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性取向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汪掌珠拿着一叠各异的收据和检查单。坐在医院楼下的长椅上。微风浮动。她盯着b超片上只有深深浅浅颜色的扇形图案。看不出所以然。

    她用手指细细的抚摸着上面每个可疑的小黑点。喃喃自语:“你是不是也不愿意离开我。明明早晨还有不舒服。怎么一到这里。什么症状都沒有了。你是不是也想留下來陪我。陪妞妞………”

    她这样自言自语。在旁人看來有点神经质的样子。坐了好一会儿。汪掌珠轻轻的叹了口气。收起检查单子。往自己的车位走去。

    医生说了。胎囊太小。即使想要做手术也要再等几天。汪掌珠笑了一下。也许老天也在给她再考虑几天的机会。

    她坐进车子打开了空调。凉风拂去额头上的细汗。手机及时的响了起來。按键接听。苏晏迟关切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來。“小可。你在哪里。我刚刚打电话回家。佣人说你出去了。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澄薇约我出來喝茶。”汪掌珠偷偷的吐了吐舌头。

    苏晏迟又叮嘱了她两句。挂了电话。

    一个电话结束。又一个电话打进來。是秦然。汪掌珠愣了愣。

    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秦然。标准的富二代。葛澄薇的一个狂热爱慕者。

    汪掌珠此时最想回家睡一觉。但还是接起了秦然的电话。因为他最近关照了苏氏两单生意。

    秦然约汪掌珠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他们约见的咖啡厅处于繁华地段。大大的落地窗正对着楚天集团门前的广场。咖啡厅里面装饰奢华。绝对跟秦然高调的性格相符。

    秦然身形挺拔。长的的不算英俊。但由金钱堆砌出來的气势和气质还是有的。汪掌珠來时。他已经等在这里。

    落坐后。汪掌珠一直把视线锁在饮品单的图片上。琢磨着:秦然和自己半生不熟的。他今天抛开葛澄薇。单独约自己出來所为何事啊。

    还好。秦然不是个磨叽的人。直奔主題:“汪小姐。我找你出來。是想让你帮我追澄薇。”

    汪掌珠心里一松。笑着抬起头。“大少爷。你的手段已经够高端了。花样百出的。我还能帮上你什么忙啊。”

    秦然艰难的一笑。“我家和澄薇家里也算世交。我们认识好多年了。我了解她。她这个人。看着挺随和。其实能入得了她心的人不多。很多年前我就知道她对你好。是那种真心真意的好。就拿她帮你离家出走那次。你知道为了这件事情。她爸爸差带点沒揍她。”

    “啊。”汪掌珠愣愣的抬起头。这中间的细节葛澄薇还真沒跟她学。

    “其实我知道。你对澄薇这个好朋友不算太上心。她也知道。可是她就是对你好。”秦然有些不忿的实话实说。

    汪掌珠汗颜。挠挠头。“我知道。我以后会对她多用心的。但是。我的存在。好像影响不到你吧。澄薇的那个取向很健康的。”

    秦然被汪掌珠逗乐了。他喝了口咖啡。随后有些困惑的看着汪掌珠。“我也觉得她的那方面是正常的。可是她的情绪却因为你起伏很大。四年前。在你离开后。她在很长一段时间。疯了似的的四处寻找你。还去了几次b市。最后一次从b市回來。她就像死了心似的。落落寡欢。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把自己关在家里。

    后來她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徒步行走。开始痴迷的跟着驴友。到很危险的地方闯荡。即使偶尔回到这个城市。也是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高兴时就我们冷嘲热讽。不高兴了一个人躲个地方抽烟喝酒。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吸大麻……”

    汪掌珠愕然的看着秦然。葛澄薇在她面前总是一副乐观逍遥的样子。她怎么也沒想到。葛澄薇会这么糟蹋自己。她想不到。在自己看不见的四年里。她会这么度过。

    “这次你回來后。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又变的跟从前一样。生机勃勃。激情洋溢的。她为了你们家的生意奔忙。比忙乎自己家的事情还有劲头。把我们这些朋友召集到一起。连哄带吓的一定要帮你。而且每天进进出出都是眉开眼笑的哼着小曲。你说。让我怎么想你们的关系。”

    汪掌珠头疼的揉着眉心。不会吧。自己有苏晏迟一个还不够吗。难道还要添个葛澄薇。

    其实呢。如果澄薇是这种情况也不坏啊。苏晏迟就跟了周晚衡。自己就跟澄薇过一辈子。

    看着汪掌珠嘴角慢慢露出的微笑。有人不干了。

    秦然轻咳一声。见沒什么效果。又用力顿了一下咖啡杯。“汪小姐。我可告诉你。我爸爸和葛叔叔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两家是要联姻的。澄薇。澄薇她是我的。”

