    回到家里。楚焕东先哄着汪掌珠喝了两杯蜂蜜水。然后给她洗了澡。吹干头发。擦净身体。放她到床上睡觉。

    汪掌珠脑袋一沾到枕头上就睡了过去。楚焕东以为她如此嗜睡是喝酒喝多了。也沒太在意。给她盖好被子。就走到隔壁书房去接一个重要的电话。

    楚焕东这个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打过电话后。他又在书房了抽了两只烟。才走回卧室。

    进到卧室。他见汪掌珠还在沉沉的睡着。走过來帮她掖被子。手无意碰到她的脸颊。烫得厉害。他心里一惊。急忙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他心中不觉又急又恼。轻声的唤汪掌珠:“掌珠啊。掌珠。醒醒。起來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招呼自己。汪掌珠睁开眼。看到楚焕东坐在自己的身边。脱下了藏青的西装。只穿着白色衬衫。脸上都是焦急关切的表情。

    她见楚焕东伸手來扶自己。难受的闭上眼睛摇头。哑着嗓子吐出几个字:“不去医院。第一时间更新”

    楚焕东知道她越是生病的时候。越是任性撒娇。无奈的把她抱进怀里。柔声哄着:“掌珠乖。我们去医院。只是看看生了什么病。不打针的。”

    汪掌珠依然闭着眼睛。眉头微微的皱着。鼻子缩了缩。像是个委屈的孩子。“我说了。我不去医院。”

    “怎么能不去医院。我总要知道你生的什么病。才能放下心啊。”楚焕东的声音冷了几分。但汪掌珠此时心意模糊。他的话听在她的耳朵里沒有半分威慑力。

    “我不是生病了……就是吃川菜热了……然后吹了空调着凉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汪掌珠解释着。希望这样楚焕东就可以不送她去医院。

    楚焕东这个气啊。低声训斥着她。“你这么大的人了。小孩子吗。还不懂照顾自己。出了汗还吹空调。你说你……”她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铜头铁臂。随便的糟践自己。

    汪掌珠哼唧着将头往他怀里蹭。慵懒的撒着娇。“反正我不去医院。就是不去。”

    楚焕东看着她任性娇憨的样子。摇摇头。舍不得强迫她。只有无奈的妥协。“那你得先把药吃了。如果吃了药还不退烧。就要去医院。”

    汪掌珠这次到是很听他的话。乖乖的吃了药。然后又睡着了。

    楚焕东守在汪掌珠的身边。不断的把绞好的冷毛巾盖在她的额头上。汪掌珠恍恍惚惚中觉得有很冰的物体覆在了额头上。楚焕东很温柔很温柔的在耳边跟她说着话。 给她擦汗。擦手。

    她的心好像浮在一片温暖的云间。舒服安然。

    一个月后。楚焕东带着宋良玉正式走进楚天集团的大门。因为这是宋良玉第一次以副总裁的身份來楚天集团。楚焕东要所有楼层的主要员工都迎接在了大厅里。一时间偌大的大厅人头攒动。但却整齐有序。

    这些人都对这个传闻中的副总很好奇。终于看着宋良玉一身黑色西装。目光犀利的走进來。心中都不由的暗暗喝彩。之后在心里把他和楚焕东做着比较。

    有几个年纪大。阅历身的高管看出宋良玉身上隐匿的狂傲邪气。不由都替楚焕东捏了一把冷汗。睿智精明的楚总。这次怎么做了一件如此错误的决定。他这样做无疑是在引狼入室啊。

    初进楚天集团的宋良玉很是低调。凡是他能不理的都不理。有空了就招呼着他那些朋出去喝酒。赌钱。陪女人。一些人原本对他充满敌人的人开始对他放松警惕。甚至嗤之以鼻。笑他只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懂得打打杀杀贪图享乐的大老粗。

    当然。作为一个公司的副总裁。还是会有很多事情摊派到宋良玉身上的。这个时候他就会用一种丝毫不张扬的手法将事情处理掉。面对其他人对他不看好的恶意揣测。他显得若无其事。只是按照自己原來的作风行事着。

    慢慢的。楚天集团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是个与世无争沒有性格的人。除去邪魅神秘的外表。几乎沒有令人更加值得谈论的地方。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连丁凌跃都慢慢的放松了对宋良玉的警惕。他也开始认为楚焕东的决定是对的。哪个人能面对大笔的财富而不心动。宋良玉又是个聪明人。他干什么要放着眼前轻而易举的荣华富贵不享受。而去不顾后果的为汪达成卖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