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癫狂的爱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汪掌珠听了楚焕东话。轻轻笑了一下。脸颊上甚至浮上了两个浅浅的酒窝。竟然有几分风情万种的意味。“楚焕东。你想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现在在你这里。还有什么是值得你稀罕的吗。”

    “我要你跟苏晏迟离婚。”楚焕东说着。将一沓照片扔到茶几上。上面的汪掌珠和周晚衡以非常窘迫的姿态被记者们围在其中。

    “哈哈哈。”汪掌珠一听是这样。不由大笑起來。“就凭这照片。就让我们离婚。楚焕东。你这次的底牌好像轻了些。”

    楚焕东自然也知道这几张照片的分量太轻。他轻描淡写地瞥她一眼。“就凭着这几张照片。我可以制造出分量更火爆的新闻。让苏晏迟。整个苏家。甚至整个世界都知道你和周晚衡的‘好事’。”

    “随便。我能借此一举成名。还要谢谢你啊。”汪掌珠嘻嘻笑着。她想了。无论楚焕东怎样大费周章。苏晏迟和苏家自会知道她是清白的。她怕什么啊。

    楚焕东微微眯起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她。“掌珠。苏晏迟是你的丈夫。周晚衡是你的情人。难道你就不怕这条消息一出。你的丈夫会因你蒙羞。在人前无法抬头。你的情人会因此身败名裂吗。”

    汪掌珠这时才猛悟出。自己现在是当事人。她要做出为情人着急。为自己羞愤的样子。不然。以楚焕东的机敏。一定会有所怀疑。让他查到苏晏迟和周晚衡的关系就糟糕了。到时候。在他面前抬不起头的恐怕就会是自己了。

    “不要啊。焕东哥。你千万不要。你要知道。周……晚衡他有今天不容易的。还有。阿迟。阿迟不可以在人前抬不起头的。”汪掌珠故作可怜的看着楚焕东。

    汪掌珠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楚焕东生气。 她这样为周晚衡担心他更生气。他刚刚的脉脉温情此时都化为了狰狞的戾气。叫人看着背脊发凉。“掌珠。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你心里有丈夫。有情人。唯独……唯独沒有……”

    楚焕东沉默了一下。再抬起双眼已经变的深不见底。“我可以保全你的丈夫和情人。但是。你要和你的丈夫离婚。和你的情人从此断绝关系。”

    “我可以和周晚衡断绝关系。但我不会跟苏晏迟离婚的。”汪掌珠的回答很坚决。

    “为什么。那个苏晏迟到底有什么好。”楚焕东冷冷的问道。

    “他是我丈夫。”

    “那你还出去找别的男人。”

    汪掌珠被着实噎了一下。眼睛一瞪。“我愿意。”

    “好。我让你愿意。”楚焕东凶狠的扑上來把汪掌珠压倒身下。从昨天知道汪掌珠和周晚衡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疯了。

    他无法相信汪掌珠是这样放荡的人。更无法忍受汪掌珠除了苏晏迟。还有其他男人。

    当年是自己不好。逼她溺水。她无依无靠流落在外嫁给苏晏迟。这些他可以忍。可是听说她又跟了周晚衡。他真是受不了。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他为了她洁身自律清心寡欲的时候。她却在欢快的游戏人间。

    “你干什么。放开我。”汪掌珠在楚焕东的身下瑟缩发抖。奋力扭动。

    “你说我要干什么。”楚焕东今天是下了狠劲跟她纠缠。急切的扯开她的衣服。低头攫取她的呼吸。火热的唇一路蔓延到她的肩窝里。

    汪掌珠被他的蛮横强势弄的气喘嘘嘘。“你……你……流氓……我要去告你。”

    “哈哈哈。”楚焕东听了她的话。埋在她胸口笑着。张口在她的一侧咬了一下。疼的痛呼出声。

    楚焕东抬起头。迷离的眼睛有些发红。“你告我什么啊。你能跟周晚衡在一起。为什么不能跟我。我比他帅。比他有钱。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不是不想离婚吗。那好。要想息事宁人。从今天开始你就做我的情人。”

    “你别做梦了。”汪掌珠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开。可是楚焕东的力气大她数倍。又生了绝对不放手的心。他将她柔软的身体挤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卡得她不能动弹。她越挣扎他越用力。

    他太渴了。

    在楚焕东三十二年的人生里。他只有汪掌珠这么一个女人。在知道汪掌珠溺水身亡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这样了。

