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张倩听家里的佣人给她打电话。说楚焕东今天回家了。她立刻推了通告。坐车赶了回來。路上抓紧时间卸了浓妆。投楚焕东所好。淡施薄粉的弄了清纯的透明妆。

    回到家里。张倩见楚焕东沒有在大厅里。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楚焕东房间附近。透过半敞开的门。看见楚焕东背对着她站在窗边。这样的背影。她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看过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楚焕东常常一个人站在窗前。夹着烟。静静不动的看着远方的夜空。

    直觉告诉张倩。这一刻。楚焕东肯定是想起了某个他心上的女人。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冷硬果决的楚焕东会显得异常的萧索和寂寥。似乎天地之间只余下他孤单的一个人。

    两年多的时间里。楚焕东看起來离她最近。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的明白。自己从來沒有走进他的心里。甚至连他的身边都不曾走进过。楚焕东完全的将他隔绝在自己的世界里。冷淡漠然的的看着所有人。

    张倩刚想去敲楚焕东的房门。屋内楚焕东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來。吓了她一跳。连忙悄悄的后退了回去。这两年她已经摸清了楚焕东脾气。他可以给她钱花。给她名声。给她地位。甚至可以在林雨柔面前耀武扬威。但是他的事情她绝不能掺和。他的禁忌她绝不能犯。

    她耐心的在客厅沙发上坐了好久也沒见楚焕东出來。想了想。难耐的心痒促使她再次走向楚焕东房间。楚焕东此时已经讲完电话了。但是伏在栏杆上沒有动。低着头的背影。像个孤独的被人抛弃的孩子。

    张倩犹犹豫豫的正要往楚焕东房间凑近。忽见楚焕东抬起身。她吓得又急忙跑回到客厅里。

    楚焕东从自己屋子走出來。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张倩。张倩穿一身浅粉色的休闲服。简单的装束。却衬得肌肤如雪。对着他嫣然一笑。眉梢眼角都是浓得化不开的情意。“焕东哥。你不忙了。”

    她的声音如同添加了某种芬芳的蜜。黏稠得丝丝缕缕。语气中充满了关切和柔情。这声焕东哥。是楚焕东在这几年里的镇定剂。可是在见过汪掌珠之后。楚焕东才知道。此‘焕东哥’。永远替代不了彼‘焕东哥’。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抬腿往厨房走去。

    张倩早就习惯了楚焕东的不解风情。但看看着楚焕东走进厨房。拿出面案。还是有些目瞪口呆。目光僵硬。楚焕东这样一个峻冷酷寒的男人。竟然进了厨房。。。

    张倩动了动身体。想要随着楚焕东进厨房。她的厨艺很精湛的。在这方面曾经潜心钻研过。张倩聪明。深知日子久了。一个女人的性情比外貌给人的印象更深刻。厨艺这块。她早就叫楚焕东见识过了。

    动了动身体。张倩并沒敢真的走进厨房。因为沒有楚焕东的吩咐。在这个家里。她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张倩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楚焕东。看着这个原本该高高在上狂妄狠辣的男人。竟然将黑色的手工西装脱了下來。卷起袖子。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上面的两颗。露出结实的胸膛。那挺拔的身影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家务的男人。但是他却熟练的开始用奶油和柠檬汁做起了酸奶油。耐心的用搅蛋器打着混合物。细致的将加入的低筋面粉。用橡皮刮刀搅匀……

    楚焕东这是要做蛋糕啊。

    他。这个让黑白两道位高权重的人都望而生畏的男人。竟然在亲手做蛋糕。。。

    张倩痴痴呆呆看着在厨房里井然有序忙碌的楚焕东。原以为这个超强悍的男人做这些一定会是不协调的。可是此时的楚焕东。却意外的让人感觉到一股优雅的魅力。这样的他看起來少了冷峻刚硬。多了一份柔软动人。

    蛋糕的制作过程是漫长的。光是从送入烤箱。到确认之后取出來。就用了一个小时。然后还要等二十分钟让它放凉。再加上酸奶油层。重新送进烤箱。然后等待再次放凉……

    张倩这个坐着的旁观者都觉得累了。烦了。当事人。。平日里时间贵如金。三句话不來就不耐烦的楚焕东。做这个蛋糕竟然出奇的细致有耐心。

    在天彻底黑下來的时候。楚焕东亲手制作的蛋糕终于大功告成了。他裱完最后一朵花。洗干净了双手。重新又走回到蛋糕旁。低头盯着那蛋糕看。

    张倩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盯着蛋糕不动的楚焕东。她心中百分之百的肯定。楚焕东如此细心做这个蛋糕。不是给某个女人。就是要送给他的儿子。

