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坐月子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汪掌珠的身体很是虚弱。她真心的不想去对面的餐厅吃饭。可是听着葛澄薇兴高采烈的声音。想着那个跟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未知人。她还是答应下來。说自己一会儿就去餐厅。

    苏晏迟看着汪掌珠脸上的疲态。很是担心。“小可。 你的身体能行吗。不然我去吧。”

    “还是我去吧。你和澄薇不太熟悉。还有。澄薇为了咱家的事情跑前跑后的。我怎么能扫了她的兴致。”汪掌珠洗了个脸。重新化了妆。然后下楼。

    苏晏迟终究还是放心不下。一直送她出來。

    他们牵着手走出了总裁室。一出门。曾经两个心无城府的人。脸上不约而同的带上了假面。若无其事的笑语晏晏。令人看了会有种平安无事的错觉。

    整个办公楼里惶惶不安的职员们。看着他们夫妻如此情深意重。轻轻松松的样子。在羡慕之于。都松了一口气。

    楚焕东经过林雨柔的一闹。再也无法安心工作。自己开着车从楚天集团停车场出來。漫无目的地转着。内心无声的挣扎让他充满疲惫感。

    刚刚的他真上想把林雨柔掐死了。这个女人太不知进退。怎么都不明白。他恨汪掌珠。并不代表她可以去动汪掌珠。连招惹一下都不行。

    在知道汪掌珠把孩子做下去后。楚焕东想过要对她狠心。还略略的付诸了一些行动。但对自己最爱的人很心。也是需要无比的决心和毅力的。

    楚焕东开着车子。不知不觉來到苏氏企业的广场前。他下意识的侧头向大楼门口望去。正看见苏晏迟和汪掌珠拉着手走出來。汪掌珠长发披泻在肩膀。遮住了大半张脸。苏晏迟半低着头。目光牢牢笼罩着汪掌珠。不知道在跟她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笑意更盛。

    楚焕东想要移开目光。想装作什么都沒看见。可他们的身上就像有着魔力一样。吸引着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苏晏迟小心翼翼的护着汪掌珠过了马路。然后走向对面的餐厅。原本以为他们是去吃饭的。但到了门口。他们二人却停了下來。苏晏迟低头看着汪掌珠。汪掌珠抬头看着苏晏迟。霎那间空气中升起一种两两相望夹缠不清的暧昧情愫。楚焕东的魂魄不争气的哗啦一声散成碎片。

    纵然知道了苏晏迟现在的性取向。此刻的楚焕东还是吃了醋。在他心底汪掌珠最美、最好。全世界的男人都抵抗不了她的魅力。一个苏晏迟又算得了什么。他们这样的朝夕相处。汪掌珠又对他这般亲厚无。他们还有过共同的孩子。难保苏晏迟不会突然转性。

    楚焕东的心底遍布看不见的嫉恨。林雨柔的嘶吼再次在耳边回荡:“她不屑给你生孩子……为你怀孩子她都会感到恶心……”

    楚焕东垂下眼帘。将头靠到他撑在车窗的手臂上。湛蓝的天空通透高远。容不下半点污浊。也掩藏不了无用的悲伤。楚焕东看着天空。眼眶渐渐湿润。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儿温暖。他也要彻底的摒弃吗。

    汪掌珠沒要苏晏迟陪自己一起进餐厅。但苏晏迟惦记她的身体。临走的时候一再的叮嘱。

    餐厅里面环境很好。迎宾女郎带她上楼。打开右侧一个房间。葛澄薇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位置。旁边是她忠实的护花使者秦然。另一侧是个名叫邱梓铭的富家子。

    汪掌珠目光再一流转。看见了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头发乌黑发亮。穿着颜色粉嫩的衬衫。时髦的裤子皮鞋。一派风流倜傥的模样。

    “你……你是……”汪掌珠看着这个人既惊又怕。“你是佟家宝。”自己曾经的未婚夫。他的出现立即勾起她某些不愉快的回忆。

    “对。是我。”佟家宝高兴的笑起來。很显然。他原本沒指望着汪掌珠会记得他。

    汪掌珠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人家当初声势浩大的跟自己订婚。自己借着落水逃匿。一走这么多年。再回來时已经有夫有女。她涩涩的笑着。探寻的问着:“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佟家宝仿佛明白了她的心意。很潇洒的一挥手。“我这些年过的很好。你不用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

    葛澄薇给汪掌珠拉开椅子。把她按到座位上。小声说着:“坐下说话。不累啊。”然后按铃叫服务生上菜。

    汪掌珠感激的对她笑笑。

    “我和澄薇认识很久了。前段日子我出国了。回來和澄薇一起吃饭。才知道她是你的同学。才知道你回來了。”佟家宝看着汪掌珠笑的很亲切。

    “我回來后谁也沒联系。跟澄薇也是在路上遇见的。”汪掌珠总觉的自己欠佟家宝一个情。在他面前说话都有些气短。

    “我刚才说了。你沒必要对过去的事情介意的。想必你不知道。当初我们的订婚只是我爸爸和楚先生设的一个局。当然。这些我也是后來才知道的。”佟家宝语气平和的说出一个让汪掌珠震惊的事实。

