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晚来的大姨妈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汪掌珠听见身后的呼唤。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一个穿着入时。黑超遮面的漂亮女郎浑身发抖的站在那里。“掌珠。真的是你。。。”那个女郎忽然丢下手里的大包。奔着汪掌珠就扑了过來。可是她忽略了脚下的那双高跟鞋。脚下一葳。让她几乎栽了个跟斗。

    “澄薇。”汪掌珠激动的急忙跑了过去。把时尚女郎一把抱住。

    “掌珠。掌珠。真的是你。”葛澄薇摘下眼镜。定定的看了汪掌珠三秒。然后抬手对着她连打带捶。“你个坏丫头。你这些年跑哪里去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说罢。搂着汪掌珠站在人潮涌动的街道上。放声大哭。

    汪掌珠也抱紧紧的着葛澄薇。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葛澄薇拉着汪掌珠进到路边的一家咖啡馆。看着久别重逢的好朋友。因为以为是生死相隔。她有一种恍如前世的感觉。

    汪掌珠把自己的大致情况告诉了葛澄薇。满面惭愧:“澄薇。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只是你也知道。从前我是多想离开那个家。所以。所以这次借着溺水消失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原本我以为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城市。这次回來。我的情况依然是一团糟。所以……澄薇。对不起。害的你为我担心了。”

    葛澄薇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她咬着嘴唇。依然有些幽怨的看着汪掌珠。

    “澄薇。别跟我生气了。”汪掌珠伸出胳膊。握住葛澄薇放在桌上的手。

    “掌珠。你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这件事情不告诉我。我不怪你。可是……可是鸣子呢。你把他也忘了吗。你还活着的消息。怎么连他也不告诉。你知道……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鸣子他……你的死……”葛澄薇的嗓子里仿佛被眼泪浸透了。到后來。泣不成声。

    “鸣子怎么样了。”汪掌珠的心蓦然一紧。她紧紧的握住葛澄薇的手。焦急的问道:“澄薇。你快点告诉我。他怎么样了。”

    “你还关心他吗。你还在乎他吗。如果你关心。如果你在意。你就不应该明明还活着。却让他误以为你死了。让他整个人变得心如死灰。让他颓废消沉。让他远走异国。”泪水涟涟的葛澄薇。悲愤的如同一个为许一鸣讨公道的正义女神。

    “澄薇。”汪掌珠满含热泪的大眼睛。恳切的看着葛澄薇。“你先告诉我。他怎么样了。”

    葛澄薇气哼哼的一抹眼泪。“他就是该你的。欠你的。”随后吐出一口气。“其实。你沒死就好。这样。他就可以活过來。告诉你吧。鸣子沒伤。也沒残。只是心死了。他在知道你溺水身亡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了回來。然后如同疯了一般四处寻找你。连着几天不眠不休。后來是医生强行给他打了镇定针。”

    汪掌珠死死咬着嘴唇。眼泪还是伧然涌了出來。

    “鸣子在知道你真的溺水身亡后。就走了。从那次走后。这些年。他再也沒有回到过这个城市。同学们都说他在大学过的也不好。消沉。颓废。我去b市旅游。还去看过他。他连见都沒有见我。后來。他干脆转到国外去读书了。只是。再也不踏进这个城市半步。”葛澄薇风华绝代的表情里带着深深的失落和哀伤。

    汪掌珠默默的流着眼泪。

    这些年來。她不是沒有想过许一鸣。相反的。她想过他无数次。她曾经跟他共同生活在一个城市。她每次都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打扰他。

    许一鸣和肖琳琳相拥在一起的画面。在汪掌珠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她想过许一鸣会为他的死而难过。但她更相信。他终究会将他忘记的。他的生活多姿多彩。他的身边美人相伴。她。终究只是他少年时的玩伴。生命中的过客。

    汪掌珠沒想到自己的死。会给许一鸣带來这么大的改变。她微张着口望着葛澄薇。后悔不已。“澄薇。我……我沒想到他会为了我变成这样。”

    葛澄薇惨然而笑。“你当然想不到了。因为你从來都沒有正视过他的感情。你从來都沒有想用心去了解他。他在你心里。只是一个好朋友而已。”

    汪掌珠被葛澄薇说的汗颜无比。转动着手里的咖啡杯子。沉默不语。

    “算了。你们的事情我说什么都是多嘴。感情的世界里。从來都是愿打愿挨的。”葛澄薇恢复了她的豪爽本色。拍拍汪掌珠的手背。“我把你还活着的事情。告诉给他。你不反对吧。”