    无欲则刚。无欲。无情。沒有软肋的他。在这四年里。以迅猛的势头扩大着他的事业王国。站在了金字塔的顶尖。

    可是。站得越高。他越寂寞。他日夜不停的思念着她。

    终于。她回來了。将他的血气方刚再次点燃。那些温软的过往。那些曾有的缱绻。在他身体里死灰复燃。尤其他们有了上一次后。让他彻底的记起了那种水**.融的美好。让他更加的如饥似渴。

    仅仅有那么一次怎么能够。他如同干涸透了的土地。给他一滴甘露。只会让他疯狂的渴求更多。

    他急切的寻找着她的柔软。攥取着她的芬芳。汪掌珠见自己的身子牢牢被楚焕东掌控在手里。她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低声提醒几欲疯狂的人。“这里是客厅。”

    汪掌珠虽然语气很坏。但对于楚焕东來讲是富有转折性意义的。他喜悦的亲吻两下汪掌珠的脸颊。然后抬起身体。抱着她就往里面的卧室走。

    汪掌珠浑身疲惫无力。任由楚焕东攥牢。任由他掠夺。折腾。疼爱。

    楚焕东仗着自己有都是力气。癫狂任性了很久。事闭依然伏在汪掌珠的身上。不愿意退出來。

    汪掌珠早就累了。抬手软绵绵的推了他一把。见他不肯动。也就由着他。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楚焕东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这个小人啊。终于再次绽放在自己身下。终于又回到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他自言自语的说着:“掌珠。这一生。你也别想离开我。”

    汪掌珠起床后。洗过澡就出了屋。楚焕东只穿了一条长裤。头发还是湿的。发梢上的水珠滴落在精壮的胸膛上。顺着古铜色的腹肌一路滑至腰间。他给她端过來一杯牛奶。

    “我要回去了。把照片和底片给我。”汪掌珠转过头不去看他。

    “掌珠。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呢。你和苏晏迟离婚吧。我和林雨柔虽然暂时不能离婚。但你也知道。我们根本不是夫妻的。”楚焕东见汪掌珠不肯喝牛奶。就把杯子放下。把她拉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拿着梳子给她梳头。

    汪掌珠看着镜子里面的楚焕东。那温柔的动作。那专注的眼神。她真的最受不了这个。她抬手将楚焕东的梳子打掉。三下两下的将他梳好的头发弄乱。“楚焕东。沒用的。现在你做什么都沒用了。你现在想和我在一起。四年前你干嘛去了。是不是经过四年的时间。你确认自己还需要我。所以用尽办法的想挽回我。告诉你。沒用的。你和林雨柔是不是夫妻我不管。但我和苏晏迟是夫妻。我们是不会离婚的。”

    楚焕东拿着梳子。仔细的将上面的长发一根根的拿下來。“我知道自己对你做错过很多事情。但那时候的我真的是沒有办法。掌珠。那时候我……”

    “那个时候你是在利用我引我爸爸出來。对吧。现在呢。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因为我爸爸。”汪掌珠自嘲的笑起來。“呵呵。楚焕东。我在你那里。也许还是枚可以再利用的棋子。 但你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我怎么会为了你。抛夫弃女。”

    “汪掌珠。”楚焕东变了脸。阴沉凌厉。他将从木梳上拿到的几根头发掷到地上。“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告诉你。如果你在一星期内不跟苏晏迟离婚。我会有无数办法灭了苏家。或者让苏家休了你。”

    “我不是如來佛祖。不能普度众人。你想怎么样。都随便吧。”汪掌珠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冲出了海边别墅。

    这次她也沒客气。直接命令等在外面的张小鹏送自己回家。张小鹏看她哭的双眼发肿的样子。也沒敢说什么。发动车子。送她回了家。

    汪掌珠虽然在楚焕东面前把话说的挺倔。可是回到家里。她又开始时刻担惊受怕。楚焕东是什么人她知道。狠起來是无所顾忌的。

    苏晏迟看出了她的寝室难安。不住的安慰她。“小可。事情是我惹下的。即使真的有什么事情。我自然会出面跟别人解释。绝对不会连累你的。”

    “傻瓜。我不是怕自己受连累。如果真出了事情。我只要不出门就行了。我也不是名人。我是怕连累了苏家。我是怕……怕周先生会……”这样的绯闻闹出來。谁的名声越大。对谁造成的影响越深刻。相对來讲。这件事情真的还影响不到汪掌珠。

    “沒事的。出了事。苏家这边我顶着。他……他说他不在乎的。”苏晏迟心事重重的笑笑。

    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汪掌珠越來越害怕。她知道楚焕东不是说着玩的。他这个人做事情不达目的不罢休。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來。

    就在还有一天就到期限的时候。苏家出了一件无法预见的惨事。让汪掌珠的担心嘎然而止。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