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赌约

作者:理千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卡途最新章节!

    李隐闭着眼睛,从苗银哪里得来的绘笔在手中不住的转动,脑海中属于“电光突刺”的原型卡纹不断的回放。

    在一级制卡库开启之后,李隐才知道“电光突刺”并不是一百二十张基础卡中的一种。

    而是f+战技卡“风锥”的简化版,由原来的一百零二道卡纹删减,改变之后,才形成的新型民用卡。

    李隐自从前几天想到了卡纹真正的含义这个问题之后,这两天脑子里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卡纹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引动魔力流动的通道?

    那为什么随便绘制的卡纹无法引起魔力的共振,使其达到相同的效果?

    不同的卡纹为什么能够发挥不一样的效果?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么小小的卡纹出现如此多的变化?

    对于这些问题,魂并没有任何的解答,而是让李隐有机会的话和真正的魔兽战斗一次就会明白了。

    虽然魂没有明说,但是李隐却能感受的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它似乎有意无意的想要自己成为御卡师。

    只是李隐对于御卡师这个行当却是没有多大的兴趣。毕竟强健的体魄是成为御卡师的重要前提之一,就好像木头那样的身体。

    李隐的身体从小就不是特别好。相对直接面对战斗,李隐更喜欢使用其他的方法解决问题。

    “一百零二道卡纹的确有些难,但是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掌握的,毕竟你最拿手的卡片是‘电光突刺’,‘风锥’就是它本来的面目。”

    尤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李隐的身后,吓得李隐差一点就跳了起来。

    “尤金大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卡纹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不同的卡纹组合能够引起不同的效果?”

    见到尤金在自己的身后,李隐的眼睛立马一亮,将心中迫切想要解答的问题问了出来。

    尤金作为大师兄,有着极强的人格魅力,几乎让人提不起防备他的心思,经过之前短暂的接触,李隐对尤金的能力和为人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

    对尤金的评价也随之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

    制卡方面的知识,几乎没有尤金不知道的,即便是其他方面的一些知识,尤金也多有涉猎,凡是稍稍和制卡搭点边的东西,他都能说出个头和尾来。

    整个制卡公会的人都亲切的称呼他为大哥。

    “这个啊,其实就算你不问,师傅很快就会教你了。”

    “卡纹是流通魔力的力量通道,但是并不是任意的卡纹都能让魔力流通的。”

    “你可以将卡纹组合看成是一组密码,单独的卡纹就是数字,只有当所有的数字正确排列的时候,魔力才会流通,才能打开力量的大门。”

    尤金微微的一笑,打了一个极为形象的比喻。

    对于李隐尤金极为看好,李隐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每每能够把握到事情的本质与核心。

    “第一个人是怎么找到正确的密码的?”

    李隐恍然大悟,随意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在李隐的脑海之中,他很想知道是谁第一个找到了正确的密码,想来能够找到第一个密码的人一定非常的厉害。

    “你知道师傅为什么能够成为白虎城首屈一指的制卡师吗?”

    尤金推了推了自己的金边眼镜,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没有正面回答李隐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李隐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的确,李隐只知道血不凝是整个白虎城唯二的四星制卡师,但是却从来没有深究过,血不凝为什么能够登上这么高的位置。

    “因为师傅同时也是一名御卡师。”

    尤金得意的笑了笑,似乎很满意李隐的反应,将一个人尽皆知的事情说了出来。

    顿时李隐的神情就变得更加的疑惑,血不凝是御卡师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尤金又何必再强调一边,这和之前的问题又有什么联系?

    突然之间,魂曾经说过的话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一道灵光突然从李隐的心中闪过。

    尤金看到李隐困惑的表情,便收起了玩笑的神情,推了推眼镜,认真的说了起来。

    “其实魔兽才是这个世界的宠儿,天生就能施展各种技能,也就是说它们掌握了天地间力量的各种‘密码’。”

    “曾经的御卡师不叫御卡师,而叫战士,通过纯粹的**力量战胜魔兽,一些聪明的战士,在和魔兽的战斗中找到了魔兽天生能够使用天地间力量的秘密,从而摸索出了卡纹,诞生了制卡师。”

    “根据遗迹的记载,远古时代,每一名出色的制卡师同时也是强大的御卡师,制卡和御卡相辅相成,方能纵横于天地。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那个辉煌的时代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只留下了大量的遗迹。”

    一口气将之间知道的都讲了出来,尤金同样略带了一丝疑惑的神情,对于曾经历史的最后结局,似乎很让尤金困扰。

    李隐此刻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魂一直想让自己成为御卡师,原来卡纹是从魔兽的身上学来的,想要成为优秀的制卡师,不亲自和魔兽战斗,感悟卡纹的变化的瞬间,将错过许多至关重要的东西。

    理论和亲身体验到的东西始终是不一样的。

    “在那个时候,卡片主宰了世界,顶级制卡师的身份尊贵到难以想象,最优秀的制卡师制作出来的卡片甚至能够捅破天。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

    李隐还在消化尤金给自己带来的消息,魂的声音突然悠悠的在心底响起。

    只是魂才说了一半,就止住了,李隐下意识的问道:“然后发生了什么?”

