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濒临死亡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山上的空气很好。秋风带着特有的爽朗气息。不冷不热的吹着。这样的天气很适合爬山。楚焕东最初是跟汪掌珠闹着脾气才赌气快步登山的。再后來感觉活动开了。理顺下來。越走越來劲。到后來几乎是大步跑了起來。

    跟着他的几个保镖身体素质都是极其的好。又都处于年轻好胜的年纪。也都快步跑了起來。

    这个石阶是属于之字形状的。他们几个人迈开大步。不一会就爬到了半山腰。楚焕东感觉有些口渴要喝水的时候。猛然想起身后的汪掌珠。

    他迅速回头寻找。今天來爬山的人虽然不算多。但后面稀稀落落的人群里。根本沒有穿着粉色运动服的汪掌珠。楚焕东心里一惊。快速的轻点身边的几个保镖。六个人。都跟着他过來。汪掌珠身边一个人都沒有了。

    郁闷生气的楚焕东來不及教训几个保镖。 一步三四个台阶的往山下快速的跑跳着。他原來以为汪掌珠只是力气不如他们走的慢。被自己落下了。可是他几乎一直跑到山下。还是沒有看见汪掌珠的踪影。

    这个小丫头跑到哪里去了。莫非她是跟他生气。自己跑回宾馆了。或者干脆躲气來了。

    楚焕东一时间又急又气。掏出电话打给汪掌珠。电话那边沒人接听。重复拨了三四次。毫无例外是悠长的等待音。楚焕东的耐性被耗尽了。

    汪掌珠竟然敢又不接他的电话。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这四处都是林子的大山上。她究竟干什么去了。

    楚焕东心里熊熊烧着一把火。恨不得将汪掌珠立刻从哪里揪出來。一把掐死才好。可无论怎么咬牙切齿的恨她。也要先找到她啊。

    他心急如焚的指挥着几个保镖迅速寻人。自己也再次向台阶上走去。逢人就打听。见人就问。“有沒有看见一个身穿粉色运动装。梳着马尾辫的女孩……”

    时近中午。天气变的干燥而闷热起來。秋风吹落树上几片橙黄的叶子。在楚焕东脚边打着旋。他们几个保镖都是经历过大事的人。曾经都随在楚焕东身边在南部危险的三角区战斗过的。楚焕东直觉这样的小山林难不到他们。果然。不一会儿一个保镖就给他打來了电话。他在台阶一侧的山涧边。找到了汪掌珠。

    楚焕东怒气冲冲的向那个方向疾走。汗水从他的额角滑落到脸颊。他的一双眼睛里火光跳动。远远的看见汪掌珠坐在山涧旁边的石头上眺望远方的风景。那悠闲的背影。差点沒把他气抽了。

    这里是个小小的山坳。风景确实很美。群山环绕。红叶成阵。清澈的河水可以看见下面五颜六色的鹅卵石。但楚焕东现在已经沒有心情看这些了。他几步奔过來。出声吼着:“你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还发什么大小姐脾气。任性的一走了之。有沒有一点儿起码的公德心。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你。以为你还是从前为所欲为的大小姐呢……”

    汪掌珠转头愣愣的看着咆哮的楚焕东。他的眼神冷若冰霜。脸色阴沉得无以复加。她听着他的话有些委屈。她知道自己早就不是什么大小姐了。她不是故意任性发脾气才跑到这里的。

    狂怒的楚焕东慢慢的闭了嘴。他发现汪掌珠一张脸孔惨白。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得如同风中蝴蝶脆弱的翅膀毫无血色的唇角白的有些发青。头发湿漉漉的。运动服前襟上大片水浸。还带着几滴明显的血迹。

    他似乎被这突如其來的景象给吓到了。上前两步紧张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汪掌珠迎着阳光看着楚焕东。他长得真好看。眉目俊朗。英气逼人。身材挺拔。不管是穿西装还是穿着现在的休闲装。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就连电视上的男模都比不上他。

    也许她在不久前还很恨她。可是就在刚刚。她无限的接近死亡。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真的要离开所有的人了。

    她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也舍不下眼前这个曾经深深爱恋过的男人。

    她不想再跟他吵了。也不想再闹了。他们的來日不多了。

    汪掌珠的目光变得柔和异常。盯着楚焕东轻轻的说着:“我刚刚走路时不小心摔了一下。鼻子碰出血了。然后就來到这里洗脸。”

