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别讲条件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楚焕东看着脸色惨白可怜兮兮的汪掌珠。眼里微微带出不易察觉的心疼。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说:“我伤害你的孩子干什么。你以为我真的会跟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去一般见识啊。”

    汪掌珠微微松了口气。再次问道:“我可以不去出差吗。”

    “汪掌珠。这次你必须跟我一起去。别再跟我讲条件。别再得寸进尺了啊。”楚焕东不悦的皱眉警告她。

    楚焕东刚刚答应了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汪掌珠不敢再去招惹她。无奈的问着:“我们去哪里出差。去多久。什么时候走。”

    “去w市。你不是最喜欢江南水乡的小镇吗。我们这次可以路过那里。在那边大约停留四五天。明天上午的飞机。”

    一听要去w市汪掌珠心中一动。w市有座很著名的山。是省级风景区。这时候山上已经全是雪了。可以滑雪的。山下还有座古镇。历史悠久。民风淳朴。被称为爱情的圣地。也是汪掌珠曾经想大学毕业就去旅游的地方。只是她根本沒有上过大学。更何谈毕业。

    汪掌珠沒想到自己在临死之前还可以去一趟梦中的水乡。想着那悠长深远的小巷。以桥为家。街桥相连。满目所见。都是小桥流水人家。她心里久违的悸.动与憧憬又被勾了起來。她点了一下头。说:“好。我去。”

    看着楚焕东离开了。汪掌珠急忙下床把电脑关了。身体极度疲惫的她。躺在床上只睡了半个小时。她强迫自己起床去幼儿园。她要将女儿接出來。带着她去所有她喜欢的地方。游乐场。动物园。肯德基。

    一路上汪掌珠都小心的收好悲秋伤春的情绪。紧紧的拉着女儿的小手。如同一分钟都舍不得跟她分开。看着女儿在游乐园里欢快的蹦跳。汪掌珠心里充满了悲哀和难过。如果自己沒有生病。可以一直陪着女儿长大该多好。

    在肯德基屋里。她和妞妞吃过东西后等苏晏迟來接他们。两人沒事的时候找到了好玩的东西。。用汪掌珠的手机玩起了自拍。母子的合影。单照。都存在手机上。玩的不亦乐乎。

    妞妞玩到兴头上。一双肉呼呼的小手捧着汪掌珠的脸。吧唧一声亲了一口。“妈妈。你真好。”

    汪掌珠笑了一下。眼里却带出了泪花。世界沒有哪个妈妈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开。只是她十八岁之前把所有好运都挥霍尽了。现在命运之神再不肯眷顾她。

    苏晏迟來接她们母子回家。玩累的妞妞靠在妈妈的怀里就睡着了。睡着了她的小手还是一直抓着汪掌珠的手。其实汪掌珠更累。头晕晕沉沉的。但她强迫自己睁大眼睛。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儿。恨不得一眼都不眨。现在能看见女儿的每分每秒她都加倍珍惜。

    苏晏迟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不断的瞟着汪掌珠。这个善良又温柔的女人马上就不是自己的妻子了。他们之间连这样坦然相处的机会都不多了。他本想跟汪掌珠说点什么。可是看着汪掌珠盯着妞妞不错眼睛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沒有打扰她。

    而汪掌珠只专注于妞妞。完全忽略掉了苏晏迟的视线。也忘了跟他谈自己要出差的事情。

    回到家里。苏晏迟将西装外套脱下來包住妞妞。抱着她往别墅里面走。汪掌珠看着孩子的小腿露在外面。急忙拽了拽苏晏迟的衣服为孩子盖的更严实。

    苏晏迟上了楼。习惯性的要把妞妞送回她的婴儿房。汪掌珠急忙小声说:“今晚让孩子跟我睡吧。”

    “好。”苏晏迟并不以为意。把妞妞放到汪掌珠的大床上。

    汪掌珠快速的洗漱一番就來到床上。动作轻巧的为妞妞脱了衣服。盖好被子。然后就傻坐在孩子的旁边。看着妞妞熟睡着的小脸。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女儿额前的碎发。鼻子。嘴巴。不知道这个孩子长大了会是什么模样。或许她那个时候早就把她这个妈妈忘记了。她想了一下。走下床拿过笔记本……

    汪掌珠忙了半宿。身体又极度疲惫。第二天早晨一睁眼睛已经日上三竿了。她侧头一看旁边的床铺空空的。吓的一下惊坐起來。大叫着:“妞妞。妞妞。”

    苏晏迟笑着从外面转进來。“这都几点了。妞妞早就上学去了。”

    “啊。”汪掌珠舒了口气。随即想起一件事。急忙问道:“阿迟。现在几点了。”

    “九点半了。”苏晏迟轻轻松松的回答。

    “啊。”汪掌珠尖叫一声。急忙从床上爬起來冲进卫生间。楚焕东说了今天坐十点二十的飞机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注定迟到了。楚焕东非杀了她不可。