    “啊。”汪掌珠愣了愣。

    “你还啊什么啊,难道你希望他一辈子都这么生不如死的活着啊。”

    “当然不是。”汪掌珠有些无措的看着葛澄薇。“你……你现在就要给他打电话啊。”今天和葛澄薇的重逢太过突然。心神激荡的她还沒做好马上跟许一鸣通电话的准备。

    “现在打不了电话。”葛澄薇面露失落之色。“我沒那么大的魅力。这个臭小子。现在跟谁都是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样。我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沒有。等我慢慢的联系到他。再告诉你。”

    “好的。”汪掌珠的心一松。如同是近乡情怯。她现在还真的不太敢马上面对许一鸣。即使是打电话。她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掌珠。你……你真的结婚了。”葛澄薇从初见汪掌珠的震惊和激动中清醒过來。才开始慢慢回味汪掌珠最初对自己的叙述。

    “是。我结婚了。”汪掌珠郑重的点头。

    “你的夫家就是前些天发生惨事的苏氏公司。”葛澄薇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

    “是的。”

    清醒过來的葛澄薇。智商迅速恢复正常水平。她打量一下汪掌珠的穿着和妆容。继续谨慎而斟酌每个字眼。“掌珠。你现在开始到公司帮忙了。”

    “对。”汪掌珠很认真的回答:“公司在这边开业不久。我家公公又这样突然的走了。事情千头万绪。我丈夫一个人很是操劳。所以。我就來公司帮帮他。”

    “你……你懂公司的业务吗。”葛澄薇对汪掌珠的能力深表怀疑。

    “不懂。但我正在努力学习。”汪掌珠抓抓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葛澄薇犹豫了一下。继续问道:“掌珠。你回來的事情你哥哥知道吗。”

    “知道了。”汪掌珠平静的笑笑。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对决较量。她现在再提起楚焕东。已经很平静从容了。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哥哥帮忙。你哥哥现在在这个城市。是绝对的no.1,绝对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无论你走到哪里。只要提自己认识楚焕东……”葛澄薇看着汪掌珠渐渐阴下來的脸。闭上了嘴。

    “澄薇。现在我和我哥哥的关系不是很好。你也知道。他不是我的亲哥哥。现在又结婚了。有了嫂子。我和林雨柔从前的关系又极其恶劣。所以。我沒法去求他们。更沒法顶着他的名头去招摇撞骗。”汪掌珠对着葛澄薇半说着谎。虽然她们曾经是好的无话不谈朋友。但自己和楚焕东的恩怨情仇。她还是不想跟任何人详说。

    “我知道了。”葛澄薇善解人意的打断汪掌珠的话。“掌珠。你的意思我明白。我虽然不是商人。但还是听说些苏氏企业现在的状况。你们现在不缺资金。缺少的是在银行里的信用。缺少的是來自各个商家的支持。你别着急。我这些年认识些朋友。我让他们主动找你们公司谈生意。给你们公司带來些健康的积极的影响。这样银行就不会把你们看成危险客户了。”

    “澄薇。谢谢你。”汪掌珠眼圈又是一红。自己这个人有点沒心沒肺。回來这么久了。都沒想找葛澄薇出來聚聚。都沒在乎她是否为自己担心。葛澄薇呢。一见自己就拔刀相助。她这个好朋友。还真是差劲到家了。

    “谢什么啊。我倒是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还活着。”葛澄薇一笑起來。还是跟过去一样明媚耀眼。

    在葛澄薇的鼎力相助下。汪掌珠开始大范围的接触一些年轻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这些人手里有无数的人脉。金钱。听说汪掌珠是苏氏企业的董事长夫人。都很给面子的交给苏氏企业一两单生意。苏氏企业也一扫这些日子的阴霾。重新有了生机。银行也不再借机发难了。

    汪掌珠只要沒有应酬。每天还是照常來公司上班。她坐在电脑旁。对比着纸上和电脑上的数字。余光看见苏晏迟从手边书架上抽出一支文件夹低头翻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迅速的换了另一本。这样反复了几次。她确定他是有心事。而且超级烦燥。

    她看着屏幕上的文档。漫不经心的警告。“你如果烦就出去打个电话。别在这里影响我的情绪。”

    苏晏迟看了她一眼。起來调了杯咖啡。小声说了句:“他给我打电话了。说这几天回來。”

    “喔。”汪掌珠随便答应着。“你给我也來杯咖啡。我怎么也犯困了。”她也不知自己是受了苏晏迟的影响。还是生理上的倦怠期來临……想到生理期。她忽的坐直身体。

    这些天只顾忙着公司里的事情。她的大姨妈好像已经晚來了好些天了。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