    汪掌珠看着秦然一副看家狗似的模样。咯咯笑着。“放心吧。沒人跟你抢。我保证。我的取向很正常。我和澄薇永远都会是好朋友。”

    秦然认真的思索一下。然后半信半疑的看着汪掌珠。“汪小姐。我姑且相信你。如果你能发发善心。跟澄薇透露一下你和你先生是要白头偕老的。我会更感激你。”

    汪掌珠被他的样子逗的大笑起來。秦然看來是真的爱惨了葛澄薇。当局者。彻底的迷。

    楚焕东开会回來。坐在车子的后座。无意识的抬头向外看了一眼。正看见坐在咖啡厅靠窗位置的汪掌珠。她正看着对面的男子。欢快的笑着。脸颊上两个梨涡清晰可见。

    他叫司机把车停下。有些懊恼的看了看汪掌珠对面的男子。再看看开心大笑的汪掌珠。

    自己可真是傻。昨晚看着她脸色苍白的离开。担心的一个晚上沒睡觉。正想等一下向保镖打听一下她的情况。结果呢。她却和别的男人在这里谈笑风生。

    让你贱。楚焕东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你总以为沒有人比自己更爱她。沒有人能使她安然自在的生活。沒有人能给她幸福快乐。

    你总想着还给她公主般高贵无忧的生活。你总想让她再不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可是人家需要你的情意吗。

    楚焕东看着汪掌珠和秦然有说有笑。如同受着凌迟般的痛苦。他忽然失去了耐性和善心。拿起电话打给丁凌跃。“不用再等了。你现在就去跟苏晏迟谈。”

    汪掌珠和秦然分开后。想要打电话约葛澄薇出來谈谈。但想到这些事情毕竟关系到葛澄薇的**。既然她选择不告诉自己。自己还是假装不知道吧。

    她想自己回家也是无事可做。胡思乱想。不如去公司。

    一路上汪掌珠也沒停了琢磨。难道真的是自己令葛澄薇的性情大变。可是据自己对葛澄薇的了解。她不像是有那方面倾向的人啊。

    汪掌珠來到公司。一出电梯。正看着苏晏迟从总裁室往外送丁凌跃。路过她身边时。丁凌跃面带微笑。很客气的跟她打过招呼。就下楼去了。

    她隐隐的觉得事情不妙。丁凌跃虽然在楚焕东手下办事。但他现在在这个城市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什么事情还值得他亲自來公司一趟。

    “是不是楚天集团发难了。”一进总裁室。汪掌珠就迫不及待的追问苏晏迟。

    “沒有。丁先生只是过來谈点事情。”苏晏迟安慰着汪掌珠。说完还笑笑。

    可惜。苏晏迟经常跟周晚衡在一起。却沒学到他的好演技。他是个不会掩饰心迹的人。汪掌珠一看他僵硬的笑容。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焦急的追道:“你别瞒我了。谈事情也不至于丁凌跃亲自上门。”

    “小可。公司的事情你先别管了。你看你的脸色。盖上一张白床单。我都哭得过了。去吧。回家好好休息几天。”苏晏迟心疼的揉揉汪掌珠的头发。

    “阿迟。别瞒我了。你这样不肯说。我会更担心。”

    汪掌珠的一脸倦色让苏晏迟于心不忍。他叹口气道:“小可。好多事情。不是咱们努力就可以成事的。公司即使不行了。咱们家剩下的钱还是可以保证咱们平凡度日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汪掌珠不许他岔开话題。

    苏晏迟沉默了一下。“丁凌跃今天來说。他们董事长对咱们的推广计划很不满意。耽误了他们的楼盘宣传。要对咱们的公司提出上诉呢。”

    汪掌珠心知肚明。楚天集团这个项目的赔偿不足以让他们公司破产。但是带來的后续影响会很坏。楚焕东是这个城市金融界的风向标。多少人在看着他的脸色讨生活。一旦楚天集团把他们公司列入黑名单。以后还谁敢跟他们公司谈生意。

    “这件事情还有别的办法好想吗。”她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如同自言自语的问话。

    苏晏迟孩子气的一拍手。“有啊。我可以带着你和妞妞周游世界。回來后。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男耕女织的生活。”

    汪掌珠苦涩的笑笑。

    “悠蓝的天空。青青的院落。红墙白瓦。葡萄藤下一架秋千。妞妞穿着花裙子在下面嬉戏。我们坐在一边的圆桌旁喝茶。小可。我们费劲心机的挣扎。到最后。想创造的也不过就是这样一种生活。”

    汪掌珠不得不承认苏晏迟说的话很具有诱惑力。可是苏宏费尽心机打下的这片江山。难道就这样拱手送给楚焕东。她不甘心。

    她要去找楚焕东谈谈。汪掌珠不自觉的伸手摸向小腹……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