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终于逮到了正主

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符宝最新章节!

    清晨的阳光徐徐洒落,还不到八点,平洲一座大型广场四周就徐徐驶来一辆辆名贵豪车,在广场外长长的停车场驻足。

    一排五辆奔驰、陆虎等车型也从远处快速驶来,在广场外围找到车位停下,十多道身影才依次从车上走下。

    踏步下车后看着前方畅阔的广场大门,以及中央一座高达七八米的巨石,周明落嘴角直接lu出一丝笑意,这就是公盘的投标广场了。

    又过了几天,平洲公盘也终于正式开启,广场中心还搭建了一个主席台用于开幕式,周围更已有不少的赌石摊贩摆好了摊位,密密麻麻的从远处看去倒也极为壮观,而此刻在广场内更已有大量行人在游走,或是驻足攀谈。

    这的确是个赌石界的盛事。

    平洲大公盘一共有七天,赌石的销售则主要有明标和暗标两种,而明标和暗标也都是带有数字编码的毛料,不同的是明标每天都会开标,暗标却需要在一周后才能揭晓。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不少直接交易类型的赌石,就是和寻常赌石一样可以直接讲价购买,然后当场切石都可以。

    这三者之间的差异,明标和暗标主要是用以被大公司集体投标,然后批量购买原料,而直接交易则大多是试手玩玩,或是单独的赌石爱好者下手的对象。

    当然这样的公盘现场,也不是谁想来都来的,进场的人都需要会员证,不过这方面对于周明落等人自是毫无问题。

    “呵,其实平洲公盘我以前也来过,不过就是自己来玩玩,赌赌运气而已,没想到明落你竟然精通这一行,要是早认识你些日子就好了,我也不用每次都赔的一塌糊涂了。”在周明落驻足向里观看时,后方一辆车子却走下一个二十四五的青年男子,笑着看了眼前方的广场。

    男子一身得体的深青se西服,看上去儒雅帅气,正是那位羊城的方少。

    前几天周明落请客方少自是痛快的应邀而下,一顿饭吃过,又去一家ktv唱歌,第二天两人关系就熟了不少。

    “建辉,说出来你恐怕不信,明落第一次赌石还是我带着他去的,结果哥赔了不少,这厮一次就赚了几千万,后来才知道他竟然得了一份很**的手稿,其实理论知识已经很扎实了,只是没有现场实践过,咱们这次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啊。”和方建辉一起下车的却是任立恒,这位任大少也的确在公盘开始前一晚赶了过来。

    昨天一晚上,聚齐来的一拨人倒也是很潇洒的度过了极为嗨皮的一夜,今天也幸亏有李总等几个老板兴致勃勃的叫人起chuang,不然恐怕要想把他们从梦乡里拉出来都不容易。

    “你带明落去的?就你那半吊子水平也好意思说出来?”方建辉却笑着开口打趣,满脸的不屑,不得不说任大少虽然对赌石有兴趣,可水平也真是不咋地。

    不过他和方建辉交情不错,以前方家和任家两家小辈没少为让两个老爷子重归于好而努力,长期下来倒也真是建立起了很给力的感情,对于这样的打趣任立恒却也毫不在意,只是嘿嘿笑着不吭声。

    “走!咱们进场!”后方的黄晶晶却也跨步而来,很大气的一挥手,一群人才轰然低笑,踏步向广场行去。

    开幕式是在八点半,距离现在还有半个多小时,不过诸人却也不在意,提前来一会可真是没什么的。

    行走中王锋芒更是笑着开口,“明落,你不是想找几个玉雕师傅么,今天这里可不缺猛人,只要你能再解出一块好东西来,恐怕那些隐藏着的玉雕大师都会忍不住主动找你的,对他们来说能在有生之年雕刻出一件极品东西来,一样是可与而不可求的。”

    这倒是事实,几天时间周明落那家玉器店也越来越平稳,现在差的也就是原料和玉雕师傅方面的事了,但今天是赌石公盘可不就是搞原料的时候?那要差也只差一个玉雕师傅了,但在这样的场合,如果周明落真的能结出一块极品翡翠来,必然会有人心痒难耐,说主动找周明落帮忙免费雕刻可能有些不一定,但只要小周愿意请人,绝对可以轻易请到。

    而且绝对是大师级角se。

    能在玉雕界被称为大师的必然也全都是一生侵yin此道的,对这一行绝对是属于热爱类型,若真见了好东西心动就是必然。

    这就好像欧冶子遇到了神铁,著名的字画装裱大师遇到传世名画一样,吸引力根本毋庸置疑。

    到时候周明落想要结识这方面的人绝对是易如反掌,或许他不可能请一个大师级人物去店里负责一些中档玉器的雕琢,但只要玉雕大师,能没一两个徒弟什么的?

