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就是做情人吗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心中疑惑的汪掌珠开着车。到葛澄薇经常去的几家店面寻找她。终于在葛澄薇的一个闺蜜小严开的服装店门口看见了葛澄薇。葛澄薇和小严都站在外面。正看着人从她车上往下搬着成箱子的衣服。

    汪掌珠把车停到一边。落下车窗。刚想喊葛澄薇。听见背对着她车的小严一边指挥着服务员往里面搬箱子。一边数落着葛澄薇:“你说你。动产、不动产都换成钱了。房子都卖了。连最喜欢的名牌服饰。手袋。首饰都处理了。你这么为他。他知道吗。”

    葛澄薇有些失神的盯着那些衣服。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我才不在乎他知道不知道呢。反正我不能眼看着他坐牢。”

    汪掌珠心中一惊。谁要坐牢啊。

    “对。你不在乎。你什么都不在乎。”小严恨铁不成钢的咬牙。“你是情圣。你是天地下第一大痴情女子。可是就算你再伟大。掏心掏肺的这么多年了。是不是也该让人家知道了。现在汪掌珠都已经结婚了。有了孩子了。也该到你出头的时候了吧。”

    汪掌珠不是有意要在背后听人说话。可是听她们提到了自己。不禁更加惊疑。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情。她坐在车里沒有动。

    “你不懂的。”葛澄薇从包里拿出一只烟。点燃。“他对掌珠的感情很深。 他那样的才叫情圣呢。这次他就是因为掌珠才回的国。明知道掌珠已经结婚了。他还是顶着父亲和公司股东的压力往合资公司里面大笔的投钱。

    现在公司出事了。势必要有人折进去。他跟秦然他们说他愿意承担刑事责任。对外面说他才是公司里真正的法人代表。他甘心做替罪羊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还苏晏迟一个清白。放苏晏迟出局。他宁愿自己去坐牢。也要给掌珠一个安稳圆满的家。”

    葛澄薇深深的吸了口烟。但还是抑制不住声音里的哽咽。“你说我傻。其实他才是最傻。我不能看着他去做牢。他还有那么好的人生。他还有大好的年华。我已经跟律师打过招呼了。如果到最后钱还是凑不够。就说我是法人代表。我去坐牢。“

    “你疯了。还要去做牢”小严气急的低吼。

    葛澄薇狠狠的抹了一下眼睛。“如果看着他去坐牢。我才真的会疯掉。”

    “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汪掌珠。你这么为他值得吗。”小严就不明白了。葛澄薇要财有财。有貌有貌。怎么就迷上了许一鸣。而且是默默无闻的。倾其所有的一迷数年。

    “值得。”葛澄薇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我知道。他看不上我。可以说是厌恶我的。如果沒有掌珠。他都不屑跟我一句话。现在好了。机会终于來了。这是我唯一可以让他记住我的方式。我这辈子是不能跟他在一起了。但至少他会觉得欠我的。然后一辈子都记住我。”

    “你有病吧。这个男人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啊。”小严拿看精神病的眼神看葛澄薇。“你想让他记住你的方式有无数种。不一定非得替他去坐牢啊。再说了。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去告诉汪掌珠。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你告诉她许一鸣要替她去坐牢了。我看她还好意思走。”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葛澄薇懊恼的把烟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扔。“掌珠已经够可怜的。绝对不能让她知道这些。许一鸣维护的人。自然也是我要维护的人。这件事是经济案。到时候秦然再找找人。我有个三年四年的也就出來了。到时候你记得月月多给我存点钱吧。看现在的情形。我爸是不会再管我了。”

    小严无奈的摇摇头。再漂亮再骄傲的女孩子。在自己爱的人面前都是卑微的。这个许一鸣也算是祸害了。

    衣服这时也搬完了。小严继续嘟囔着跟葛澄薇走进服装店。汪掌珠浑身虚弱的跌坐到座椅里。双手捧着脸。呜呜的哭出声來。

    葛澄薇。许一鸣都是耀眼出色的人物。家世又好。一路走來顺风顺水。可是他们现在为了自己。都落到如此惨境。就算这样。还在忍辱负重的百般维护着自己。自己怎么就能心安理得的带着孩子和苏晏迟离开这里。

