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超乎寻常的满足

作者:忆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暗欲:冷枭的掌上明珠最新章节!

    许一鸣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呢?在这之前许一鸣之早已经答应她了,他要在本市读大学,因为她的家里是不会放心她远走念书的,她只能读本市的学校,他要留在这里陪着她!

    汪掌珠这段时间虽然不跟许一鸣来往,可是她还固执的认为她对许一鸣是了如指掌的,许一鸣跟她还是最牢靠的死党,现在许一鸣做出她意料之外的事,让她很难去接受,她竟然有种受欺骗的感觉.

    许一鸣要走了,以后无论她什么事,他也不管她了,即便是她伤心难过,他也不会是那个默默守在她身边的男生了。

    葛澄薇还在电话那边不死心的询问着,“掌珠,你今天晚上来不来啊?咱们高中同学最后一次聚会了?”

    汪掌珠犹豫着,拿着电话不吭声。

    “来不来啊,我问你多少遍了,你倒是出一声啊!”葛澄薇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

    “好,我去。”汪掌珠本来是想不去的,但她想到许一鸣对自己的背叛,突然很生气。

    汪掌珠重新躺回床上睡午觉,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眼中不断闪现着这些年和许一鸣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后来终于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只感觉有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在身上游走,嘴唇被啃咬着,胸前被揉捏着,动作粗暴。

    即便是在梦中,汪掌珠也知道这个人是谁,她费力的睁开眼睛,迷蒙的视线对上楚焕东近在咫尺的俊颜,他的嘴里带着甘洌的酒气,脸上有些发红,明显是喝酒了。

    汪掌珠浑身都不觉的紧张僵硬起来,她不知道楚焕东怎么突然在白天回来了,而且还喝了这么多的酒,喝酒后的楚焕东会比平时更加的强悍凶狠,根本不是她能应付了的。

    楚焕东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错,一手解着衬衫的扣子,一手捏住汪掌珠的下巴,“怎么了?又害怕了?”他的手劲本来就大,喝醉酒更是没轻重的,捏得汪掌珠下颌都要碎了。

    看着她小脸皱成包子样,楚焕东倒是咧嘴笑了:“别怕,等一下我轻点儿!”他几下脱下衣服,壮硕的身子将汪掌珠搂进怀中。

    汪掌珠不情不愿的低低‘嗯’了一声,很听话的任由楚焕东亲吻,折腾,因为他喝酒了,她绝对不能再惹毛他。

    楚焕东今天也算够意思,前戏做的很足,可是在冲撞的时刻还是疼了,汪掌珠不敢反抗,只能皱着眉头用手挡着他的腰,低吟的央求:“哥,我疼,轻点,哥哥……”

    汪掌珠不这么叫还好,她的叫声让楚焕东更加的亢奋,汪掌珠虽然跟他没有血缘,但从小一起长大,每当她在这个关头叫他哥哥的时候,他都会有种乱.伦似的错觉,而每个男人潜在的内心都会对这方面有些诡异的遐想,汪掌珠在这个叫他哥,给他一种超乎寻常的刺激和满足。

    楚焕东原本真想对汪掌珠温柔点儿,但是她挑逗了他,这就怪不得他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丧失理智,动作有些发疯般失控,一次比一次冲击得更用力,弄的汪掌珠像在狂风中摇摆的破布娃娃一样,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了。

    楚焕东仗着酒劲,花样百出的把汪掌珠里里外外收拾个遍,最后,汪掌珠累的直接昏睡过去。

    汪掌珠醒来的时候,楚焕东已经不再了,腰酸背痛的她本想再躺一会儿,可是看着天边落下的夕阳,马上意识到晚上她还要去参加高中同学散伙宴呢!

    拖着疲惫的身体泡了个热水澡,感觉人也精神了一下,汪掌珠换了一条裙子,小心翼翼的走下楼,四处留神寻找了一番,小声的寻问佣人中跟她关系最好的赵阿姨:“少爷呢?”

    “出去了。”赵阿姨四十多岁,很是和蔼,这些日子对汪掌珠楚焕东的关系多少也算是了解了,她在心里是可怜和同情这个外表风光无限,实则如同囚徒的小姐。

    汪掌珠一听楚焕东出去了,几乎要举双手叫好,楚焕东下午回来发泄过兽.欲了,这个点儿又出去了,估计晚上一定不会回来了,她坐到餐桌边吃了点儿东西,然后叫司机开车送她去跟葛澄薇约定好的酒店。

    他们班订了一个大包厢,里面绝对是吃喝玩乐的一条龙式服务,汪掌珠一进包厢就觉得眼花缭乱,原来今天的男生女生都齐刷刷的把校服脱了,换上了便装。

    在众多的女生中,葛澄薇依然是最耀眼的一个,连汪掌珠看了都想上去亲她一口,别提男生了。

    葛澄薇一见汪掌珠来了,立即扑了过来,捶打着她,“你还知道出来啊,坏丫头,让我看看你在家唔得是不是脑袋都长绿毛了!”