    楚焕东锐利的双眼快速的打量了一下汪掌珠。见她的裤子上确实有泥土的痕迹。他的愤怒早就消失了。只剩下心疼和自责。自己为什么要同她赌气。走那么快干嘛啊。

    他郁闷的吸了口气。依然装成冷心冷面的样子:“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对了。你刚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在洗手的时候。不小心将电话掉到河里了。”

    楚焕东疑惑的看着那条清澈见底不算湍急的小溪。手机掉到这里。很明显一伸手就可以捞出來啊。

    汪掌珠沒办法跟他讲述刚刚情势的凶险。她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不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她刚刚深深体会到那种濒临死亡的沉痛与绝望。那种煎熬的心力憔悴。她不能把别人拖到这种生活里來。

    “那个手机也不值什么钱。我就沒捞它。”

    这句话楚焕东还是信的。汪掌珠自小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汪达成对她又是宠爱至极。她生活的奢靡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这时。旁边保镖的电话响了起來。他看來电是张小鹏。接了起來。张小鹏嚣张的声音立即传了出來。“你们现在到哪里了。告诉你们。到哪里都沒有了。哈哈哈。我们已经登到山顶了。你叫楚总准备好人民币。等着给我们发奖品吧。”

    楚焕东冷冷的瞥了那电话一眼。沉声吩咐那个保镖。“你告诉张小鹏。让他带着人玩吧。注意安全。我们不上山了。”

    汪掌珠自然知道是因为自己影响了大家的行程。歉意的说:“你们去玩吧。我坐在这里等你们。”

    “在这里吹什么风啊。我们回去。”楚焕东的声音平淡。但语气坚定。

    汪掌珠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此时连迈步的力气都沒有。她原來打算楚焕东他们去爬山。自己在这里休息一下。现在见楚焕东这样执意要返程。她想了想。突然柔声叫着:“哥。我累了。你背我下山吧。”

    楚焕东被许久未听到过的娇柔声音弄的心神一荡。此时的汪掌珠看起來是那样的柔弱虚软。楚楚可怜。让他恨不得立刻把她抱进怀里。好好的疼惜。

    他想都沒想的就走过來。蹲在汪掌珠的面前。

    “哥。你真好。”汪掌珠的眼睛笑的如成一个月牙的弧度。里面却有哀伤的内容。

    在不久后的日子里。楚焕东才明白过來。她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情跟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就算他用尽生命去弥补也再换不來她的一声轻唤。

    楚焕东的肩膀依然宽阔温暖。汪掌珠眼里的水痕偷偷的落在他的衣服上。

    她刚刚一阵眩晕后。跌坐在地。接着鼻子就毫无预兆的开始流血。她连忙从包里翻出纸巾堵住鼻孔。记得上山时路过一条山涧。就脚步踉跄的寻了过去。刚蹲到山涧边打算捧水洗脸。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万幸的是她只是头浸到山涧的边缘。过了半晌。冰冷的山水让她清醒过來。而鼻血在冷水的冲洗下。也渐渐的止住了。但异样的刺痛感从鼻腔蔓延开來。她的头和胸口都剧烈地疼痛着。

    过了好半晌。她才浑身虚软的几乎是用爬的。勉力坐到旁边的大石头上。她不想如同挺尸般躺在这里的自己吓到过往行人。

    疲惫的汪掌珠趴在楚焕东背上。几乎马上就要陷入昏睡里。可是她不断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让自己处于清醒状态。因为这样共他同行的路。今生恐怕只有这一次了。

    楚焕东背着汪掌珠。一路走过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女性偷窥的目光。汪掌珠伏在他的背上满眼的骄傲。楚焕东现在之于她意义已经完全不同了。

    她侧头看着楚焕东额头上覆着薄薄的细汗。伸手替他擦拭着。嬉笑道:“哥。有好多女孩看你呢。我哥哥真的帅的无人能及。”

    “别捣乱。”楚焕东以为汪掌珠又在戏耍他。

    汪掌珠把头贴在楚焕东宽厚的肩膀上。阳光**辣的照着她。可她还是觉得有些冷。一段时间后。她把头埋进楚焕东的后背。轻声的说:“哥。我知道你和林雨柔在一起不开心。跟张倩也不开心。其实这个世界上好女孩有千千万万。你离开她们吧。找个你爱的也爱你的好姑娘。跟她好好的过日子……”她越说声音越低微。

    她死后。不知道楚焕东会不会想她。会不会伤心。如果是那样。她应该把妞妞的存在告诉他。有孩子陪他。他就不会太寂寞了。

    但随后她有觉得自己可笑。现在的楚焕东意气风发。身边繁华似锦。这世界上谁会为了谁在原地停留一辈子。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