    想到这些。她嫉恨的眯起眼前。大脑在高速运转着。想着谁能让楚焕东如此花费心思。气力。时间來做这个蛋糕呢。

    正在她咬牙切齿的思索时。只见楚焕东突然神色一变。抬手将精心制作的蛋糕抬手挥落到地上。完美如工艺品的蛋糕瞬间成了一堆奶油泥。

    “啊。”张倩惊的低呼一声。从沙发上弹了起來。

    楚焕东抬头睨了她一眼。目光里带着寒冷冰雪。他抓起放在厨房门口的西服。大步往别墅外面走去。接下來就听见了汽车引擎的声响。楚焕东车子疾驰而去。

    看着这样诡异。喜怒无常的楚焕东。张倩是真有些害怕了。她平复了半晌情绪。才惊魂未定的走进厨房。她蹲到地上。盯着那滩在地上的蛋糕。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挖了一块。放到嘴里。

    绵软。香浓。丝滑……如此美味的蛋糕。她在外面都从來沒有吃过。她震惊的睁大眼睛。她真的想不透。能让楚焕东甘心情愿去学做蛋糕的会是谁。能让他如此大费周章去做蛋糕的人会是谁。能让他想着想着就可以勃然变色的人会是谁。

    张倩黝黑的眼眸里闪过忧伤。两年多了。自己全心全意的爱着这个男人。崇拜着这个男人。即使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和他有着最亲密的关系。可是。她对他是半分都不了解。看着眼前的蛋糕泥。她只感觉到无限的空洞和失落。

    会员制的西饼屋很清静。林雨柔带着儿子多多在这里吃着蛋糕。望着儿子胖嘟嘟的笑脸。再多的烦恼也都烟消云散了。

    “呦。林小姐。这么巧啊。你也來这里吃东西。”

    林雨柔一抬头。只见一身桃粉衣裙窈窕的大明星张倩向她走來。张倩的神色之间极为傲慢。连身裙子勾勒出她的曼妙身姿。气焰逼人的脸上隐含挑衅。

    她狠狠的瞪了张倩一眼。这个可恶的女人。就因为长了一张跟汪掌珠有几分相像的脸。就可以在楚焕东面前招摇撞骗。下作。

    张倩面对林雨柔厌恶的眼神视若无睹。她步履悠悠的走到林雨柔和孩子所在的桌边。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

    林雨柔脸色微微一滞。气息稍摒。但终究也沒有说出來什么。

    张倩。以小三的身份。敢如此嚣张。自然是有楚焕东在背后给她撑腰。

    楚焕东曾经明确对林雨柔表示。无论他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都不可以争风呷醋。不能口出怨言。不能过问。不能找借口闹事。如果受不了他。大可以离婚。他愿意送她一张支票。

    林雨柔自然是不愿意跟楚焕东离婚的。所以宁愿忍了张倩这个小贱人的气。

    “林小姐。一个人领着儿子在这里吃蛋糕呢。”张倩自从那天看了楚焕东做了蛋糕后。就开始抓破头皮的想他这个蛋糕可能是为谁做的。这些年。她是真的爱惨了楚焕东。所以一旦嫉妒起來。也是疯狂异常的。

    她隐约知道林雨柔的这个儿子是这几天过生日。所以得到她们母子在这里吃东西的消息。特意赶过來寻晦气。

    “我这样怎么能叫一个人呢。至少我还有儿子陪我。总比有人形单影只的好。”林雨柔漫不经心的微笑着。她这个人混迹商场多年。是名副其实的白骨精。诡异多变的商场上都可以唇枪舌战。怎么会怕了张倩。如果不是因为楚焕东的维护。她就活剥了这个小蹄子的皮。

    张倩的脸色变了变。因为林雨柔一语说中了她的疼处。

    爱是自私的。排他的的。尤其是女人的爱。

    张倩仗着楚焕东对自己的宠爱有加。无数才的曾想过要取代林雨柔。成为人人羡慕敬仰的楚天集团总裁夫人。但林雨柔这个你女人实在完美的无懈可击。她在仪态上端庄美丽。在工作上给楚焕东最得力的帮助。在生活中对楚焕东有着很深的了解。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个共同的孩子。

    张倩十分渴望有个属于她和楚焕东的孩子。但是这么久的日子里。楚焕东连碰都不碰她一下。让她去哪里弄孩子去。

    林雨柔的话让张倩很气恼。她有些蔑视的看了一眼林雨柔身边的小男孩。“有孩子又怎么样啊。如果孩子的爸爸都不待见他。有了还不如沒有。”这两年多下來。她还是隐约知道楚焕东不甚喜欢他这个儿子的。

    她的这句话显然刺激到了林雨柔。她晶亮的眼内光芒一动。只是速度很快。相对于张倩來讲。她还是段数高端的。这个愚蠢的女人。连情敌是谁都弄不清楚。也罢……就让她利用一下这个女人疯狂的嫉妒。如果搞得好。可以一箭双雕的。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