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我愿意下地狱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丁凌跃看着楚焕东苍白着一张脸。失魂落魄的坐上车。他心里也颇为难受。

    他沒想到楚焕东和汪掌珠会闹成这个样子。汪掌珠的行为虽然也气得他牙痒痒。但是他千想万想就是沒想到楚焕东会给汪掌珠一耳光。这些年。他太了解楚焕东暴虐成性的脾气了。但他脾气再大。再酸。也是对着别人。他只对除了汪掌珠以外的人动粗。

    楚焕东坐进车里。整个人都垮了。觉得一种钝痛慢慢从四肢百骸漫延开來。眼泪好像要夺眶而出。他伸手遮住眼睛。还有兄弟坐在身边。他怎么能哭。

    他知道。从今以后。有一些伤痛必将伴随他的人生。直到生命终止。

    其实他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和汪掌珠有个孩子。他们的孩子一定有着跟汪掌珠一样纯净的眼睛。可爱的笑容。脆生生的言语。可现在。汪掌珠掐灭了他心里最后一丝绮望。

    车子离开了医院。丁凌跃偷偷暗示司机开车在街上随便逛一会儿。谁知道楚焕东突然沙哑的开口:“林雨柔现在在哪里。”

    丁凌跃马上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回答楚焕东:“在大宅。”

    “回大宅。”楚焕东冷声吩咐。

    丁凌跃暗自苦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知道楚焕东的脾气。生气时喜欢迁怒于人。家里的林雨柔一定要倒霉了。他想说两句公平的话。但此刻的楚焕东。恐怕是怒火攻心。油盐不进了。

    楚焕东大多的时候都是心机深沉。不动声色的。但如果真怒起來。是绝对不掩饰自己的坏脾气。

    林雨柔看见突然回來的楚焕东感到很意外。对上楚焕东峰凌厉的眼神时。她不禁暗暗心惊。她情知自己违背了楚焕东的吩咐。。在不是节假日的时候把多多带回大宅。还有不能出现在这里的姐姐。

    如果不是因为多多吵着要见妈妈。她也不能趁着楚焕东在公司里忙着。要姐姐带多多回家來。林雨柔面上强作镇定的迎过來。说道:“咦。你怎么有空回來了。公司……公司不忙了吗。”

    楚焕东冷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三人。“这是我的家。我想什么时候回來就什么时候回來。”

    林依柔也沒想到楚焕东会突然回來。多年前她因为偷放走了汪掌珠。被楚焕东撵出大宅。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跟楚焕东打照面。见到楚焕东那张冰冷愤怒的脸。她以为是因为自己违规回到大宅惹到这魔头。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小孩子不懂事。楚焕东虽然和多多不亲。但多多却一直把楚焕东当成自己的爸爸。并且颇引以为傲。他有些怯怯的往楚焕东身边挪动一下小身体。软绵绵的叫了声:“爸爸。”孩子虽小。但最知道谁对他好。他也隐隐的感觉出楚焕东不太喜欢他。所以不敢颠颠的扑上前來。

    这声‘爸爸’。如同一把刀子捅进了楚焕东心窝子。然后把它搅的稀烂。疼的他身体都微微抖动。他伸用扶住一旁的桌子。站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刚刚仿佛被人凌迟了一遍。

    林雨柔看出楚焕东神色不对。眼中有莫名的光芒隐现。她不敢相信楚焕东会因为多多的一句‘爸爸’而感动流泪。那眼神明明的别有深意。她惊恐的把多多揽进怀里。哀求的叫着:“焕东。”

    楚焕东在林雨柔的呼唤中。清醒了一点儿。但恍惚的眼神还在多多的脸上迟钝地來回移动。

    林依柔在旁边看着事情不妙。这几年多多一直由她带着。她跟多多的感情甚至比林雨柔跟多多还亲厚。她大着胆子走到楚焕东面前。僵硬的笑着:“焕东啊。今天孩子说想妈妈了。想你了。所以我才带他回來。如果你有什么气。就冲我发。孩子小。别为难他。”

    楚焕东猛抬头看向林依柔。目光中的寒意就像是凶狠阴毒的杀手要过來给她开膛破肚。“你觉得你是个什么东西啊。还跑到我面前当说客。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孩子在这里。我一巴掌打死你。”

    林氏姐妹都是乍然一惊。林雨柔惊惶失措地推了姐姐一把。“姐。你先带多多回去吧。我和焕东谈谈。”

    林依柔胆颤心惊的拉着多多的手。在楚焕东阴狠的目光注视下。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离开了这个危险之地。

    林雨柔讪笑着看着楚焕东。喃喃的解释着:“多多这几天感冒了。孩子心娇。吵着要见我。我就让姐姐带他……”