    “真的吗。什么局。为什么。”汪掌珠有些不可置信。

    佟家宝眼里有挣扎。犹豫一下说道:“具体的详情我也不太知道。楚先生和我爸爸的生意都有一部分是涉黑的。我爸爸不想让我这辈再染黑。所以只让我接触比较阳光的事业。当初知道你落水身亡后。我确实也消沉了一段时间。我爸爸迫于无奈才告诉我。咱们的订婚仪式只是个局。即使你那天不落水。我们也不可能真的成为夫妻的。”

    汪掌珠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四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有很多的细节她都无从想起。楚焕东为什么要那个局。为什么要骗她。她觉得脑袋有些发晕。额角冒出了虚汗。

    服务员开始上菜。葛澄薇细心的看出了汪掌珠的异样。她盛了一碗鸡汤放到汪掌珠面前。“來。掌珠。先喝点儿汤。暖暖胃。”

    秦然在一边半天沒有插上话。此时终于找到机会。瞪视着桌上那略带油腻的鸡汤。有些厌弃的说着:“你说你啊。这里最出名的菌汤你不要。大热天的要什么鸡汤。油腻腻的。谁爱喝啊。”

    “谁让你喝了。”葛澄薇沒好气的说。“我就爱喝鸡汤怎么了。你再碎碎叨叨的就请出去。”

    秦然自然是不会走的。他讪笑着主动给自己盛了碗鸡汤。一表决心般低头猛喝起來。

    汪掌珠真的有些饿了。听了佟家宝的话。虚弱的她都要昏过去了。她大口的喝着鸡汤。急急忙忙的补充着能量。绝对不能昏倒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家的菜最和我口味了。咱们先别忙着说话。先吃点东西好不好。我都饿了。”葛澄薇嘴上说着自己饿了。筷子一个劲的替汪掌珠夹菜。

    佟家宝见葛澄薇这么说。也暂时的闭上了嘴。开始细品着杯中的酒。

    这家的菜式十分精致。鲥鱼也很美味。汪掌珠根本沒什么食欲。但看着满桌子都适合自己吃的菜肴。她不能辜负了葛澄薇的心意。她开始大口吃菜。大口喝汤。暂时放弃思考楚焕东当初为什么要设那个局。为什么骗自己。

    三个男人都是吃喝玩乐的祖宗。对这桌子上的菜还真的不太感兴趣。邱梓铭拿着筷子细端详着桌面上的菜肴。啧啧称奇。“今天这些菜看着很是适合坐月子的人吃啊。”

    正喝汤的汪掌珠差点沒被呛过去。

    “你坐过月子啊。”葛澄薇一边轻抚着汪掌珠的后背。一边怒斥着邱梓铭。

    “我是沒坐过。”邱梓铭慢条斯理的说着:“但我媳妇刚坐完啊。”

    “闭嘴吧你。”葛澄薇无情的揭露他。“你媳妇坐月子的时候你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呢。”

    “血口喷人呢。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花天酒地了。”

    “别犟嘴。”秦然指着邱梓铭。一脸的正义凛然。“谁大谁小不知道啊。”

    “她沒我大啊。”邱梓铭莫名其妙了。

    “我比你大啊。”秦然故意把胳膊搭在葛澄薇的椅子后面。如同搂着葛澄薇。

    “这样啊。那我认了。”邱梓铭老实的认罪伏法。

    “我还不认呢。”葛澄薇挥手猛掐秦然。“变着法的占我便宜是不是。把你胳膊拿下去。别说我给你弄残废了。”

    心情阴翳了好多天的汪掌珠被这三个活宝逗笑起來。她的生活如果不出现意外。她还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现在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无忧无虑的笑着。

    可是现在……

    想到现在。她就想到公司迫在眉睫的窘境。她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

    坐在汪掌珠旁边的佟家宝一直密切的关注着汪掌珠。看着汪掌珠的笑容收起。他眼睛微微眯起。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笑问:“掌珠。我听澄薇说你结婚了。先生就是苏氏企业的总裁。”

    “是。”汪掌珠对面佟家宝开始变的自然起來。既然当初那个婚宴是个局。她也就不亏欠佟家宝什么了。即使他当初不知道。他爸爸总归是参与者吧。

    “今天我來这里。就是想关注一下你们家公司的事情。”佟家宝敛去了笑容。严肃的样子还真貌似有几分领导派头。

    “关注。”汪掌珠惊疑不定的看着佟家宝。自己家的公司已经够惨了。真的再也经不起一点儿的风吹草动了。“你……你要怎么关注啊。”这个佟家宝不会又跟楚焕东联手了吧。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