    “这点咱们倒是可以放心,周老弟的实力那可是连林安华也战胜了的,想在这里解出一块极品来,还不是手到擒来么。”李全中也笑着接口,不过下一刻他才蓦地苦了脸,直接就悲呛的道,“都是黄少这乌鸦嘴闹的,现在周老弟真成了咱们的同行啊,我也真觉得压力很大!”

    可不是,以前黄晶晶还笑骂着说让周明落在新川玉器一条街开价分店和几个老板打对台呢,没想到这才一转眼周明落手下也真的多出了一家玉器店,好像真成了乌鸦嘴似的。

    随着这话付松和王锋芒也都哈哈笑着看向黄晶晶,直道这厮真是乌鸦嘴,而黄大少自然不甘寂寞,顿时就也笑道,“得了吧,明落这店是别人眼巴巴送来的,难道咱们能不要么,再说那店是在羊城,又不是在新川和你们打擂台,你们这是赤luoluo的污蔑。”

    一阵笑闹中边走边行,进了广场没多远,周明落却突然眼前一亮,很是惊讶的看向前方。

    此刻在前方二十米外,正有一道身影在和附近几人谈笑风生,很是潇洒的样子,但那人的笑脸却让周明落蓦地纠结的蛋疼起来。

    似乎也是察觉到了周某人的目光,那人蓦地回首看来,一看到小周顿时啊的惊叫一声,扭头就想跑。

    “林浩!”小周又怎么能让他这么快逃掉,直接就开口低喝,一张脸也沉了下去。

    听小周语气严厉,那想跑的家伙才身子一颤,急忙就止住了步伐,转而一脸灿笑的走来,“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啊,你怎么也在这?”

    林浩,是林浩这厮!

    见对面一脸灿笑的样子,周明落真想给他来一拳解解气的。

    没办法,这家伙太猥琐了,把小周轩调龘教成那样,自己上次回来就想找他算账的,谁知道这货早早跑去了澳门避祸,周明落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事实上林浩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小周啊,不然打死他他也不会来了。

    他会出现在这里还真是意外,前阵子跑去澳门玩了一阵子,吃喝方面倒是潇洒的厉害,奈何进赌场之后直接输了几十万,可把他纠结的厉害,想继续赌又不敢赌的太厉害,怕赔的倾家dang产,那边才有人一合计告诉林浩洲有赌石公盘,可以去那里试试手气。

    告诉他消息的人就是苏淳,那个中合省交通厅厅长的公子,那位本就是和林浩一起来新川的,后来林浩跑路也是和苏淳一起跑去了澳门。

    苏淳不止告诉了林浩这里有赌石公盘,更是说过赌石其实也和赌博差不多,就是买一块石头去猜里面有没有翡翠,有的话你就赌赚了,没的话你就赌赔了,而且这方面不像普通赌博,完全没有作假的可能,至少在公盘上是不可能有人作假的,输赢全靠自己运气,这才让林浩心神大动。

    反正都是赌,赌翡翠他以前也真没见过,那就来试试运气吧。

    可谁想到这今天刚到直接就撞上了周明落?早知道会这样,那还不如继续呆在澳门玩了,哪怕输得只剩一条内ku也比碰到小周好啊。

    他现在对周明落才是畏之如虎,可不是,人家可是能和前任常务副总理都能唠一晚上嗑的猛人啊,小周要收拾他真是太容易了。

    刚才他真的想跑,奈何听到小周语气严厉那也真不敢跑了。

    在林浩嬉皮笑脸的走上来时,站在周明落身后的李东阳则是顿时就想笑,这就是林浩?把老板的小侄子调龘教的那么给力的家伙,曾经让老板郁闷的想哭?

    今天他才是第一次见到了正主,不容易啊。

    倒是黄晶晶等人都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周明落这么黑口黑面的,对面的家伙是谁?

    事实上疑huo的人可不止他们,远处本是在和林浩谈笑的两个男子也全都一怔,很不解的看来,其中一个是苏淳,他倒知道林浩和小周是一家人,但一家人,这主次似乎也颠倒过来了吧,怎么会是小周训林浩?

    的确,直到现在苏淳对周明落了解依旧不多,上次林浩虽然想带他来长见识,让小周震一下这货,奈何周明落太忙,只是给对方安排了个酒店就没再见过了,他又不可能大嘴巴的说那天他是去见游老的,苏淳自然还是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林家和周家结亲,不管怎么看也该是林家强势才对。

    苏淳有些疑huo,他身边的男子更是眉头大皱,“这谁呀,这么嚣张。”

    林浩毕竟是他们的同伴,被人这么训斥可不也是落他面子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