    汪掌珠呵呵笑着,眼睛假装随意的四处一扫,见许一鸣坐在桌边正在和身边的两个同学交谈着,看见她进微微愣了一下,没有什么表示又转头和身边的人继续说话了。

    汪掌珠没有忽略坐在许一鸣身边的是班上美女加才女的肖琳琳,肖琳琳虽然没有葛澄薇那么耀眼生动,但在班里也属于“四大美女”级别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气质文静,开口说话时自带着种许一鸣最喜欢的那种清澈端庄,最重要的是,肖琳琳也考进了帝都的高档学府。

    哼,有什么了不起!

    汪掌珠莫名的开始讨厌故意冷落的自己的许一鸣,我就不信没有你的陪伴,我还能死吗?自己连生命中最珍视的人都失去了,还有什么失去是自己不能忍受的!

    吃饭的时候汪掌珠坐在另外一桌,她拿出从小训练出的礼仪功底,在饭桌上表现的无可挑剔,她真心的对身边的同学表示着祝贺,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她的恭喜是发自肺腑的,谁过来跟她喝酒她都高高兴兴的喝,就连许一鸣和肖琳琳被大家取笑说“比翼双飞上帝都”时,她都跟着鼓掌起哄。

    其实这个晚上,汪掌珠无数次的拿眼神去偷瞄许一鸣,但每次许一鸣不是在跟男同学拼酒,就是陪着一直坐在他身边的肖琳琳聊天,总之,他就是别扭的不看自己一眼。

    汪掌珠心里是委屈的,她就不明白了,许一鸣干嘛要和自己生这么大的气,一副要与她彻底绝交的样子,想不明白的事她也无法细想了,因为她有些喝多了。

    走出了沸腾喧哗的包厢,外面像是另一个世界,汪掌珠有些脚步踉跄的去了卫生间,回来的路上心思飘忽的她迎面撞到一个人的身上,她低呼着揉着肩膀抬头看,竟然是许一鸣。

    许一鸣喝过酒的年轻脸庞有些泛红,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汪掌珠,“掌珠!”

    汪掌珠因为心中有气,故意甜笑着对许一鸣打招呼,“好久不见啊,鸣子,对了,恭喜你如愿以偿!”

    许一鸣被她这样客气的招呼弄的一愣,随后勉强的笑了笑,“我再过几天就走了,家里人说趁这个机会过去旅游一下。”

    “好啊,你先把路探熟了,等将来我想去那旅游了,就让你给我当导游。”汪掌珠嬉皮笑脸的掩饰着心中的不舍和失落。

    “掌珠,我走了,你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别往心里去,没事也要给我打个电话。”许一鸣没有她这么大的心,离愁别绪上了脸,一双眼睛在幽暗的走廊里隐隐带着盈盈水光,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你说什么?”汪掌珠有些没听清他后面的话,探身贴近了他,两人之间忽然没了距离,她是侧耳倾听的一方,尚未察觉异样,但许一鸣清晰的听到自己胸膛里加快的心跳。

    “干嘛呢,你们在这里说什么见不得人的悄悄话呢?”一个从卫生间出来的男士看见他们两个站在这里,嘻嘻哈哈的笑闹着。

    “滚一边去!”许一鸣急忙推后一步,随手给了那个男生一拳。

    汪掌珠知道如果他们现在不进屋,马上大部队就会出来捉奸,她急忙尾随着鼠窜而逃的男生进了包厢,并且补给他一脚,警告他:“别乱说话啊,我们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今天这些人都玩疯了,如果寻得他们的蛛丝马迹,那就得往死里闹。

    “我知道,你们纯洁着呢,兄妹,呵呵,亲的!”男生戏谑的说着。

    其实许一鸣从汪掌珠一进包厢就开始留意着她,他知道她今晚喝了不少酒,怕她走的急摔倒了,紧跟着她身后进了包厢,听见她对那个男生无比严肃的警告,看见她雪白的后脖颈下连着两个刺眼的红痕,他明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下去。

    他走到旁边拿起瓶酒痛饮,喧闹凌乱中不需掩饰被遗弃的狼狈。

    在许一鸣的想法里,汪掌珠看见了他的那条短信,但她和楚焕东和好如初了,为了避免他难堪,她故意躲避着她。

    许一鸣不知该如何表现释怀,从前他可以稀里糊涂的跟汪掌珠厮混,可是将最心底的话说出来后,他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汪掌珠了,其实他有些后悔了,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又为什么要任性地说出喜欢呢!

    所以,面对汪掌珠和楚焕东的重拾旧爱,他只能落荒逃弃。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