    汪掌珠只是简单梳洗一下。什么行李都沒带就招呼着苏晏迟开车送她去机场。为了不耽误她的时间。苏晏迟一直沒追问她什么。直到车子开动了。汪掌珠才说:“我今天要出差。大概四五天后回來。你帮我多照顾一下妞妞。”她歉意的跟苏晏迟解释。一想到在这个时候离开女儿。她就心如刀绞。

    “照顾孩子沒问題。”苏晏迟诧异的看着汪掌珠。知道汪掌珠赶时间。他的车子开得很快。但无奈现在是上班高峰期。车堵得厉害。“只是之前沒听说你要出差啊。怎么这么赶啊。”

    “啊……”汪掌珠抓抓头发。“昨天老板就通知我了。被我给忘了。”

    “老板。楚焕东吗。”苏晏迟纯净的眼睛带着疑虑。

    “对。但不止我们两个人出差。还有其他的同事。”汪掌珠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前两天刚跟苏晏迟义正言辞的提离婚。今天就跟暧昧不清的老板一起出差。无论是谁都会有些想法。以为她是为了楚焕东才跟苏晏迟离婚的。

    苏晏迟转头对她和煦如春风般笑了一下。“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感觉你这些日子很疲惫的样子。”

    “有吗。”汪掌珠有些惊慌。用手摸着脸。自己的脸确实很瘦。几乎沒有一点儿肉。她讪讪的解释。“这些日子工作压力太大。晚上总是失眠。所以看着不太好。”

    苏晏迟被她紧张的样子逗笑了。笑容依然清澄。汪掌珠知道是自己过度紧张了。想了一下问道:“你跟舅舅谈公司的事情了吗。”

    “谈过了。舅舅同意接手。”苏晏迟神情郑重起來。“但舅舅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我们除了得到一部分钱外。还得分一些公司的股票。也就是说公司盘出去以后。我们依然是公司的股东。”

    汪掌珠知道事情也只能这样了。小股东也好过大老板。一旦自己死后楚焕东发难。苏晏迟至少不用倾家破产一无所有。

    他们急急忙忙赶到机场时。已经快十一点了。汪掌珠还沒等下车就看见张小鹏一脸焦急的等在机场门口。一看汪掌珠下车就恶狠狠的两步奔过來。“小姑奶奶。你想害死大伙吗。”

    “我……我睡过头了。所以迟到了。”自知理亏的汪掌珠喃喃的解释着。

    “别在这里跟我装小学生了。里面那位都要杀人了。”张小鹏拉着汪掌珠大步往机场里面疾走。汪掌珠被他扯得狼狈的一路小跑。

    他们进贵宾室的时候。楚焕东正在看报纸。见到了汪掌珠神色很平静。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吩咐身边的人。“告诉机场。临时加的那个航班可以起飞了。”

    汪掌珠知道自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楚焕东。比咆哮愤怒的他更可怕。

    上了飞机汪掌珠才知道。他们原來所乘坐的那个航班已经飞走了。这个航班是im航空公司特意为楚焕东加的。偌大的机舱空空如也。尽管他们这次出行有二十几人。但在这里还是显得过于单薄了些。

    楚焕东面无表情的坐到他的位置上。其他人都识趣的找了个离他们这位火山总裁远些的位置。汪掌珠也想找个旮旯躲一躲。但张小鹏沒好气的推了她两下。一直把她推到楚焕东眼前。

    汪掌珠看着坐在靠边位置。看都不看她一眼的楚焕东。真想拔腿就逃。可是头等舱里二十多双眼睛盯着她。她实在沒有勇气演出那么矫情的戏码。

    她万分不情愿的小声说:“请你让一让。”

    楚焕东冷哼一下。微微向后收了一下腿。汪掌珠才吸气收腹的走了过去。坐到里面的位置上。

    飞机升到云层。漂亮端庄的乘务长亲自为头等舱的董事长等人服务。可面对心情明显不佳的楚焕东。她的招牌式笑容慢慢有些挂不住了。

    楚焕东一味沉默着。阴沉着脸对阵乘务长的笑意盈盈。他用淡漠的摇头拒绝水、食物。用紧皱的眉头拒绝打开电视、报纸杂志。

    汪掌珠看着这样的楚焕东觉得他真是过分。替他从都要哭了的乘务长手里接过举了半天的水杯。小声对楚焕东说:“别生气了。喝点水吧。”

    楚焕东如同沒听见般。干脆闭目养神了。

    汪掌珠这下火了。牛什么牛啊。我还不理你了呢。“麻烦让一下。我要去卫生间。”

    楚焕东的胸脯明显的起伏了两下。但最后还是给汪掌珠让开了位置。

    汪掌珠压根沒想去卫生间。而是去后面空旷的经济舱透气。她随便的找了位置将身体一蜷。躺下补觉。沒过两分钟。突然听见两个女人在后面不远处窃窃私语。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