    汪掌珠想着葛澄薇的任性骄纵。心中更加难过。自己作为她最好的朋友。竟然沒有发现她多年來在许一鸣面前的忍气吞声。默默付出。竟然沒有发觉她如此认真执着的爱着许一鸣。

    她回想着葛澄薇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觉得是痛。钝刀子割肉。让她再也不得安生。

    汪掌珠抹了一下眼睛。开车來到苏氏企业。來找苏晏迟。她要去做楚焕东契约情人。但却不能让苏晏迟跟她一起背负侮辱。她要和苏晏迟离婚。

    她把车开进她和苏晏迟专用的停车场。推开车门。刚要走下车。就听见不远处传來一阵脚步声。伴着一个熟悉的说话声。“……你不用再跟我说这些的。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你不走干什么。等着坐牢吗。”周晚衡磁性悦耳的声音此时听起來有些气急败坏惶急。

    “坐牢我也认了。这个时候你让我离开。那我还是人吗。”苏晏迟好像也动了怒气。

    “呵呵。”周晚衡冷冷的笑着:“说到底。你还是舍不得那个女人吧。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是我妻子。我喜欢她不行吗。”苏晏迟负气而言。

    “你。你……”风度卓绝的影帝此时也失了水准。激愤的连话都说不出來了。

    一阵沉默过后。苏晏迟有些疲惫的声音慢慢响起。“晚衡。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一直是小可支持着我。她的那些朋友有今天。最初也全都是因为我们家的公司。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咱们给他们钱啊。你家里的。公司的钱都给他们。我手头也有几个亿。我可以都拿出來了。给他们就是了。阿迟。跟我走吧。我真的不愿意看着你再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我可以息影。我们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來这里。也许我们不能大富大贵。至少我们可以安逸平静的生活。阿迟。跟我走吧。好不好……”周晚衡的声音里带着祈求。也许是演技绝佳的缘故。听着格外的令人动容。

    坐在车里的汪掌珠都恨不得张口答应他。可是不远处的苏晏迟还是态度决绝的摇头。“不行。我不能跟你离开。”

    “那你会坐牢的。”

    “我不在乎坐牢。我不能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小可。”苏晏迟温和的声音里带着坚持。

    “你是不是变心了。”

    “我沒变。如果你愿意。可以等我。等我出狱。或者等情况有所好转。等小可和妞妞的生活安稳了。我一定会跟你离开。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耽误……”

    “我愿意等。阿迟。多久我都愿意等。”周晚衡急急的回答。“可是。如果她们一辈子也安稳不了你呢。”

    “不会的。其实我早就看出來了。许一鸣对小可很好。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就跟许一鸣说清楚自己和小可真正的关系。让他们有情人生活在一起……”

    “阿迟。我可以等你。我只是但心你万一真做了牢。在里面遭罪……”周晚衡和苏晏迟说着话。又一起走出停车场。

    汪掌珠心思百转的坐在车里。其实她还真的羡慕苏晏迟和周晚衡的感情。他们的的感情才是最纯粹的。无关名利。无关地位。

    许一鸣和葛澄薇在一起珠联璧合。苏晏迟和周晚衡在一起默契轻重。可是本应该志得意满春风无限的四个人。都在默默的为自己着想。为自己牺牲。

    汪掌珠从怀里掏出许一鸣送给自己的那种银行卡。眼泪不觉流下來。他们已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做到了极致。自己还有什么不可以付出的。不就是做情人吗。明明知道前面是悬崖峭壁。她也要继续前行。哪怕下一刻就被摔的粉身碎骨。

    她沒有去找苏晏迟去提离婚的事情。既然他想看着自己安稳了再离开。自己就要努力的让生活安稳下來。

    汪掌珠开着车。慢慢的往家走。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头。喧嚣繁华。内心却有着无奈的凋零。

    楚焕东在办公桌前枯坐着。什么文件都看不进去。他的身后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日光从他的左肩滑向右肩。时光就在他身边流逝。

    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这个小丫头怎么还是沒有一点儿动静。她不会是要耍什么花样了吧。她不会跟苏晏迟偷偷的跑掉吧。

    想到这里。楚焕东再也坐不住了。他伸手拿过手机。还沒等打出去。电话铃先响了起來。他看着熟悉的电话号码。轻轻出了一口气。连自己都沒有意识到。那声‘喂’说的极其轻柔。

    汪掌珠的声音很冷漠。“楚焕东。我答应你的条件。”

    楚焕东也许是等待这一刻等的太久了。猛然一听见她的声音。竟然有一丝恍惚。半晌沒有反应过來。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