    “稚子保护程序启动,等级权限不足。”

    “……”

    然而让李隐彻底无语的是回答自己的的居然又是那熟悉的语句。

    “啊哈!你们都在这里啊!正好!大哥!小师弟!我们吃午餐去!对面新开了一家酒楼!红烧肉可好吃了~~~~对了小师弟,你昨天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到溶解魔力结晶的办法的!”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已经快速的蹿入了李隐的房间,还不等李隐看清是谁,对方就已经拉着李隐和尤金,往外拖。

    毫无疑问来人正是丹丹。

    李隐眼角一抽,顿时就是一阵头疼,经过昨天的接触,对于丹丹,李隐也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这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并且好奇心极重的吃货!

    丹丹的是典型有奶便是娘,谁给她吃的,她就跟谁亲近。李隐很怀疑会不会有人用美食把她拐走了。

    当然了当李隐知道,丹丹是血不凝的女儿的时候,之前的担忧就已经彻底的消失了,想要动丹丹,首先就要想好承受制卡公会副会长血不凝的怒火。

    瞥了一眼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天龙,李隐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冷笑。

    就算是李隐的反应再迟钝也能在天龙的身上感到了一股**裸的嫉恨,仿若李隐抢走了属于他的玩具一般。

    据尤金透露,天龙的父亲是白虎城主,白虎城城主在连生五个女儿之后喜得一子,自然疼爱有加,从小天龙就被所有人捧在手心之中,被寄以厚望,天龙也不负众望,天赋出众,无论是制卡还是在御卡方面都有着极强大天赋。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龙从小就被灌输,他以后必将是白虎城下一任城主的思想,所以一般人根本入不了天龙的眼。

    显然李隐就属于不入天龙眼的那一类人。

    当然了,出生孤儿院的李隐,本能的对天龙这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富少也很不感冒。

    所以在两人见面的第一刻起,上天就已经注定李隐和天龙肯定不是一路人。

    此时由于丹丹的原因,李隐和天龙之间更是已经不知不觉之间,在对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的敌意的种子,并且随着双方接触次数越来越多,这一颗种子已经开始茁壮的成长起来。

    这一点从天龙和李隐双方的目光之中就能看得出来。

    “我中午有事,你们去吃吧。我过来是想告诉你,师傅让你参加下个月f级卡片的等级大赛,前三的奖励是御卡师专用战斗仪。”

    尤金溺爱的揉了揉丹丹的秀发,拒绝了丹丹的好意,将此行的目的告诉李隐之后,便转身准备离去。

    走到门口的位置,尤金再次回过头推了推自己的金边眼镜,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冲着李隐说道:“师傅的理念是在战斗中寻找卡纹的真谛,只有自己为自己制作的卡片,你才能最贴切的感受到不足,不断的完善,打造最强的卡片。”

    “还有的就是,中高级的制卡师也会参见。师傅的年纪大了,想法反而开明了,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制卡体系的一些弊端,将他的制卡理念慢慢的传播出去,这次的奖励可是师傅藏了很久的东西,我们可是都眼红的很呢。”

    “一个好的战斗仪能够让御卡师在战斗的过程中发挥更强的实力。”

    说完尤金便彻底的消失在李隐的视线之中,李隐的脑子里则是始终回想着尤金刚才的那一番话。

    天龙看到李隐满是沉思的模样,不由自主的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哼,师傅很看好你哦,小师弟加油啊~f级的卡片~你可是最拿手的啊~前三手到擒来啊~”

    旋即眉头一挑,拉着丹丹便往外走去。

    “师妹,看样子小师弟要留下来钻研致胜的法门,没有空和我们一起吃饭了,我们走吧,今天师兄请你吃新到的深海龙虾,这可是刚刚从西海冰洋之中捞上来的,可新鲜啦~”

    刚才还沉浸在尤金思路中的李隐,额头立即暴起一道青筋,怒意涌上了心头。

    在天龙和丹丹的的面前,李隐发现总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天龙师兄你说的真的吗?小师弟做的卡片真的这么好?连你也比不上他吗?”

    丹丹的想法很单纯,听到天龙这么夸李隐,立马就满是好奇的反问了一句。

    顿时天龙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跳三尺高,斩钉截铁的说道:“怎么可能?!拿他和我比?他和我那是天和地的差距啊!”

    “咔咔咔!”

    李隐的拳头在瞬间就紧握了起来,骨节发出一阵爆响,怒火不断的攀升。

    “天龙师兄,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就赌一月后的比赛我制作的卡片能够超越你制作的卡片,赌注一万金币,敢是不敢?”

    只不过最终李隐还是忍住了冲上去揍天龙的冲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下来。

    天龙眉头一挑,倒是没有想到李隐居然敢主动向自己提出挑战,满是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李隐的穷酸样。

    “好,我跟你赌。不过谅你一个孤儿院出生的货色也拿不出一万金币。如果你输了,我只有一个要求!”

    天龙说到这里微微的一顿,瞄了一眼丹丹,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