    楚焕东不再搭理她说什么。只是冷冷问道:“你昨天对掌珠做什么了。”

    林雨柔这才仿佛了然。楚焕东这样怒气冲冲的回來。不是因为姐姐和多多回了大宅。而是因为汪掌珠。

    自己怎么早就沒想到。像楚焕东这样冷心的人。怎么会因为姐姐和多多动气呢。他们在他的眼里。连因为他们生气都不配的。

    林雨柔脸上的小心翼翼卑微胆怯慢慢的变成嘲讽悲愤。“哪里是我对她做了什么。你又不是沒看见。明明是她自己找门來跟我闹别扭的。我能怎么样啊。”

    ”她自己找上门的又怎么样。她找上门了你就该跟她吵吗。你这个贱人。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你给她提鞋都不配。你还敢辱骂她。”楚焕东怎么会听不出她话來的嘲讽。眼神降到冰点。在佣人面前。不留情面地斥喝着林雨柔。

    林雨柔漂亮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看周围的保镖和佣人。又羞恼又下不來台。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楚焕东。你太高看你的心肝宝贝了。你以为她比我好多少吗。她早就不是过去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了。她恶毒的诅咒咱们下十八层地狱呢。”

    “那又怎么样。我愿意被她诅咒。我愿意下地狱。”楚焕东如同蛮不讲理的小孩子。

    楚焕东沒有原则的偏袒让林雨柔彻底的疯狂起來。她冷冷的笑着:“我再怎么下贱。也不会瞒着丈夫跟别的男人在外面约会。”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林雨柔的脸上。力道大的让她身体一晃跌倒在地。嘴角。鼻孔同时流出鲜血來。

    林雨柔看着目露凶光的楚焕东。知道他此时已经魔怔。根本不会忌惮杀人犯法。她心里生起一股惧。意识趣的闭上嘴巴。

    无论林雨柔怎么爱楚焕东。可是楚焕东屡次这么对待她。她不是不伤心。不是不屈辱。不是不愤怒的。此时。她不由暗暗发誓。楚焕东。汪掌珠。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把你们给我的羞辱加倍还给你们。

    汪掌珠是被冻醒的。她疲惫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冰冷的地砖上。身边有血水殷红。浓稠的腥味道散发在空气里……

    她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想起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肚子疼的几乎站不起身。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冷汗顺着额头。滴进眼睛里。又酸又涩。

    汪掌珠沒有惊动佣人。自己挣扎着站起身。喘息着放了些热水洗了个澡。然后又打开冷水笼头。任其冲刷着地面的血污。

    她从卫生间出來。换了件厚实的睡衣。钻进被窝里取暖。炎热的南方盛夏里。她却盖着冬天的被子。可是冰冷的身体就像怎么暖都暖和不过來一样。

    汪掌珠生过孩子。明白自己刚刚这样情况是会做病的。她想了想。按铃要佣人给她送了一碗红糖姜汤水來。她现在的身体是妞妞的。她要爱惜它。不能作践它。

    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知道自己内里的情绪损耗很大。已经透支了很大的能量。如果身体再跨了。她的寿命就不会长了。其实能活多久她不太在乎。但是仍下妞妞怎么办。她自己就是个沒妈的孩子。太知道沒妈孩子的苦了。

    汪掌珠第二天早晨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趟在沙发上和衣而睡的苏晏迟。苏晏迟大概睡的不算舒服。听见汪掌珠轻微的翻身声。就醒了过來。

    晨光中。他年轻的脸上满是憔悴。有些惭愧有些不安的说着:“小可。你病了怎么沒告诉我。我昨天晚上有个应酬。半夜才回來。佣人说你病了。是澄薇送你回來的。我进到房间时你已经睡了。就沒打扰你。”

    汪掌珠伸出手。有些疼惜的摸摸苏晏迟的脸。“我沒事。只是有些血糖偏低。到是你。应该多注意身体。我这几天暂时不能去公司了。你要自己多加小心。”

    虽然苏晏迟是她的丈夫。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汪掌珠从來沒有一丝一毫责备他或者埋怨他的意思。她本來就是个宽容的人。因为对苏晏迟沒有爱。又受过她的恩惠。所以对他总是怀着一颗爱惜宽容的心。

    苏晏迟是真心的想留下來陪汪掌珠一天。他的性格本就喜欢安宁平和。并不喜欢商界的那些明争暗斗。但现在事已至此。他就是心存千百个不愿意。也是要到公司去的。

    他让佣人把早餐给他们端上來。夫妻两个皆是满怀心事强颜欢笑的吃完这顿饭。

    苏晏迟走后。汪掌珠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站在她的床前。她费力的睁大眼睛。看着那张陌生又亲切的脸。声音哽咽的问道:“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